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Jason Furman:國際關係最爲重要的是國際規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09日 23:39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5月10日消息,廣發證券主辦,新浪財經協辦的“廣發證券2018投資高峯論壇”在上海舉行,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2013-2017)Jason Furman參會並發表演講,他表示,兩國關係如果要進步的話,要改善的話,非常重要的一點,美國自己也要擔負起責任,美國目前提出的要求就是一味的只說減逆差、順差,中國也需要做得更好,比如說更好地領會國際上與投資貿易有關的相關準則和法律,這對於中國本身的發展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2013-2017)Jason Furman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2013-2017)Jason Furman

  此外,Jason Furman還表示,國際關係,兩國來說最爲重要的是國際規則,要共同合作,遵守原則,用多邊的精神,不只看雙邊,並且通過國際組織、世貿組織等等來解決問題。

  以下爲演講實錄:

  Jason  Furman:謝謝大家。

  首先,我想要向大家道歉,第一個道歉的原因是我要用英文來作演講,我10歲的時候,當時是1980年!我當時沒有這麼有遠見,沒有想到中國發展得這麼快,這麼好,如果當時看到今天,我當時就學中文了。我現在10歲的女兒在學中文,沒有重蹈我當時的錯誤,如果把她請過來,她就可以用你們的語言跟你們交流了。

  第二件事情,我還要道歉,就是我們今年即將開始的這場討論在我的演講之後,我還要朱民教授討論這個問題,我覺得當我們的觀點不一樣的時候,辯論纔是更好看的。但是我必須要道歉,他剛纔所說的我都非常同意,所以我們之後的辯論可能沒有那麼有趣,可能會比較無聊,因爲我會重複他一些類似的觀點,所以我要就此向大家道歉。

  另外我要藉此機會感謝廣發證券和新浪邀請我參加今天的峯會論壇,孫樹明董事長對我們進行了非常熱情的款待。上一次來到這麼好的會場,我記得還是在釣魚臺去參加戰略經濟對話,當時代表美方跟中國進行對話。當時我更擔憂的是短期的經濟增長,比現在的擔憂要多。在2015-2016年期間,大家更加擔憂市場的情況,匯率問題,中國的匯率,以及討論中國是否會硬着陸。這些年來,我們看到多次IMF在華盛頓開會都會下調經濟的預期,但是這一切現在都改變了。我們可以看一下IMF在2016年所做的經濟預測,預測的是2017年經濟增長會是怎樣的趨勢,這是他們對所有的國家和地區的預測。    

  下面一張圖是2017年實際的增長情況,第一次我們看到,也許是在十年以來,我們第一次看到增長的增速是超過了我們的預期,所以現在我沒有那麼擔心經濟接下來的走勢了,我不是特別擔心明年經濟會怎麼樣,以前我很擔心,現在我不擔心了。我之所以不這麼擔心,因爲即便有了經濟的問題,也不是我的責任了。

  按照我手頭最新的數據,可以看到沒有那麼的樂觀,這是2016和2017年的增速對比,美國和歐元區的增長有加快,根據官方的數據,這個數字也是一樣的,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增長稍有放緩,這是在美國,歐元區的放緩更加明顯,但是在中國可以看到第一季度的增長是加快了。這背後的原因,美國爲什麼經濟在下一年的勢頭會仍然很猛,背後的原因,因爲我們在當前的商業週期做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情,會對財政帶來非常大的刺激。今年的財政刺激佔了GDP的1.2%,背後的原因主要是減稅和增加支出的政策,2019財政刺激進一步增加,會幫助美國經濟在未來兩年間保持增長的勢頭。  

  問題在於,這會帶來怎麼樣的代價或者說成本?特別是就我們的預算赤字來講帶來什麼樣的成本?預算赤字佔GDP今年是3.5%,接下來要慢慢增長到5%,之所以非常不同尋常,因爲我們已經習慣了預算赤字在經濟走弱或者衰退的時候往高了走。這些預測所做的前提是增長會非常強勢,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很少會看到預算赤字仍然在預測不斷的走高。如果你想預測未來的增長趨勢,美國會是什麼樣的,歐洲、日本趨勢也幾乎差不多的。這個時候你要想的是,既要看潛在的增長,也要看週期性的增長,藍色的是經濟的潛力,他們會來自這些生產力和就業情況,這個是可以在可持續的基礎上逐年來增加的。

