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失信主體7月淨增47萬個 信用機制莫陷不可信怪圈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9日 16:50   新京報

  信用建設固然重要,懲戒力度也需要強化,但不能因爲急於求成就廣貼“失信”標籤。信用不能成爲一個筐,什麼都要往裏裝。

  8月16日,在國家發改委召開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新聞發言人孟瑋提到,截至7月底,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歸集總量持續增長,累計歸集各類信用信息約370億條。7月份當月,新增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名單信息69.38萬條,涉及失信主體63.92萬個,退出失信聯合懲戒對象名單主體16.65萬個。7月份,全國法院發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33萬例,限制購買飛機票256萬人次,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9萬人次。此外,7月份有15萬失信被執行人主動履行法律義務。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也發佈2019年第三批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共涉及工程建設、加工製造等行業的100家企業,總金額達1.2億元。涉及企業信息均已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依法依規實施聯合懲戒。

  上述統計數據,足以表明我國信用建設取得的顯著成效,但也暴露出一問題和隱憂,僅僅一個月就淨增47萬多個失信主體,到底是原有的信用環境太差,還是現有的信用機制被擴大化濫用?

  爲此,孟瑋專門強調,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要始終堅持依法依規、合理適度。個別地方違法違規將不適用於失信懲戒機制的行爲納入個人信用記錄,對發現的此類問題,已及時進行了糾正處理。要做到“三個防止”,防止失信行爲認定和記入信用記錄的泛化、擴大化;防止失信“黑名單”認定和實施失信懲戒措施的泛化、擴大化;防止包括個人信用分在內的其他信用建設舉措應用的泛化、擴大化。

  近年來,我國大興信用建設,確實取得顯著成效。主要源於信用機制起到良好的“加減法”作用。一方面,給守信“加分”,讓守信者得到實實在在的利益與好處;另一方面,給失信“減分”,通過必要的懲戒,讓失信者付出代價。正是這種獎懲制度的存在,信用質量開始被當作個人屬性和公衆屬性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部分地方出現的過度懲戒或信用威脅的情況,反而會將“信用機制”置於“濫用、泛用”的陷阱,爲“信用機制”埋下“不可信”的隱患。

  孟瑋強調,應嚴格按照失信懲戒機制的行爲對行爲人進行界定,避免因邊界事件而使信用機制成爲增強地方行政職權的工具。隨着社會信息透明度的上升,居民信息可獲得性的增加,信用機制不僅會在行政領域被濫用,在日常生活中也面臨“被濫用”的挑戰,任何事都可能被扣上“失信”的帽子。以當前大學生就業爲例,統計數據顯示,90後應屆畢業生平均一年內更換3至4家企業,頻繁的跳槽自然會對相關企業造成不小的影響,爲了約束員工頻繁跳槽,部分企業將“跳槽”直接與“信用”掛鉤。某省人社廳副廳長就曾公開發言稱要將跳槽與信用相聯繫。“跳槽”事件被扣上“失信”的大帽子,難免會有“信用制度被濫用”的嫌疑。

  信用制度被濫用和泛用,將對信用機制的建設形成嚴重的後果。一方面,濫用和泛用會虛增大量的信用問題,加大執法成本,掩蓋真正需要解決的信用違法違規問題;另一方面,懲戒面擴大意味着懲戒區分的縮小,囫圇吞棗式的信用懲戒反而會減少信用機制的“加減法”作用,降低信用機制的效果。

  商務部官網此前印發《商務信用聯合懲戒對象名單管理辦法》時提到,信用監管具有兩方面意思:一是對社會信用監管;二是對執法信用監管。此次發改委再次強調,就是在給執法部門“打預防針”:信用建設固然重要,懲戒力度也需要強化,但不能因爲急於求成就廣貼“失信”標籤。信用不能成爲一個筐,什麼都要往裏裝。

  □盤和林(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編輯 汪世軍 校對 劉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