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槓桿“殼玩家”暴裂無聲 玩家陷資金危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3日 15:45   21世紀經濟報道

  槓桿“殼玩家”暴裂無聲

 

  本報記者 安麗芬 實 習 生 史一鳴 廣州報道

  資本暮光·任性買殼人

  多年後回味起來,或許會感慨一句,那真是一個梟雄輩出的時代。 

  那些年,通過槓桿資金,買買買,成爲部分資本大佬的熱衷遊戲。這些“資本大佬”福布斯排名,亦隨着K線圖的波瀾,上下震顫。 

  有的甚至囊獲多家上市公司,一時“資本系”如雨後春筍;其中不少再搭配金融牌照,隱現“金控”格局。 

  時過境遷,一些曾經的榮光,卻開始捲入接踵而來的“債務泥潭”…… (李新江)

  導讀

  隨着殼股的跌跌不休,當初的槓桿買殼玩家借錢買殼然後質押股票融資的遊戲出現危機,有些玩家甚至斬殼自救,有些則深陷泥潭。記者獲悉,部分“殼”玩家,甚至被合作伙伴訴諸公堂。

  6月1日,股權轉讓概念股*ST天馬(002122.SZ)拉出第16個跌停板。

  較2017年9月的高點,跌幅已達66%,當日收盤仍有108萬手賣單壓頂。另一隻股權轉讓概念股*ST尤夫(002427.SZ)曾一口氣拉出了28個跌停板。

  巧合的是兩家上市公司背後都隱現知名資本玩家,且因此曾被資本市場所熱捧。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ST尤夫和*ST天馬同屬被殼玩家“玩壞了”的股權轉讓概念股:實控人均被立案調查、陷入資金危局,而上市公司本身也被拖下水,陷入多起訴訟之中,甚至被審計機構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直接披星戴帽。

  曾幾何時豪擲數億買殼,甚至買多個“殼”的玩家,在資本市場頻繁出現。潮水褪去,當初殼玩家、跟隨資金和PE組成的“三角囚徒困境”轟然破裂。

  玩壞的股權轉讓概念

  股權轉讓概念股被資金熱烈追捧,主要邏輯便是換了新東家,後續有資本運作預期。

  不過監管層及時出手,一是嚴厲問詢資金來源、股票質押、槓桿等主要問題;二是此後對併購重組的史上最嚴限制。

  於是,殼玩家的資本運作手腳被束縛。

  “目前那批槓桿買殼的資本很難做資本運作,監管層要求部分買家做了承諾,要求三年內不轉讓、五年內不變更控制權,操作空間非常小。如果自己並沒有好的資產注入,更加艱難。”6月1日,上海某投行人士指出,尤其是一些槓桿買家,錢是募集或者借款,壓力很大。

  6月1日晚間,股權轉讓概念股夢舟股份(600255.SH)發佈終止重組的公告;另外,科林環保(002499.SZ)、ST宏盛(600817.SH)、宇順電子(002289.SZ)等此前也均遭遇重組失敗。

  當資本運作被束縛之後,對玩殼和資本運營在行的玩家,對產業運營卻是外行。經歷了兩三年的經營,已有多家股權轉讓概念股陷入泥潭。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有三家股權轉讓概念股被審計機構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股票直接披星戴帽,涉及*ST富控(600634.SH)、*ST尤夫和*ST天馬,其中前兩家同系中技系的掌門人顏靜剛控制,*ST天馬則系資本大佬徐茂棟由2016年10月以29.37億元的價格入主。

  根據*ST富控公告,公司自資產負債表日後已收到法院送達的9起民間借貸糾紛案件、1起企業借貸糾紛案件、1起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件的訴訟資料及1份民事裁定書;*ST富控涉及異常的大額資金往來事項;存在9.43億元的關聯擔保。

  跟*ST富控遭遇的情況類似,顏靜剛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ST尤夫也因爲多起訴訟以及異常的大宗貿易而被審計機構出具無法表示意見。

  “審計機構出具無法表示意見主要是時間節點的原因,會計師沒有充足的證據判斷。比如立案調查事項,目前沒有收到結果,會計師無法判斷該事項對公司財務數據的影響;當時的年報節點,相關訴訟沒有任何結果,會計師也沒有辦法計提。”*ST尤夫證券辦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經營正常,會盡量解決存在的問題。

  *ST天馬也在遭遇易主之後的陣痛。在實控人徐茂棟的拖累下,近期公司訴訟纏身、銀行資金被凍結,連交易所問詢函也無法獲得法律意見,證監會也對其立案調查。

  “公司目前經營正常,有幾個債權人在起訴,另外幾塊資產被凍結,目前還不清楚領導層的打算。”6月1日,*ST天馬證券辦人士表示。

  玩家陷資金危局

  爆倉、立案調查、訴訟等不斷爆出,甚至彼時很曖昧的資金夥伴們也翻臉無情。

  5月15日,*ST天馬發佈收到華融證券要求公司發佈違約平倉公告通知,其控股股東喀什星河到期未足額支付購回金額,構成違約。目前,剩餘質押股數爲3175萬股,剩餘待購回初始交易金額15000萬元及其對應的利息和違約金尚未償還。

