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方正策略: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前後影響如何?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09日 06:20   北京新浪網

  【方正策略】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前後影響如何?

  來源:策略研究

  核心結論:

  (1) 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是美聯儲開啓降息週期最核心的考量;

  (2) 美國經濟出現轉向跡象:PMI持續大幅下行、出口增速大幅滑落、長短期國債收益率二次倒掛;

  (3) 聯儲降息有利於打開其他經濟體的貨幣操作空間;

  (4) 降息的影響。短期股市上漲爲主,完整週期取決於經濟回落的性質;國債收益率下行;短期金價銅價小幅下跌,油價小幅上漲,完整週期金價大幅上漲。

  摘 要

  1、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是美聯儲開啓降息週期最核心的考量。1983年以來的4輪降息週期無一例外發生在美國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或者下行預期惡化的時候。對美國經濟走向變化的判斷可以結合其經濟組成部門增速的轉向、先行景氣指標PMI的變化和長短期國債收益率的走勢加以綜合判斷,且這些指標通常相對GDP增速轉向或者開啓降息週期時點具備較好領先性。如,美聯儲2001.1月開啓降息前,PMI已領先11個月開始持續下行、長短期國債收益率也領先5個月開始持續倒掛、經濟部門中出口和消費領先1個月出現下行、私人投資領先3個月出現下行。

  2、美國經濟出現轉向的跡象。受私人投資和消費的支撐,美國經濟增速目前處於高位,但一些跡象表明美國經濟或許即將出現轉向:①美國先行景氣指標PMI自2018.08月以來,出現持續大幅下行,並且繼續下行趨勢明顯;②受衝突影響,美國出口增速出現大幅滑落;③ 長短期國債收益率短期內出現了二次倒掛,目前處於倒掛狀態中持續了11天。從這個角度看,美國未來經濟預期偏悲觀,重啓降息週期預期強烈。

  3、美聯儲降息有利於打開其他經濟體的貨幣操作空間。從過去4輪美國和其他經濟體開啓降息週期的先後順序看,其他經濟體開啓降息都明顯滯後於美聯儲。在美聯儲開啓降息操作後,對其他經濟體的匯率掣肘將會出現減弱,從而有利於打開其餘經濟體的貨幣操作空間。目前,我國降息空間主要受匯率制約,若美聯儲開啓降息後,我們出現降息的可能性將會顯著增大。

  4、美聯儲降息對大類資產的影響。

  股票市場方面,美聯儲降息對全球股市影響一致,同漲同跌,分階段來看:加息結束到本輪開啓降息和開啓降息到第二次降息期間,全球股市以上漲爲主。而在完整降息週期期間,股市的表現則需要取決於經濟回落的性質,若經濟屬於自然回落,則股市上漲,若出現全球性經濟危機,則股市下跌;

  國債收益率方面,美聯儲降息,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定下行。而由於全球經濟週期和降息週期基本同處一個時期,其餘經濟體的國債收益率通常也會出現下降;

  大宗商品方面,價格變動更多受其本身供需變化的影響。整體來看,加息結束到降息開啓期間,黃金和銅價主要表現爲小幅下跌,而油價小幅上漲。完整降息週期,黃金價格主要表現爲大幅上漲,而銅價和油價會顯著受其供給的影響,價格變化難以明確。

  正 文

  1  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前後的資產表現

  1.1  美聯儲在什麼情況下會進入降息週期

  1983年以來,美聯儲已經完成了4輪降息週期,影響美聯儲進入降息週期決策最重要的核心變量是什麼?經過對前4輪降息週期的分析發現,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或者下行預期是美聯儲開啓降息決策中最重要的考慮。

  “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是美聯儲開啓降息週期最核心的判斷。在美聯儲過去4輪降息開始前,皆出現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形。經濟下行跡象可以通過PMI、各部門經濟數據或長短期國債的利差情況進行事先觀測。如過去4輪中,經濟下行跡象均可以通過PMI觀測到。除此外,經濟下行跡象也可以通過各部門經濟數據觀測。在第1輪中,消費增速首先出現下滑;第2輪中,出口與消費支出增速首先出現下滑;第3輪和第4輪有所不同,各部門經濟數據與GDP增速變化同步,並不表現出領先性。長短期國債利差縮小,接近或出現倒掛也在一定程度上預示着經濟將進入下行週期。如第2輪中經濟進入下行週期前出現利差縮小接近倒掛的現象;第3輪中經濟進入下行週期前出現長短期利率倒掛現象;在第4輪中經濟下行幅度增大前也出現了長短期利率倒掛的現象。

