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股票印花稅稅率1‰維持不變 調整權歸國務院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1日 16:59   新京報

  股票印花稅稅率不變 調整權歸國務院

  11月1日,據國家稅務總局官網消息,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公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截止日期爲2018年11月30日。

  《徵求意見稿》提出,證券交易印花稅稅率維持不變,仍爲成交金額的1‰,並且保持單邊對證券交易的出讓方徵收;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或者稅率調整,由國務院決定,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徵求意見稿》此次未對現行證券交易印花稅稅率和徵收方式做出調整。1992年,國家統一規定對滬深兩市證券交易徵收印花稅。後於2008年調整證券交易印花稅徵收方式,將雙邊徵收調整爲對出讓方單邊徵收。證券交易印花稅稅率在1992-2008年期間經過多次調整,2008年至今,證券交易印花稅一直保持1‰的稅率。

  另外,《徵求意見稿》還將以股票爲基礎發行的存託憑證納入證券交易印花稅的徵收範圍。財政部和稅務總局在說明中表示,將其納入印花稅徵收範圍,適用與股票相同的政策,有利於保持稅制統一和稅負公平。

  證券交易印花稅收入佔我國印花稅收入總額的接近一半。據財政部數據,2018年前三季度印花稅收入1809億元。其中,證券交易印花稅收入881億元,佔比約48.7%,2017年這一比重爲48.5%。近幾年來,證券交易印花稅收入同比保持下降趨勢,2016年同比下降51%,2017年同比下降14.6%,2018年前三季度同比下降6.5%。

  11月1日早盤,受到《徵求意見稿》的提振,券商股再度上攻,國信證券一度漲停,國投資本漲逾7%,華泰證券大漲5%。

  解讀 1

  現階段印花稅率保持1‰比較合適

  《徵求意見稿》提出,證券交易印花稅稅率維持不變,仍爲成交金額的1‰,並且保持單邊對證券交易的出讓方徵收。

  1992年,國家統一對滬深兩市證券交易徵收印花稅。後經國務院批准,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決定從2008年9月19日起,調整證券(股票)交易印花稅徵收方式,由雙邊徵收調整爲單邊徵收,即對出讓方按1‰的稅率徵收印花稅,對受讓方不再徵稅。自此,證券交易印花稅按1‰的稅率對出讓方徵收的規定維持至今。

  本次公佈的《徵求意見稿》未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稅率和徵收方式做出調整。對此,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賀強認爲,在目前階段證券交易印花稅維持1‰的稅率比較合適。

  賀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2008年證券交易印花稅調整至今,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稅率和徵收方式一直沒有變過。市場上有一些觀點提出要全部取消證券交易印花稅,或是進行結構性調整。

  賀強說,結構性調整會使得印花稅的徵收過於複雜,沒有必要,而全部取消現在並不具備條件,因爲證券交易還是需要收一定的稅。保持印花稅1‰的稅率,目前可能是比較合適的。“現在要重點做好‘六個穩’,最好暫時不做太大的變化。”

  賀強表示,改爲單邊徵收後,證券交易徵收的印花稅總額已經減少了很多。未來的趨勢是,還要進一步降低交易成本,降低交易稅。“現在建議取消印花稅的專家也不太多,我認爲最好保持穩定。”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目前證券交易印花稅稅率其實不算高,但是在市場低迷的時候,大家對於資金都比較敏感。如果根據投資者的盈利情況來徵稅,會更加合理。

  解讀 2

  調整權賦予國務院,爲股市調節留有空間

  《徵求意見稿》提出,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和稅率調整由國務院決定,並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

  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江瀚認爲,雖然此次印花稅稅率沒調,但是把調整的權限賦予了國務院,國務院有權根據實際情況調整,這無疑是一個潛在大信號,印花稅的徵收靈活度提升很多了。

  江瀚表示,此前稅法都是由人大來決定,但人大的表決週期比較長。印花稅的調整週期比較長的話,就難以適應市場的短期變化。“此次將調整權賦予國務院,整個徵稅的靈活度將提升很多,這對於整體市場來說,有着非常重要的積極意義。”

  楊德龍也認爲,調整權變化後,國務院可以根據市場狀況對印花稅的徵收進行調整,程序更加靈活。對於未來證券交易印花稅可能的調整方向,楊德龍提出,一種可行的方式是“先徵後返”,如果投資者全年累計虧損,徵收的印花稅可以退還;如果投資者全年累計盈利,則徵收的稅就不退。這樣的話可能更合理,也更市場化一點。

  財經評論人李寧表示,印花稅立法之後,稅率和徵稅範圍都是稅收基本要素,一般情況下都在稅法中規定。但這次印花稅立法,把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和稅率等涉及稅法基本要素的調整賦予國務院,就是爲及時根據股市情況發揮調節作用留有餘地和空間。

