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2019年首席展望:中國市場無失速風險是共識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09日 16:09   澎湃新聞

  2019首席展望|大摩華鑫章俊:中國市場無失速風險是共識

  澎湃新聞記者 劉歆宇 

  A股是否會在2019年迎來曙光?

  近日,澎湃新聞記者陸續採訪了一批行業首席分析師、經濟學家等,回顧2018年市場,展望2019年行情。今天刊發的是對摩根士丹利華鑫(大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的專訪。

  據章俊預測,2019年的GDP增速將放緩至6.3%。

  從拉動GDP的“三駕馬車”來看,上半年基建補短板效應會逐步顯現,爲經濟增長託底,但這也只能作爲短期內穩增長的權宜之計。消費方面,實物型消費增長會持續疲軟,但服務性消費將成爲支撐消費增長的主要動力。至於出口,章俊認爲,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和貿易保護主義將使得淨出口的貢獻率轉負,併成爲經濟增長的拖累。

  儘管章俊坦言,國內宏觀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但中央對下行壓力的確認其實是一種積極信號,因此,他對宏觀經濟整體持謹慎樂觀態度,預計宏觀政策組合會是“穩貨幣、鬆信貸、寬財政”。

  章俊表示,從全球資產配置的角度來看,全球資產在2019年是呈現從美國流出的格局,在全球資本尋找確定性的過程中,中國市場因爲沒有失速風險,加上匯率穩定、估值吸引,因此確定性很強。

  以下是澎湃新聞與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的訪談全文:

  1,澎湃新聞:國家統計局此前公佈的2018年12月CPI和PPI數據雙雙回落,你怎麼看待?

  章俊:CPI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通脹下行趨勢明顯,市場擔心的滯脹風險已經下降。PPI下降大家更擔心通縮的風險,我認爲PPI二季度左右可能由正轉負,CPI有進一步下行的可能。通脹不會成爲貨幣政策的制約。今年貨幣政策空間更大,預計降準之外還有降息,主要理由有兩方面,一是美元指數的下行,人民幣匯率的壓力也減輕,二是通脹層面壓力減輕。

  2,澎湃新聞:整體來看,宏觀經濟目前的下行壓力如何?

  章俊:經濟下行壓力還是很大的。年初以來,我們開始轉向偏謹慎樂觀。去年下半年,政策面已經確認了經濟下行的事實。過去我們總是談“穩中向好”,去年開始談“穩中有變”,後來是“變中有憂”。中央的確認是一種積極信號。困難不是最重要的,不迴避纔是最重要的。政策面這是積極信號。

  3,澎湃新聞:在“三駕馬車”中,投資會如何影響宏觀經濟走向?

  章俊:我認爲,上半年基建補短板效應會逐步顯現,爲經濟增長託底。現在主要還是融資的問題,政府還是強調穩槓桿,那基建投資效果可能不一定特別好,地方政府融資壓力可能比較大。再加上基建本身的邊際效應也在減弱,所以基建補短板也只能作爲短期內穩增長的權宜之計。

  在工業企業盈利持續下滑的背景下,製造業投資大概率會見頂回落,所以中央可能在下半年在邊際上適度放鬆房地產調控政策。

  4,澎湃新聞:你怎麼看待今年的房地產市場?

  章俊:房地產市場今年年中可能會有調整。第一是看時間點,第二是看政策力度。政府這一輪調控也有一年了,其實房價不漲的主要是一線城市,三四線城市到去年年中有部分還在漲,所以說這一輪調控效果並不特別明顯,政府不是很願意太早放鬆。

  過去我們常常會看到,先是部分地方政府出來試探中央政府的底線,現在也已經看到有一些案例,但目前來看,中央還是保持了政策立場沒有變。什麼時候會有中央層面的變化?要看基建投資的效應。春節之後,工地開工,基建投資會企穩,上半年政府肯定是儘可能希望基建投資穩增長,如果可以穩住,那麼我相信政府是不希望靠房地產去拉動投資的。另一方面,中美貿易談判如果有好的結果,也會提振信心。

  5,澎湃新聞:2019年剛剛開年,央行就宣佈降準,是否出乎市場預料?爲何會有此動作?

  章俊:降準的時間點是比預期的早。相信是有關部門看到了經濟下行的壓力,最近的數據其實明顯也有反應,例如12月PMI大幅低於預期、工業企業利潤單月負增長,出口數據也比較差,政策方面有進一步改善的空間。這次降準有置換性質,貨幣政策兩個取向:短期平抑流動性,收短放長,拉動固定資產投資,特別是基建投資。如果我們看貨幣信貸數據,新增貸款還可以,但是中長期貸款佔比偏低,這說明銀行放貸意願不是很強,這說明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希望可以提升放貸意願。

  6,澎湃新聞:2019年的宏觀政策組合會是怎樣的?

  章俊:國內宏觀政策組合我覺得會是“穩貨幣、鬆信貸、寬財政”。因爲剛纔也說了,問題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而不是貨幣政策本身需要大幅寬鬆。另一方面,在中央指引財政政策需要更積極的背景下,我們預計今年預算赤字率、地方政府債發行和減稅降費的規模都會有較大提升,各項“寬財政”措施會積極落到實處。但從中長期來看,財政支出壓力會伴隨着人口老齡化而尋蘇家大,因此未來要通過持續大規模減稅來刺激經濟增長的空間不大。

  7,澎湃新聞:你覺得從大類資產配置的角度看,投資者應該如何進行投資?

  章俊:今年是全球經濟的拐點。美國經濟增速下行,我們判斷美聯儲上半年加息兩次,之後暫停。去年是全球資產迴流美國,今年是流出。不會有哪個市場特別好,那麼資本流出後更多是尋找確定性,外資流入A股就是看到了中國市場的這種確定性更高。我們預計2019年的GDP增幅是6.3%,市場上沒人預測6%以下,也就是說大家的共識是中國市場沒有失速風險,確定性很高。而且匯率穩定,估值比較有吸引力。所以從全球配置的角度,我們看好新興市場,中國的確定性是很高的。

  8,澎湃新聞:開年全球市場都出現了高波動的現象,這說明什麼?

  章俊:在全球經濟復甦尾期,風險資產的波動性上升是典型現象。波動上升意味着投資者避險情緒上升,這種現象會持續到出現拐點的時候結束。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