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再整合前夜:醫藥龍頭欠缺的A股“解法”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05日 15:56   21世紀經濟報道

  再整合前夜: 醫藥龍頭欠缺的A股“解法”

  本報記者 安麗芬 實習生 董曉靜 廣州報道

  醫藥再整合·啓幕前夜

  七年前,一對留洋博士夫婦,帶着對於醫藥行業的研究,最終在杭州落地生根。前段時間說是,赴港股上市的計劃已經動議……

  數個月前,一家國際知名藥企,亦在尋求與海南某A股公司的合作,面對C端的健康管理概念,引來了行業龍頭關注……

  圈子裏故事很多,在醫藥健康領域,有越來越多讓人敬重的成績,廣袤的市場給予了中國藥企最獨特的發展契機。

  展開課題研究,卻發現有諸多不足,解決這些不足尚需要資本市場的助力。(李新江)

  導讀

  在研發創新實力、藥品質量、社會責任、監管便利,以及應對召回和鉅額賠償等課題研討背後,市場都在呼喚着國內製藥巨頭的形成。

  8月3日盤後,深交所向ST長生(002680.SZ)董事長高俊芳等六名高管發佈《紀律處分事先告知書》,給予公開譴責處分。

  這一天,ST長生畫出第14個一字跌停白線,收於8.21元/股。

  自7月中旬長生疫苗造假事件爆發以來,國家藥監局、國務院調查組、證監會、公安部門、吉林紀委監委、環保部門等多方第一時間實施調查,並及時公佈了長生違規生產的調查進展及部分處罰。

  長生疫苗造假調查還在進行中,此事引起的反思亦在持續發酵。

  在研發創新實力、藥品質量、社會責任、監管便利,以及應對召回和鉅額賠償等課題研討背後,市場都在呼喚着國內製藥巨頭的形成。

  回溯國際醫藥巨頭的成長史,很多是以併購整合爲重要手段,最終完成龍門一躍。“十二五”以來,國家大力鼓勵支持醫藥工業行業的併購重組,近年兼併重組數量、規模逐步擴大,華潤、復星等巨頭也頻頻進行海內外大額併購,行業地位不斷提升。

  21世紀經濟報道研究數據瞭解,目前我國醫藥行業的集中度仍然偏低,大併購、大整合相對匱乏,尤其是資質不錯的藥企難以接受併購,而A股上市藥企被併購更爲罕見。

  這一現象固然跟我國醫藥發展史、醫藥發展階段、醫藥市場情況、區域限制等有關,但也跟資本市場的現狀有關係,不少幾千萬利潤的醫藥企業更樂於去選擇溢價更高的IPO去上市,而非估值較低的併購渠道。另外,醫藥企業一旦在A股上市,高估值加上高昂的殼價,不僅其他藥企難以買得動,就連大股東自己也不願意出售。

  “龍頭效應”差異凸顯

  8月3日,ST長生公告稱長春長生共有9處房產、61臺車輛被查封;幾日前,ST長生及全部子公司共34個銀行賬戶被全部凍結,另外其三年前借殼上市的募集資金賬戶亦被凍結,導致相關募投項目及子公司產業園項目暫停施工。

  事已至此,鉅額罰款及刑事責任是ST長生及高管無法逃避的。

  同在7月中旬,援引海外媒體報道,22名女性對強生公司滑石粉產品(包括強生嬰兒爽身粉)包含石棉並造成她們患癌的指控是有效的,責令強生支付5.5億美元補償性賠償,以及41.4億美元懲罰性賠償。強生此次面臨的賠償總額高達46.9億美元,是目前滑石粉維權案件中最高的賠償金額。

  如果比對強生及其他國際醫藥巨頭召回、鉅額處罰事件,ST長生很容易就會被處罰及賠償破產。

  更加不同的是,強生及其他國際醫藥巨頭完全有能力進行鉅額賠償,但ST長生卻無此實力,即便它是國內龍頭疫苗企業。

  “我認爲應當把鉅額懲罰性賠償引入到藥品安全事件裏面,如果企業沒有實力賠償,就走強制破產程序,對這種製造銷售假藥的失信企業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去產能就要首先把這類嚴重失信違法企業去掉;另外,對濫用公司法律人格、損害公司利益、侵害廣大消費者利益的控制股東、實控人也一定要列爲共同被告。”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教授8月3日指出。

  其指出,由於民事損害賠償請求權涉及千家萬戶,不可能每戶去找律師。爲了降低消費者維權成本,提高消費者維權權益,提升違法成本、降低違法收益,確保違法成本高於違法收益,所以必須啓動公益訴訟,由消費者協會代表消費者維權。

  有膽量惹禍卻無實力賠償。長生事件也從側面呼喚國內更多的醫藥巨頭成型,這些醫藥巨頭應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有實力去做創新研發、有能力應付極端賠償事件,更有對生命健康的敬畏之心,不敢發生造假、生產僞劣產品等危害公司聲譽、自毀前程的事情。

  以製藥企業賴以生存的研發爲例,國際巨頭研發新藥動不動就花十幾億美金、有些研發需耗時10年甚至更多,國內藥企有此類研發實力的鳳毛麟角。以去年爲例,A股上市藥企研發費用最高的恆瑞醫藥(600276.SH)研發支出17.6億元,其次是復星醫藥(600196.SH)和科倫藥業(002422.SZ),分別爲15.29億元和8.46億元,整體佔營業收入比例較低。