  對此,華融證券已申請凍結質押的3175萬股天馬股份。另據新京報報道,徐茂棟控制的星河互聯已發生裁員欠薪事件。

  廣東私募大佬羅偉廣近日也曝出資金危機,其曾於2015年9月協議受讓金剛玻璃11.24%股權,成爲第一大股東。

  5月11日,金剛玻璃(300093.SZ)公告稱,羅偉廣所持股份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處於凍結狀態的股份數爲2128.71萬股,佔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87.65%,佔本公司總股本的9.86%。

  本報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羅偉廣旗下的深圳市納蘭德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深圳市納蘭德投資有限公司也被債權人起訴,羅偉廣及相關公司名下資產被凍結。

  “那是羅總個人的事情,具體我們也不清楚。”6月1日,金剛玻璃某人士稱。

  值得注意的是,金剛玻璃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一路下跌,今年2月份盤中觸及近期低點,而將股票進行質押的羅偉廣也面臨被平倉。

  從*ST富控和*ST尤夫兩家上市公司看,中技系掌門人顏靜剛也同樣面臨資金危機,其目前作爲被告的訴訟已經多達十餘起,其中追債的有中江信託、自然人、小貸公司、貿易公司等。目前,顏靜剛持有的*ST富控3182.5萬股被司法輪候凍結。

  跟一些陷入泥潭無法自拔的資本玩家相比,有些玩家幸運抽身,有些則在斬殼。

  比如2016年4月,80後蔣勇高槓杆從銀行借款以18.96億元的價格受讓*ST尤夫控股權,一年後的2017年5月,蔣勇將所持*ST尤夫股權轉讓給了顏靜剛控制的中技集團;另外,曾經高槓杆買下兩個殼的郭昌瑋,在資金壓力下,今年3月將衆應互聯(002464.SZ)控股權轉讓給了李化亮;曾經高槓杆買入兩殼的夏建統,今年3月,將睿康股份(002692.SZ)控股權轉讓給了80後李明。

  目前仍有一些殼大戶未進行斬殼行動,尤其是具備產業背景的控股股東。比如華夏幸福掌門人王文學握有黑牛食品(002387.SZ)、ST宏盛(600817.SH)、玉龍股份(601028.SH)三隻股權轉讓概念股;廣州民企龍頭雪松控股握有齊翔騰達(002408.SZ)、希努爾(002485.SZ)兩隻股權轉讓概念股,並控制着猛獅科技(002684.SZ)。

  遠離炒小、炒爛

  當下因爲會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導致退市的*ST烯碳(000511.SZ)亦備受關注。其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即股權轉讓概念股。

  2017年末,*ST烯碳暫停上市階段,遠成集團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閃電入主,實際控制人變更爲黃遠成。不過就在*ST烯碳2017年宣告盈利有望恢復上市的情況下,審計機構對其財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觸發退市條件。

  發佈終止上市公告的當天,*ST烯碳也發佈了黃遠成辭去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職務的信息,拂袖而去。

  *ST烯碳退市也爲殼玩家們敲響了警鐘。

  “從過去炒殼案例看,大部分買家沒有主業,玩幾年就跑了,把爛攤子扔給股民,毫無價值。”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指出,目前監管層正在堵借殼上市,對皮包公司、垃圾股加大監管力度,“用腳投票”倒逼垃圾股退市,這是非常好的開始。

  日前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在上海專門召開投資者座談會,其間指出“投資者要樹立理性投資理念,保持長期持有的定力和韌勁,遠離炒小、炒爛、炒概念等短期行爲”。

  在新股發行提速、併購重組嚴管等背景下,近來股權轉讓概念股一直跌跌不休,有些創下多年來的新低,腰斬者衆。比如*ST尤夫創下了連續28個跌停的記錄;*ST天馬目前的跌停板數也達到16個,6月1日再度跌停。

  不過,炒小、炒爛的市場風氣在A股根深蒂固多年,眼下依然有不少投資者重金炒垃圾股。6月1日,在滬指大跌20點的情況下,*ST富控、ST新梅漲停,*ST尤夫、*ST南風等漲幅也超3%。

  不僅如此,有些資本仍然不懼風險勇於高價買殼。2月3日,標的“創越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和秦勇*ST準油(002207.SZ)股票5574萬股”在阿里司法拍賣平臺上公開拍賣,被中植系旗下的湖州燕潤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總價9.08億、溢價97%拍下。至此,解直錕實際控制的上市公司多達3家。

  (編輯:李新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