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劉世錦: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5:02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5月10日消息,廣發證券主辦,新浪財經協辦的“廣發證券2018投資高峯論壇”在上海舉行,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參會並發表演講,他認爲,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最近幾年,我們用了中高速的概念,在轉換過程中可以說是中高速,將來進入新的平臺就是一箇中速增長。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

  以下爲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

  剛纔主持人說看不明白,世界看不明白,中國看不明白,我覺得都看明白以後就沒意思了。不明白是因爲有不確定性,不確定性裏面包含有風險,但更多的是機會。所以我們就談談中國的情況,中國的情況我有這麼一個題目“宏觀經濟走勢與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這就是中國的話語體系了,剛纔兩位講得都挺好,他們講的是國際體系,就是實現了高質量發展,他不會用這個詞,中國說的是“高質量發展”。

  我首先講講對中國經濟形勢的判斷,大家知道,我們經歷了30多年的高度增長以後,從2010年一季度開始,到目前爲止,經歷了一個下滑的過程。對下滑的過程解釋比較多,有人說是週期性波動,有人說是外部衝擊,我們的觀點是增長階段的轉換,就是由10%左右的高度增長轉向未來就是一箇中速增長。但是過去將近6、7年的時間,一直在下滑,很多人心裏就沒底了,對中國經濟前景除了不確定性之外,有一些悲觀,就是“到底還有沒有底?”。從2012年開始提出,中國經濟已經開始接近底部,或者已經開始觸底,由中速增長平臺提出這樣的判斷。

  爲什麼作出這樣的判斷?從需求側來講,過去支撐高增長的主要是高投資,高投資是三大具體來源,出口、基礎設施、房地產。從供給側來講,我們需求下降了以後,供給側也進行調整,供給側改革剛開始的時候,有些同志不大理解,感覺到供給側改革是不是要把速度降下來呢?我覺得一兩年以後大家其實明白了,供給側改革實際上在調整供求關係。需求下來供給也下來了,現在下來以後價格也上去了,利潤也上去了。經過過去近兩年多的供給側改革以後,PPI在54個月負增長以後恢復了正的增長,工業企業在2016年也恢復了正的增長,去年整個營利不錯。從需求和供給兩方面顯示都觸底了,我們基本的判斷,2016年下半年是第一次觸底。

  觸底我以爲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可能需要多次反覆,2017年我們認爲觸底並且進入中速增長的平臺,得到了初步的驗證。其實我這話裏面是有話的,2018年還得再驗證,但是初步得到驗證。觸底了,一些同志,包括在座的諸位有一個詞非常熟悉“觸底反彈”。一聽觸底,馬上有些人就興奮起來了。最近一兩年的時間,關於經濟要反彈,而且反彈力度比較大的判斷是比較多的,比如說有一些新週期等等的說法,講新週期含義也不一樣。比較多的一種想法是想經濟能不能再起來?再回到過去高速增長的軌道?有些人甚至說7%,有人還說8%能不能再回去。這樣一個前景,我們都是期待的,但是從我們研究的角度來講,可能嗎?不可能,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十九大”講的中國已經告別了高速增長期。

  觸底的確切含義就是穩住了,不再明顯的繼續比較大的幅度往下走了,逐步進入中速增長的平臺。這裏面稍微說一句,因爲最近對中國經濟,過去7、8年的時間,這樣一個速度的回落解釋比較多。我以爲經濟學迄今爲止各種各樣的週期利潤是不能夠解釋中國過去7、8年由高速增長到中速增長的變化,這樣一個變化實際上是增長平臺之間的切換,不是一般的週期理論講的週期性變化。包括中國在內,也包括東亞,其他的經濟後發成功中追趕型的經濟體擠壓出現的現象,點幾個終端因素,第一是終端需求,包括房地產,出現了歷史需求峯值,這個概念是我本人比較強調的,指的就是在整個工業化、城鎮化,可以說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歷史中間,就是某一種產品的需求最大量和增長速度的最高點已經出現了。第二人口和勞動力總量與結構發生變化,第三資源環境約束的邊界已經是觸到了,最明顯的是霧霾的出現。我們現在日子已經過得很好了,吃飽了,穿暖了,晚上要出門鍛鍊的時候,說PM2.5過200了,出門還是不出門呢?有關專家告訴你不能出門,出去以後對你身體健康不利,大家就提出一個問題,我們經濟增長髮展倒也不錯,但是最後連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都不行了,搞經濟到底爲了什麼?會提出這種非常基礎性的問題,屬於資源環境的底線已經撞到了。

  由於以上三個原因,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最近幾年,我們用了中高速的概念,我以爲在轉換過程中可以說是中高速,將來進入新的平臺就是一箇中速增長。

  2016年下半年就出現了這一輪的反彈,我們是構造了一個關於中國經濟宏觀和產業實時在線預測分析平臺。大家可以看這個圖,最上邊淺綠色的綠線是總需求,總需求其實並沒有明顯的上升,在2015年以後。深綠色的曲線是存貨,存貨是在上升的,拉動了紫色的線PPI的回升。供給側來講,中間有條藍線,是增加值,是回升的。黑線是生產性投資,其實一直在下降,但是爲什麼產出又增加了呢?最上面那條線產能利用率提升了。所以需求側主要是靠存貨拉動,供給側主要是產能利用率的提升,就決定了這一輪反彈的時間不會太長。其實這一輪反彈的高點在2017年的第二季度,此後逐步是回落的態勢。

