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克強考察3大行提全面降準 財政貨幣政策雙擴張可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3日 22:18   北京新浪網

  重磅!全面降準要來,李克強考察3大國有行,提及全面降準,數十字內容信息量巨大,財政+貨幣政策雙擴張可期

  來源:證券時報網

  根據中國政府網消息,2019年新年伊始,李克強總理於1月4日接連考察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普惠金融部,並在銀保監會主持召開座談會。總理強調,要加大宏觀政策逆週期調節的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雖然官方消息只有短短几十字,但透露的信息量卻很大:

  一方面,新年伊始,李克強就接連考察多家銀行,行程安排得很緊張,談的核心內容又是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支持民企和小微融資,足見高層對今年經濟穩增長、企業融資環境改善的高度重視;

  另一方面,李克強透露出了下一步還會有進一步減稅降費、降準等涉及財政和貨幣政策的舉措,尤其是較爲罕見地提出“全面降準”,此前也有不少分析人士呼籲,要在春季前全面降準。李克強對全面降準的提出,是對市場呼籲的正式呼籲。可以預見,全面降準很快就會來到,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強調普惠金融發展的意義與大行責任

  除了親臨中行、工行、建行三大國有銀行總行考察外,李克強還在銀保監會主持召開座談會。會上,李克強強調,要加大宏觀政策逆週期調節的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上述講話與去年12月中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部署的工作內容一脈相承。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提出,2019年要強化逆週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適時預調微調,穩定總需求,要推動推動更大規模減稅、更明顯降費,有效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等。

  大行憑藉着體量大、網點佈局廣等特點,在發展普惠金融方面被看作具有“頭雁”作用。去年以來,國有大行紛紛出臺支持民企發展的具體政策舉措,表態要在民企、小微企業方面投入更多的貸款額度、簡化民企、小微貸款審批流程等,其中,近幾年來,由於建行在普惠金融方面投入力度比較大,去年也成爲四大行中唯一一家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準第二檔(降準150bp)優惠的銀行。

  不過,爲進一步激發銀行投入普惠金融的積極性,央行本週剛剛宣佈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覈標準,將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小型和微型企業貸款考覈標準由“單戶授信小於500萬元”,調整爲“單戶授信小於1000萬元”。這不僅相當於擴大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優惠政策的覆蓋面,也使得部分已經享受定向降準優惠政策的銀行能夠提高優惠程度。

  例如,根據估算,經過此次考覈標準調整後,除建行外,其它三大國有銀行也將達到降準150bp的優惠檔要求;此外,部分股份行及其他中小行也有望達到該要求,預計釋放流動性7000-8000億左右。

  迴應市場呼聲  全面降準要來了

  央行此番調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覈內容,被看作是爲降準“預熱”。近期,市場有不少分析人士,受春節前基礎貨幣缺口巨大,央行有必要實施一次全面降準。而今日李克強專門提及全面降準,相當於是對市場呼籲的正面迴應,可以預見,很快將會有一輪全面降準的到來。

  實際上,市場可能早已“嗅”到了央行即將全面降準,受此利好消息影響,今日A股表現不俗,上證綜指半日漲1.81%收復2500點,深證成指、創業板等均漲超2%,其中,券商股引領強勢反彈,中原證券、天風證券、南京證券、長城證券等集體漲停。

  據華創證券屈慶團隊測算,今年春節前基礎貨幣依然存在4萬億-4.5萬億的缺口,需要央行採取貨幣政策工具進行提前對衝,央行將大概率採取CRA、MLF、公開市場大額逆回購甚至降準等相結合的方式投放基礎貨幣以平抑資金面波動。

  國泰君安宏觀研究團隊則認爲,中國12月PMI跌破榮枯線,爲29個月來首次,反映出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PMI數據折射出政府正通過基建來維持經濟平穩,加之12月底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授權提前下達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在地方債務化解和償還壓力下,基建反彈將得到一定助力。政府債券的供給加大,給市場流動性造成衝擊,預計央行將在1月份全面降準100個基點來對衝。

  “但要強調的是,無論央行採用的貨幣政策工具是什麼,春節前進行的基礎貨幣投放依然是對衝性質的,並不代表貨幣政策基調轉向寬鬆。”華創證券屈慶團隊稱。

  穩增長迫在眉睫 財政和貨幣政策雙擴張

  李克強在此次考察中強調,要加大宏觀政策逆週期調節的力度,進一步採取減稅降費措施,運用好全面降準、定向降準工具,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

  可以看出,面對當前經濟穩增長的壓力,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將是今年宏觀政策的主旋律。

  那麼,究竟該如何理解財政+貨幣政策的逆週期調節呢?

  社科院學部委員餘永定近日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就指出,中國當前迫在眉睫的問題是扼制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爲此,中國有必要執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輔之以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

  “儘管中國面臨衆多挑戰,經濟體制改革、經濟結構調整、金融風險的防範,包括房地產泡沫、企業槓桿率過高、影子銀行風險、地方融資平臺違約,但最迫在眉睫的問題是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餘永定稱,中國過去40多年的經驗證明,沒有一定的經濟增速,一切問題都會惡化,因爲大多數經濟和金融問題都是以經濟增速爲分母的。沒有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結構調整、經濟體制改革等長期問題無從談起。現在必須認識到,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可能是中國面臨的最大風險。

  在財政政策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

  因此,對貨幣政策而言,餘永定認爲,明年其很重要的一個政策目標就是爲擴張性財政政策“保駕護航”。

  “除了實現增長和物價目標外,爲了配合財政部發行較大規模的國債,中國央行也應該採取更爲擴張的貨幣政策。目前而言,中國央行不應該僅因擔憂房地產泡沫而減少貨幣供應量。中國CPI目前大約在2%左右,經濟增速持續下滑,這兩個指標的情況應該會讓央行採取擴張性的貨幣政策。”餘永定稱。

  傳統觀點認爲,央行爲經濟注入了太多流動性,這是導致房地產泡沫的元兇。但餘永定認爲,這一觀點可能只是部分正確。事實上,房價的劇烈上漲早在央行信用寬鬆前就出現了。中國房價的漲跌呈現週期性特點,很難確定貨幣供應和房價漲跌之間的因果關係。完全有理由認爲,真正的因果關係是房價上升導致貨幣供應量上升。房價上升會把大量原本在實體經濟中循環的資金吸入資本市場,並在資本市場上自我循環。因此,央行需要加大貨幣供應量來滿足實體經濟的流動性需求。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此前也表示,去年底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均釋放出高層對2019年更強的憂患意識和穩經濟的信號,未來寬鬆政策的託底意願將延續。穩增長的路徑也非常重要,具體來看分爲三種,一是放鬆地產,二是加大基建,三是減稅。事實上,這三種路徑是存在一定的矛盾的,比如減稅必然導致財政收入減稅抑制基建,比如鬆地產是否要配合房產稅推出,那麼又會一定程度上對衝減稅的效果。我們認爲從政策的緊迫性來看,穩基建是最好的選擇,而穩基建需要解決政府債務,那麼就要求貨幣寬鬆加碼,那麼市場利率仍有下行的空間,但是短期來看債市交易擁擠,預期過於一致,存在調整的可能;同時基建改善的預期也會對股票市場形成支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