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劉世錦:市場化的方向還是要堅持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0日 05:06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5月10日消息,廣發證券主辦,新浪財經協辦的“廣發證券2018投資高峯論壇”在上海舉行,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與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CE0陳炎順參與對話“進口替代與中國製造業升級”,劉世錦認爲,市場化的方向還是要堅持,市場化的方向會有回報率的要求,如果說政府確實認爲某個產業是要支持的,甚至採取補貼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種類型的基金,或者說政府搞得某個基金中已有這種功能的話,你得有相應的規則。

  以下是劉世錦參與對話實錄:

  曾瀞漪:政府現在的產業基金似乎看起來在幫助企業的,實際上又有8%,我估計回報率都不低的。您覺得從這樣的情況看起來,表面上讓別人誤解中國政府在補貼企業,另一方面對企業來說又不經濟實惠,你怎麼看政府成立產業基金的運作,實際可以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您有些什麼樣的看法?

  劉世錦:我覺得市場化的方向還是要堅持,市場化的方向會有回報率的要求,如果說政府確實認爲某個產業是要支持的,甚至採取補貼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種類型的基金,或者說政府搞得某個基金中已有這種功能的話,你得有相應的規則。因爲這個事更多的是地方政府有這種基金,還是要堅持市場化的原則。純粹的政府搞一些基金,不顧回報,比如說最近說中國的芯片要重視,有些地方又想一哄而上,都要搞芯片產業,又要攻關,又要搞一些投資基金,不顧回報的搞,這樣搞可能要走彎路的。

  曾瀞漪:您說地方政府一提到國家民族的時候,總覺得說不行,我就要幫中國向前進,要創出一番事業出來。現在中美打貿易摩擦,我們要爲未來國家發展做準備,他們有這樣的志向。問題是現在不像以前那麼有錢了嘛,銀行也不能隨便放貸了,國家也不那麼有錢了,這些地方政府真的要支持芯片發展做得到嗎?錢是最重要的。

  劉世錦:你的觀點我還是同意,其實中國我們這麼些年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其實是不少的,中國RFID佔中國GDP的比重水平也不低。現在的問題到底我們的效率怎麼樣,特別有些高端的技術和產品,中國現在就某個項目來講,看起來是缺錢。從整個社會來講,可能不一定缺錢,我們實際上缺的是一個環境,一個體制機制。能不能在這種環境和體制機制之下有那麼一個團隊,有那麼一個企業,五年、十年持之以恆的在這方面來攻關。

  曾瀞漪:您覺得現在有嗎?

  劉世錦:我認爲現在中國也有,比如中國的芯片工業,這麼多年,其實做了很多嘗試,也花了很多錢。但是失敗的企業更多,但是有一些企業成功了,目前大概手機芯片中間,最成功的是華爲,華爲現在據我所知,我對這個也不是很瞭解,我看到的報道,華爲我們現在用的芯片還是這個芯片,他的水平在國際上來講也是前列的。中國這種企業其實已經有了,另外京東方很值得一提,京東方本來是個國企,經過改制以後,剛纔陳總講了很多數據,我聽了以後,我還是很有感觸。一個國有企業經過這麼多年,實際上你們也在改制,高技術產品能夠進入世界前列,特別他們的專利能夠進到世界的前幾位很少。我覺得京東方作爲一個國有企業能夠發展成目的的樣子經驗很值得研究。剛纔講了王氏定理,我猜想這類的企業之所以能出現這樣的格局和局面,關鍵是有個企業家,他已經多少年在這個企業幹,是有企業家精神的。中國有一部分國企將來的出路在什麼地方?京東方給了很好的啓示。中國下一步解決芯片這類的問題,一個京東方不夠,五個、十個,一個華爲不夠,五個、十個。另外華爲在什麼環境中間成爲起來?深圳,深圳是中國的創新型城市,創新的中心,因爲它創新的環境好。中國再有10個、15、20個像深圳這樣創新型的城市,我們在高科技領域中間,在什麼戰爭,或者有些摩擦,中國就處在不是現在的地位。

  曾瀞漪:最後一個問題,當我們發現外來的衝擊就在眼前的時候,我們想着我們如何可以在現在面對衝擊的來臨,將來可以避免危機的發生,於是現在中國很多人都說我們要造一個全產業鏈的半導體產業連,請問劉世錦先生,您覺得現在全力向上的半導體產業連中國是不是全領域都要做,都要投入?

  劉世錦:這個問題很值得討論,這次中興這個事出來以後,有人在總結經驗教訓,中國是不是要回到自給自足,全球化這條路是不是走不通了?我們需要再觀察。可能全球化這條路還是要走。再一個是不是用過去兩彈一星的辦法,只要我們信念,錢砸下去就能搞成。我們現在要解決的問題是好不好,賣不賣的問題,而且能賣出去一個好價錢是有市場競爭力的問題,這個一定要解決大的發展環境和企業體制的問題。

  剛纔陳總講的一些京東方的經驗,我聽了以後我覺得非常好,但是我就想了一個問題,京東方剛纔你講的說是準備下一步發展,你們成功的那幾條,那幾條在其他企業能搞得通嗎?或者負責人有那樣的想法,想這樣搞嗎?他就沒這個動機。比如年輕人做一支隊伍,若干年來,王總是20多年,可能有些年輕人也是很多年了,有很強的凝聚力,我覺得有精神方面的,但是你們的收入可能也不是很低。另外你還提了一句話,你說我們是國企,我們比民企要低一點。我想提一個問題,國企爲什麼不能和民企一樣高呢?你們創新能力更強,更有市場競爭力,爲什麼不能比民企還高一點呢?如果這樣的話,我覺得我們在這個行業中間一定能夠生產出一些技術含量很高的,很有競爭力的一些東西。通過中興的事情我們要吸取教訓,在全球化背景下的產業鏈中間,關鍵的技術和產品,我們需要有備份,不能他有我沒有。但是我有個備份不一定我用它,我覺得任正非講過一個觀點很好,不一定用它,如果你卡我,你卡了以後我有東西可替代,就是可替代性的問題要解決。另外我有這個東西你不敢要高價,你有點壟斷也不至於壟斷的價格過高,其實我們發展還是發展我們自己具有競爭的優勢。

  曾瀞漪:非常謝謝陳總,謝謝,感謝劉世錦、陳炎順先生,請就坐。

  注:以上內容未經劉世錦本人審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