  失業率對降息週期的考量不具備必然性。美國失業率通常保持着非常穩定的趨勢和慣性,因此並不能成爲美聯儲開始降息的關鍵指標。

  CPI不作爲美聯儲開啓降息週期的考量。過去4輪降息週期的開啓和CPI都不存在聯繫。實際上,CPI作爲經濟變化的一項同步或者滯後反應,在美聯儲考慮是否開啓降息週期時,其重要性會讓位於經濟。

  站在目前情況看,私人投資和個人消費支出仍然支撐美國經濟增速整體處於高位水平。但值得注意的跡象是,①美國先行景氣指標PMI自2018.08月以來,已經出現了持續大幅下行,並且繼續下行趨勢明顯;②受衝突影響,美國出口增速已經出現大幅滑落;③收益率短期出現二次倒掛。這或許預示着美國經濟即將出現轉向。

1.1.1  第一輪降息週期開始(1984.09):經濟下行1.1.1  第一輪降息週期開始(1984.09):經濟下行

  1984年9月20日美聯儲開啓了第一輪降息週期,導致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最核心變化是美國經濟出現下行的跡象和壓力,此外失業率上升引發的擔憂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經濟出現下行趨勢是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最重要原因。美國經濟增速經歷了六個季度連續的快速上升後,於1984Q1達到增長週期頂點8.58%,之後於1984Q2開始回落至8%,並且有持續滑落跡象,未來經濟可能進入下行週期,因此美聯儲於1984年9月20日開啓了第一輪降息週期。PMI先於GDP增速出現下滑趨勢,同時投資、消費增速下滑是經濟增速出現回落最明顯的觀察跡象。具體來看,PMI從1983年12月的69.9開始緩慢下滑,至第一輪降息週期開啓,已滑落至53;投資從1984Q1的39%增速滑落至Q2的32%,繼續滑落趨勢明顯;消費支出增速也從1983年底開始下滑,至降息週期開啓前,已從最高點6.73%滑落至5.74%。

  失業率一定幅度上行疊加經濟下行壓力,由此引發的失業擔憂可能是降息週期開啓的另一考慮。1984年6月至7月,失業率出現一次較明顯的上升,從7.2%上升至7.5%,8月失業率仍保持在7.5%,同時此時經濟已經確認下行,由此引發了對未來失業的擔憂,這也是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另一個考量。

1.1.2  第二輪降息週期開始(1989.06):經濟出現下行跡象、失業率拐點1.1.2  第二輪降息週期開始(1989.06):經濟出現下行跡象、失業率拐點

  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原因是經濟出現下行跡象,且失業率出現週期性拐點。

  經濟出現下行跡象是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最重要原因。美國經濟增速從1987Q2 開始一直處於上升階段,直到1989Q2開始出現下降,但經濟的下行並未領先於降息週期的開啓。值得注意的是,在降息週期開啓前,PMI、出口和消費已經出現了下降趨勢,表明經濟未來可能將進入下行週期。因此美聯儲於1989年6月6日開啓了第二輪降息週期。PMI下滑、長短期利率倒掛先於GDP增速的下滑,同時出口、消費增速下滑預示着經濟未來可能進入下行週期。具體來看,PMI從1988年12月的56開始緩慢下滑,至第二輪降息週期開啓,已滑落至49.3;出口從1988Q1的28.07%增速滑落至Q2的26.93%,此後一直處於較大幅度的下降過程中;長短期利差於1988年中旬開始不斷收窄,並於1989年5月22日出現倒掛現象;消費支出增速也從1989Q1開始下滑,至降息週期開啓前,已從最高點4.60%滑落至3.27%。