  財政部和稅務總局在關於《徵求意見稿》的說明中也解釋到,調整權的變化,是爲了靈活主動、便於相機調控,更好適應實際需要。

  解讀 3

  存託憑證納入徵收範圍體現公平性

  《徵求意見稿》提出,“本法所稱證券交易,是指在依法設立的證券交易所上市交易或者在國務院批准的其他證券交易場所轉讓公司股票和以股票爲基礎發行的存託憑證”。

  財政部和稅務總局在關於《徵求意見稿》的說明中解釋,將以股票爲基礎發行的存託憑證納入證券交易印花稅的徵收範圍,主要考慮的是:國務院已明確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存託憑證試點,存託憑證以境外股票爲基礎在中國境內發行,並在境內證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將其納入印花稅徵收範圍,適用與股票相同的政策,有利於保持稅制統一和稅負公平。

  賀強表示,存託憑證實際上是股票的一種代替品。海外的上市公司通過存託的方式在中國境內A股上市,性質上與股票差不多,只是股票的一種創新模式,所以將其納入徵收印花稅的範圍是合適的。

  楊德龍表示,CDR(中國存託憑證)未來將是一個重要的股票品種,意見稿將其納入證券交易印花稅的徵收範圍,體現公平性。

  楊德龍說,無論是境內上市的股票,還是境外上市公司以CDR形式在A股市場交易的股票,都一樣徵稅。他認爲,徵收印花稅對於CDR的發行影響不大,因爲1‰的稅率已經很低了,並且只是對出讓方徵收,徵收總量不大。

  對於將以股票爲基礎發行的存託憑證納入印花稅徵收範圍,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副所長趙錫軍認爲這是受到了滬倫通的影響。

  趙錫軍介紹,存託憑證是一個新的品種,在此之前,國內的兩個交易所沒有存託憑證這一類交易的品種,但在滬倫通即將推出的時候,滬倫通裏有這一說法。趙錫軍解釋,滬倫通也是證券市場的一類證券品種,與股票、債券和其他品種一樣,而這種新品種的引入,在稅收的徵管方面,也相應有了一個新的項目,此次有關存託憑證的修改,意味着有關部門同意把存託憑證作爲一個交易品種正式納入稅收的範圍。

  受訪專家均認爲,從整體上來看,印花稅法的出臺對於股市的影響不大。賀強認爲,目前政策方向是保持穩定。楊德龍認爲,印花稅的調整權轉給了國務院,這一點對股市來說偏向於利好,從今天的股市表現也可以看出,今天券商股大漲,進而帶動大盤上漲。

  歷次印花稅調整後股市變化

  1990年印花稅在深圳開徵,當時徵收標準是由賣出股票的交易者繳納成交金額的6‰;同年的11月,深圳市場對買家也開徵了6‰的印花稅。

  1991年10月10日,印花稅由6‰下調到3‰,這是我國證券市場史上第一次調整印花稅。調整後大牛市行情啓動,半年後,上證指數從180點飆升到1429點,漲幅接近7倍。

  1997年5月12日,印花稅由3‰上調到5‰。當天形成大牛市頂峯,此後滬指下跌500點,跌幅近30%。

  1998年6月12日,印花稅由5‰下調到4‰,調整後首個交易日,滬指收盤小幅上漲2.65%。

  1999年6月,B股交易印花稅稅率降低爲3‰。上證B指一個月內從38點飆升至62.5點,升幅逾50%。

  2001年11月16日,印花稅由4‰下調到2‰,調整之後,股市有過一段100多點的行情。

  2005年1月23日,印花稅再次下調,由2‰下調到1‰。調整後的1月24日,滬指收盤上漲1.73%。

  2007年5月30日,印花稅由1‰上調到3‰,這是1997年以來10年間唯一的一次上調。上調次日,兩市收盤跌幅超過6%,12346億元市值在一日間被蒸發。

  2008年4月24日,印花稅從3‰調整爲1‰。調整後,滬指收盤大漲9.29%,大盤幾乎漲停。

  2008年9月19日,證券交易印花稅由雙邊徵收改爲單邊徵收,稅率保持1‰。當天滬指創下史上第三大漲幅,收盤時上漲9.45%,A股1000餘隻股票漲幅在9%以上。

  新京報記者 顧志娟

  新京報製圖/許驍

  【觀察】

  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兼顧調控,印花稅立法爲穩預期添活力

  在印花稅立法中,把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和稅率等涉及稅法基本要素的調整權力歸於國務院,就是爲及時根據股市情況發揮調節作用留有餘地和空間,讓國務院根據股市調控及時運用政策工具進行調控,推動股市健康發展,保護股民切身權益。

  11月1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就《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根據《徵求意見稿》,證券交易印花稅1‰的稅率維持不變,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或者稅率調整由國務院決定,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在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經濟形勢的第二天,兩部委公開印花稅立法《徵求意見稿》,從一個側面說明更積極的財政政策正在爲落實中央政治局會議精神積極努力,特別是爲“穩預期”添加更多政策活力。

  此次印花稅立法《徵求意見稿》的推出,首先體現的政策信號就是國家加快推進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將1994年分稅制改革時確立的稅收法規逐步上升到稅收法律。

  目前,在我國現已開徵的稅種中,只有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車船稅等爲數不多的幾部法律通過人大的立法程序,絕大部分單行稅種是以國務院暫行條例的形式開徵,比如增值稅、消費稅等。

