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海通姜超:高壓監管之下 還剩多少銀行“影子”?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06日 17:19   北京新浪網

  高壓監管之下,還剩多少銀行“影子”?——對中國影子銀行規模的測算(海通宏觀姜超、樑中華、李金柳、宋瀟)

  摘 要

  近兩年金融監管全面規範、收緊,導致過去數年連續高增長的影子銀行體系面臨收縮壓力,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甚至出現大幅下行,而融資是經濟的先行指標,勢必引發大家對下半年經濟增長的擔憂。究竟實際社會融資增速下降多少?對經濟衝擊有多大?弄清楚我國影子銀行體系的規模變化和現狀顯得尤其重要,儘管這種測算工作非常繁瑣困難,但我們本篇專題希望嘗試一下、探個究竟。

  何謂影子銀行?影子銀行的起源。商業銀行作爲中介最主要的盈利來源於存款和貸款之間的利差,爲了利潤最大化,銀行天生就有加槓桿、擴張規模的衝動。所以全球各國都會對銀行進行監管,決定了商業銀行在監管範圍內所能投放的信用資源是有限的。但隨着金融業的發展,現實中還出現了另一類非銀行的機構或行爲,與銀行扮演着類似的角色,也就是所謂的“影子銀行”。影子銀行通過非銀行的渠道、工具和結構實現加槓桿,與傳統商業銀行的存貸款功能類似,但沒有接受相應的監管。例如在美國的金融體系中,影子銀行主要是圍繞證券化實現表外融資的功能,而過度的證券化與監管的缺失,帶來了高風險、高槓杆的問題,在08年的次貸危機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中國的影子銀行。與歐美以證券化爲核心的影子銀行體系不同,中國的影子銀行較少地藉助金融衍生工具,主要是圍繞商業銀行業務衍生而來。國內的影子銀行可以分爲兩大類,一類是金融機構的業務,其中包括銀行藉助非銀金融機構等作爲通道投放信用,達到規避商業銀行監管的目的,以及非銀金融機構自身作爲中介發揮融資和放貸的作用;另一類則是P2P、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等非金融機構開展的民間融資活動。

  規模有多大?作爲我國影子銀行的重要組成部分,非銀金融機構近幾年快速擴張,資產管理規模超過60萬億。但是這裏面還存在大量資管產品之間的嵌套,有很大一部分是重複計算的,進行相應剔除後,截至2017年末實際通過非銀金融機構投向實體的資金規模接近30萬億。除了非銀機構的通道業務以外,股權質押融資、P2P、小額貸款公司、供應鏈金融、消費貸、互聯網金融平臺民間機構的借貸業務也屬於影子銀行的範疇,其中P2P、股權質押融資和小額貸款公司規模較大,而P2P規模相比2014年末增長了近12倍。除了非銀機構和民間借貸以外,實際上還有部分銀行的表外業務也屬於影子銀行,主要包括委託貸款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根據我們測算的總量,截至2017年末我國通過影子銀行體系流入實體的資金規模達到47萬億,其中非銀金融機構、民間借貸和其他銀行表外的影子銀行形式流入實體的資金規模分別在29萬億、5萬億和13萬億。可以說,非銀金融機構是影子銀行資金流入實體經濟的主要通道,而銀行的表外業務規模也不小。

  監管收緊,影響幾何?今年以來,以資管新規爲代表的金融監管政策相繼出臺,其中大部分是針對非銀金融機構的通道業務,再加上P2P爆雷、股市調整衝擊股權質押融資,根據我們初步測算,今年上半年我國影子銀行融資規模萎縮約2.3萬億,遠遠高於央行非標統計中的萎縮1.3萬億的規模。社融增速下降首先衝擊的就是主要依靠非標融資的地產、融資平臺和小型民營企業。隨着融資渠道的惡化,這些企業面臨再融資風險,導致違約率上升。而信用風險的不斷髮酵將導致貨幣創造放緩,在央行維持貨幣邊際寬鬆的情況下,實體經濟獲得的流動性仍會收緊,最終將導致經濟增長承壓。

  近兩年金融監管全面規範、收緊,導致過去數年連續高增長的影子銀行體系面臨收縮壓力,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甚至出現大幅下行,而融資是經濟的先行指標,勢必引發大家對下半年經濟增長的擔憂。究竟實際社會融資增速下降多少?對經濟衝擊有多大?弄清楚我國影子銀行體系的規模變化和現狀顯得尤其重要,儘管這種測算工作非常繁瑣困難,但我們本篇專題希望嘗試一下、探個究竟。

  1. 何謂影子銀行?

