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養老金佔GDP比重不到10% 鄭秉文:中國迫切需延遲退休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29日 19:05   北京新浪網

  文/古雙月

  “政府基於各方面的考慮認爲應該延遲退休,但是社會對此是反感的。二者之間的矛盾要想解決,需要對制度進行改革,加大勞動要素的分配,減少資本的分配,讓老百姓在多幹活的同時,能夠多賺錢。” 11月28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在論壇上回答搜狐智庫提出的問題時表示。

  據瞭解,當前我國的養老金體系主要存在兩大問題,一是養老金存量不足,截止2016年末,養老金佔GDP的比重僅7%左右,即使將目前全國社保基金的總規模全部納入,養老金佔GDP的比重也僅爲10%左右,而同期OECD國家養老金佔GDP的比重已經超過了70%,美國三支柱的養老金規模總和佔GDP的比重甚至可以達到140%;

  二是養老金增量有限。隨着老齡化的深入,基本養老金的繳費人數越來越少,而支付的金額越來越大。根據《中國社會保險發展年度報告2016》的數據來看,截至2016年年底,基本養老金當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已經增加至7個,個別省份甚至累計結餘也已穿底,出現了232億元缺口。

  “當前,在中國延遲退休是很迫切的。”鄭秉文表示。

  在談到延遲退休是否會影響年輕人的就業時,鄭秉文表示,延遲退休不會影響就業,他舉例表示,美國正常退休領取養老金的年齡是67歲,而希臘的法定退休年齡男65歲,女60歲,但是美國的就業率要遠高於希臘。

  此外,鄭秉文認爲,在養老金的發展中,我們需要注意兩個方面,第一,國家要高度重視養老金,要將養老金納入頂層設計中。“養老金和人口看似是兩碼事,但事實上是一件事。”

  第二,決策科學化很重要,養老金決策更要科學化。“這既是一門學問,也是一個長期的制度安排,這個制度安排在中國具有更爲特殊的重要性。”鄭秉文表示。

  鄭秉文指出,養老金決策科學化需要數據,但是,中國目前沒有一個部門生產數據,政府也沒有專門對數據進行採集。

  他認爲,數據的產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實現的,比全面放開二孩還難。“放開的二孩在18年後就會變成勞動力,但是決策科學化依據的制度成長18年是很難實現的。”

  鄭秉文還介紹,養老金缺口的衡量主要有兩個口徑,第一個口徑是居民繳納的養老金和養老金的投資收入;第二個口徑是在第一個口徑的基礎上加上財政補貼。

  “關鍵在於財政補貼,如果從前者來看,一開始就是收不抵支,20年以前的省份是28個,後來數量逐漸變少。”鄭秉文稱,“如果按照第二口徑,連黑龍江都可以收支相抵。因爲我們的預算是個軟約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