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易會滿資本市場言論彙總:債轉股非謀求控股或者收購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3日 18:34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近一年來,工行董事長易會滿對資本市場發出鮮明的市場觀點及言論,對於銀行業,他認爲,需要客觀、理性地看待銀行業,更需要用戰略的、宏觀的思維來看待銀行業,還需要善於把握銀行業的發展趨勢與規律。

  對於債轉股方面,他認爲,債轉股是階段性的、市場化的,是財務性的投資,而不是謀求控股或者收購。希望通過債轉股,幫助企業優化財務結構,增強發展後勁,爲企業、爲市場增添信心、增強預期,同時有利於化解銀行融資風險,也有利於銀行取得合理的財務回報。

  談銀行估值

  去年11月17日,易會滿在財新峯會時對全場分析師表示,“我想利用這次機會,跟分析師談一談怎麼看待銀行業的估值。”

  相關言論如下:

  “整個中國銀行業的經營情況,在全球來看都比較好,我們做董事長的,也非常關注每一年、每一個季度的經營指標。”

  言外之意或是金融從業者與市場分析師對於銀行股存在着一定的分歧。

  “我建議,需要客觀、理性地看待銀行業,更需要用戰略的、宏觀的思維來看待銀行業,還需要善於把握銀行業的發展趨勢與規律。”

  對於如何對銀行估值,易會滿認爲應當從三個方面考慮:

  第一,要全面客觀地判斷中國經濟的發展前景跟發展預期,“儘管有挑戰,但中國經濟在全球增長勢頭最快之一的大趨勢不會變”。

  第二,要全面判斷金融科技對實體金融的影響。“我覺得,市場對這一點反映的不是很客觀。”易會滿說,不可能誰替代誰,也不可能你死我活。總體經過這五年時間的發展,現在的情況是各有定位,優勢互補,是通過合作來共同推動金融業的創新發展,因爲不管何種形態,尊重金融規律是硬道理,違反規律肯定受到懲罰。

  第三,要全面客觀判斷資本及資產質量、淨息差等商業銀行經營的核心要素,善於透過現象看本質,善於分析核心競爭力的構成要素。“我們還要善於發現中國銀行業經營環境的特有優勢,實際上大家比較一下全球銀行業,中國銀行業的外部環境比世界上很多國家要好得多。”

  監管方面

  易會滿認爲,當今世界正經歷新一輪的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面對世界經濟格局的深刻變化,中國將堅定不移地奉行互爲共贏的開放戰略,持續放開市場準入,營造國際一流的營商環境,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中國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他分析稱,一方面,中國經濟穩中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正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金融市場改革不斷深化,金融亂象治理取得了積極成果,將從多個維度重構金融生態環境。13億的內需市場和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中等收入羣體將產生豐富的金融需求,將爲銀行創新發展提供廣泛的空間。

  另一方面,中國目前面臨着“成長的煩惱”和“前進中的問題”:一是國際經濟不穩定,不確定,全球金融市場的波動加劇,給銀行經營帶來更多風險;二是實體經濟運行困難增多,區域、企業分化趨勢加深,有可能向金融領域傳導,這需要經歷一個艱難的陣痛期;三是金融科技發展帶來創新動力的同時,也對銀行傳統經營理念服務模式帶來了挑戰;四是全球銀行業金融強監管週期,中資銀行走出去面臨更大的合規壓力與挑戰。

  對此,就未來銀行業的發展,易會滿從五個方面做了思考,他認爲,一是要堅持服務本源,以金融的力量助推貿易投資自由化跟便利化;二是要進一步加快創新領跑,以科技變革推動銀行再造;三是要堅持轉型升級,加快由資產持有大行向資產管理大行轉變;四是要堅持風險管控爲基,全面加強合規與風險管理;五是要激發金融全要素的活力與效率。

  易會滿在11月2日的一場金融峯會上指出,商業銀行應當加強信息共享,防範過度融資,優化市場風險預警體系,共同塑造穩定區域金融環境。

  易會滿在參加民營企業座談會的在會後感言道:“六條措施,每一條措施我覺得都非常實在,那麼總書記在這六條措施裏面第二條是,提出如何進一步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這裏面的措施我覺得非常具體,任務也非常明確。”

  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表態

  易會滿表示,民企融資難,不是難在銀行體系的斷貸壓貸,而是難在流動性的壓力。民企融資貴,不是貴在銀行尤其是大型銀行的渠道,而是貴在各種新金融、類金融、民間融資等渠道。