  失業率出現拐點。失業率經過長達6年多的持續下降,在1989年3月出現拐點,從5.0%的低點掉頭上升,第二輪降息週期開啓前,4月份失業率爲5.2%。

1.1.3  第三輪降息週期開啓(2001.01):泡沫破裂引起經濟預期惡化1.1.3  第三輪降息週期開啓(2001.01):泡沫破裂引起經濟預期惡化

  本輪降息週期開啓的最重要因素是互聯網泡沫破滅引起經濟預期惡化,國債收益率出現倒掛加劇對未來經濟的悲觀預期。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引起對經濟失速下行的預期和擔憂。其中,納斯達克從2000.03月底的高點到最後一次加息前,跌幅超過30%,這段時間內甚至出現過20天最大跌幅高達35%的情形。此外,美國國債收益率在2000年4月出現短暫倒掛,7月份開始持續倒掛,倒掛一直持續到2001年1月份,歷時7個月。

  悲觀的預期在經濟數據上逐步顯現出來,多項經濟數據先於降息時點出現下滑。PMI於2000年1月開始持續下行,並於2000年8月跌破榮枯線,持續18個月在榮枯線以下。GDP於2000年Q4結束4%以上的高位增速,出現加速下滑,個人消費支出、私人投資和出口分別從2000年Q2、Q3、Q4開始持續下行。

1.1.4  第四輪降息週期開啓(2007.09):多項經濟指標出現持續下行跡象1.1.4  第四輪降息週期開啓(2007.09):多項經濟指標出現持續下行跡象

  經濟下行跡象是啓動本輪降息週期最重要的因素。PMI與GDP同步進入下行週期,投資和消費拖累經濟加速下行。GDP從2004年開始步入下行週期,2006年Q3下行壓力增大,GDP增速從2004Q的高位4.30%逐步下行至2007年Q1的谷底1.48%。與GDP增速走勢較爲一致,PMI自2004年5月的峯值61.40起也逐步進入下行週期,在2007年1月份達到最低點49.50。私人投資2006年Q4出現大幅下滑,從Q3的7.04%下滑6.9個百分點至Q4的1.14%,2007年Q1起更是持續負增長。消費支出自2006年Q2開始出現持續下滑,2007年Q3相較2006年Q2同比下滑達1.7個百分點。

  上一輪加息週期後短端利率的擡升和對未來經濟下行預期的加重導致收益率曲線倒掛長達11個月之久。自2006年7月出現持續倒掛,2007年5月底倒掛結束。此輪倒掛時期處於美聯儲利率操作的真空期,即上一次加息週期結束和此輪降息週期開啓之間。

1.1.5 第五輪降息週期還遠嗎?:經濟仍處高位,但下行跡象明顯,預期強烈1.1.5 第五輪降息週期還遠嗎?:經濟仍處高位,但下行跡象明顯,預期強烈

  美國經濟目前處在高位水平,但 PMI 與出口增速顯示經濟下行預期較爲強烈。自2016年Q3以來至今,美國 GDP 增速一直保持上行態勢。具體來看,私人投資和個人消費支出支撐經濟整體維持高增速。私人投資自2016年Q3開始上行,目前保持在相對高位震盪;個人消費支出保持在窄幅上行區間2%-3%之間。但值得關注的是,先行景氣指標 PMI 出現了持續下行,此外已影響出口增速。PMI自2018年8月開始波動下行,目前已從61.3下行至5月份的52.1;出口增速也自2018年9月的8.58%出現了較大幅度下行,到2019年3月份,出口增速已下行至2.3%。

  收益率曲線短期內出現二次倒掛。自 2019 年 5 月 23 日以來至今,收益率曲線持續倒掛了 11 天,利差仍有逐漸縮小的趨勢,預計本次倒掛時間將會持續。這是 5 月 13 日出現短暫倒掛後的第二次倒掛。

1.2  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前後的資產表現1.2  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前後的資產表現

  1.2.1  對股票市場的影響

  美聯儲降息對全球股票市場的影響比較一致,但新興市場波動和彈性明顯大於發達市場。整體來看,美國作爲全球經濟的領頭羊,映射到股票市場上,在美聯儲降息週期期間,美股在股市方向上同樣表現出很強的帶頭作用,全球經濟和股市表現很難與美國脫鉤背離。但在降息的不同時期,美股帶動全球股市的方向是有區別的,整體來看,在降息預期和降息確認期間,全球股市主要以小幅收漲爲主;而完整的降息週期,股市的表現需要取決於經濟回落的性質。

