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股震盪致海外基金被迫降槓桿 新興市場面資本流出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09:59   21世紀經濟報道

  美股震盪致海外基金被迫降槓桿 新興市場資本流出壓力再起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不是我們想減倉,是經紀商正逼着我們減倉。”5月14日,一位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自上週貿易摩擦升級導致全球股市劇烈動盪後,他驟然發現不少美股經紀商正迅速收緊槓桿融資門檻。

  “以往一些追逐高收益的美股投資組合可以輕鬆拿到4倍資金槓桿,但現在都降到3倍左右,因爲經紀商覺得這類投資組合風險偏高——一旦美股劇烈動盪下跌,整個投資組合可能會出現大幅虧損。”他指出。5月13日晚美股大跌期間,個別經紀商提供的槓桿融資倍數一度降至2.5倍,導致他不得不拋售逾10%美股投資組合。

  摩根大通分析師Nikolaos Panigirtzoglou向記者直言,經紀商收緊槓桿融資舉措,正迫使越來越多趨勢投資型基金與風險平價型基金加快了降槓桿步伐,其結果將是大量資金不得不從新興市場流出,一改此前資金涌向新興市場淘金的趨勢。

  基金降槓桿“進行時”

  多位涉足趨勢投資策略的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在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增加後,他們所在的基金內部便採取降槓桿措施,比如將部分具有高風險高收益特徵的美股投資組合從5-6倍投資槓桿,降至4倍左右。

  富國銀行證券股票衍生品策略師Pravit Chintawongvanich測算,在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增加前,風險平價型基金和趨勢投資型基金的美股持倉佔比達到約44%,一度創下去年10月美股大跌以來的最高值,但在過去10天內,這個數字驟然降至41%,這意味着這些基金累計拋售了逾百億美元美股股票。

  令這些對衝基金沒想到的是,他們自主降槓桿減少美股風險敞口的行爲,在引發美股劇烈動盪下跌同時,也驅動越來越多經紀商紛紛收緊槓桿融資門檻,反而給他們帶來新的煩惱。

  上述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尤其在13日美股大跌期間,部分經紀商收緊槓桿融資門檻的力度驟然升級,比如經紀商不願再給予一些淨值波動性較大的美股投資組合3倍左右槓桿,一再要求將投資槓桿率降至2.5倍左右,除非基金願意多支付3-4個百分點的保證金,以及槓桿融資利率擡高約40個基點。

  “這讓我們格外難受。”他透露。究其原因,上述美股投資組合因近日美股下跌,已經回吐大部分收益,如今槓桿融資利率擡高與保證金追加,令整個投資策略幾乎無利可圖,這也是他13日不得不減倉美股投資組合的主要原因。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認爲,經紀商收緊槓桿融資舉措,正在悄然引發美股新一輪拋售潮。

  具體而言,趨勢投資型基金會在美股相對平靜時期建倉,當美股波動性達到一定程度時,他們就會迅速採取增加美股期貨空頭頭寸,或拋售美股等行爲獲利離場。當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增加導致過去兩週美股波動性驟增,多數趨勢投資型基金首先採取的是,增加美股股指期貨空頭降低持倉風險敞口,但隨着經紀商逐步收緊槓桿融資門檻,這些基金不得不加快拋售美股的力度,以最快速度降槓桿以避免被經紀商強制平倉。

  “這反而會造成惡性循環,即美股拋售潮涌導致美股跌幅越大,經紀商持續收緊槓桿融資門檻以求自保,進而迫使基金加大拋售美股力度,最終美股更大幅度下跌。”他指出。如今不少趨勢投資型基金的美股持倉佔比已降至35%左右,但這並不意味着基金降槓桿步伐與經紀商收緊槓桿融資門檻就此結束。

  新興市場資本流出壓力

  在前述美國對衝基金經理看來,若衆多歐美基金不得不從新興市場撤回資金“自救”,短期內新興市場將一改此前資金涌入趨勢,轉而遭遇不小的資金流出壓力。

  截至5月14日,受貿易摩擦升級導致越來越多資金迴流歐美資本市場影響,MSCI新興市場指數自年內高點下跌逾1/3,一度跌破38.2%的關鍵回撤水平。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因爲它不但預示着近期新興市場股票表現處於過去四年以來最差,且未來股指波動性還會越來越大。”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師Oliver Pursche向記者透露。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困局,一方面是貿易摩擦升級導致以能源農產品出口爲主的新興市場國家同樣遭遇貿易增長與經濟成長壓力,迫使不少海外基金紛紛見好就收。另一方面歐美股市近期劇烈波動引發的高槓杆投資組合淨值下跌,以及經紀商收緊槓桿融資舉措,迫使他們不得不迅速獲利離場,將大量資金轉往歐美股市“救急”。

  “多家歐美投資機構爲此做過壓力測試,但結果不那麼令人樂觀。”Oliver Pursche指出,“部分歐美投資機構認爲,只要他們持有的高槓杆美股投資組合淨值再下跌3%-4%,基金總部就會要求他們趕緊出清印尼、中國大陸、馬來西亞、印度、菲律賓、越南、巴西等新興市場股票債券頭寸,快速籌集資金先填補這些高槓杆美股投資組合淨值下跌所造成的保證金缺口。”

  一位美國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負責人向記者坦言,在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增加後,他所在的資管機構已放緩加倉新興市場股票、債券的步伐。

  究其原因,一是投資決策團隊需要大量數據信息,判斷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對各個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長與貿易前景造成多大的負面衝擊,二是考慮到當前美股波動性驟增且下跌壓力猶存,投資決策團隊傾向預留一筆資金以備不時之需。

  (編輯:楊志錦,如有意見或建議請聯繫:yangzj@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