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央行迴應:居民存款流入股市樓市?4月社融爲啥回落?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0日 17:17   中國網

  來源:中國網

  5月10日下午,央行召開媒體吹風會,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調查統計司副司長張文紅、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就4月份金融數據、降準、房地產金融、民企債券發行、下一步貨幣政策等熱點問題進行了解讀。

  詳情如下:

  周學東:各位媒體朋友好,昨天我們發佈了4月份的金融數據,今天再開一個媒體吹風會,就有關數據和一些情況做一個解讀。這兩天我們也觀察了一下市場的反映,看看大家有什麼評論,看看是怎麼分析這些數據的。

  總體看,4月份數據還是不錯的,這兩天媒體也有很多解讀,也比較客觀。我們今天的吹風會請了貨政司的孫國峯司長、調統司張文紅副司長、市場司鄒瀾副司長參加。先請張文紅副司長先通報一下前4個月的主要數據。

  張文紅:媒體朋友們大家下午好,我先簡要介紹一下4月份我國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

  2019年以來,人民銀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進一步強化逆週期調節,在總量適度的基礎上,優化結構、精準滴灌,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堅持結構性去槓桿的基本思路,堅決打好防範化解包括金融風險在內的重大風險攻堅戰。總體看,當前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市場利率運行平穩。

  一是社會融資規模情況。初步統計,2019年1-4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爲9.54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93萬億元。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爲1.3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億元。4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爲209.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4%,增速比上年同期低1.5個百分點,比上年末高0.6個百分點。

  二是貨幣供應量情況。4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88.47萬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餘額54.06萬億元,同比增長2.9%,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7個和4.3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餘額7.4萬億元,同比增長3.5%。當月淨回籠現金976億元。

  三是貸款情況。4月末,本外幣貸款餘額148.64萬億元,同比增長12.9%。人民幣貸款餘額143.12萬億元,同比增長13.5%,增速比上月末低0.2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0.8個百分點。1-4月人民幣貸款增加6.82萬億元,同比多增7912億元。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1.02萬億元,同比少增1615億元。外幣貸款餘額8204億美元,同比下降6.2%。當月外幣貸款減少206億美元,同比多減248億美元。

  四是存款情況。4月末,本外幣存款餘額189.25萬億元,同比增長8.2%。人民幣存款餘額184.08萬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個和0.4個百分點。1-4月人民幣存款增加6.57萬億元,同比多增9673億元。當月人民幣存款增加2606億元,同比少增2746億元。外幣存款餘額7672億美元,同比下降5.8%。當月外幣存款減少17億美元,同比少減205億美元。

  五是銀行間市場成交和利率情況。4月份,銀行間人民幣市場以拆借、現券和回購方式合計成交103.89萬億元,日均成交4.72萬億元,日均成交比上年同期增長40.6%。4月份,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爲2.43%,比上月高0.01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0.38個百分點;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爲2.46%,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01個和0.64個百分點。

  六是外匯儲備和匯率情況。4月末,國家外匯儲備餘額爲3.1萬億美元。4月末,人民幣匯率爲1美元兌6.7286元人民幣。

  七是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情況。4月份,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對外直接投資、外商直接投資分別發生3479.6億元、1361.3億元、818.4億元、1446億元。

  以上介紹的是2019年4月份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這些數據都已經在人民銀行的網站上進行了公佈。

  周學東:謝謝文紅副司長。大家首先最關注的是社融的數據,1-4月份比上年同期多接近2萬億,但是4月份又比上年同期少了4000億。還有一個是社融的增速是10.4%,增速比上年同期低1.5個點,環比低0.3個百分點,基本上是穩定的。

  先請張文紅副司長就社融增速的情況做一個解讀,就社融變動的內因和結構性變化,談談您的看法。

  張文紅:謝謝大家,大家關注到社融4月份增速是有所回落的,剛纔我也說到了,月末存量同比增長10.4%,比上個月低了0.3個百分點。實際上大家如果看社融的回落,我們認爲還是主要受季節性影響,以及今年信貸投放的節奏跟去年不同有關。大家也觀察到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累計增加了8.18萬億元,應該是歷史同期最高的水平。拉長時間看,社會融資規模總體還是延續了反彈態勢,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仍然較大。1-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新增9.54萬億元,同比多1.93萬億元,4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比上年末提高了0.6個百分點,表明目前實體經濟融資狀況較2018年有明顯改善。總體看,當前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增速與GDP名義增速基本匹配。