  美聯儲降息預期和降息確認期間,全球股市主要以小幅上漲爲主。具體來看,其中在美聯儲降息週期的第一階段—降息預期期間,即上輪加息週期最後一次加息到本輪降息週期的第一次降息期間,全球股市主要以上漲或小幅波動爲主,如過去的第1、2、4輪降息週期的第一階段,美股和新興市場基本都實現了收漲。僅第3輪降息週期的第一階段,全球股市基本出現了同步小幅下跌,總體來看,該階段仍以上漲爲主。此外,在第二階段—降息確認期間,即第一次降息到第二次降息確認降息週期期間,在過去四輪降息週期中全球股市基本都實現了上漲,區別在於以美國代表的發達市場主要以小幅上漲爲主,漲幅多在5%以內,而以中國、印度爲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市場彈性相對更強,漲幅相對更大,多在10%以上。美聯儲降息預期和降息確認期間,全球股市以上漲爲主,主要原因在於,降息初期美國經濟增速仍維持在高位水平,降息促進估值提升,從而帶動市場上行。

  美聯儲完整降息週期股市的表現需要取決於經濟回落的性質,若是經濟自然回落,則股市上漲;若是出現全球性經濟危機,則股市下跌。站在完整降息週期角度來看,全球股市的走向基本一致,但具備較強的不確定性,而這種不確定性的核心原因在於經濟回落性質的不確定性。第1、2輪完整降息週期,美股帶動全球股市基本都實現了大幅上漲,原因在於這兩輪的經濟下滑,屬於經濟週期的自然回落性質,經濟的回落帶有可控、可預期的性質,而隨着降息政策操作,經濟回落的預期會不斷改善,因此這兩輪股市的上行主要靠估值提升催動。但第3、4輪降息週期完全不同,第3輪降息發生在亞洲金融危機後的科技股泡沫破滅期間,第4輪降息更是發生在美國次貸危機和全球金融風暴的危機期間,全球性危機帶有不可控、超預期的性質,降息操作帶來的估值提升難以抵消危機情況下心裏的恐慌和不確定性,因此股市在估值和基本面出現“戴維斯雙殺”的情況下,出現大幅下跌。

  此外,正常經濟回落週期和危機情況下,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節奏有明顯區別:正常回落週期下,降息偏向於“節奏緩、單次幅度低”,如第1、2輪週期中,單次降息幅度多以下調0.25%爲主;而經濟危機情況下,美聯儲降息偏向於“節奏緊、單次幅度大”的特點,如第3、4輪週期中,單次降息幅度多以下調0.5%甚至更大。因此美聯儲單次的降息幅度可看成是美聯儲對未來經濟預期的觀測信號。

1.2.2  對國債收益率的影響1.2.2  對國債收益率的影響

  降息期間,美國國債收益率會下降。美聯儲降息對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影響比較簡單、直接,二者呈現同方向變化,這在過去4輪的降息週期中,無一例外。背後的邏輯在於,美聯儲降息通常發生在經濟出現下行壓力或經濟有下行預期的環境下,市場對資產未來的預期收益率將下降,因此10年期國債收益率同樣下行。

  其餘經濟體的國債收益率同時受美聯儲降息和本國貨幣操作的影響,通常以下降爲主。基準利率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同向變化,這是二者的長期關係,這在過去4輪的美國降息中已經得以驗證和體現。而其餘經濟體的國債收益率變化會同時受到美聯儲和本國貨幣操作的影響,背後的邏輯在於全球的經濟週期和降息週期基本同處同一時期,當然國家間不會完全同布,但整體上美國是經濟週期和降息週期的領頭羊,當美國開啓降息週期後,其餘經濟體一般會追隨降息,因此在這種邏輯和操作下,各經濟的國債收益率也會跟隨下降。

  總的來看,有兩種情形和可能:① 美聯儲降息,某經濟體跟隨降息或基準利率不變,這種情形下,該經濟體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會下降;② 美聯儲降息,某經濟體反而加息,則這時國債收益率的變動方向將取決於二者對國債收益率不同影響抵消後的合力。

