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央行釋放7000億巨量資金 對股債樓市有何影響?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24日 04:37   中國新聞網

  降準又來!央行釋放7000億巨量資金,對股債樓市有何影響?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客戶端6月24日電(董湘依) 突如其來但又在意料之中:央行年內第三次定向降準“靴子”落地。

  央行 中新經緯 董湘依攝

  中國人民銀行24日宣佈,從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這是自2018年1月25日央行對普惠金融定向降準、4月25日定向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以來,央行年內第三次定向下調存準率。此次定向降準可釋放資金約7000億元。

  央行週日宣佈定向降準釋放了何種信號?7000億資金將流向何處?對股市、債市和樓市有何影響?貨幣政策會轉向嗎?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一一解讀。

  7000億資金會流向哪裏?

  一句話來概括:7000億元資金將釋放給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12家股份制銀行以及城商行、非縣域農商行、外資銀行等(基本等於全面覆蓋),用來支持“債準股”和小微企業融資。

  人民幣 中新經緯 王培文攝

  具體來看,央行說,此次定向降準主要有兩方面內容:一是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5000億元,用於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項目,同時撬動相同規模的社會資金參與。

  二是同時下調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釋放資金約2000億元,主要用於支持相關銀行開拓小微企業市場,發放小微企業貸款,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金融機構使用降準資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的情況將納入人民銀行宏觀審慎評估。

  如何影響股市、債市、樓市?

  如何來看此次定向降準?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的話再恰當不過——“客觀上釋放了流動性,緩解了資金壓力,有利於改善市場情緒。”

  滬深大盤指數。中新經緯 閆淑鑫攝

  對股市而言,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表示,近期受到外部衝擊和資金面緊張的影響,A股市場大幅下挫,本次降準有效緩解當前資金面偏緊狀況,有利於大盤底部的確立。

  他進一步稱,“本週央行不斷釋放一些積極的信號,央行展開了2000億元的中期借貸便利(MLF),同時通過定向降準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次定向降準的效果更好,更有針對性,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市場資金面緊張的問題,也會提高投資者信心。”此外,他還建議投資者積極擁抱消費白馬股,來抵禦市場大幅震盪。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也表示,央行定向降準屬於重大利好消息,能夠釋放出流動性7000億元左右,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特別是對中小企業來說是非常有正面影響,對保持經濟穩定也有非常正面的作用。

  針對債市,長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趙偉認爲,定向降準短期或提振市場情緒,貨幣政策更加註重引導資金流向實體,對債市利好或有限,年內來看,隨着信用收縮影響逐步顯現,債市迴歸基本面驅動。債市或延續震盪格局、中長期迴歸基本面驅動。

  華泰宏觀李超團隊預測分析,下半年仍會有1-2次定向降準,央行需要通過定向降準的方式釋放長期資金,降低無風險收益率。預計下半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頂部在3.8%,中樞3.6%,底部在3.4%。

  某樓盤。中新經緯 賈亦夫攝

  7000億元巨量資金釋放,樓市會迎來利好嗎?對買房者意味着什麼?

  “歷史看,只要降準,對於房地產來說肯定是利好,能緩解資金面壓。”在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看來,樓市將有所獲益,也能一定程度緩解房地產資金收緊壓力。

  貨幣政策會轉向嗎?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央行年內第三次定向降準(最近一次是4月17日,央行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以置換MLF)。

  人民幣 中新經緯 張義華攝

  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注意到,對於這次定向降準,央行除了繼續強調“將實施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外,還特別提到要“把握好結構性去槓桿的力度和節奏,爲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這無疑是一個重要信號。

  此次大力度的降準是否意味着貨幣政策轉向寬鬆?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給予了否定的答案。

  曾剛指出,結構性去槓桿是今年去槓桿的核心,重點任務要去的是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的槓桿,但是在資金面趨緊的情況下,中小企業和民企受到了衝擊,這會讓結構性去槓桿的效果不是那麼明顯,甚至可能還會和初衷有所背離。

  “在這種情況下,實施定向降準,是強調貨幣政策本身的結構性引導,充分體現了貨幣政策的靈活性,但並不意味着貨幣政策轉向寬鬆。”他還提到,從總量上來看,雖然此次是定向降準,但實際上所有的機構都基本囊括在內,會增加整個市場的流動性供給,改變現在實體經濟資金面供給比較緊張的狀態,把整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維持在一個合理的水平。

  這裏不得不提的是,本週三(6月20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了進一步緩解小微融資難、融資貴的一系列舉措,其中就包括定向降準。而這次“官宣”定向降準也是上述措施的最終落地。

  海通證券研報此前明確指出,定向降準不是貨幣寬鬆。近期國內外形勢有一定變化,因而(貨幣)政策也需要相應微調。支持小微企業就是支持就業,體現了政府對內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對外應對中美戰略格局轉變時的底線思維。從舉措內容來看,定向降準只是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五大措施中第四條的第一項,遠非核心重點,不能因此認爲貨幣政策這樣的重大決策出現了變化。

  此外,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在接受採訪時也稱,“定向降準並不意味着大水漫灌,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的基調沒有變。”這有利於銀行降低獲得流動性支持的成本,有利於銀行做好資產負債的管理工作,也將進一步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的支持力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