  從結構看,4月份的社會融資規模有以下特點:

  一是貸款投放少於同期。4月份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同比少增2254億元。1-4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同比多增了1.22萬億元。

  二是委託貸款降幅收窄,信託貸款繼續增加,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同比多減。當月委託貸款減少1199億元,同比少減282億元;信託貸款增加129億元,同比多增230億元;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減少357億元,同比多減1811億元。信託和委託貸款的下降趨勢明顯放緩,將有利於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融資需求。

  三是債券融資明顯增加。1-4月企業債券淨融資1.26萬億元,同比多3398億元。其中4月份企業債券淨融資3574億元,與上月基本相當。地方政府專項債繼續明顯多增,1-4月份淨融資累計爲7070億元,同比多5493億元;其中,4月份淨融資爲1679億元,同比多871億元。謝謝大家。

  周學東:謝謝。大家關注的第二個問題是M1和M2的變化。4月份貨幣供應量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個百分點,但是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這個特徵跟社融很像。M1也是這樣,下面請文紅副司長對M1和M2在4月份雙雙回落再做一個解讀。

  張文紅:大家都關注到這個月M1和M2都是雙雙回落,4月末M2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月略低0.1個百分點,比上年末高0.4個百分點,繼續保持在去年同期以來較高的增長水平上,這是人民銀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和流動性合理充裕的效果體現。當前金融市場資金面總體充裕,4月末7天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爲2.74%,比上月末低0.46個百分點。

  同時,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金融管理部門,推動銀行發行永續債,補充銀行資本金,並穩定監管預期,增強商業銀行資金運用能力。一是銀行表內信貸投放平穩增長,4月末人民幣貸款同比增長13.5%,增速與上年末持平。二是銀行債券投資持續較快增長,4月末同比增長19.6%,增速比上年末高6.3個百分點,較好支持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和企業債券發行。三是商業銀行以股權投資形式向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融出的資金規模趨穩,4月末爲20.2萬億元,連續4個月保持在20.2-20.5萬億元之間,爲銀行表外融資趨穩提供了支撐。在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4月末貨幣乘數達到6.31,比上月高0.1,即通過合理的基礎貨幣支持了M2的合理增長,爲經濟在合理區間運行營造了較爲穩定的貨幣金融環境。

  關於你提到的M1,4月末M1同比增長2.9%,增速比上月末低1.7個百分點,但我們也觀察到M1增速比上年末高1.4個百分點。如何看待M1增速呢?首先,M1是M2的組成部分,佔M2比重約3成。也就是說,M1變化主要反映全社會流動性結構的變化,不代表流動性總量規模的變化。比如,4月末非金融企業活期存款同比下降0.2%,但大額存單增長67.9%,增速比上月高9.5個百分點。另外4月居民活期存款增長8.5%,增速比上月高2個百分點,這些流動性結構的變化都會影響M1增速。第二,近年來第三方支付工具和貨幣市場基金快速發展,降低了社會對M1的需求。第三,M1容易受到季節性和臨時因素的干擾。例如,4月原本就是貸款投放的“小月”。今年一季度企業貸款集中投放,力度明顯高於上年同期,導致4月的“小月”效應更突出,企業貸款派生的活期存款相應也會少一些。因此對於M1增速在月度之間的變化不必特別關注。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繼續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同時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鬆緊適度,做好逆週期調控,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謝謝大家!