1.2.3  對大宗商品的影響1.2.3  對大宗商品的影響

  大宗商品價格的變動主要是受其供需變化的影響。美聯儲降息對大宗商品價格的影響較爲隱晦,主要還是受商品本身的供需變化影響。其中,在降息預期階段,黃金價格和銅價主要表現爲小幅下降,如第1、2、3輪的降息預期階段,黃金價格分別下降了1.6%、1.88%、3.21%,銅價分別下降了5.34%、7.30%、3.57%;而原油價格主要表現爲小幅上漲,在第1、2、4輪的降息預期階段,油價分別上漲了0.78%、1.64%、10.87%。

  在美聯儲完整降息週期,黃金價格主要表現爲較大幅度的上漲,如第1、3、4輪中,金價分別上漲了12.4%、30.3%、17.28%;但完整降息週期對銅價和油價的影響,難以明確,過去4輪中,分別有兩輪價格上漲,兩輪價格下跌,銅和原油類大宗商品在經濟下行階段,更多受本身供需的影響,尤其是供給的影響,因爲銅和原油的供給更容易受到少數國家的控制。

  上行的預期和壓力下,且今年3%上限目標下,貨幣政策難有持久強大的寬鬆空間。但總體來看,我們認爲目前仍有降準的可能性和空間,6、7月央行到期回籠資金規模分別高達6630億和6905億,規模直逼2、3月份,因此6月份有望出現一次降準的時間窗口。儘管美聯儲再度釋放年內晚些時候可能降息的信號,但受制於匯率的貶值壓力,短期內還看不到國內降息的可能。總體來看,降準可期,但降息難望。

1.3  美聯儲降息有利於打開其餘經濟體降息空間1.3  美聯儲降息有利於打開其餘經濟體降息空間

  美聯儲降息有利於其餘經濟體打開降息空間。匯率掣肘通常會對其他經濟體的降息政策操作形成較大制約,因此通常情況下,其餘經濟體開啓降息週期的時間會滯後於美聯儲降息,這在過去4輪中都有較好體現。如第2、3、4輪中,中國央行降息分別發生在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後的第10、10、13個月;第3、4輪中,歐央行和日央行降息分別發生在美聯儲第一次降息後的第4、13個月和第1、13個月。

2  三因素關鍵變化跟蹤及首選行業2  三因素關鍵變化跟蹤及首選行業

  經濟、流動性、政策三因素跟蹤:經濟增長層面,全球經濟面臨新一輪下行週期,發達經濟體PMI均走低,關注下週公佈的5月經濟數據;流動性層面,貨幣政策操作空間加大,美聯儲9月份降息的概率超過95%;政策層面重點關注穩增長政策加碼以及科創板預熱。

  2.1  經濟、流動性、風險偏好三因素跟蹤的關鍵變化

  全球經濟面臨新一輪下行週期。進入6月將迎來對經濟判斷的關鍵時刻,下週將集中公佈5月經濟數據,從PMI來看,5月中國PMI重回至收縮區間,各發達經濟體PMI均指向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美國製造業PMI繼續下行至52.1,非農就業大幅低於預期;日本PMI重新回落至收縮區間;歐元區PMI回落至3月低點附近。從5月份的高頻數據來看,經濟下滑的壓力有所加大,主要體現在汽車、發電量上。

  貨幣政策操作空間加大。目前流動性處於衰退式寬鬆的環境,在美聯儲9月份降息的概率超過95%的背景下,國內貨幣政策逆週期調節的空間將有所加大。具體而言,降准將成爲常備政策工具,節奏和力度將視情況而定。降息的可能性依然偏低,從最新關於匯率的表態來看,整數關口的意義有所削弱,但降息信號意義仍然偏強,9月份之前的選擇依然是引導一般貸款利率下行、利率市場化穩步推進。今年貨幣政策的總基調仍會圍繞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融資成本再下降1個百分點”來進行,中長期來看尤其要緩解中小微民企融資難的問題。從最新的利率變化來看,票據直貼利率保持穩定,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小幅下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之差進一步擴大。

  政策角度重點關注穩增長加碼、科創板預熱等。逆週期對衝政策需要加碼,地方政府專項債可能加速加量發行,產業政策進一步落實,尤其會體現在對經濟拉動作用較大的可選消費領域、如汽車、家電等。此外近期穩就業政策頻繁出臺,一方面體現了政策的連續性,另一方面是爲出口部門就業形勢惡化未雨綢繆,後續關注穩就業措施的繼續出臺。此外,科創板開板臨近,將對科技成長類行業估值產生一定帶動效應。

