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任澤平:你在中國都找不到機會 你到哪裏去找?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08日 21:55   北京新浪網

  來源:陸家嘴雜誌

  “對房地產研究真正做得好的,我算一個!” 企投會年中論壇上任澤平風趣地說道。這倒不是自吹自擂,因爲對房地產及宏觀經濟有着獨立和理性的思考,曾作爲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的任澤平於2017年12月以月薪125萬元受聘成爲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副總裁級)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

  關於任澤平的經典論斷大家耳熟能詳:比如“新5%比舊8%好”,5000點不是夢!改革牛,經濟L型!比如一線城市的房價要翻一番,比如說新週期;而最近他又大膽地提出了對接下來經濟、政策的走勢以及對中美貿易摩擦的看法,更明確地表示:“中長期來看對中國經濟我是樂觀的。”

  以下是《陸家嘴》雜誌根據任澤平現場演講整理的實錄:

  現在看,A股很多都很便宜

  最近股市在調整,房地產也在調控,大家看到的新聞基本負能量居多,甚至有一些經濟學家開始批評我們政策。但是,對於中長期我是比較樂觀的。我覺得很多問題要全面看,任何事物都是兩面的,比如我們去槓桿,哪有去槓桿沒有陣痛的呢?不去槓桿說放水,有的人好像很開心,但短痛長痛總要選擇一個,歷史上沒有哪個經濟體在去槓桿過程中沒有陣痛,大家都希望貨幣放水,但長期來說貨幣放水就是貶值,積累金融和債務風險,一定是這樣的。

  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再比如說現在A股市場,我看現在A股市場大家都悲觀的不行。那5000點的時候爲什麼那麼多人喊10000點不是夢呢?風險是漲上去,機會是跌下來的,現在看,A股很多都很便宜,現在的風險比兩年前、三年前那時候的風險小多了。從長期來說,現在這個市場其實很多股票真的很便宜,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所以我覺得很多事情是兩面,是辯證的。

  後面會進行結構性寬鬆,但絕對不是大水漫灌

  針對經濟。2016到2018年中國經濟是波動築底。2016到2017年,第一個小週期築底,然後從2018年經濟又開始回落,應該是2018年下半年甚至比2018年上半年下滑壓力還大。我覺得這是經濟的主線。這一次回調大致會在2019年上半年見第二次底部。但是我個人並不認爲經濟會失控,這次經濟的微調是有底的。

  針對政策。現在的政策總體來說,採取去槓桿、去產能、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所以這個做法都是對的。但是有些細節上可能需要完善,在結構上需要調整,大方向肯定是對的。但是它短期一定是有陣痛的。比如說流動性的收緊,我認爲一直到今年下半年這個流動性總體還是偏緊,但是會相對結構性的放鬆,主要在基建和小微以及實體經濟領域,可能在後面會進行結構性寬鬆,但絕對不是大水漫灌。

  貿易摩擦:最好的應對就是改革開放

  中美貿易,首先目前來說,它就是貿易摩擦。確實也折射出中國在改革開放領域仍有很多功課要做。坦率講,在降低關稅、放開投資限制、內部審查,更大力度的推動改革開放、建立更高水平的市場經濟和開放體制等方面我們有很多的功課要去做,這是我們客觀要承認的。但是,我認爲現在的中美關係不能夠簡單類比過去40年,也不能夠類比美國歐洲和日本的關係。我覺得對於這個問題,恐怕我們還要有清醒的認識。

  從數據上看,現在美國的GDP大概是19萬億美元,佔全球24%。中國現在是12萬億美元,大約佔全球的GDP比重是15%,中美加起來佔全球GDP的比重40%,排在第三位是日本,大約佔5%多一點,只是我們的零頭。現在確實是巨頭的時代,但更重要的是,中國經濟還在以每年6%以上的速度在增長,美國是年均2%,最近的速度可能又高了。但是時間對我們是有利的。美國最怕的就是這樣發展下去的時間,但是我並不認爲貿易等很多問題大家是雙輸的,我認爲是可以實現共贏的。國際貿易問題大家一定是雙贏,只不過它帶有強烈收入分配效應。