  周學東:大家對貸款的增長和結構性的變化也非常關注。請文紅副司長再解讀一下。

  張文紅:大家關注貸款,可能大家很關心企業貸款的增長情況,4月末,企(事)業單位本外幣貸款餘額93.79萬億元,同比增長10.8%,增速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0.9個和1.8個百分點。總體水平不低。

  4月份,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3125億元,同比少增2777億元。前4個月,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4.77萬億元,同比多增1.14萬億元,同比多增還是比較多的;其中,中長期貸款增加2.83萬億元,佔企(事)業單位貸款增量的比重爲59.3%。從一季度中長期貸款實際投向看,工業、基礎設施業、製造業(尤其是高技術製造業)、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回升,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回落。

  總體看,當前金融對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還是比較大的。謝謝。

  周學東:媒體朋友們也很關注1-4月份的存款同比多增了接近1萬億,但4月當月增加2600億,同比少增2700億,也有媒體問減少的資金是不是去買股票了?還有1-4月份新增貸款中個人貸款增長的還是比較高的,個人的中長期貸款也比較高,有媒體朋友問個人新增的中長期貸款是不是去買房子了?因爲前4個月房地產有所回暖。這兩個問題請文紅副司長和鄒副司長解讀。

  張文紅:剛纔大家也觀察到存款當月少,但是存款很多有結構性的變化,存款的減少,我個人認爲跟貸款的季節性和前期大量投放的節奏與去年不同是有關係的。我們觀察月度的變化,但是對這個數據的整體判斷和觀察也可以拉長一個時間段來看。

  貸款情況我給大家報幾個數吧,4月末住戶貸款同比增長17.3%,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別低0.3和2.3個百分點。其中個人住房貸款同比增長17.5%,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別低了0.1和1.9個百分點。從增量上來看,住戶貸款前4個月累計增加了2.34萬億元,比去年同期略有多增,多增500多億。4月份增加5058億元,同比少增26億元。

  至於大家關心的是不是進股市,是不是進房地產了,目前從統計數據上我還沒有看到明確的指示情況,這也是歷來大家都非常關心的問題,謝謝。

  鄒瀾:關於房地產的金融政策我簡單補充幾句。

  大家都知道,從2016年以來,根據黨中央、國務院的統一部署,人民銀行牽頭金融部門積極配合做好房地產的調控工作,推動建立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加強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抑制流動性過度流向房地產,促進形成金融與房地產的良性循環。應該說過去幾年總體上政策效果已經逐步有所顯現,而房地產調控和房地產金融政策的取向是沒有改變的,是一貫的。

  我們也確實注意到了今年以來在部分地區,尤其是個別的城市,房地產市場也出現了一些苗頭性的變化。人民銀行一直在密切跟蹤監測,相關主管部門也加強了對相關城市政府的指導,進一步落實城市政府的主體責任。

  從房地產信貸的角度來看,因爲具體的細項數據目前還沒有出來,我們現在掌握的還是一季度的數據。一季度新增的房地產貸款是1.82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增了736億元,同比增長18.7%,增速同比下降3.9%,佔新增各項貸款的比重是31.4%,這個也是各方面都很關注的數據。這個比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7.7個百分點,這其中個人住房貸款餘額同比增長是17.5%,增速較上年同期下降了2.4個百分點。

  從剛纔張司長介紹的大的數據來看,我們估計細項的數據應該在趨勢上不會有大的變化。2019年人民銀行還將繼續嚴格遵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以及“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目標,堅持房地產金融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

  具體有幾方面的重點:第一是配合實施好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第二按照“因城施政”的原則,落實好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第三是會同相關管理部門,繼續做好房地產市場資金管理的相關工作。第四是完善相關制度,加大對住房租賃市場的金融支持和規範,促進形成“租售並舉”的住房制度。

  我就補充這些。

  周學東:謝謝鄒瀾副司長。大家還比較關注的是這些數據變化後面政策含義,下面請孫司長解讀。第一個問題是,4月份金融數據同比、環比有回落,有市場人士有認爲是在3月份信貸和社融放量之後,央行政策有所收緊的結果,請孫司長談談您的看法。

  孫國峯:這個問題首先是對數據的判斷問題,從趨勢上來看,今年以來,剛纔文紅副司長也介紹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總體是回升的。4月末M2同比增長8.5%,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增長10.4%。這分別是過去14個月和7個月以來的次高點,體現了穩健貨幣政策鬆緊適度的要求。