  2.2  六月行業配置:首選通信、電氣設備、食品飲料

  行業配置的主要思路:總體而言,目前市場仍受不確定性的影響制約,但進入6月份,對經濟的影響、政策對衝措施等核心問題都將水落石出,屆時有望迎來反彈契機,反彈持續性需取決於經濟增長的回落程度。行業配置上關注兩個維度,一是國內政策的對衝方向,主要是基建+消費相關的,如新基建領域的通信、電氣設備,消費領域的汽車、家電等;二是自主可控領域和硬科技,掌握核心技術的科技企業,如通信、計算機、電子等。6月份超配通信、電氣設備、食品飲料。

  通信

  標的:中興通訊、烽火通信、移爲通信、光迅科技、海格通信等

  支撐因素之一:商譽減值挖坑後,業績改善幅度大、確定性強,且盈利質量出現顯著回升。通信行業景氣極度低迷,尤其是Q4季度業績出現深坑,但進入2019後,業績反轉,1季度盈利增速超11倍,盈利質量同時出現顯著提升,毛利率從4季度的25.3%提升至26.8%,ROE轉負爲正,從-1.37%提升至1.38%。行業景氣提升帶動業績改善持續性較爲確定。

  支撐因素之二:估值水平低於近10年中樞,高增長低估值特徵明顯。目前,通信行業PE估值僅41.3倍,仍低於近10年平均水平45.4倍。通信行業的高增長(1季度改善幅度巨大,僅次於傳媒)、低估值(低於中樞)特徵明顯,仍具備很好的配置價值。

  支撐因素之三:5G商用進程加速、新基建建設正在快速推進。5G和新基建成爲通信行業貫穿全年的發展主線,目前5G應用正在逐漸落地,更多的5G生產和服務規模正在不斷擴大,5G廣泛的商用前景逐步被開發,給通信行業帶來一段長久的紅利期。

  電氣設備

  標的:隆基股份、陽光電源、通威股份、金風科技、中材科技等

  支撐因素之一:風電、光伏等政策落地,行業景氣度有望繼續提升。其一,發改委、能源局修訂《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出臺,有利於深入推進輸配電價格改革和電力市場化,促進企業加強內部管理和降本增效。其二,能源局發佈《關於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補貼政策確認、落地。

  支撐因素之二:估值低,目前僅在近10年的20%分位水平,提升空間巨大。目前,電氣設備行業的整體估值僅32.3倍,處於近10年估值水平的20%分位上,具備較強的安全邊際。

  支撐因素之三:下半年需求逐漸打開,業績有望超預期,戴維斯雙擊可期。隨着政策措施的落地,平價項目先行啓動,競價項目後續跟隨,下半年需求將逐漸被打開,開啓新一輪裝機週期,有望帶動業績超預期。此外,目前低估值背景下,政策催動需求爆發,戴維斯雙擊可期。

  食品飲料

  標的:貴州茅臺、五糧液、口子窖、古井貢酒、涪陵榨菜、海天味業、恆順醋業、中炬高新等

  支撐因素之一:業績高增長,盈利質量提升,行業受關注度高。食品飲料行業2019Q1季度盈利增速23.74%,實現在去年1季度高基數基礎上的繼續高增長,盈利質量顯著提升,尤其是一二線龍頭企業增速明顯高於行業,帶動能力強。再者,行業受關注度很高,景氣度有望持續,茅臺股東大會參會人數創新高,平價茅臺廣受歡迎。

  支撐因素之二:估值水平尚在合理區間,子板塊估值都低於近10年中樞。目前食品飲料行業整體估值28.9倍,飲料製造和食品加工子板塊估值分別爲28.65、29.52倍,都低於近10年中樞,尚在合理區間。

  支撐因素之三:受益國際長期資本流入以及溫和通脹上行。MSCI、標普體系、富時羅素體系中A股的權重都正處於提升過程中,這是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的趨勢,而以食品飲料爲首的消費類行業深受外資青睞,外資有望加大配置。再者,目前正處於通脹的溫和上行階段,食品飲料尤其是食品加工子板塊有望因此受益。

  風險提示:外圍市場大幅下跌、經濟出現超預期下行或上行、穩增長政策不及預期、美聯儲本屆當局風格變化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