  2018年形勢怎麼樣?我們基本的判斷2018年一季度逐步還是回升的態勢,有季節性的回升。但是到二季度以後,特別是7月份、8月份的時候,將會出現一個低點。三季度又會有所反彈,但是到年底的時候再次會出現一個低點,這是我們目前預測的情況。預測的對不對可以驗證,總的來講,中國經濟即使有這麼一個下降或者回調,主要原因是基建投資,因爲基建件投資佔到中國產出的,終端需求的一半左右。今年中央對於治理金融風險態度是堅決的,這樣會引起基建投資一定程度的回落,回落以後整個中速增長平臺的重心有所下移。好的因素存貨、生產性投資會有不同程度的回升,形成一定對衝力量。總的來講,中國經濟2018整個速度是有所回落,但是幅度也不會太大。整個經濟將會進入中速增長平臺以後,有個特點波動幅度會明顯收窄,國際經濟波動幅度會加大。中國經濟增長來講,波動幅度會明顯收窄,穩定性會增強。

  從中長期來看,終端需求仍然有一定的下行空間,這樣會使中速增長的平臺重心有所下移。這張圖是房地產投資的增量變化,中間最高那兩點是2013、2014年,是整個房地產投資歷史需求峯值。右邊一點有一個高點,那是2016年一季度,由於一線城市房價上升了以後帶動房地產投資的上升。當時大家都能夠記起來,有一些輿論說中國房地產又會起來了,但是我們的判斷,它就是一個短期的變化,最後還得往下走。其實在2017年的下半年,如果剔除價格因素以後,看這個圖,房地產投資實際上已經出現了負增長。這個模型靠最右邊白色這一塊,預測2018年的情況,2018年房地產投資剔除價格因素以後,基本上在0附近徘徊,公佈的數據還是正的增長。今年一季度整個房地產的增長是超預期,我們的觀點還是堅持過去的觀點,總的大的格局並沒有變。

  基建投資,最高點也已經出現了,2018年我們預測的情況總體上還是下行的態勢。下一步我們就看下一個均衡點在什麼地方,這個均衡點找到以後,中國中速增長的平臺基本上也就穩住了。所以中國經濟在目前這段時間還是要做實做優,而不是人爲的做高。過去兩三年的時間,供給側改革給我們提供的很重要的一個啓示,或者觀點,就是速度適當的下來一點,供需達到新的平衡以後,特別是供略小於需求價格、利潤是上升的,效益是好轉的。包括剛纔講的槓桿的壓力相對會減輕,速度低一點,那個階段潛在增長力相符合的水平,效益好一點,穩定性是明顯增強,是比較好的狀態。中國經濟應該追求的是這種狀態,所以下一步要降風險,特別是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部分企業過高的槓桿率,擠泡沫、增動能、穩效益。

  今後三年增長速度,我們如果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作爲一個目標的話,要實現這個目標所要求的兩個翻番的任務,GDP增長6.3%就可以了。2020年以後,根據我們的研究,中速增長平臺的增長速度,也5%-6%之間,也可能是5%左右,速度跌了一點,有些同志說又變得不是那麼樂觀了。其實速度高和低一定要和它處的增長階段相聯繫做出判斷。我們過去30多年高度增長期潛在增長率10%左右,7%是低速度,中速增長平臺以後潛在增率是5%左右,增長5%以上是高速度。日本到了中國這個階段,增長速度只有4%,這個平臺形成以後,還有十年左右的增長期。所以我們能有一個5%左右的,但是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沒水分、風險可控的這樣一個狀態,我們提出的兩個一百年的發展目標就有了一個實現可靠的基礎。

  中國下步中速增長平臺產業發展有什麼特點,第一需求減緩以後,產業兼併重組會更快,大企業要更大,中小企業要更鑽。過去老講做大做強,我們還要說做中做小做強,小企業可以是強的。第二提升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價值,產業和產品的比重。這個我覺得很重要,比如說深圳人均收入水平已經超過2萬美元了,還能夠保持8%以上的增長速度,在全世界很少見。爲什麼?你看看它的產業結構,基本上都是高技術、高附加價值的一些產業,它還有高增長的潛力。從一個國家來講,不可能各個地區都有這樣一種可能性,但是你要爭取這樣的可能性,這樣增長速度相對比較高。第三提升產業鏈在產業價值中的位置,主要是製造、研發、設計、渠道、供應鏈、品牌等等。製造本身也可能是高附加價值,這是我想強調。第四用新的信息技術改造實體經濟,我以爲在這個方面中國潛力會更大,我們有些獨特的優勢,特別是市場優勢、產業配套優勢。中國的技術在這方面,這一輪的技術競爭中中國落後的並不多,有些地方已經開始並駕齊驅,甚至局部領先,所謂並跑和領跑。而且我以爲中國下一步就是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改造產業體系纔是一幕真正的大戲。此前,我們把生產出來的東西怎麼樣賣出去用了這套技術,下一步如何把這些東西生產出來,用這套新的信息技術對它進行結合。下面是產業的區域分佈呈現集中的態勢,一個地區什麼都搞那種時代已經過去了。最後綠色發展將會全方位的影響產業格局,這裏面特別強調一個觀點,過去我們把綠色發展僅僅侷限於對環境保護,這沒錯,但包括絕不限於環境保護,它是要做減法,比如我們要搞環保,需要一些支出。更重要的他是在做加法和乘法,帶來了新的消費熱點,新的生產方式、流通方式,和新的創新的熱點。所以綠色發展是一個和我們現行的傳統的工業模式,現在並行的,而且在相互競爭,將來有可能獲勝的另外一種發展方式,所以我覺得對綠色發展我們要有足夠的認識。

  我就大概先講這麼一些,謝謝大家。

  注:以上內容未經劉世錦本人審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