  大家可能比較關心環比的數據,說環比下降,環比的數據往往跟季節性因素有關。往年的規律來看,新增貸款3月末衝高後4月份往往會回落,環比回落是合理的。具體看,4月末貸款增速是13.5%,這個增速是過去一年多以來的次高點,新增貸款1.05萬億元,保持在1萬億元以上,說明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依然是穩固的。從同比數據看,4月末貸款同比增速是13.5%,去年同期貸款同比增速是12.7%,比去年高了0.8個百分點。4月末M2增速是8.5%,比上年同期的8.3%也高了0.2個百分點,都是上升的。

  我們觀察貨幣信貸數據的變化趨勢要拉長時間窗口,在一個時間序列上不能只看一個點,一種辦法是看數據的移動平均值。如果我們算12個月的移動平均值,4月份新增貸款1.4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1.8萬億元,跟上個月基本是持平的。還有一個辦法是看一段時間的累計數據,1-4月份新增貸款6.82萬億元,同比多增7912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加9.54萬億元,同比多了1.93萬億元,都說明了貨幣信貸的數據是比較好的。

  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信貸結構優化,文紅副司長也介紹了,4月份新增中長期貸款的佔比68.6%,比前3個月提高了0.5個百分點。4月末個人住房貸款同比增長17.5%,比去年同期下降1.9個百分點,有助於穩定家庭部門的槓桿率。據我們初步瞭解,大型銀行的小微、民營企業的貸款保持了同比多增的態勢,說明貸款的結構還是在繼續改善。

  總的來看,從總量和結構的數據可以發現貨幣政策的取向沒有改變,人民銀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鬆緊適度。鬆緊適度的標準要看貨幣信貸的增長,主要是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與名義GDP增速是否相匹配,從結果上來看是匹配的,說明貨幣政策保持了穩健的取向,同時也是鬆緊適度的。

  周學東:5月6號人民銀行宣佈一部分中小銀行定向降準,媒體也很關注,請孫司長就這個問題做一個解讀。另外下一步並檔降準還有什麼考量,在建立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框架方面還會有哪些舉措?

  孫國峯:這次定向降準是貫徹中央經濟會議、政府工作報告和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是建立對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政策框架的改革舉措。具體是將服務縣域的農商行存款準備金率與農村信用社並檔,大約有1000家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受益,釋放長期流動性約2800億元,相當於一次定向降準。

  我們將在今年5月15號、6月17號和7月15號分三次實施到位,主要是爲了避免一次性實施導致局部流動性瘀積,有利於服務縣域的農商行保持信貸投放的平穩有序,精準地、逐步地將釋放的長期資金全部投放到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經過這次定向降準之後,“三檔兩優”的存款準備金率新框架基本確立。“三檔”是指:第一檔是大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爲13.5%,體現防範系統性風險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要求,包括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和郵政儲蓄銀行六家大型商業銀行。第二檔是中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爲11.5%,主要包括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第三檔是小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爲8%,包括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服務縣域是指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兩優”是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和比例考覈政策。這“三檔”享受“兩優”是有一定區別的,第三檔因爲已經享受了普惠金融的優惠政策,所以在“兩優”當中只享受比例考覈政策,也就是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於當地貸款考覈的優惠政策。第一檔和第二檔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享受了“兩優”之後,金融機構實際的存款準備金率要比基準檔更低一些,這就是新的“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率框架。

  周學東:媒體也很關注民企和小微現在的融資狀況怎麼樣,也注意到最近民營企業違約的事件又有所增加,請市場司的鄒瀾副司長給大家做一個解讀。

  鄒瀾:除了剛纔孫司長所提到的貨幣政策工具的應用支持小微企業緩解融資難、融資貴的情況之外,我再給大家報告一個情況。

  一個是發揮債券市場的支持作用方面,在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的持續作用之下,已經支持了56家民營企業發行債務融資工具87支,金額是398.6億元,相應帶動了整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的逐步企穩和恢復。另外在鼓勵金融機構發行小微企業金融債券和微小企業貸款資產支持證券方面,前者累計發行8025億,其中今年1-4月份發行835億元,這有利於增加金融機構的資金運用,更好支持小微企業。小微企業的資產支持債券累計發行108億元。