  1.1 影子銀行的起源

  說起影子銀行,首先不得不提及商業銀行。商業銀行在金融體系中扮演着中介的角色,承擔着間接融資、創造貨幣的重要功能。銀行最爲核心的業務就是一邊吸收社會資金作爲存款,另一邊發放貸款給有融資需求的個體,進行信用的創造和擴張。銀行作爲中介最主要的盈利來源於存款和貸款之間的利差,爲了利潤最大化,銀行天生就有加槓桿、擴張規模的衝動。所以全球各國都會對銀行進行監管,例如巴塞爾協議中對銀行資本金充足率的監管,就是限制銀行的槓桿率和規模擴張速度。所以這也決定了商業銀行在監管範圍內所能投放的信用資源是有限的。

  但隨着金融業的發展,現實中還出現了另一類非銀行的機構或行爲,與銀行扮演着類似的角色,也就是所謂的“影子銀行”。07年美國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Paul McCulley最早提出了“影子銀行”的概念,認爲影子銀行通過非銀行的渠道、工具和結構實現加槓桿,與傳統商業銀行的存貸款功能類似,但沒有接受相應的監管。

  例如在美國的金融體系中,影子銀行主要是圍繞證券化實現表外融資的功能。影子銀行的負債不是來自儲蓄,而是來自投資者購買貨幣市場基金等工具的資金,這些資金購買銀行的貸款資產並構建結構化產品,或直接購買基於信貸的證券化產品,使得原本銀行的貸款被剝離到表外,這樣也就規避了監管的約束,而通過層層創造衍生品,影子銀行也不斷放大了信用。自誕生以來,美國影子銀行業務擴張迅速,金融危機前夕影子銀行體系的信貸規模已超過傳統銀行的信貸,而過度的證券化與監管的缺失,帶來了高風險、高槓杆的問題,在08年的次貸危機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1.2 中國的影子銀行

  中國金融體系發展水平與美歐發達經濟體相比還有一段差距,資產證券化尚在起步,也並沒有形成發達的衍生品市場,因而嚴格地說中國並沒有像美國那樣的“影子銀行”。但從根本含義看,影子銀行具有“遊離於常規銀行體系之外”以及“從事信用中介活動”的特點,這樣的活動在我國的現實中又確實是存在的。

  那麼中國的影子銀行是怎樣的形式?央行在13年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中將我國的影子銀行概括爲“正規銀行體系之外,由具有流動性和信用轉換功能,存在引發系統性風險或監管套利可能的機構和業務構成的信用中介體系。”

  我們對這些業務按照主體和類型可以重新做個劃分,一類是金融機構的業務,其中包括銀行藉助非銀金融機構等作爲通道投放信用,達到規避商業銀行監管的目的,以及非銀金融機構自身作爲中介發揮融資和放貸的作用;另一類則是P2P、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等非金融機構開展的民間融資活動。

  可見,與歐美以證券化爲核心的影子銀行體系不同,中國的影子銀行較少地藉助金融衍生工具,主要是圍繞商業銀行業務衍生而來,只不過由於直接從銀行獲得資金和信用支持的途徑受到監管限制,以繞道“影子銀行”的方式實現借貸。

  影子銀行一方面可以爲實體提供融資,支持經濟增長,但另一方面影子銀行很多是規避監管或監管不足的領域,導致貨幣超發,放大了經濟金融風險,所以我們有必要摸清我國的影子銀行體系規模到底有多大。16年以來金融監管收緊以後,影子銀行的諸多渠道受到了更嚴格、更規範的監管,影子銀行規模勢必會受到壓制,而又會直接影響到實體經濟的增長,所以我們也有必要研究下監管收緊對影子銀行規模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2. 規模有多大?

  根據第一部分的劃分,我們這裏主要討論我國的兩類影子銀行,一類是銀行通過非銀金融機構或者是非銀機構自身投放的信用;另一類是以P2P、小額貸款公司爲主的民間借貸投放的信用。

  作爲我國影子銀行的重要組成部分,非銀金融機構近幾年快速擴張,資產管理規模超過60萬億。爲了規避監管,銀行往往需要藉助非銀金融機構開展影子銀行業務,而充當通道的非銀金融機構主要包括基金子公司、券商資管、信託、私募基金和金融租賃等。除了充當銀行的通道以外,非銀金融機構還可以通過自身發行的資管產品吸收公衆資金。截止2017年末,這些機構管理的資產總規模就接近62萬億,其中券商資管和資金信託規模分別超過16萬億和21萬億。

  如果僅考慮影子銀行業務,截止2017年末非銀金融機構投向實體的資金規模接近30萬億。儘管非銀金融機構的資產管理規模超過60萬億,但是這裏面還存在大量資管產品之間的嵌套,有很大一部分是重複計算的;同時投資於二級市場的標準化證券資金,其實受到的監管更爲嚴格,且很大一部分並沒有直接流入實體,所以我們這裏並不將這部分納入影子銀行計算;而股權投資也不屬於影子銀行範疇。如果剔除掉這三部分資金以後,截止2017年末非銀金融機構以影子銀行形式投向實體的資金規模約在29萬億左右。

  從機構分佈來看,信託佔比最高。信託在影子銀行業務規模中佔比達到43%,而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專戶和私募基金佔比也均超過10%。信託佔比高主要是因爲信託貸款是影子銀行投向實體的主要形式之一,非銀金融機構很多資金都需要嵌套信託計劃然後通過信託貸款投向實體,目前信託貸款的規模已經超過8萬億。