  橙色的這一部分,是週期性的回彈,這裏的問題是你不能夠一直去逐年降低失業率,沒有辦法達到最低點。2017年我們有很多的增長潛力,因爲我們可以降低失業率,從長期來講,在美國而言,增長可能會有所下滑。而下滑的趨勢也不容忽視,部分的原因在於我們的人口結構,可以看到25到54歲的人口,這也是對於勞動力和對於經濟發展最爲關鍵的年齡羣體,這部分人口的數量增長會下滑,之後會稍有上升。所以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口趨勢,會影響經濟的增長,並且這也是很確定的,因爲我們可以看得到趨勢是有很大的確定性。並且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老齡化問題甚至更加嚴重,25到54歲的人口數量會開始萎縮,這也會導致中國的經濟增長,加劇經濟的下滑,人口老齡化對經濟下行的影響甚至要超過美國。        

  彌補勞動力增加不足是要提高生產率,生產率的提高越來越難,對於美國來說很難。因爲你要再用新的一些想法,而一些已經比較簡單可以做成的成就已經做完了,剩下來的比較難做了,對於中國來說也越來越難。因爲現在技術走上了前沿,原來相對來說比較簡單的彌補差距的事也已經做完了,剩下的也都不簡單。再往下,再尋求一些增量就比較難了,因此生產率的進一步上升,這一方面的工作有許多值得擔憂的地方,沒有辦法做到很大的提升,可能會導致中國和美國增速的放緩。全球增速放緩的擔憂在1930年的時候,也可以看到經濟增長放緩,導致國家之間在貿易上就會發生很多衝突。國家就會想,要儘可能的去獲得這個餅,沒有辦法越做越大,每個人就要佔的份額越來越大,從而可以保着自己的利益,因此貿易上就會產生衝突。對於經濟發展來說,這樣的做法是沒有什麼好處的,其背景的原因如我剛纔所說,各個國家爲了保住自己的利益。  

  這樣的大趨勢,對於美國和中國的經濟關係有什麼影響?對於全球的展望有什麼樣的影響?大多數我們衡量這個問題是通過經常性賬戶情況,基本上在說到國際貿易的時候這是最大的指標,是我們經常會用的一個數據。這個是美國的這張圖,剛纔朱民教授說到了,美國的貿易赤字一直是存在的,但這個貿易赤字數量上有所削減,可以看到佔到GDP 6%,是在2006年的情況,現在的數字縮減到2.5%,貿易赤字佔GDP 2.5%。

  現在問題是,這個曲線會相反的走,值會越來越大,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儲蓄會進一步下降,因爲預算赤字在走高,而預算赤字走高的話,就說明你需要向外舉債,美國可以唯一舉債的方法就是要買更多的像其他國家的產品,用貿易赤字來做出彌補。第二美國的投資可能會上升,稅改會帶來投資熱,油價上升也會帶來更多的投資,總體經濟的恢復也會帶來更大膽的投入。如果你不儲蓄,大投資,就說明你從全球其他地方的舉債就更多。

  IMF的預測,是大家在橙色的這條線所能看到的,而我自己覺得比較可信的預測就是灰色的這條線,從短期來說經常性賬戶可能是會一下子走到十年之前的高點,因爲2%再加上1.5% GDP儲蓄下降帶來的影響,而中國對外經常性賬戶平衡情況不太一樣,美國對中國是貿易逆差的,這在我們的雙邊經濟關係當中一直是首要議題。