  對於我們而言,我覺得我們是要穩住,做好自己的事情。老一輩教給我們的東西不要丟了,就是韜光養晦、悶頭髮大財。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天然是爲強者制定的,不要試圖去挑戰它。當哪天我們強大起來以後,自然地就對你有利,但前提也要更加的開放,更加的改革,你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能夠得到世界的認同,你自然而然都得到相對的名氣。我覺得是這麼一個情況。

  所以對於中國貿易摩擦,第一個,我有兩個判斷就是具有長期性或者是嚴峻性。第二個,這是以貿易保護主義之名的遏制。第三個,我們最好的應對就是改革開放,沒有別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夠了。

  中國最大的人口紅利來自於1962到1976年

  對經濟形勢的看法。2009年,當時我剛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時候,我們的團隊在國內提出了一個判斷,中國經濟可能永遠告別了高增長的時代,中國經濟要增長階段轉化,增速換擋。爲什麼要增速換擋?簡單來講就是人口紅利的漸行漸遠,我們必須由要素投入型的增長轉向創新驅動型增長。關於中國人口、經濟,爲什麼高增長?用模型來講叫資本勞動技術,或簡單來講,就是一個好的制度,釋放了人創造財富的能力。

  大家記住中國最大的人口紅利來自於1962到1976年。這一批人是中國最大的一個比例要求。中國經濟增長和經濟結構的很多特點與這批人有關。簡單來講,中國過去高增長就是這一批人年輕時幹出來的。最近我們說的老齡化,其實就是這一批人年齡漸長,過去20年是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就是這一批人結婚之後需要買房。

  人,纔是經濟增長的源泉,纔是所有消費升級的根本趨勢。1962到1976年出生的這一批人,決定了中國經濟增長和經濟結構的很多主要特點。1962到1976年的這一批人在90年代,二三十歲,當時,人多,年輕人便宜,再加上改革,中國肯定高增長。

  1978年到2017年40年,中國年均增長9.5%,1978到1998年年均增長是9.8%。9.8%是實際GDP增長,如果加上物價通脹,我們實際名義GDP增長是13%~15%。意思就是,在過去的30年,你的年化收益率低於13%,你連GDP都沒跑過。所以過去的三四十年給我們創造了財富的機會是非常驚人的。當然還存在背景,其實我們過去的三四十年是一個貨幣超發的狀態,長期來說就是貨幣超發。

  我們做了一個測算,1978年到2018年,這40年中國年均M2(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速是15%。意味着如果你不做投資,你口袋裏的鈔票以每年15%的速度在貶值,如果感覺不到,你可以想一想十年前上海房價,那麼1962到1976年出生的一批人,在90年代,20多歲。現在,2018年,1962到1976年出生現在42到56歲,也就是說中國現在的主流是42到56歲人羣,以前快遞小哥已經成爲快遞大亨,所以這就是中國的年齡的分佈,1962到1976年出生的這批人,他們現在是我們各個崗位的中堅力量。我們的銀行高淨值客戶,80%都是1962到1976出生的,1962到1976年人羣是中國目前社會的中堅力量。大家說現在是80後90後的天下,其實不然。有人說,互聯網都是80後90後,其實,互聯網是70後給80後去投資,給了80後的錢去投資去賺90後的錢。 

  還有房地產,買房人羣是20到50歲人買房。20到30的首次購房,35到50歲改善性住房就是所謂的二次置業。那麼現在中國是進入到一個改善性置業爲主的房價市場。人口的因素,對經濟增長對經濟結構影響非常巨大。那麼現在中國是這樣一個人口年齡的分佈,所以中國增速快非常正常,中國發展非常正常,就是“我們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這是一個自然的規律。

  但大家要知道,增速換擋成功的經濟體大約經濟增速降一半。而且中國新的增長平臺是多少?我們預計應該是5%到6%。二戰以來,世界上一百多個追趕經濟體,嚮往發達國家的人均水平,因爲發展中國家都想成爲發達國家,就好像大家都想成爲有錢人一樣,但是成功者,總是少的,世界上發達國家只佔20%不到,所以看到一百多個追趕經濟體,在過去將近上百年的歷史,真正成功的是多少?12個!

