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六位首席經濟學家談貨幣政策走向:何時會降準降息?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05日 15:16   21世紀經濟報道

  下一步何時會降準,甚至降低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即“降息”?

  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基建成爲“六個穩”的一個投資抓手。

  寬鬆的貨幣投向何處?

  逆週期調節力度加大,貨幣政策寬鬆信號已至。

  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堅持實施穩健貨幣政策並適時預調微調,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完善考覈激勵機制,將資金更多用於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受此影響,翌日股票大漲。9月5日,上證指數一度突破3000點,最終收報2985.86點,當日上漲0.96%。創業板指收報1689.05點。當日上漲1.18%。恆生指數最高至26697.85點,當日微幅下跌0.03%。

  9月5日,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的全國金融形勢通報和工作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上,指出要“金融管理部門要強化監管責任,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下大力氣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加強金融與財政政策配合,支持願意幹事創業、有較好發展潛力的地區和領域加快發展”。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訪問的六位經濟學者普遍認爲,在美元進入降息通道、貿易摩擦等背景下,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加大降息力度,中國最快9月中下旬降準,LPR報價大概率下調,“降息”至少調降5-10BP。

  給企業貸款“降成本”

  市場通常把降準理解爲央行“放水”,但多位業內人士指出,央行意圖降低銀行負債成本,最終降低實體企業融資利率。

  “爲什麼要(降準)這麼做?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是要降低商業銀行的資金成本,這樣才有可能降低給企業的資金。”9月5日,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

  降準主要是一個總量平衡下的期限結構調整。“實際上是因爲‘長錢’便宜,降準對長端利率、短端利率效果明顯。”

  邏輯在於,降低銀行負債成本,一是,降低準備金率;二是,根據流動性監管指標要求,若希望商業銀行投放中長期貸款,但同時央行投放短期流動性,意味着銀行資產負債兩邊的期限錯配更嚴峻,這使得貨幣市場利率可能很低,但資產端利率不便宜。降準有助於降低資金的期限影響,從而降低給企業的信貸成本。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全面降準之後,銀行的資金的成本也會下降,降準使得銀行有更多資金可以放貸。“我們觀察下來,近幾個月信貸增速逐步放緩,銀行流動性總體不存在什麼大問題,但是中小銀行顯然比大型銀行稍微困難一些,全面降準對於他們是有好處的。”

  何時降準?

  下一步何時會降準,甚至降低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

  連平認爲,央行利率機制改革之後,接下來會通過MLF利率的調整LPR下行,“我想不會太久,應該在9月中旬前後,牽引LPR水平進一步下降”。LPR下降要與流動性互相配合,因爲如果商業銀行流動性相對偏緊,不利於利率水平的下降。

  國盛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熊園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貨幣寬鬆提速,降準幾無懸念,降息可期。預計降準最快9月中下旬,因本月17日有2650億元的MLF到期,19日美聯儲大概率對美元降息;預計9月LPR報價大概率下調,至少調降5-10BP,同時,市場一致預期的降低MLF利率也有望如期到來。

  中信證券債券研究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降準具體的時點可能還要再觀察,說不定會很快,因爲國常會說要‘及時’”,國常會明確是精準滴灌,所以,降準的目的,一是爲了降成本,二是結構性政策定向支持製造業、小微等實體經濟。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斌認爲,9月20日LPR可能會下調。下調還受中美利差因素影響,美聯儲降息力度、頻率可能會更大,美元指數可能走高。通過降準、降息也可有所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

  降準、降息空間有多大?這受到人民幣匯率、通貨膨脹水平的影響。

  連平認爲,人民幣貶值、貨幣政策調整確實有可能會帶來一些通脹壓力。“但目前整個經濟運行一個鮮明的特點是需求不足。PPI、核心CPI價格有向下的壓力。豬肉價格是一個供給問題。所以,目前適度的貨幣政策調整,應該不會帶來通脹明顯上升。”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認爲,由豬肉價格和食品價格帶來的通脹壓力是暫時性的。預計全年CPI是2.4%,個別月份如12月份會接近3%的較高水平。這種情況下,央行其實並不需要考慮因爲食品價格帶來的通脹上行,而是要對整個經濟所需要的支持性的貨幣政策。預期今年可能在四季度降準100個點,明年繼續降準100個點。

  利率方面,汪濤認爲,基準利率不會降,但MLF利率可能降10個點左右。尤其是美聯儲今年可能還會繼續降息至少25個點,甚至更多降息,貨幣政策的空間進一步增加。另外,貨幣市場的利率可以通過央行增加流動性供給來有一定的下行,比如2.5%左右的短端利率還有相對下行空間。

  資金投向基建?

  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基建成爲“六個穩”的一個投資抓手。

  9月3日,汪濤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全球經濟在貿易摩擦升級的情況下產生更多的不確定性,中國面臨的外部下行壓力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今年經濟增長仍然能夠保持在6%或以上。

  外部來看,美聯儲改變了加息方向,開啓降息通道。如果貿易摩擦進一步惡化,美國市場也會出現相當大的調整,貿易摩擦對美國經濟負面影響會在明年上半年體現出來。內部來看,房地產投資和金融投資比去年好一些,財富效應仍在。“我們做了一個三千多份的調查,在消費領域,除了汽車之外的消費總體而言良好。78%左右的受訪者認爲他們今年5月份之前的12個月內工資有所增長,平均增長水平高於去年同期,而這也表明當前中國勞動力市場相對穩健。”

  在此情況下,穩基建成爲一個主抓手,基建投資或將企穩回升。

  熊園認爲,國常會明確提出“專項債資金不得用於土地儲備和房地產相關領域、置換債務以及可完全商業化運作的產業項”,也意味着基建將成爲專項債接下來的主要去處。

  他分析,今年1-8月,累計新增專項債2.0萬億,其中用於棚改、土地儲備與基建的佔比分別爲35%、32%與33%,如若專項債被限制用於土地儲備及房地產相關項目,則未來專項債投向中基建項目佔比有望從目前約33%提升至趨於100%,相當於擴充兩倍。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侯瀟怡 姚詠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