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光伏業迎新一輪大考:政策硬着陸 行業或洗牌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4日 16:13   21世紀經濟報道

  光伏業迎新一輪大考:政策硬着陸 行業或洗牌

  21世紀經濟報道 盧杉 上海報道

  光伏新政的重點是限規模、限指標、降補貼,明確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暫不安排;今年5月3日之後併網的光伏項目(扶貧項目除外),各類補貼在之前的基礎上全部下調5分錢;2018年分佈式光伏總規模爲10GW,而根據今年分佈式新增裝機量來看,10GW的額度已基本完成。

  光伏新政引行業洗牌

  高速擴張的光伏行業正迎來“降溫”。6月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發佈《2018中國市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合理把握髮展節奏,優化光伏發電新增建設規模。新增裝機的大幅縮水將使國內光伏製造業承受巨大壓力,新一輪行業洗牌即將來臨。受通知影響,A股的光伏板塊也迎來了一輪政策層面的衝擊。不過,業內人士認爲,光伏新政給高速發展的中國光伏產業踩下一腳“急剎車”,爲緩解消納問題,也是爲先進技術、高質量光伏發電項目留下發展空間。(包芳鳴)

  因三部門推出的光伏新政,剛剛過去的六一兒童節,被光伏從業者們視爲一夜長大的“成人節”。

  6月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發佈《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其中關於“完善光伏發電電價機制,加快光伏發電電價退坡”、以及停止分佈式光伏補貼的內容引發市場熱議和震動。通知中的重點是限規模、限指標、降補貼,明確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暫不安排。受此影響,4日光伏股應聲下跌,一片綠色。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和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負責人就此次光伏新政出臺做出了說明。“當前,存在光伏發電棄光問題顯現以及補貼需求持續擴大等問題,直接影響光伏行業健康有序發展,需要根據新形勢、新要求調整發展思路,完善發展政策。”

  補貼資金缺口超千億

  對於上述通知出臺的原因,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多家廠商、業內人士,目前業內的基本共識是“截至目前,國家可再生能源基金的資金缺口已經超過1000億,且短期內解決缺口的方案缺失。”

  “此前搶裝量太大,補貼的盤子壓力增大、缺口很大,原先的口子還沒補完,幾個部委包括財政各方面壓力太大。”4日,一位光伏企業高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表示,“各家都知道要調整,行業內也有準備,比如大型地面電站大家也沒有希望說下半年會有什麼指標,影響比較大的還是分佈式。今年不會像去年那樣,產業鏈從頭到尾、不管大小企業都有活幹,特別是過於依賴國內市場或某一個單一市場的,抗壓能力就會比較差。”

  此次政策的幾項重點分別爲:首先,針對普通地面電站指標,“暫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建設規模。”標杆電價分別降低0.05元/千瓦時,一、二、三類地區光伏標杆上網電價分別降至0.5、0.6、0.7元/千瓦時。

  4日,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消息稱,其向行業相關主管部門瞭解,已取得2017年普通地面光伏電站指標的項目,在今年6月30日前併網的,仍執行2017年標杆電價,即普通地面光伏電站,仍執行630政策。

  國家能源局負責人表示,這幾年普通光伏電站發展很快,部分地方出現棄光問題。根據當前發展實際,明確暫不安排各地普通電站建設規模。這既是緩解消納問題,也是爲先進技術、高質量光伏發電項目留下發展空間。

  其次,分佈式光伏被認爲是此次政策震動最大的板塊。上述政策明確分佈式光伏進入規模管理,2018年安排10GW。各地5月31日(含)前併網的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納入國家認可的規模管理範圍,未納入國家認可規模管理範圍的項目,由地方依法予以支持。也就是說2018年6月1日後併網的分佈式光伏項目不再享受國家補貼。另外,僅5月31日前併網的才能納入中央財政補貼範圍;自6月1日起降低度電補貼0.05元/千瓦時至0.32元/千瓦時。

  但由於分佈式光伏的戶用項目安裝有幾個月的週期,還有大批已經在建但尚未併網的項目。分佈式光伏的產業鏈也相對較長,此前看準政策和補貼的投資商、經銷商、承建商、代理商、施工工人、銀行、用戶等都會受到傳導性影響。

  一位負責全球市場的業內高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也表示了擔憂:“工商業和戶用兩端都被限制住,舉例來說,比如只有2、3GW的量,牽涉到分銷、批發、安裝的人員很多,包括很多嚴重依賴國內市場的經銷商,政策落地之後很多工程難以爲繼,至少半年的時間接不到業務,團隊和公司基本難以爲繼。”

  行業或面臨洗牌

  由於裝機量和補貼的減少,傳導至光伏產業鏈上的各類企業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國內光伏行業目前已經處於組件產能過剩、價格戰激烈的狀態,如新政落地,光伏製造業將面臨更大範圍的產能閒置壓力,承壓能力小的企業將遭遇大面積打擊;暫停地面電站指標發放、限制分佈式規模、降低補貼等“厲政”可能能解決一部分光伏發電棄光問題以及補貼需求持續擴大等問題,但也會讓部分企業面臨困境。

  以組件商爲例,上述高管認爲,“海外市場佔到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企業,比較容易調整策略來應對政策變動,但很多企業90%市場靠國內,一時半會兒也很難打開國際市場,挑戰是比較大的。另外,國內一些二三線的企業前兩年瞄準了分佈式市場進行投資和佈局,比如大量增加營銷和市場團隊,現在市場量突然萎縮,很難及時調整活下去。”

  業內對於此次政策的另一質疑來源於與此前公佈的政策不符。如《國家發展改革委關於2018年光伏發電項目價格政策的通知》、《國家能源局關於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實施的指導意見》等。

  “光伏一向是政策風險非常大的行業,所有投資人在投光伏項目的時候都會問政策怎麼樣,之前大家都說政府在積極鼓勵、政策是可持續的,但沒想到此次的‘一刀切’,終端需求沒有了。”信達證券首席能源分析師曹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因爲光伏投資看的是未來十年二十年的投資回報期,如果無法預期未來政策,大家以後都不敢投資了。”

  一片低迷之中也有不同的聲音,光伏專家王淑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此次政策短期可能是一個利空,會帶來一些小企業洗牌、倒閉,也有可能引起一些合同糾紛等,但長期來講,我覺得它會促進行業良性發展,加速平價上網的進程。國內今年還有35GW的量,加上國外市場,可能組件會有56GW,逆變器有50GW,足以支撐優秀企業的生存,這項政策的影響到年底能夠消化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