  從發展中經濟體到發達經濟體,成功概率也就是隻有10%多一點,這樣一個成功概率對於中國是個比較大的挑戰。表面上說增速換擋,實質上是中國要進行一個新的改革

  短期經濟形勢:世界經濟處在新的一輪增長週期

  從短期經濟形勢來說世界經濟處在新的一輪增長週期。從2008年經濟危機以後,2012年美國復甦,2016年下半年歐洲復甦,會有越來越多經濟體加入到復甦的進程。

  影響是什麼呢?影響中國的出口。我們出口2015、2016年都是負增長,但是2017、2018年上半年,中國出口開始出現恢復。

  挑戰是什麼?我覺得第一個挑戰,就是美聯儲加息。大家可以看到歐洲、日本最近經濟開始回調,美國僅僅從各個指標來看都在築底,所不同的是因爲川普的減稅,使得美國這輪復甦週期被拉長了,但是美國的邊際上,經濟肯定進一步的增加。然後我們看發達經濟體的失業率,美國的失業率再創歷史新低,也就是美國已經充分就業,美國在增長、在吸納就業,必須要增加工資。所以美國現在薪資增長和通脹壓力很大。然後大家可以看到美聯儲加息,還進入了一個加息的預期,所以美元走強,美元走強導致全球的資本正在迴流美國本土,美元資產在升值,同時川普,在國內減稅,在外部增加關稅,這兩個政策疊加起來會吸引一些企業到美國去投資,因爲你出口到美國的物品,關稅是提高的,但是你在美國生產投資,美國的稅收是下降的。所以說不僅是中國,看到很多新興市場最近資本都開始迴流美國本土。

  其實很多新興市場最近都出現了一些股市、包括貨幣的價格調整。

  第二個挑戰是什麼?就是中美貿易摩擦。這是我們世界經濟的一個情況。

  買健康、買快樂、買服務,以後這都是最好的投資機會

  國內的金融層面,大家可以看到從2016年9月份以後,一個是房價調控,第二個是金融去槓桿,再加上金融監管的整頓,所以整個社會融資規模,實際上是下降的。我們現在的廣義貨幣供應量創歷史新低,什麼概念?就是整個流動性在退潮。那麼流動性退潮以後,最近企業的融資壓力比較大。

  現在中央的政策是寬貨幣、嚴監管、強改革。從4月份6月份兩次定向降準,也就是釋放比較明確的信號。 什麼信號?就是我們對於實體經濟、對小微企業應該是開始逐步寬鬆,但不是大水漫灌,不過通過嚴監管,它堵住了它不想讓流向的那些地方的融資渠道。所以所謂的緊信用、嚴監管,它使得貨幣創造信用派生不如以前那麼順暢。總的來說大家可以留意現在企業的貸款資金的形式,就是說企業分化是比較嚴重的。

  從7月份國務院開常務會,要求積極的財政政策更積極。但是前一段時間央行研究員和財政部的研究員在觀點上出現了一個分歧。坦率的講,我們現在確實需要財政的發力。因爲今年上半年我們的財政收入是超過經濟GDP增速,所以這時候是需要減減稅的,那麼7月31日二季度的政治局會議,應該是傳遞出來的明確信號。二季度基本上對今年下半年做一個政策的定調,我覺得有這麼幾點。大家可以關注。

  第一個,就是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那麼在積極財政策裏面要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的作用。擴大內需是什麼呢?我認爲應該下半年的基建發力,在地方融資平臺,在獲得資金上可能會變得相對明顯,也就是說可能一些投資平臺就有救了。

  第二個,減稅。但是中國的減稅一直產生的力度不是太大,我懷疑未來,我們會有更大的力度來進行減稅。

  第三個,補短板。我覺得這一次中美貿易摩擦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我們新經濟的繁榮,我們號稱我們的獨角獸企業僅次於美國,但是我們新經濟的繁榮都是一些表面產品,我們的基礎技術,基礎的科研不行,我們大量的新經濟是基於技術的應用,所以這裏要補短板。還有就是防風險,大家留意一個叫:“堅定做好去槓桿工作”,當然這要把握好力度的結構。所以我認爲應該下半年整個金融形式應該還是相對比較簡單,但是結構性可能會深入。

