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IMF駐華副代表張龍梅:政策制定應謹慎 着眼提高韌性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0:57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5月10日消息,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駐華代表處、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IMI)及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聯合主辦的“201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亞洲區域經濟展望報告》發佈會”在北京舉行,IMF駐華副代表張龍梅參會並發表演講,她表示,首先亞洲的增長是非常強勁的,但是它會有很多不確定性。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建議政策制定者應該保守謹慎,並且着眼於緩衝和提高韌性。

  此外,她表示美國稅改會產生這些影響:這裏面主要是有三種渠道可能會產生溢出,第一個就是增長方面的溢出效應,在資本支出方面費用處理,會鼓勵投資者在短期之內更多的進行投資,會促進美國GDP的增長,同時對於亞洲地區產生一個正向的溢出。第一個就是增長方面的溢出效應,第二關於稅收競爭。美國降低了企業所得稅,下降的幅度還非常大,這個會怎麼來影響到美國對外的外傷直接投資。第三個渠道,就是我們所說的關於資本流出。因爲美國現在逐漸採用屬地徵稅,美國公司有多少人會把他們在海外的利潤立刻匯回到美國本土。

  以下是張龍梅演講實錄:(部分)

  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能夠在此發言!首先我想感謝人民大學,尤其是張教授,還有國泰君安,非常感謝能夠舉辦這次發佈會!就像今天的演講已經提到的一樣,我們主要是關注不確定性,對於亞洲地區的不確定性。剛纔Alfred Schipke已經講了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的一些影響,以及貿易摩擦所造成的影響。接下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美國稅改的影響,以及它對於亞洲會有何影響。

  美國的稅改實際上是很複雜的,這個改革很複雜,它對於公司所得稅還有個人所得稅都有相關的改革。從宏觀的角度來看,這個影響主要是公司稅改革所帶來的。我們來看一下,這就是三個公司稅改革的關鍵要素。首先第一個就是稅率會從35%降到21%,這個下降還是非常明顯的。有一些企業稅率會進一步降低到13%左右。

  在未來的5年當中,美國公司在資本投資方面可以實現完全的稅收抵扣,同時這個條款在5年之後分階段取消,讓企業能夠在未來5年當中來前置他們的資本投資。

  第三是關於土地徵稅。在稅改之後,美國從全球的稅收體系向屬地徵收體系轉換,美國原來的國際企業,比如你在中國,如果你已經支付了中國的稅收,如果你把你的利潤匯到美國,你要支付美國的公司稅,當然政府會給你一些稅收抵扣,就是你已經付過這些稅了。但是美國採用屬地徵稅,美國的國際公司不用把錢匯回本國的時候,再交一次美國的稅,只要交中國的稅就可以了。對於他們原來的利潤在海外進行累計的話,可以進行一次性的匯回,只有大概15%的匯率,有的最低8%的匯率,一次性繳納就可以了。這是美國稅改在公司方面比較重要的影響。

  它會怎麼來影響到亞洲地區呢?這裏面主要是有三種渠道可能會產生溢出,第一個就是增長方面的溢出效應,在資本支出方面費用處理,會鼓勵投資者在短期之內更多的進行投資,會促進美國GDP的增長,同時對於亞洲地區產生一個正向的溢出。

  第二關於稅收競爭。美國降低了企業所得稅,下降的幅度還非常大,這個會怎麼來影響到美國對外的外傷直接投資。

  第三個渠道,就是我們所說的關於資本流出。因爲美國現在逐漸採用屬地徵稅,美國公司有多少人會把他們在海外的利潤立刻匯回到美國本土。

  下面我們看一下第一個渠道,增長方面產生的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們做了一些模型,我們看一下美國的稅改,把它作爲一個整個稅改的一攬子方案來看,在短期之內它對於在美國GDP的增長產生一個積極的影響。在接下來的三年當中,美國增長累計的效應可能會達到1.2%,它會使得GDP增長快1.2。但是我們覺得這些效益會逐漸的消失,所以長期來說它的效益還是比較邊際化的。1.2%對於GDP的刺激增長怎麼會影響到其他的國家和地區呢?在亞洲地區,它會帶來這個地區經濟0.2%的增長,這個影響現在已經放到了剛纔基線情景下了。它的影響和其他地區非常相似,比如像拉美、歐洲也是一樣的,他們的經濟增長也會帶來一個0.2%的額外刺激。

