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渾水連發三彈狙擊安踏 安踏強勢反彈直線拉昇逾3%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18:39   北京新浪網

  新浪港股訊 7月11日消息,渾水發佈針對安踏體育做空報告第三部分,稱投資者不能相信安踏斐樂店的數量。安踏低開0.59%,不過此後強勢拉昇逾3%,高見52.5港元。

  目前,渾水已經針對安踏發佈三部分沽空報告,渾水錶示:安踏祕密控制了其一級經銷商,以提高其利潤率;渾水認爲安踏內部人士欺騙外部投資者,並以投資者爲代價獲取利益;渾水錶示:投資者不能相信安踏斐樂店的數量。

  渾水狙擊第一部分:

  渾水認爲投資者不能信任安踏體育的財報數據,指控安踏體育“祕密控制了其一級經銷商,以提高其利潤率”。按照渾水的說法,安踏私下操縱27家分銷商,其中至少有25家爲一線分銷商,總共佔安踏體育約70%的零售額。

  渾水對其中23位安踏分銷商調查後認爲,這些分銷商2017年的銷售成本約爲人民幣55億元,約佔安踏總報告收入的1\/3,毛利率一般爲7%到8%,淨利潤率接近於零。因此,渾水做空報告認爲安踏正是利用其對這些分銷商的控制來誇大其報告利潤。

  渾水報告認爲,絕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分銷商的所有者僅僅是安踏董事長丁世忠的代理人,安踏對分銷商的控制是安踏業務分銷公開的祕密。

  安踏迴應第一部分:

  1)董事會深知及確信,渾水報告中所提述的所有本集團25家分銷商均爲獨立於本公司或其任何關連人士,且與彼等並無關連的第三方;

  2)本集團各分銷商擁有其自身的管理層團隊,作出獨立商業決定,並擁有獨立於本集團的財務及人力資源管理功能,且並無相互控制關係;

  3)集團透過分銷協議及相關指引規範其與分銷商的關係,且近年並無重大變化;

  4)集團在銷售及營銷策略、市場管理及表現考覈系統等方面會向分銷商提出更多的指引及定期溝通,但分銷商負責作出最終商業決定及自負盈虧;

  5)有時候部分分銷商爲了推廣業務的便利,會自稱其爲本集團子公司或分公司,而並非以法律的定義來表述;

  6)爲支持分銷商,本集團允許該等分銷商使用品牌名稱安踏、安踏品牌標誌;

  7)存在個別僱員離開本集團並加入分銷商或相反的情況。

  安踏稱,公司保留權利採取一切適當行動(包括展開法律訴訟程序),以保障其合法權益免受針對本集團的任何毫無理據的指控損害,今日復牌。

   渾水狙擊第二部分:

  在第二份報告中,渾水指責安踏體育上市後不久的一系列交易,讓該機構相信安踏體育內部人士一直有意欺騙外部投資者,以投資者爲代價謀取私利,其中包括2008年,內部人士剝奪了公司的一項寶貴資產——國際品牌零售業務,並試圖掩蓋這一事實,與安踏體育控制分銷商的方式類似,內部人士也利用了代理。

  安踏迴應第二部分:

  安踏體育在港交所發佈兩則公告分別表示,強烈否認渾水報告中就該等本集團相關交易的指控,認爲有關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安踏體育將在8月26日舉行董事會會議。

  渾水狙擊第三部分:

  渾水稱,安踏被發現了一個重要謊言。如果安踏承認蘇先生是安踏的代理人,那麼擁有所有斐樂(Fila)商店的說法就不會完全是謊言。很明顯,其中一個陳述不可能是真的 - 要麼安踏在說蘇先生不是其代理人時撒謊,或者安踏一直對其擁有所有Fila商店這一事實撒謊。

  第二個問題是投資者不能相信斐樂(Fila)店的數字。安踏一直在向審計師和公衆報告Fila店數量,並聲稱擁有所有Fila商店。安踏是否從其不擁有的商店中整合財務?就像我們相信安踏的品牌財務一樣,安踏可能只會提高斐樂店的數量- 也就是說,它可能會欺詐性報告Fila的財務數據。

  安踏迴應第三部分:

  安踏體育再回應沽空報告:當中含有若干關於FILA品牌零售業務於中國營運模式的指控。董事會強烈否認報告中的指控,認爲有關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

  是否造假,業內人士怎麼看?