  第四個就是改革開放。改革是最大紅利,改革也將爲中國開啓新的時代。

  第五個是指數。對於中國經濟而言,其實大家從2016年到2018年,我們都在關注築底。我把它概括爲一個週期性和結構性的雙築底。我們先來看結構性的築底,去年中國GDP增速是6.9%,那麼我們的第二產業是低於6.9%,我們的服務業是高於6.9%,意味着什麼呢?

  當很多人在說中國還是以工業和投資主導的時候,有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中國正在進入到一個以服務業和消費主導的時代。我們去年第二產業佔比40%,第三產業服務業佔比是51%。這幾年我們的消費服務業已經超過第二產業,未來我們最大的投資機會,其實就在消費裏面。消費升級分爲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溫飽問題,80年代;第二是耐用品,90年代,所謂三大件;2000年是住車消費升級,買車買房。如果是有車有房以後肯定是買健康、買快樂,買服務,以後這都是最好的投資機會。

  談到這裏,我們來看,信息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這兩個實現20%多將近30%的增長。在其他行業都是個位數增長的情況下,這個行業是25%以上的增長。這是一個什麼行業?就是所謂的互聯網+。我們進一步拆分這個行業,我們來看移動遊戲、網絡購物約車平臺、旅遊平臺、大數據雲計算、這些行業全是35%、80%以上的增長。中國現在的經濟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天。那麼這個行業都有什麼特點?我們所有的新經濟企業,基本都誕生在這個裏面,這個行業基本是兩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什麼?消費升級,都被人民的美好生活所驅動。第二個特點,全是跨界。

  我們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國的新興經濟其實是非常有活力的,或者說全球新經濟最有活力的地方不在美國,就在這裏,從中國講,中國其實對創新是非常包容。你比如說這個行業,全是跨界,現在在中國拿一個手機,吃喝玩樂都解決了,在歐洲一點可能性都沒有。爲什麼?因爲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創新全是跨界,但歐洲他們都有很強的行業工會的保護,要搞約車平臺,按照出租車司機就走上了街,要搞新零售?他的百貨商場的服務員就走上了街頭。在中國不存在這個問題,中國跟美國是一樣的,是非常開放與創新,尤其是沒有國有企業的地方,那是更開放。所以說對創新我們過去這麼多年,其實是非常包容。我們政策對創新的基本態度是什麼?你先搞,搞好,我來認可你。搞得不好,我在來收拾你,基本是這麼一個觀念。所以說我們還有預期的經濟崛起,我覺得這是結構性築底。

  你在中國找不到你的機會,你在哪裏找到機會?

  我經常會被人問到問題,當中國經濟出現一些波折的時候,很多人就會說要不要配個美元資產,要不要換點外匯去炒炒美股,到海外去做什麼投資?

  因爲經濟總是有波動,我對這些問題都有標準,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這裏。爲什麼?中國有14億人,美國有3.2億人,日本1.3億,整個歐洲是7億人,歐元區是5億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德國是8000萬人,我們旁邊號稱第八大經濟體的韓國是5000萬人,全球是70多億,中國都14億。更重要的是什麼?中國以每年6~7%的速度還在增長,所以最好的投資機會一定在中國,最好的東西就在這。你在中國找不到你的機會,你在哪裏找到機會?