  我們可以看到在亞洲有很多不同的經濟體,經濟狀況,比如說我們可以看到,像柬埔寨還有越南,這樣的國家對他們的影響更大一些,可能會達到他們GDP額外0.4到0.5增長的刺激。因爲這些國家是非常開放的,所以這些出口佔GDP當中的比例,大概50%到90%,所以他們也把很多的產品出口到美國。所以他們和美國經濟之間的聯繫會更加強烈一些,通過他們的貿易渠道。這是在增長方面。

  在稅收競爭方面,如果我們看一下這張圖,紅色的實線顯示的是美國現在的稅率,大概是21%左右,綠色代表的是亞洲的經濟。你可以看到美國現在的稅率,實際上是低於很多亞洲國家官方的稅率,也就是說將來可能會在美國的FDI方面會有一些重新的調整。

  另外還有一方面,當然這是一個官方的稅率,但是我們知道實際的稅率可能和官方的稅率差別比較大。但是這張圖仍然可以告訴我們,對於美國的外傷直接投資的地理分佈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另外還有一方面,因爲美國降低了稅率,所以這樣的話可能會引發其他國家來跟着美國,也來推出新的企業所得稅稅率的改革。

  首先我們看一下美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分佈狀況,我們看一下美國的FDI在全球如何來進行分佈的,你可以看到大概有60%美國的FDI都會在歐洲,在亞太區域大概佔到16%。同時在不同的國家,我們可以看到差別比較大的,比如說在新加坡,新加坡美國的FDI佔到了GDP當中的80%,所以新加坡對於美國FDI未來的變化就會更加敏感一些。因爲其他的一些國家也有可能調整他們的稅收政策,根據美國來進行改革。我們也研究了這些FDI如何來重新進行分配,我們也要看一下在全球的外傷對外直接投資的分佈狀況,我們可以看到這張圖還是非常相似的,大部分的全球的FDI仍然是集中在歐洲,但是你可以看到,亞洲所佔的比例會更大一些,比如說在全球的FDI當中,亞洲一共是23%。但是如果我們看一下亞洲裏面不同的國家的分佈,其實情況還是差別比較大的,在中國全球的FDI向中國投資的絕對數量是最大的,在亞洲是排在第一位的。但是如果你看到在GDP當中所佔的比例實際上並不是很大。

  另外一個因素我們也需要考慮進去的,也就是對於FDI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就是你要看FDI的組成狀況,不管它是投資到這種製造行業,還是非織造行業當中。因爲在現在美國新的稅改方案當中,它有一個特別的條款,也就是鼓勵美國公司把他們的無形資產移回美國本土。我們可以看一下在亞洲,在製造業方面FDI的投資是比較高的,佔到了21%左右。同時,還在不同的國家之間存在比較大的差異。所以這一部分的FDI,可能和一些非織造行業的FDI相比,它可能受稅改的影響比較小。

  下面我介紹一下第三個渠道,對於可能會產生的資本流出,它有一個一次性的利潤匯回的機會,利潤是非常低的,也就是要鼓勵美國企業把他們在海外市場的利潤匯回到美國本土。根據一些數據的估算,現在大概有2.6萬億美元沒有匯回的利潤在海外來進行積累。但是我們並沒有他們的2.6萬億的地理分佈數據,但是如果你看一下收入分佈,比如說像在左邊,你可以看到美國的稅前收入,美國的跨國企業在全球當中有50%收入都是集中在歐洲,亞洲佔到了大概15%左右。你可以看到新加坡和香港,他們佔到自己GDP當中很大的比例,如果你看一下中國的話,佔中國的GDP當中,這一部分是非常小的,總體來說,我們可以看到從這個角度來說,它的風險在亞洲還是比較有限的。