  第二方面是持續的強化政策的傳導與評估,對商業銀行落實資金轉移定價,盡職免責等要求,我們持續保持跟商業銀行的溝通交流,瞭解政策的實際落實情況,同時也引導商業銀行加強金融科技手段的應用,更好實現願貸、能貸和會貸。同時我們繼續按月監測銀行小微貸款的規模和貸款利率變動情況,按季開展小微企業信貸政策導向效果評估,以此來促進相關金融機構切實落實相關政策導向要求。

  此外,我們還在搭建信用信息平臺、支持融資擔保增信、開展形式多樣的銀企對接活動、優化區域金融生態環境方面組織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在當地做了很多努力。

  在這些政策措施逐漸落實到位的過程中,我們也觀察到,從一季度情況來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還是有比較明顯的改善的。

  可以從幾方面來觀察,一是貸款投放持續增加,截止到3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10萬億元,同比增長19.1%。一季度增加5529億元,同比多增2899億元。第二是貸款覆蓋面穩步擴大,3月末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2281萬戶,其中一季度增加142萬戶,同比多增108萬戶。另外是貸款利率明顯下降,據有關管理部門初步統計,一季度五家大型銀行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爲4.76%,與去年四季度相比下降0.13個百分點,與去年全年相比下降0.68個百分點。

  相關金融管理部門還持續在利率以外其他的相關費用方面推進相關工作,努力進一步降低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使得小微企業最終的資金成本能夠有明顯下降。

  下一步人民銀行還將繼續改革完善貨幣政策投放機制,繼續發揮債券市場的支持作用,不斷疏通政策傳導機制,持續優化融資環境,進一步着力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我就報告這些。

  周學東:謝謝鄒瀾副司長,有幾家媒體很細心,觀察到最近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下降的比較多,5個交易日下降了95個bp,一度降至1%左右,這個問題怎麼看?請孫司長做一個解答。

  孫國峯:媒體朋友還是比較細心,觀察到銀行間市場隔夜利率下降到1.15%左右,但是可以看到很快就回升了。單個時點貨幣市場的利率波動,並不能反映銀行體系總體的流動性狀況。通常貨幣市場利率月末升高、月初回落在我國是常見現象,主要原因是月末財政集中支出會推高流動性總量,但月末銀行體系流動性需求也會上升,所以貨幣市場利率水平會上升。但是到了下月初,流動性總量還處於較高水平,而銀行體系的流動性需求會下降,因此貨幣市場利率會有所下行。回顧今年以來,各月月初都或多或少出現利率臨時性下行的情況,應當說是正常的。

  5月初以來,受到4月末財政支出以及小長假現金回籠因素的影響,銀行體系流動性持續處於較高的水平,貨幣市場利率短暫下行。但正像我剛纔說的,5月9號以來很快就回升了,到了昨天是1.52%,今天上午又進一步的有所回升。總的來說,貨幣市場利率運行是平穩的。需要注意的是,判斷資金狀況,應根據一段時間市場利率的總體走勢和水平來分析,而不是過於關注單個時點的利率波動。

  人民銀行將繼續按照穩健貨幣政策要求,合理搭配各類貨幣政策工具,靈活開展公開市場操作,對流動性進行邊界調節,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市場利率在合理區間內平穩運行,謝謝。

  周學東:謝謝孫司長。4月份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同比下降15.6%,下降比較多,請鄒瀾副司長做一個迴應。

  鄒瀾:其實這個問題可能也比較簡單,就像我們上次所說的那樣,票據融資的季節性因素是比較突出的。從4月份的情況來看,票據市場應該是趨於平穩的,票據融資餘額6.75萬億,和上月相比增加了1874億元,這與人民幣貸款新增的趨勢大致是一致的。總的來看,一季度季節性因素消減之後,4月份票據的承兌量和貼現量同比上升幅度就出現了放緩,環比有所下降。票據融資利率繼續保持了低位運行,就像上次所說的一樣,這對小微企業來說是一種比較有利的狀況。