  然後我們來看中國的投資,坦率講,現在今年這個投資的壓力是很大的,因爲整個融資在收縮,然後因爲財政整頓,我們基建投資今年上半年這樣明顯下滑,去年是19%的增長,今年降低到個位數。但是大家注意,我認爲基建投資見底了,因爲上半年基建財政政策要發力,下半年有可能我們基建投資可能會做反彈,然後房地產,毫無疑問,還會繼續調控,去庫存的任務,基本完成。

  什麼叫去庫存?我們2017到2018年上半年,我們的很多房地產假設是比較繁榮,繁榮原因是什麼呢?跟一個政策有關,叫棚改,或者說要棚改貨幣化,這個政策簡單來講是不錯的。就是我們要改善很多三四線城市的民生和他的居住條件,進行這個改造,然後由地方政府給拆遷補錢,讓他去買房就消化庫存。第二個,哪來的錢呢?是國開行?國開行有專項資金給地方政府做棚改,國開行哪來的錢呢?國開行有一個融資工具叫PSL(抵押補充貸款),從央行一共拿了多少錢?3萬億。如果我們把中間的這個環節去掉,(中間的環節就是央行給了國開行,國開行給地方,地方政府給了居民去三四線棚改,買房去庫存,規模是3萬億)就是央行印了三萬億,在三四線。這個全部比例是多少,按照對去年商品房住宅銷售拉動是佔21%。因爲棚改的比例貨幣化比例佔整個比例是60%,因爲大部分的東部地區棚改比例很少,大部分的中西部還有很多城市的銷售,很有可能棚改的貢獻可能佔比大。現在是什麼概念呢?棚改比例將降低,棚改規劃比較費勁。對於房地產的問題,客觀來講,我認爲我們這個市場上的研究是有問題的,我們大部分對於房地產的觀點,都是被情緒所左右。

  判斷房地產: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

  判斷房地產就是一句話,這是我們過去十多年房地產研究的一個基本精華,叫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這個核心框架是我在業內最早提出來的,現在已經成爲房地產一個非常標準流行的分析框架。我在去年講的比較多的是中國的產能出清已經非常充分了。我們正在站在新的一個產能週期的起點上,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原來很多傳統行業盈利其實非常不錯,只不過現在因爲種種的原因,他沒有進行擴張新的產能。

  我傾向於在2019年以後,大家都會看到新的的產能擴張。所以中長期來看我對中國經濟我是樂觀的。

  爲什麼樂觀?第一個我認爲我們的政策找到了發力點。第二個,我們解決了很多政策不落地問題。第三個中國的潛力還非常大。你比如說現在很多人悲觀,好像又是什麼大的拐點,哪有這麼多拐點?中國的潛力,我們就以城鎮化爲例, 1978年中國城鎮化率17.92%,我們現在多少?我們現在是58.5%,發達國家全部是絕大部分是80%以上,中國怎麼也做到70%。中國城鎮化至少還有十年以上。更何況我們還有3億的農民工,他們還沒有在城市有穩定的居所和穩定工作,還要解決這些人的這個農民工市民化的問題,對中國的潛力其實是非常巨大的。關鍵是什麼?關鍵是自己不要折騰。堅定不移的進行改革開放。過去,我覺得這是我們對中國經濟的一個基本觀點,短期有下行壓力。那這經過經濟下行,從2018年2018年下半年可能現在壓力會更大一點,應該會在2019年上半年大家看到新的底部,然後整個金融我認爲總體還是偏緊,但是定向結構性和寬鬆,下半年的基建有所發力,然後我們的城鎮化,我們的房地產會出現比較明顯的需求,然後棚改這個政策紅利已經基本形成,它會對我們房地產的市場會產生比較重要的影響。

  貿易摩擦的背景和常識

  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摩擦這個事情,我想講幾個背景,我們把這幾個對比看完以後,大家自己就可以得出結論。其實很多問題並不要預測。我認爲我們是尊重常識,按照常識去推斷,那我來針對貿易摩擦,把它的基本背景和常識是什麼和大家說了,我相信大家也就會得出自己的答案。

  第一個,在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全球,不僅中國,美國也一樣,主要是靠貨幣放水,我們有4萬億,美國有QE(量化寬鬆),那麼貨幣放水,資產價格大,自然而然導致收入差距拉大。美國的貧富差距進一步大。

  第二個,美國的貿易逆差又回到了2009年,還正在接近峯值。在美國的貿易逆差當中,中國貢獻了46%,中國貢獻了一半。

  第三個,美國製造業大幅衰退, 90年,美國各個州是以製造業作爲主要就業,到了2015年,出現大幅萎縮,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製造業實際上在過去二三十年,是大幅度衰退。