  另外我們需要對風險進行分析,就是美國公司在海外的利潤,儘管他沒有匯回到美國本土,但是實際上他把這個錢仍然投資到了美國的美元資產當中。這樣的話進一步抵消掉美元貶值所產生的一些影響。但是這個領域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密切關注。

  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的不確定性,比如在一些地緣政治方面的風險,第一就是朝鮮的局勢。在這個領域當中,最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是它仍然是在地區當中存在比較大的不確定性。

  第二就是在很多的亞洲國家,他們將會在未來的兩年之內舉行大選,這樣也會帶來很多在政策方向方面的不確定性。

  下面我簡單的談一下政策。正如Alfred Schipke前面所介紹的,在亞洲增長的勢頭仍然是非常強勁的,但是它的不確定性也有所增長。所以總體來說,我們建議在亞洲政策的制定者,首先要更加的審慎。從財政政策角度來說,應該有更多的財政緩衝,增加經濟的彈性,同時在結構性改革方面,要未雨綢繆。我覺得現在我會再給大家介紹一些從貨幣政策方面,還有宏觀審慎政策方面我們應該怎麼做。

  在今年的地區經濟展望當中,第二章介紹的亞洲通貨膨脹的情況,這裏面就是我得到的三大結論。第一,在大部分的亞洲國家,我們都可以看到通脹處在比較低的水平,低於目標通脹。通過我們的研究發現,這種通脹目標的低於正常的水平,是由全球因素影響的。這種情況可能會產生逆轉。

  第二點,我們發現在亞洲通脹現在更多的變得後顧行增強,如果出現正衝擊,可能對於未來的通脹會產生一些持續性更強的影響。

  第三個菲利普斯曲線變得更加平緩,通脹現在對於整個經濟的放緩,會降低它的敏感性,將來如果你想降低你的通脹,你需要犧牲更多的產出,才能夠降低通脹。

  下面給大家看一下我們在分析方面具體的情況。這張圖顯示的是在亞洲地區當中大部分的國家,比如說左邊的第一個,我們顯示的是亞洲發達經濟體,大概有60%的通脹會受到全球因素的影響,在新興的國家大概是75%,所以全球因素是說,爲什麼通脹在亞洲過去的這些年是比較低的水平。但是我們現在知道,比如說像商品價格繼續上升,像發達經濟體當中通脹會上升,所以這些全球因素造成的影響,可能會帶來不同的趨勢,也就是說亞洲的通脹也有可能會緩慢上升,貨幣政策的制定者這方面要保持警惕。

  第二個因素,個我們發現通脹的形成在亞洲的情況,它其實並不是那麼依賴像前的通脹期望,所以說如果你有通脹的情況,它會持續。所以通脹的期望和之前的效應就沒有那麼強。

  通脹對於經濟活動的敏感性也降低了,這個對於發達的或者新興的經濟體都是如此的在亞洲。它實際上這種經濟活動的敏感性,在亞洲新興經濟體是有些明顯的,未來他們可能需要降低自己的經濟增長,才能夠把通脹降下來。

  除了貨幣政策以外還有另外的政策,是我們想要建議給貨幣政策制定者的,就是宏觀的審慎工具。我們知道在很多的亞洲國家,實際上有一個資本價格的泡沫,在過去的幾年當中都是如此。要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宏觀的審慎政策是非常有效的,我們做了一些跨國家的比較,這是它的反應,可以看到,宏觀政策可以在不損害產出的情況下有效的控制信貸。所以這個對於金融穩定來說是個很有用的工具。

  接下來我總結一下我們的主要觀點,首先亞洲的增長是非常強勁的,但是它會有很多不確定性。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建議政策制定者應該保守謹慎,並且着眼於緩衝和提高韌性,謝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