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屈慶:股市上漲來自基本面好轉 2019年降準可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2日 17:47   北京新浪網

  本期嘉賓介紹:屈慶,江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聯席副總裁。上海交通大學碩士畢業,曾任華創證券資產管理總部總經理、中信證券資產管理部董事總經理、申銀萬國研究所債券部總監等職務。2008、2012、2013三次獲得新財富債券第1名,多次作爲監管部門組織的資管新規培訓老師,享有很高業界聲譽。

  作爲資深專家,他如何看待2019年的宏觀經濟基本面?對貨幣政策有着怎樣的預期?在股市走高背景下,他如何判斷今年債市的表現?未來海外市場又可能存在哪些風險?對此,東方財富網邀請到了江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屈慶先生做客《財富觀察》欄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觀點。

  屈慶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隨着更多的刺激政策出來,2019年市場對宏觀經濟基本面的預期沒有以前那麼悲觀,這推動了股市近期反彈。對於未來貨幣政策走向,屈慶認爲整個大方向依舊在放鬆,2019年降準可期,但降息空間不大。考慮到央行仍在放鬆政策,債市熊市不會馬上就來。他還表示,2019年全球經濟將繼續復甦、全球貿易格局大方向不會改變。

  主持人: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財富觀察。我是主持人顏飛。今天我們繼續請到了業內資深人士,來幫助我們把握財富的動向,繼續爭取明天的財富。我們先來問個好。屈老師您好。

  屈慶: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通過一個短片來詳細地認識一下今天的嘉賓。歡迎回來。我們現在大家有一個感受,炒股的,做生意的,包括咱們有很多其他做投資的朋友,都離不開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整體的經濟基本面,如果咱們經濟好,大家賺錢效應好,其實大家不管是幹什麼都有機會把握住財富。所以今天咱們第一個問題就跟屈老師好好交流一下,2019年我們面對非常多的壓力,同時也有很多機遇的情況下該如何看待咱們宏觀經濟的基本面?

  屈慶:好的主持人,我自己理解宏觀經濟確實是影響所有資產的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我們回顧過去這麼多年我們的股票市場的波動,我們債券市場的波動,包括房子的波動都來自於我們對宏觀經濟的這樣一個把握和預期,大家可以看到去年我們的宏觀經濟相對不太好,顯得比較低迷,在這種低迷的情況下我們看到股票市場還是有很大幅度的下降,到了今年雖然說宏觀經濟預期還是不大好,爲什麼我們看到了股票市場出現急劇的反彈?我們可能就要說到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市場的預期。

  宏觀經濟它有兩個狀態,一個是我們現實的宏觀經濟狀態,大家知道我們經濟好不好,我們自身有感覺,我們的企業我們的居民都會有非常明顯的體驗,這是當前現實的情況。另外一個就是我們對未來的預期,實際上我們的金融市場、金融資產更多反映的是我們對未來的預期,比如說我們看去年,去年伴隨着經濟往下走,確實我們整個資產價格,股票資產除了一季度有一定的表現之外,其實時間表現相對比較低迷,那麼實際上我理解它還是充分地反應了一種預期,相對於宏觀經濟的下滑速度,它跌得更快,那麼今年雖然大家還是對宏觀經濟偏悲觀,我理解的叫內憂外患。

  從外部因素來說,我們看到了全球經濟在過去幾年快速增長之後,也面臨一個慢慢往下走的這樣一個壓力,那麼我們可能有些其他原因影響到我們的外需的繼續擴張,大家會擔心,這是從外部來說。從內部來說我們看到了確實這麼多年一個是金融監管在強化,我們也看到了很多的企業它的負債率壓力非常大,那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國內經濟也出現了一定經濟增速放緩的跡象,再加上我們政府也在積極的調控,比如說你的槓桿太高,我要限制你的槓桿,比如說我們地方政府的壓力過大,我要限制你的債務的風險等等,多種因素疊加導致了我們看到宏觀經濟增速在不斷地回落,下行。甚至我們很多人已經在過去一段時間對經濟顯得更加的悲觀。

  那麼爲什麼現在股票漲?我覺得核心問題是,確實從去年的三季度之後,政府也推出了衆多的刺激經濟的政策,比如說基建的不斷地刺激、比如說貨幣政策的放鬆、再加上很多行業的政策放鬆,包括減稅,實際上這都是政府做逆週期調控很重要的一些抓手,那麼在這些抓手上面,我們看到宏觀經濟,雖然說相對我們的期待來說還是在慢慢地往下走,但是整個預期在發生變化。我記得我們也做過一些統計,大概在去年年末的時候,很多經濟學家對中國經濟的預判是說2019年可能前半年會往下走,後半年會逐漸的企穩。那麼伴隨着這些政策的刺激出來,我們看到很多人發現或者說預期經濟企穩的時間會更加的提前,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一個好的現象。包括我們也看到我們的外需經過了一些事件衝擊之後,開始也慢慢地在消化這種負面的東西,所以我感覺大家認爲現實的情況還是偏悲觀,但是對於未來的預期開始改善,我覺得這是我們看到非常好的一個跡象。那麼既然你的預期在企穩,那當然我們的股票和債券就會相應地對這種預期要做出一些金融市場的反應。所以我們覺得,我們也經常開玩笑說做股票和做債券的人,還是相對比較聰明,能夠提前應宏觀經濟的變化做出倉位的變化,所以這個我覺得可能是一個現實、預期和我們金融市場相互聯動的一種狀態。