  “醫藥永遠是創新型導向的行業,既然是創新,就一定不是寡頭壟斷,但同時又不是雜亂無章的行業。我們跟歐洲市場、美國市場相比,集中度確實很低。但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他們的市場是開放的,不少醫藥巨頭在其他國家設廠,如果把這個也統計進去,數量應該也不少。” 8月3日,北京某大型醫藥集團高管指出。

  欠缺有效的行業整合

  “多、小、散”,行業集中度低,產品同質化和重複建設突出,一直是醫藥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醫藥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底,我國醫藥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數量達到7483家。

  事實上,國家一直非常重視醫藥行業的併購重組。早在2012年,工信部發布《醫藥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明確提示要提高醫藥產業集中度;2013年,工信部等12部委聯合發佈《關於加快推進重點行業企業兼併重組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鼓勵醫藥行業同類產品企業強強聯合、優勢企業兼併其他企業;2016年10月,工信部等六部委下發的《醫藥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提出,行業重組整合加快,集中度不斷提高,到2020年,前100位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所佔比重提高10%。

  “從理論講,我國藥企數量龐大,本應該是併購整合的大市場,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8月3日,長城證券併購部總經理尹中餘指出,回溯國際醫藥巨頭的成長史,很多是以併購整合爲重要手段,最終完成龍門一躍,比如輝瑞、阿斯利康、賽諾菲—安萬特公司等國際巨頭。雖然近些年我們藥企併購數量、規模在不斷增加,但是目前行業集中度依然很低,尤其是影響行業格局的大併購、大整合比較匱乏。

  作爲醫藥行業的優秀代表,從A股上市藥企的併購可窺一斑。Wind數據顯示,2015年以來,剔除借殼上市和整體上市,上市藥企併購構成重大資產重組事項且已完成的合計有44單,合計交易金額僅有611億元。其中,最大的一單是現代製藥(600420.SH)77億元收購整合國藥集團旗下化藥板塊,其次是華潤雙鶴(600062.SH)35.4億元收購華潤賽科。

  “藥企之間整合的意義在於互補和強化能力。過去國內主要受到仿製藥爲主流的影響,准入門檻不高。但自從仿製藥一致性評價以及審批制度的改革,門檻不斷變高,併購趨勢也會越來越明顯,仿製藥小藥企的死亡率會比較高。”億歐智庫分析師尚鞅指出,“大企業會算一筆經濟賬,併購會爲自己帶來多大價值。未來的醫藥圈重組併購,要麼發生在大吃大,要麼是收購研發型企業。”

  醫藥IPO未料尷尬

  近兩年,國內大型藥企紛紛海外併購。去年10月,復星醫藥宣佈以10.91億美元完成對印度仿製藥企業Gland pharma74%股權的交割,這是中國醫藥企業海外收購最大手筆;另外,人福醫藥、三胞集團、哈藥集團、綠葉製藥等也紛紛加入海外併購大潮中。

  “國內藥企併購美股和H股藥企都在不斷增多,但是鑑於A股藥企估值較高,因此很少發生併購A股藥企的情況。”深圳某大型創投機構醫藥線投資經理指出,“不過目前A股估值下跌幅度較大,再加上仿製藥一致性評價、兩票制、環保等因素,從現在開始併購將會增加,也會淘汰掉很多藥企,產業集中度會逐步提升。”

  近日,國內巨頭華潤醫藥控股收購江中集團51%股權進而控制江中藥業(600750.SH)成爲醫藥行業的焦點併購事件。從華潤醫藥控股的發展史看,其也是通過不斷併購整合成就巨頭地位,現如今是擁有三九、雙鶴、賽科、東阿、紫竹、毓婷等多個品牌的生產、分銷、零售綜合醫藥企業。

  跟華潤、復星等國內巨頭不同,一些中型藥企也希望找到合適的併購標的,不過卻沒那麼幸運。

  “近些年一直在爲上市藥企找併購標的,但是國內均沒有找到合適的。那些資質不錯的、盈利幾千萬的藥企一門心思想去IPO,即使併購給出15倍以上的市盈率,也不如IPO的誘惑大。”尹中餘指出,但這類高度依賴一兩個藥品的公司去上市其實不利於行業的整合。過往案例表明,這類藥企上市後最終有三種路徑,第一是靠廣告拉動拼命擴張自己的單一品種;第二通過併購豐富品種,算是表現較好的;第三則是淪爲殼或者被出售,比如天目藥業等。

  Wind數據顯示,按照申萬行業分類,目前A股有283家醫藥生物上市企業,僅去年通過IPO形式登陸A股的藥企就高達45家,堪稱醫藥IPO大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進一步統計發現,去年45家IPO的上市藥企中,有13家企業的單一品種營收佔比超過70%,另外有11家企業兩個品種營收合計佔比超過70%。這也意味着,去年上市藥企中高度依賴一兩種產品的超過半數。

  尹中餘指出,長久以來,千萬以上的藥企很難被併購,一旦上市後就更不願意接受併購了。另一方面,上市後,其估值翻了幾十倍再加上高昂的殼價,成本太高,根本無法實施併購。

  “國外上市的單一技術、單一產品的上市公司也不在少數,不過因爲估值合理,所以很多上市公司也不斷被併購,包括A股上市藥企也對一些海外上市公司進行併購。”上述醫藥集團高管指出,其實目前不僅是醫藥行業估值高,其他比如熱人工智能、互聯網等企業的估值也很高。

  因此,8月3日,深圳某券商投行人士指出,短期講,監管層可以嘗試進行制定IPO的行業標準,比如醫藥行業的IPO標準,確保IPO服務供給側改革、服務實體經濟;長期看,應加速A股“去散戶化”,加快機構投資者比重,最終完善資本市場的定價能力。(編輯:李新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