  另外,我們從多方面瞭解的情況來看,目前企業通過票據融資的意願還是比較旺盛的,也同樣反映出我們在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工作當中,票據始終是一個非常重要,也能起到非常大作用的領域。我就簡單介紹這麼多。

  新華社:我想問一下剛纔也說過了,因爲貸款的投放節奏發生了改變以後,可能會對後期有所透支,我想問減少的趨勢會不會延續下去,會不會延續的越來越少、越來越透支這種情況?對下一階段的貸款增速有沒有一些判斷?謝謝。

  孫國峯:剛纔我也談到,總的來說貨幣信貸保持了平穩增長的態勢,不存在4月份貨幣信貸增速下滑的問題,穩健貨幣政策是鬆緊適度的。

  下一步判斷貨幣信貸走勢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一方面從作爲貨幣創造核心環節的銀行角度來看,去年以來我們採取多方面貨幣政策的措施,緩解了銀行的流動性約束、資本約束和利率約束,促進銀行主動的增加信貸,支持實體經濟。

  另一方面,從資金需求端來看,隨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和經濟的轉型升級,從我們瞭解的情況看,信貸需求還是比較強的。因此,從供求兩端來分析,未來的貨幣信貸還會保持平穩增長的態勢。貨幣政策還會繼續堅持穩健的取向,保持鬆緊適度,謝謝。

  財新:我是財新的記者,我有兩個問題想問,我想先問一下孫司長,現在外部的衝擊比較大,貨幣政策這塊還有什麼儲備的工具可以用嗎?或者是有什麼準備?第二想問鄒司長,我們發現最近CRMW的發行有放緩,之前是衝量比較多,現在對高評級的喜歡比較發放,低評級的不太好發,不知道你怎麼看這個現象?謝謝。

  鄒瀾:很感謝你這個問題,看看什麼樣的時間長度,如果是從年初特別是春節前後來看,確實是數據上反映從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本身的發行跟以前的態勢相比是有減少的,但是如果再看4月份的話和年初以來去比的話,我們感覺又有所回升,支持的家數和只數應該說有所回升。

  從支持工具創設以來,總的數據一共創設了信用風險緩釋憑證是87只,支持56家民營企業發行債務融資工具是398.6億元。關於整個工具實際上我知道大家都非常關心,幾個方面的聲音也都有,我也想借這個機會談談我的看法。

  創設這麼一個工具首先最重要的是表明了中國政府對於支持民營企業很清晰的態度。因爲大家知道創設之初,整個市場大的環境和市場的表現,從背景來看,應該說民營企業的關注度是比較高的。這個工具的創設是國務院常務會議做出的決定,而且大家知道,其中在工具的運作方式上還涉及到中央銀行的再貸款,從這些特點本身就決定表明了中央政府對於平等的看待民營企業、國有企業的態度,我覺得這個工具最重要的意義是這個。

  第二個方面,確實是在當時特定的背景之下產生了實際效果。當時是因爲多方面的因素所影響,使得有一些情緒上的恐慌,使得有一些本來經營是不錯的,也很有前景的企業也受到流動性的影響,出現暫時的困難。所以當時的創設定位也是定位於解決這些經營情況較好,碰到短期困難,經營前景也較好的企業。從現在來看,這個工具的創設效果是比較明顯的。

  第一整個民營企業債券,包括整個公司信用債的運行狀況和當時相比已經發生了比較大的改變。我這有個數字,今年前4個月民營企業發行債券是2053億元,這個跟2017和2018年同期相比都是處在比較好的水平。4月份民企債券發行是661億元,環比增長10%,淨融資159億元實現了2019年以來的首次轉正。甚至包括違約方面,我們可以看到4月份違約涉及到8家企業的債券違約,這裏面有6家是以前就已經有債券發生違約,只是說通過短期或者重組還沒有恢復過來,新增加的只有兩家,而這兩家只有一家是民營企業。這是總體對債券市場企穩,尤其是民營企業在債券融資的恢復方面確實起到作用。

  第二,我們注意到有19家民營企業,在當時出現困難的時候債券發不出去,在創設這個工具之後,在工具的支持之下順利的完成了發行,避免了資金鍊的斷裂。後續又進行了融資,而這個後續的融資已經不需要再配以支持工具,完全按照過去的方式本身就能夠發出去。這個前後的對比就反映出來支持工具起到了希望起到的作用。