  而且我們也不能忘記另外一個問題,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實際上是宏觀經濟決定金融市場,這沒有錯,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金融市場的波動反過來也會刺激或者說對宏觀經濟產生一些壓力。比如說如果股市比較低迷,股市沒有財富效應,就會引發老百姓的財富效應的減弱,那麼怎麼辦?老百姓可能就沒有消費的意願。但反過來說如果股市開始起穩,甚至出現了一定的反彈,那財富效應就會引發更多的資金流入,形成一種正向的循環,當老百姓財富效應在增長的時候,他可能也會增加對消費的需求。比如最簡單的,如果我們股票賺了錢,那可能我的消費意願就會增強,甚至我可能做一些其他市場的消費和投資,這都是一些可能的正向影響,所以我感覺今年以來股票市場和宏觀經濟的聯動出現了一些變化,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做一個總結,一定是我們的宏觀經濟的預期沒有以前那麼悲觀,推動了股票市場的反彈,而股票市場的反彈一定程度上又加劇了我們對宏觀經濟相對不太悲觀的預期的變化。主要是這幾點。

  主持人:我們說到宏觀經濟還要關心一個,就是貨幣政策,以前的時候大家關注貨幣政策,其實關心的是房子,這是老百姓的視角。那我們回到屈老師的視角這,您是怎麼看待貨幣政策的?

  屈慶:是這樣的,我們理解貨幣政策其實也是宏觀經濟調控的很重要的一個工具,而且中國的貨幣政策更多的是逆週期調控,當經濟比較好,朝着過熱方向走的時候,那貨幣政策要收緊。爲什麼?因爲當你的經濟在不斷地朝着過熱走的時候,他一定會出現通貨膨脹壓力,那麼我們的通貨膨脹的穩定是我們貨幣政策很重要的一個目標和方向。那麼在經濟過熱的時候央行一定會加息,收流動性。但是如果當我們的宏觀經濟處於相對不太好,往下降的這種週期裏面的話,那我覺得貨幣政策一定是對衝和放鬆,比如說去年的降準,投放了很多的流動性。

  今年可能還會有降準的預期。包括我們看到的信貸的擴張,實際上現在的信貸擴張它跟我們的貨幣政策也是相關的,因爲大量的釋放準備金給了銀行相對多的資金之後,那銀行就會通過信貸的擴張最終給實體注入一些流動性,所以我覺得貨幣政策應該還是一個對衝的逆週期的調控。那麼結合2018年宏觀經濟的回落,2019年我覺得整個貨幣政策大方向還是在放鬆。而這種貨幣政策放鬆反過來他對我們的金融市場也是推動,因爲我們的資金多了,資金多了對股票、對債券、對商品甚至對房子肯定是一個利好。包括我們這段時間也觀測到1月份整個信貸擴張比較快以後,整個放貸的利率水平從過去比較高的水平在開始慢慢的往下降,我覺得這也是一個供需影響的結果,因爲信貸多了,相對於信貸的需求來說,信貸供給多了,當然貸款的利率就會往下降。

  但是作爲一個老百姓我怎麼感覺這個貨幣政策?除了你去看央行公佈的降息降準這些公告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比較明顯的方式,或者一個工具可以感覺,那就是貨幣基金,當貨幣政策相對偏緊的時候,貨幣基金收益是相對高的。比如說像202017年、2018年的上半年,伴隨着2018年的貨幣政策不斷放鬆,注入流動性,我們看到貨幣基金收益從最初的5點多,現在已經降到了2點多,所以大家會感覺到,是可以從這個工具來感覺貨幣政策的變化的,它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工具。

  主持人:我們也一直在聽關於降息的呼聲,那麼說現在有些資金成本確實是降下來了,但是和調息、降息還不是一條思維上,所以說我們回到降息的路子上,這個視角上,屈老師給大家解讀一下您是怎麼看的?

  屈慶:好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在中國現在我們叫利率雙軌制。我們有很多政策監管的利率,比如說我們的公開市場利率,比如說我們整個的存款、貸款的基準利率,那麼跟老百姓息息相關的可能是我的存款貸款利率,因爲我存款利率是基準利率,我要貸款,貸款的基準利率包括浮動區間這可能是老百姓能感知的。所以在中國目前的狀態下,我覺得存款和貸款利率可能動的空間比較小,因爲我們現在的存款和貸款利率(我們叫管制利率),實際上在利率下滑的這個背景裏,它其實有點失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