  所謂“融資難”,易會滿判斷,主要不是難在民營企業經營出現大面積實質性的變化,實際上是民營企業特別是大中型民營企業經營有進一步分化,有的是發展中的問題,有的企業可能會被市場出清;不是難在銀行體系的斷貸壓貸,而是難在流動性的壓力。這個流動性壓力主要是直接融資和表外融資渠道受阻,包括髮債困難、股權質押融資等等帶來的一些風險,使個別民營企業的存量融資到期無法正常接續。實際上,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融資餘額是增長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穩定的,並沒有出現抽貸、限貸等歧視性措施。

  所謂“融資貴”,易會滿認爲,不是貴在銀行尤其是大型銀行的渠道,而是貴在各種新金融、類金融、民間融資等渠道,這些社會融資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擡高了整個企業的債務成本。所以總的來看,解決這一輪的“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帶有鮮明的階段特徵,要分清楚難在哪裏,貴在哪裏,才能夠分類施策、分類指導。

  債轉股:是財務性的投資 而不是謀求控股或者收購

  就債轉股的簽約情況,易會滿談到,民營企業債轉股也是個新的嘗試,工行現在已經跟近50家大中型民營企業初步達成意向,有6家企業進入實質性操作。工行的債轉股是階段性的、市場化的,是財務性的投資,而不是謀求控股或者收購。希望通過債轉股,幫助企業優化財務結構,增強發展後勁,爲企業、爲市場增添信心、增強預期,同時有利於化解銀行融資風險,也有利於銀行取得合理的財務回報。

  此外,易會滿還強調,工行也建議監管部門探索民營企業的主辦行制度,努力構建互利共贏、長期穩定的新型銀企合作關係。現在很多民營企業有幾十家融資對象,實際上當市場有點波動的時候,容易發生踩踏和恐慌,所以說主辦行制度、聯合授信,對保持比較穩定的、科學的銀企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對部分民營企業的一些流動性問題,只要齊心協力,相信能夠比較好地解決和幫助企業渡過這個難關。

  10月30日,易會滿表示,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融資餘額是增長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穩定的,並沒有出現抽貸、限貸等歧視性措施。他還建議,監管部門探索民營企業的主辦行制度,努力構建互利共贏、長期穩定的新型銀企合作關係。現在很多民營企業有幾十家融資對象,實際上當市場有點波動的時候,容易發生踩踏和恐慌,所以說主辦行制度、聯合授信,對保持比較穩定的、科學的銀企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高度關注居民儲蓄率 防止下降過快引發經濟金融風險

  易會滿在8月30日舉行的中期業績發佈會上表示,根據工行董事會、管理層對中國經濟前景的分析,我們對中國經濟前景充滿信心,這是銀行經營最大的定力。現在輿論對於國內深層次、結構性矛盾的顯性化有些過度反應。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勢和機遇沒有變,發展態勢向好的趨勢沒有變,我國經濟韌性足、迴旋餘地大,我國經歷過多次複雜局面的考驗,積累了應對挑戰的豐富經驗。

  易會滿在2018年3月份“防控重大金融風險”分組會上表示,無論是從當前經濟社會發展階段,還是從金融配置效率上看,都應該高度關注居民儲蓄率,防止下降過快引發經濟金融風險。

  易會滿說,這背後還有三個因素值得關注,一是金融脫媒,利率市場化加快了家庭財富多元化配置;二是金融科技的發展降低了財富管理門檻,加速理財市場成長;三是房地產行業吸引了大量居民資金進入。

  易會滿指出,居民儲蓄率下降有其必然性,但帶來了一些影響:一是居民儲蓄率下滑過快不利於經濟高速發展,在當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轉結構方面,依然需要大量資金配套,現階段經濟增長需要維持比較穩定的儲蓄率,這是支持實體經濟的客觀性;同時在我國整體負債水平上升情況下,較高的居民儲蓄率提供了緩衝空間和安全墊,如果下降過快,會增加實體經濟不確定性;其次,會降低金融配置效率,擡高實體經濟的整體融資成本。第三,儲蓄率下降過快,將加大流動性風險,影響貨幣政策傳導。

  針對居民儲蓄率過快下降的問題,易會滿建議,從戰略層面、宏觀調控、監管政策、市場引導等方面都應未雨綢繆,關鍵是正本清源,規範有序。

  一是要回歸資管業務代客理財本質,打破剛性理財;二是進一步加強各種金融機構的規範,比如貨幣基金有的具有投資、支付多重功能,有的無牌經營,存在高槓杆高收益高風險問題,要進一步正本清源,把握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本質,釐清貨幣基金的真正屬性和功能邊際,杜絕監管套利,控制槓桿率,引導規範理性發展,堅持商業銀行在金融配置方面的主導地位;三是加快推進資產證券化,完善配套政策,盤活信貸資產,增加資金流動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