  當然還有從成本上面來看,我們也注意到民營企業的債券發行利率也是有所下行的,4月份民營企業債券加權發行利率是5.56%,這跟1月份相比下降64個基點。綜合來說,在支持工具的帶動之下,應該說確確實實是起到實際效果。

  第三個方面,我還想解釋的是我們在創設之初,我們的設計上,包括跟大家的交流上來說,仍然是堅持市場化、法制化的基本原則。就像剛纔我也提到,支持的對象是經營較好,有經營前景,只是遇到短期困難的這些民營企業。也有一些聲音我們也注意到了,對前期因爲盲目擴張,經營上已經遇到非常大的困難的,如果不做區分也通過政策予以支持的話,很多人都表達了那對經營好的企業是很大的不公平。所以我們還是堅持市場化法制化的基本原則。

  第四個方面,在支持民營企業,包括民營企業發債方面,我們也不僅僅是說就只是這麼一個支持工具,而是以支持工具爲重要的支點,我們是有一攬子的政策措施的。這裏面還包括我們希望企業自身能夠調動自己的力量,有自救,我們也要求相關的金融機構作爲相關的有客戶關係的,應該也要做出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他,改善他的一些狀況,同時各地的政府通過其他的,在法律的範圍之下多種多樣的手段,再幫助這些企業走出困境。

  最後,只要是企業,最終都和個人一樣有生老病死,經營的好、經營的壞,包括更復雜的外部環境的原因,所以必然就會有些企業失敗,就會發生債務違約。在這方面我們做了大量的工作,這個對於中國的債券市場是一個新的課題。違約之後怎麼辦?在重整過程中怎麼辦?重整失敗要進入破產清算怎麼辦?我們跟相關的部門,包括司法部門,包括市場的相關機構、相關組織一直在做大量的工作,通過市場主體自己的努力,通過社會組織發揮作用,通過與司法部門的有效銜接,會使得整個處置的過程變得更加的清晰、透明、公正、可預期。包括違約之後怎麼建立一個可交易的機制,使得面臨一定損失的債券的投資人仍然能夠有機會根據自己的判斷來決定是否退出,在這方面我們也做了很多工作。隨着這些工作逐步的到位,我相信整個市場在應對違約方面,可能會做的更好,這樣使得這個市場變得更加的健康。

  孫國峯:我理解剛纔的問題是貨幣政策取向的問題,當然涉及到內外部的挑戰,如果我們回顧今年以來的情況,年初的時候我們也是面臨很多挑戰,但是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穩健貨幣政策逆週期調節還是取得了非常積極的效果,信用收縮風險明顯緩解,市場信心提振,社會預期逆轉,對於促進金融和實體經濟良性循環、國民經濟實現平穩開局發揮了重要作用。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政策。總量上保持鬆緊適度,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把握好調控的度。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相匹配,滿足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需要。在結構上進一步優化,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揮好貨幣政策定向引導作用,運用好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再貸款、再貼現等各類結構性工具,引導金融機構精準有效支持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最後,我想說面對內外部經濟環境變化,我國貨幣政策應對空間充足,貨幣政策工具箱豐富,完全有能力應對各種內外部不確定性,謝謝。

  周學東:我就這個問題再補充一點,昨天晚上,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接受了金融時報的採訪,就外部衝擊問題談了一個觀點,我很贊成。從過去這一年多的時間來看,國際貿易摩擦,更多的是對市場預期的影響,特別是心理預期。對心理預期和市場預期的影響要大於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他對這個問題有深入的研究,認爲2000億加稅加到25%,對經濟增長的實際影響也就是0.3個點,比我們感受要小。當然,應對外部衝擊說到底要看宏觀經濟自身怎麼樣,這一點上我們還是有信心的。無論是從經濟增長看,還是從CPI、PPI,或從金融信貸數據來看,這些宏觀數據基本上是穩定的,我們心裏還是有底氣的。

  今天的吹風會就到這兒,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