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定向降準瞄準債轉股 結構性去槓桿再深入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29日 17:54   中國經營報

  秦玉芳

  近日,央行宣佈定向降準,擬釋放7000億元資金規模。

  其中,5000億元用於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金融機構使用降準資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的情況將納入人民銀行宏觀審慎評估。

  債轉股是結構性去槓桿的重要手段。近年來,儘管政府多次出臺相關政策推動債轉股項目發展,但簽約多、落地難的現象仍較爲明顯。據發改委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債轉股協議金額超過1.6萬億元,已落地債轉股項目金額僅1200多億元,項目落地率僅8%。

  分析認爲,“落地難”主要原因在於資金佔用率高、資本補充機制不完善,對風險和收益的不確定性缺乏合理預期,導致機構投資積極性不高,落地資金籌資困難等。此次定向降準釋放5000億元資金,在一定程度上將緩解資金緊張現狀,加快推進債轉股項目的落地。

  加速項目落地

  根據央行發佈的最新公告,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12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據此可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用於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

  按照要求,相關銀行要建立臺賬,逐筆詳細記錄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實施情況,按季報送人民銀行等相關部門。同時,金融機構使用降準資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的情況將納入人民銀行宏觀審慎評估。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師鄂永健表示,債轉股本身是結構性去槓桿的重要手段。資管新規實施後,銀行表外資金迴歸表內,市場流動性趨緊。加之企業信用風險加速暴露,資金面更加緊張。此次央行定向降準支持“債轉股”,不僅適度調整放鬆流動性,同時能管控資金流動方向,深化結構性去槓桿進程。

  民生證券研報指出,定向降準的核心特徵是定向調控和精準調控,能夠在支持特定實體的情況下,同時把握好結構性去槓桿的力度和節奏,爲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有力支持。定向降準會適度緩解目前銀行業負債端壓力,但並非普降,因此預期程度有限。

  債轉股實際上是一種債務重組手段,通過組建專門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把原來銀行與企業間的債權、債務關係,轉變爲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與企業間的股權、產權關係,由還本付息轉變爲按股分紅。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熊啓躍認爲,進行債轉股可以降低銀行壞賬壓力,也減輕了企業債務壓力,有利於去槓桿。

  某股份制銀行廣東地區對公客戶經理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銀行對不良資產一般採取資產打包轉讓、拍賣、協議清收、併購重組等方式處置。近年來,不良資產每年都在上升,但總體還算平穩,不過今年以來企業信用債券違約率上升,導致與之相關的不良資產也在增加。

  據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5月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9萬億元,不良貸款率1.9%,較一季度上升0.15個百分點,貸款損失準備餘額3.5萬億元,撥備覆蓋率183%,貸款撥備率3.5%。

  在熊啓躍看來,這一階段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上升主要是受監管新規對不良資產認定標準趨嚴的影響。

  根據今年3月份發佈的《銀監會關於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逾期90天以上貸款將納入不良貸款的比例,這使得原來很多銀行歸入關注類的一些貸款也被計入不良貸款行列,計提壓力也將增大。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趙卿認爲,銀行淨息差環比改善的頂部即將來臨,依靠自身利潤釋放並消化不良貸款的能力會逐步下降,此次降準也有幫助銀行體系消化不良貸款的意願在內。總體上,此次降準主要基於寬信用,幫助銀行提升表內承接資產的能力,與上次降準用於降低銀行資金成本不同,此次降準意味着資金面或進入橫向震盪態勢。

  簽約多落地難

  實際上,2018年以來政府多次出臺政策刺激債轉股發展。

  今年1月,中央七部委發佈《關於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實施中有關具體政策問題的通知》,從擴大資金來源、轉股債權範圍、債轉股企業類型和債轉股模式等多方面着手解決金融機構市場化債轉股過程中遇到的問題。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部署市場化債轉股措施,降低企業槓桿率。

  隨着市場的逐步發展,近年來,債轉股實施主體機構也日漸多元化。除早期國家設立的四大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外,五大國有銀行、地方資管公司及其他類金融機構等均開始參與進來。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副主任王剛表示,目前全國已有近60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開業運營,成爲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重要生力軍。

  儘管參與主體越來越多,但實際上債轉股項目的落地情況並不及預期。據王剛介紹,從發改委統計情況看,截至2017年底,各類實施機構已與102家企業簽署市場化債轉股框架協議,協議金額超過1.6萬億元,已落地債轉股項目金額僅1200多億元,項目落地率只有8%。

  此前,央行在答記者問中也指出,今年以來,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簽約金額和資金到位進展比較緩慢,考慮到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是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的主力軍,可通過定向降準釋放一定數量成本適當的長期資金,形成正向激勵,提高其實施“債轉股”的能力,加快已簽約“債轉股”項目落地。

  對於債轉股項目簽約多、落地難的原因,東方金城研究指出,主要是由於信息不對稱使得對債轉股標的風險和收益的不確定性缺乏合理預期,從而導致參與機構觀望情緒濃厚,籌集債轉股資金困難。

  中郵證券董事總經理尚震宇從銀行角度分析認爲,銀行有安全性、盈利性和流動性方面的考量,對股權投資方面並不擅長,偏好於固定收益類產品;很多債轉股企業在當前經濟環境下,資產質量並不是很好,如果轉股,銀行會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風險。

  對商業銀行來說,債轉股資本計提高,資本壓力更大。按照《商業銀行管理辦法》,商業銀行對工商企業股權投資的風險權重爲400%~1250%,即使以AMC子公司模式也要進行一定風險權重的計提。

  興業研究徐寒飛在相關報告中指出,資本計提問題是目前困擾“債轉股”落地的最大問題。如果按照5000億元降準用於債轉股,且資金來源1:1匹配計算,假設2019年全部完成轉股,大行8000億元、股份行2000億元的規模分配,400%的權重計提後可能導致大行和股份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下降至13.87%和12.06%。如果兩年後轉股權重上升爲1250%,則靜態看資本充足率可能分別下降至12.07%和11.05%,逼近資本充足率的監管紅線。另外,熊啓躍指出,銀行如何對債轉股企業進行管理,以及如何退出股東身份等都是困擾“債轉股”大面積實施的現實因素。在他看來,債轉股子公司成爲企業階段性股東後,企業業績能否向好也是一個現實問題,這些因素導致銀行積極性不高。

  熊啓躍認爲,此次針對債轉股企業降準,會在一定程度提升銀行對債轉股企業的支持力度。不過尚震宇也表示,5000億元資金起到引領作用,但實際債轉股下的各類資產差異較大,轉股難度極大,成功與否跟經濟大環境和良好的營商環境有密切的關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