  對此,《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就是將現行的暫行條例逐步通過人大立法,成爲稅收法律,以確保稅收徵收的科學性、權威性、穩定性和可預期,構建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需要的現代財稅制度,深化改革開放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印花稅法公開徵求意見就是在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背景下推出的,是推進稅收法定原則落實邁出的重要一步。

  其次,人們對印花稅關注的焦點,更多聚焦在證券交易印花稅的調整和對股市的影響方面。目前我國股市正在經歷着大幅度調整,影響到經濟發展的正常預期。針對股市調整情況,有專家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改革提出具體的建議。

  這次印花稅法《徵求意見稿》第十八條確定“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或者稅率調整,由國務院決定,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可以說及時迴應了市場關切,兼顧了稅收法定原則落實和調控作用發揮兩個因素。

  因爲印花稅暫行條例一旦通過立法程序,涉及稅率和徵稅範圍等稅收基本要素時,都會以法律固定下來,不得隨意更改,否則就失去了稅收法律的穩定性和權威性、可預期性。

  但是,在印花稅立法中,把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和稅率等涉及稅法基本要素的調整權力歸於國務院,就是爲及時根據股市情況發揮調節作用留有餘地和空間,讓國務院根據股市運行及時運用政策工具進行調控,推動股市健康發展,保護股民切身權益。

  結合當前股市低迷情況,印花稅立法中將證券交易印花稅納稅人和稅率調整的權力歸於國務院,可以說及時向市場釋放了國家穩定股市發展的強烈信號,有助於增強投資者的信心,穩定股市預期,避免股市發生系統性風險。

  最後,這次印花稅立法也不是簡單將暫行條例上升到法律,而是根據當前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做出相應的調整,特別是在立法內容上,對部分稅目、稅率和納稅方式進行了調整。

  比如,《徵求意見稿》將以股票爲基礎發行的存託憑證納入證券交易印花稅的徵收範圍,有利於保持稅制統一和稅負公平。再比如,《暫行條例》中原加工承攬合同、建設工程勘察設計合同、貨物運輸合同的適用稅率由萬分之五降爲萬分之三等,則堅持了減稅改革的原則,有助於降低相關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另外,在納稅方式上,將印花稅由原先的貼花改爲申報,則可以方便納稅人,提高納稅遵從度。因此,從這些調整因素中,我們可以清楚感受到,印花稅立法改革體現了公平稅負、簡化稅制、方便納稅人的重要原則,使得稅收暫行條例上升爲稅收法律的過程更加充實,更有助於宏觀調控作用的發揮。

  □木丁(財經評論人)

  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市場還需要耐心等待

  《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的出臺,應該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辦到的事情。如此一來,按照《徵求意見稿》所規定的程序,由國務院作出決定,再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相關程序應該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啓動的。

  今年股市行情持續動盪,市場上要求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呼聲不斷。今日,市場的呼聲得到了財政部與國家稅務總局的“變相迴應”。

  11月1日,財政部與國家稅務總局聯合發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這意味着國家對印花稅更加重視,將對印花稅的管理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暫行條例》上升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徵求意見稿)》的高度。

  從財政部與國家稅務總局的角度來說,加強對稅收的管理,將印花稅上升到正式法律的高度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從國家全局的高度來考慮問題的。《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確實體現了“提高立法公衆參與度,廣泛凝聚社會共識,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開門立法”的精神。

  只是,從股市來說,投資者期盼的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腳步可能要放緩了。畢竟,證券交易印花稅只是其中一個很小的組成部分。

  從《徵求意見稿》內容來看,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是可能的。《徵求意見稿》第十一條規定了“免徵或者減徵印花稅”的七種情形。其中的前六種情形,基本上與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減免無關。只有第(七)種情形與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減免有關,爲“國務院規定免徵或者減徵印花稅的其他情形”。

  除此之外,《徵求意見稿》第十八條還作出明確的規定,證券交易印花稅的納稅人或者稅率調整,由國務院決定,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因此,依據《徵求意見稿》,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減免是可能的。

  但是,就當下來說,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並非立即可行,節奏很有可能要放緩。《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從《徵求意見稿》到正式獲得通過並且執行,中間還需要較長的一段時間。

  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的出臺,應該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辦到的事情。如此一來,按照《徵求意見稿》所規定的程序,由國務院作出決定,再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相關程序應該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啓動的。

  當然,也不排除按現行的規定,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暫行條例》的規定來對證券交易印花稅進行減免的可能。不過,這種可能性較小。如果真要按《條例》來對證券交易印花稅進行減免的話,那也應該是對證券交易印花稅的減免在前,《徵求意見稿》出臺在後。

  如今在《徵求意見稿》出臺的情況下,再對證券交易印花稅按《條例》的規定進行減免,在程序上似乎有所顛倒。因此,要減免證券交易印花稅,最大的可能是要等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花稅法》正式通過後再來依法辦事。所以市場對證券交易印花稅減免的期盼,還需要繼續耐心等待。

  □皮海洲(財經評論人)

  新京報記者 顧志娟 侯潤芳 張思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