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217條非標財報大數據 瑕疵背後中介機構“夾縫求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2日 16:05   21世紀經濟報道

  217條非標財報大數據: “瑕疵”背後中介機構“夾縫求生”

  本報記者 楊坪 深圳報道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審計機構出具的非標準無保留意見(以下簡稱“非標意見”),與企業各種“雷”點——經營鉅虧、債臺高築、訴訟纏身、監管調查、主業不振等是相伴相生的。

  僅從數據來看,2018年,非標報告再創新高。

  2018年年報被審計機構出具“非標意見”的上市公司數量,已高達217家,佔已披露年報企業的比例達到6.02%, 2016年和2017年被出具非標意見的上市公司分別才96家和118家。

  “我們也和審計機構協商過,但是現在審計機構有一套自己的標準,監管比較嚴,不瞞你說,昨天我們的會計師事務所還被證監局叫過去問了一下情況。”5月9日,一名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上市公司內部人士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道。

  這一數據的快速攀升,不僅讓少數A股公司的風險一覽無餘,也讓審計機構與上市公司之間的博弈日趨“白熱化”。

  原因各異

  “去年資本市場動盪,部分上市公司出現了較爲嚴重的問題,客觀上讓審計師對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等方面的判斷出現質疑;二是反映了監管部門對中介機構從嚴監管的趨勢。”5月8日,新財董併購諮詢集團董事長彭欽文受訪指出。

  從微觀層面上分析,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公司經營能力出現重大問題,持續經營能力存疑;重大法律訴訟、行政調查或其他重大不確定性等,是審計機構出具非標意見的主要原因。

  而與造成這一結果相關的原因主要有違規擔保、重大訴訟、資金緊張、銀行賬戶凍結、連續多年虧損、主業經營幾乎停滯、關聯交易、資金佔用、損失計提合理性存疑等常見的A股風險事項有關。

  如*ST赫美(002356.SZ)就因違規對外擔保、大額資金往來未識別關聯方等問題,被審計機構出具“無法表示意見”。

  5月9日,*ST赫美證券部人士對以投資者身份致電的記者回應稱:“公司高管有權利對財務報表投反對意見,已經闡述理由了,具體解決措施我們會在回覆關注函裏披露。”

  同樣風雨飄搖的*ST雛鷹則面臨資金短缺、無法償還到期債務而深陷訴訟,以及大量資產減值準備計提不能提供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被亞太會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

  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中,*ST雛鷹對外公佈的電話已經連續多日無人接聽。

  除了違規事項和審計憑證外,審計機構另一個重要評判標準是公司業務是否正常,是否有能力持續經營。如因未獲得相關審計憑證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ST科林(002499.SZ)。

  “無法表示意見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持續經營能力的問題,公司的重要項目因流動性問題停工了。另一個核心問題是高郵項目推進不明確,審計機構對進展狀態無法判斷,董事會報告明確寫了解決辦法,我們也想盡快解決這個事情。” *ST科林證券部人士迴應稱。

  還有的企業,憑證齊全,財報並無異常,但因主業不佳導致持續經營存疑,及存在重大不確定事項等,被審計機構出具 “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

  如中房股份(600890.SH)的審計機構就指出,公司目前房地產業務無後續開發項目,現正與遼寧忠旺精製投資有限公司進行資產重組,今後的主營業務將在重組完成後轉爲鋁加工業務。但重組事項尚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我們的年報沒有不規範,只是因爲重組一直在推進,但是存在不確定性,後續主營業務的現狀難盼,具體到審計內容上,我們是完全符合審計要求的,‘非標意見’不能說明我們公司不合規。” 中房股份證券部人士說道。

  ST銳電(601558.SH)證券部人士也對記者坦言,“審計機構的考慮在於我們主營業務收益主要來自於資產處理,最起碼主營業務要佔利潤很大部分才(能擺脫非標意見),畢竟現在扣非後虧損很大。”

  刺眼的“非標”

  “非標意見根據嚴重程度,對公司的經營的影響是不同的,其中否定意見或無法表示意見影響嚴重一些,會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甚至面臨退市,保留意見和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的影響相對較小,但也會引起投資人的關注。”