  現在經常性賬戶,也就是順差逆差的問題,之前是佔到了,2007年佔到GDP10%,這個數字有了顯著的下降,IMF的預測數字還會進一步的下降。主要原因中國的人口持續老齡化會帶來更多的人想要在儲蓄上下降,從而推高消費,並且持續的來使得經濟再平衡,拉動內需。在內需當中,再從投資走到消費,這在過去幾年中國的經濟上已經看到了,一直在強調消費,而且未來這也是一個大趨勢。    

  對於兩國雙邊的關係來說,最重要的是,其實是這兩件事未來會如何發生,也就是美國的貿易逆差會往上走,中國的貿易順差會往下走,這兩個國家之間的貿易如何平衡呢?我作爲一個經濟學家,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其實根本不在意這個問題的回答是什麼樣的,我根本不在乎。比如說一個蘋果手機其中的部件是在馬來西亞、韓國做的,在中國最後進行組裝,再賣到美國,在表上看中國的出口,而中國是有順差,其實你要去看的是韓國做的彈簧和馬來西亞做的一些零部件等等。如果只中美雙邊來看,是不全面的,因爲現在全球的產業鏈是一個全球的產業鏈。現在我們看的是,總體中國對外的貿易順差在往下走,它同時又在全球的價值鏈上往前端走,和美國之間的順差也會逐漸往下走。

  現在的問題是發展的步伐是怎麼樣的?有多快?有多慢?程度是如何的?從經濟上來說,這不是什麼大事,從政治上來說,這確實是非常緊要的一件事情。對於現在在位置上的政府是一件大事。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我們要看世界的總量,在這當中中國經濟對於世界經濟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美國的經濟發展對於世界經濟發展也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可以從比例來看。中國和美國帶來的全球經濟的貢獻幾乎佔到了50%,這是過去幾十年的情況,橙色的是中國的份額,隨着時間的推移在往上走。美國的份額是藍色的這一塊,一直以來長期都是比較大的,對於全球經濟的貢獻。對於我來說,它意味着非常重要的一點,美國對於世界整體來說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我們兩個國家求同存異,解決我們之間的分歧。    

  現在貿易的順差逆差在經濟來說並不是這麼大的事,對於政府來說是很大的一件事,過度的強調這個問題是一個錯誤。而要解決這個問題,也是隨着中國經濟的演變,是會逐漸解決的,而如果美國預算赤字,如果可以下降的話,也可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這裏面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全球經濟如果要有效的運營,前提是每一個國家都可以各司其職,也就是有關與知識產權、合資公司、技術轉移、公平公正,還有對於外資的法律和國內投資者的法律等等。  

  在這些問題上,在過去十年我有聽到越來越多從美國發出的擔憂聲音,不僅僅從政治家的角度來看貿易逆差,從而去想這當中的緣由。經濟、商業的角度也是非常切實的,瞭解中國的情況,也有對於其中的一些擔憂。所以我覺得兩國關係如果要進步的話,要改善的話,非常重要的一點,美國提出的要求就是一味的只說減逆差、順差,但是美國自己也要擔負起責任。同時,中國這方面也需要在某些方面做得更好,比如說更好地領會國際有關與投資貿易的相關準則和法律,這對於中國本身的發展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爲中國現在已經融入到全球的格局當中,中國本身對於其他國家的發展和對於出口也是非常看重的。在未來的發展當中,兩國的經濟發展是要了解到貿易的重要性,要深刻的瞭解,我們有一些問題是國內問題,美國自己得解決。我們美國自己要想辦法去下降預算赤字,而中國自己要想辦法解決自己國內的一些消費不足問題。中國要做的舉措可能比美國更有看頭,有許多問題是國內問題,不要轉嫁給別人。   

  國際關係,兩國來說最爲重要的是國際規則,要共同合作,遵守原則,用多邊的精神,不只看雙邊,並且通過國際組織、世貿組織等等來解決問題。希望這兩個國家可以用這樣的精神和方法在經濟上共同發展,我的擔憂就是美國增速放緩,貿易逆差上升,如果要做到這一點,可能沒有辦法馬上就發生,這可能就不太滿足我的期待了。

  我今天就分享到這裏,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