  除了非銀金融機構的通道業務以外,許多民間機構的借貸業務也屬於影子銀行。根據前面關於影子銀行的定義,股權質押融資、P2P、小額貸款公司、供應鏈金融、消費貸、互聯網金融平臺提供的融資業務都屬於影子銀行的範疇。

  儘管相比非銀金融機構來說,民間借貸的影子銀行業務規模還較小,但這一塊近幾年發展迅猛。在民間借貸業務中,P2P、股權質押融資和小額貸款公司規模較大,其中P2P規模相比2014年末增長了近12倍。2018年一季度P2P、小額貸款公司和股權質押融資規模分別接近1.3萬億、1萬億和2.4萬億。相比之下,互聯網巨頭創立的微粒貸、螞蟻花唄和京東白條規模都在千億左右。

  除了非銀金融機構和民間借貸以外,實際上還有部分銀行的表外業務也屬於影子銀行,主要包括委託貸款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

  委託貸款規模超13萬億,但近期增速放緩。委託貸款是指銀行接受委託人的委託進行放貸的業務,本質上銀行只起到中介的作用,但是實際操作中,銀行往往藉助資管計劃通道將自有資金、理財資金進行放貸。伴隨着資管通道業務的不斷髮展,2012年以來委託貸款業務也出現快速增長,但是年初監管政策將資管資金投資委託貸款的渠道封住,導致委託貸款規模出現下滑。

  而銀行承兌匯票實際相當於銀行爲企業提供了信用擔保,已貼現部分反應在表內的票據融資中,未貼現的部分則屬於銀行表外信用投放。目前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合計規模在4.5萬億。

  據我們測算的總量,截止2017年末影子銀行流入實體的資金規模達到47萬億。具體來說,非銀金融機構、民間借貸和其他銀行表外的影子銀行形式流入實體的資金規模分別在29萬億、5萬億和13萬億。考慮到部分委託貸款規模已經統計在非銀金融機構影子銀行規模中,這裏我們做了一個簡單的剔除。整體來看,非銀金融機構是影子銀行資金流入實體經濟的主要通道,而銀行的表外業務規模也不小。

  而從行業分佈來看,影子銀行資金主要投向地產、融資平臺和小型民營企業。影子銀行的融資成本普遍高於銀行貸款和債券融資,因此影子銀行的資金主要流入貸款和發債受限企業,其中包括地方融資平臺和房地產等貸款受限領域,以及資質較差的小型民營企業。

  3. 監管收緊,影響幾何?

  金融監管收緊導致一季度影子銀行規模收縮超4000億。今年以來,以資管新規爲代表的金融監管政策相繼出臺,其中大部分是針對非銀金融機構的通道業務。受此衝擊下,今年一季度通過影子銀行流入實體的資金規模不僅沒有增長,反而出現了收縮。據我們的初步統計,相比於2017年底,一季度影子銀行規模大約收縮4000億元左右。

  分渠道來看,非銀金融機構收縮最爲明顯。具體來說,金融監管導致非銀金融機構影子銀行規模下降約1700億元。而受到股市調整的影響,股權質押規模也出現明顯下降,拖累民間借貸規模下降1500億元左右。此外,委託貸款萎縮導致銀行表外業務規模下降800億元左右。

  實際上,二季度以來影子銀行收縮更加嚴重。委託貸款和信託貸款是非銀金融機構和銀行表外影子銀行業務的主要形式,2017年末兩者佔影子銀行總規模的比重接近50%。從委託和信託貸款的高頻數據來看,二季度委託貸款和信託貸款的規模分別下降4600億元和2600億元,兩者累計下降規模超過7000億元。

  同時,6月未貼現銀行匯票規模也下降3600億元。如果考慮到資管新規落地對非銀金融機構其他通道業務的影響,股市下跌對股權質押融資的影響,以及近期P2P平臺爆雷導致的P2P擠兌,我們估計二季度影子銀行流入實體經濟的資金規模或下降接近2萬億。

  因此,今年以來實際社融增速放緩速度要遠遠快於央行統計數據。作爲社會融資的組成部分,影子銀行規模的下降將導致整體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放緩。目前央行公佈的社融數據僅將委託貸款、信託貸款和未承兌銀行匯票納入非標融資統計,但是非銀金融機構的其他通道業務以及民間融資並不在統計範圍內。根據我們的測算,今年上半年我國影子銀行融資規模萎縮約2.3萬億,遠遠高於央行非標統計中的萎縮1.3萬億的規模。

  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下降將導致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信用風險增加。社會融資衡量了實體經濟獲得的資金規模,屬於實體經濟運行的領先指標。分項來看,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下降主要是因爲影子銀行規模的萎縮,首先衝擊的是主要依靠非標融資的地產、融資平臺和小型民營企業。隨着融資渠道的惡化,這些企業面臨再融資風險,導致違約率上升。而信用風險的不斷髮酵將導致貨幣創造放緩,在央行維持貨幣邊際寬鬆的情況下,實體經濟獲得的流動性仍會收緊,最終將導致經濟增長承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