  5月9日,華南一名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向記者坦言非標年報的影響。

  根據記者統計,非標意見數量較2017年翻了一倍數據背後,其中,被出具“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保留意見”、“無法表示意見”的上市公司分別有97家、81家和39家(2018年年報未出現否定意見報告),分別較2017年多出了26家、50家、23家,同比增長36.62%、161.29%和143.75%。

  其中有不少上市公司連續多年被出具非標意見,連續三年被出具非標意見的上市公司高達41家,連續兩年的上市公司則有42家。

  根據本報記者統計,2018年的非標企業主要集中在了週期性行業(農林牧漁11家、化工15家、有色金屬12家)、重資產企業(建築9家、機械設備17家、汽車6家等)、傳媒(25家)、計算機(11家)等行業。

  前兩者受宏觀經濟波動及週期性問題影響比較大,而後兩者則受商譽、資產減值等因素影響嚴重。

  同時上述企業大多嚴重虧損或資金鍊緊張,其中業績虧損的企業150家,佔比超過69.12%,虧損在10億以上的上市公司高達67家。

  在區域分佈上看,獲非標報告的上市公司主要分佈在深圳、北京、上海、蘇州、海口、佛山等地,分別有15家、13家、10家、6家、6家和6家。與A股上市公司分佈存在較大的重合,北上深自古就是上市公司分佈最多的地點。

  其中深圳市、蘇州、海口“非標”佔比超過北京、上海的原因與當地的企業特徵有關,除了海航基礎、海航控股外,“爆雷”企業的總市值均爲超過百億。

  面對審計機構鋪天蓋地的“非標報告”,不少上市公司人士對記者坦言,企業方也曾與中介機構多方協商,然而仍沒有擋住“非標意見”。

  “如果能溝通,我們肯定希望不要出(非標)報告,但是他們也有獨立的判斷。”上述*ST赫美證券部人士便指出。

  “底線之下應該沒有太大的博弈空間,如果處於模糊地帶,上市公司和審覈機構都會聽取監管部門的聲音或者估計監管部門的導向。”彭欽文說道。

  從協商到理解

  對於非標意見,苦惱的並不只上市公司,審計機構也對其避之不及。

  2018年,證監會合計對中介機構違法類案件處罰達13起,其中大華所、立信所、中天運所等知名會計師事務,曾被嚴懲。

  “我們一般發現可能出非標就撤場不做了,出非標了客戶可能就賴賬不付錢了,而且後續監管機構查底稿的話工作量很大。”華南一家審計機構人士說道。

  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介機構業務生態。

  考慮到審計機構與日俱增的壓力,上市公司也開始從“協商”轉變爲理解,不少被出具非標意見的上市公司仍選擇了續聘審計機構,如金洲慈航(000587.SZ)、中新科技等。

  北京一家被出具“非標意見”的上市公司內部人士就對記者坦言:“現在的監管環境下,我們找其他會計師事務所也不會按照我們的意願來出審計報告。”

  面對審計機構提出了意見,大量上市公司開始着手於針對性制定措施。

  21世紀經濟報道通過採訪和查閱公告瞭解到,處理債務問題、應對訴訟、重組求生等成爲了諸多上市公司的主要操作路徑。

  ST銳電證券部人士坦言:“2017年審計機構提出,超導訴訟案對公司的影響很大,但是去年我們已經解決,今年的影響就沒有這一條了。”

  2018年期間,ST銳電通過加大訴訟、仲裁案件清理力度,促成了包括美國超導系列案件在內的多起案件的和解,同時,ST銳電通過處置資產,2018年實現1.85億盈利。在當年的審計報告中,中匯會所出具的“非標意見”只剩下了“扣非淨利潤爲負,持續經營能力存疑”這一項。

  中新科技證券部人士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關於審計機構提到的關聯資金一事,公司也提出瞭解決方案,“公司現在在整改,大股東承諾在一個月之內償還,如果到期不能償還,就以股權轉讓的方式償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