  新浪港股查詢並綜合界面、每日經濟新聞、格隆匯觀點如下:

  1)業內人士認爲,就目前披露的內容看,此次渾水出手做空安踏體育的一些證據並非祕密,指責安踏體育還需要更多幹貨。一位長期接觸安踏體育的市場分析人士表示,作爲國內最大體育用品生產商,安踏體育對一級經銷商的強掌控力是必須的,這在業內並非祕密。

  渾水認爲,在安踏大約46個一級分銷商中,安踏祕密控制了超過40個,祕密控制的分銷商銷售合計佔安踏品牌銷售額約70%。

  渾水採訪了4位參與分銷的安踏前高級經理,以及一位大型分銷商廣州市安大貿易發展有限公司的前任高級經理。據渾水的採訪記錄顯示,他們一致確認安踏體育在控制着分銷商。

  事實上,早在2007年的《招股章程》中,安踏體育就披露:“廣州市安大貿易發展有限公司爲本集團二零零六年的最大顧客。”而且,廣州安大的“25%權益由丁清亮先生擁有”,這位丁清亮先生“爲丁世忠先生(安踏體育執行董事)的內兄”。

  而根據天眼查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丁清亮對廣州安大的持股比例仍爲41.25%。

  2)公司業績太好,毛利、營業利潤率太高又怎麼解釋呢?據界面新聞:只要細看幾家公司的成本管控,就能發現安踏體育淨利率高的主要原因,在於管理費用以及營業總成本的管控。2018年,安踏體育的管理費用佔總收入的比例爲5.06%,與此同時,361度以及李寧的佔比分別爲9.75%和6.45%。而管理費用中主要列明的是爲組織和管理生產經營活動而發生的各種費用,與經銷商的返點沒有直接聯繫。

  另一個重要的指標是主營業務成本佔收入的比例。2018年,安踏體育這一比例爲79.64%,而特步國際、361度以及李寧的佔比分別爲89%、92%以及93%。一位分析師解釋,安踏體育主營業務成本管控的成功,主要歸功於規模效應,以及精細化的存貨管理。

  以往的問題關聯交易旨在充實實控人的個人腰包。那麼安踏呢?格隆匯表示:2007年到2018年,安踏IPO募集了36.43億港幣,配售募集了37.92億港幣,一共是74.35億港幣,而安踏向市場派了55.42億,這樣來看,安踏並沒有向市場索取太多。如果只計算2007年到2016年,安踏從市場融資36.43億港幣,向市場派息37.39億,可以看到,安踏基本沒向市場要錢。此外,翻了安踏過去的股權數據,安踏減持只有2009年下半年發生過一次,2014年下半年減過一次,分別減持了3個點左右。所以粉飾報表,做高股價,從而達到減持獲利的可能性目前也不存在。

  3)券商怎麼看?根據此前研報,國內外投行一致看好安踏。據最新研報顯示:大和認爲,安踏定位良好,予其“買入”投資評級,目標價63.6港元。渾水這次只披露其對分銷商管理職能的影響,並非股權出現問題,認爲渾水的披露似乎符合港交所(00388)的要求。

  不過,里昂則對安踏持沽售評級:里昂認爲,安踏估值已經超過基本面。渾水對安踏(02020)的報告公平,真正問題在於一隻流通性強的股票,若企業管治及財務披露不透明,在脆弱的市場環境下,估值超出預期基本面,即使沒有渾水的指控,股價也可能受壓。除了渾水報告的指控之外,該行繼續關注公司的基本面風險及高估值,於是將安踏2019-2021年盈利預測上調9%、12%及13%,但維持“沽售”評級,目標價42港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