  第四個,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現在佔全球GDP的比重15%,美國是佔24%,中美加起來是佔40%。更重要的是什麼?中國以每年6%的速度在增長,美國是2%的增長。根據我們的測算,還有大約在過十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也很有可能那時候我們剛剛進入發達國家的門檻,中國14億人,美國是3.2億,我們的體量我們的Powe。80年代,日美貿易戰的時候,日本當時的GDP佔美國的比重是40%,現在中國的GDP比重已經佔到美國的60%,再過十年我們就會超過他。你以爲美國會謙虛的、自然的過渡?

  那麼,究竟什麼原因造成了中美貿易逆差呢?

  我覺得第一個跟分工有關。大家可以看到,咱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我們出口的蘋果手機,我們是從美國買的芯片,從韓國買液晶屏,然後在中國組裝,一共一百美元的產品,我們才賺中間的十塊錢不到。但是貿易額是算在哪裏?貿易額在這跟全球的產業分工是有關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是美國過度消費的模式,連美國的經濟學家都經常講,這個世界對美國來說是天大的便宜,美國人印了紙幣來買我們的東西,美國的儲蓄率只有百分之十幾。現在他得了便宜還賣乖。所以這跟美國的自己的情緒有關。因爲大家可以看到美國的逆差不僅是中美之間,在中美之前80年代70年代是什麼呢? 是美國和日本,所以它很大程度上跟美國自身情緒有關,他自己要做出調整。

  第三個是什麼?美國對中國的這個技術限制,它要緩解兩個國家之間的貿易逆差,最簡單的做法是對中國出口技術。你這麼多高科技的東西賣給我,但是他對我們進行技術的出口限制,所以說中美貿易逆差,我認爲雙方客觀的講,有基於我們改革開放不到位的地方,比如我們汽車關稅,美國的汽車進口關就是2.5%,我們是25%,我們高端45%。坦率地講,過去這麼多年保護了很多的國有的汽車廠,我覺得這個也是要到了該開放的時候,我們有我們的原因。但是美國也有美國的原因,大家如果說真的要進行貿易戰,我傾向於兩敗俱傷,與其這樣,大家不如坐下來好好討論。就目前來看中美之間的貿易互補性還是比較緊張。再過十年二十年,我認爲還是可以繼續雙贏。

  改革是最大紅利,改革也將爲中國開啓新的時代

  所有以上這些主要的觀點概括來講:

  第一個,我認爲2016到2018年中國經濟總體是一個L型的高度,短期有一些波動。然後2018年下半年到2019上半年會繼續築底。第二次築底,應該初步在2019年會出現第二次的底部。2018年下半年應該是相對於今年上半年經濟的下行壓力會有所增加,主要是內外需的這樣的一個疊加。

  第二個,我們的政策目前來看已經開始做出預調微調,貨幣的結構性寬鬆,還有積極的財政的發力,應該說這一次經濟下行,這個兜底,我覺得這是第二個判斷。

  第三個,金融監管,任何人都不要對中央這個金融監管去槓桿的決心,抱有幻想,或者任何人都不要都不要有僥倖心理。我認爲這一次的決心非常大。這一次金融去槓桿的決心可以參照我們去產能和去庫存的決心,一定會實現所謂的抓鐵有痕踏石留印這樣一個效果。短期是有陣痛的,按照長期將會給我們贏得來更好的重要的節點。

  那麼中央的政策概括來講叫“一一五三”。一個要求高質量發展,一條主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三大攻堅戰,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扶貧、污染防治。從目前來看,去產能和去庫存在2016/2017年完成的效果比較好。現在政策的重心已經轉向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

  改革是最大紅利,改革也將爲中國開啓新的時代。中國經濟正站在新週期的起點上,我們深信市場經濟的理念已經在這個國家紮根,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展現了推動改革的勇氣和決心。展望未來,我們深信經過改革轉型洗禮後的中國經濟前景將更加光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