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管清友:這輪股災或是全球性的 監管穩定市場十分必要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9日 16:28   北京新浪網

  這一輪股災將如何演進?

  文/管清友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

  首先,這一輪股災是內外因素共振的結果。

  從外部看,地緣政治博弈和中美貿易戰,使得我國發展的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強、挑戰加劇,這是事實,毋庸諱言。當前最大挑戰,確實是中美貿易戰。如若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博弈策略,對市場的影響還會持續,對中美兩國中長期的經濟結構、產業結構以及世界貿易結構和經濟格局都會產生巨大影響。這個問題,之前我也多次說過。中美貿易戰到底會如何收場,現在是不確定的。希望好轉,但是,我們可能也要做最壞打算。美國經濟復甦尚比較強勁,美聯儲加息步伐不會停止,全球資本流向從新興市場流出的跡象已十分明顯,全球流動性收縮和資產重新定價是個確定趨勢,新興市場出現危機是個確定趨勢。

  從內部看,結構性去槓桿已經進入關鍵時期,金融去槓桿的過程也是一個市場出清的過程,去年以來,貨幣當局和監管層十分堅決,我已多次說過,當然,影響也極其慘烈,這也是事實。金融去槓桿,勢必會導致流動性收縮、利率擡升、金融業態規範收縮、金融案件增多、違約事件頻發、金融風險從點到面釋放,上市公司股權質押出現閃崩可謂集中表現。實體經濟層面,分化加劇,強週期和製造業企業首當其衝,弱週期行業情況略好些,融資難融資貴再次浮出水面。經歷最近兩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游企業好於下游企業,這是所謂中國式砸機器倒牛奶的過程。監管層此時推出獨角獸迴歸、CDR等舉措,初心是好的,但時機確實不是好時機。

  其次,這一輪股災可能是全球性的、劇烈的。

  與今年年初的全球股災不同。當時,中美貿易戰尚未打響。因此,我們當時斷言,那一輪股災是暫時的。但是,這一輪不同。中美貿易戰的不確定性不僅衝擊中國市場,毫無疑問,也會衝擊香港地區、歐美日市場。儘管逆全球化大行其道,但現在還是在貿易和金融全球化的架構之下。儘管美國在貿易戰中佔據主動,但是中國如何應對仍是一個問號。大國博弈,兩敗俱傷,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即便沒有八百,也會自損五百、四百、三百。這也是顯而易見的,儘管這種局面大多數人不想看到。可以這樣看,這一輪股災的演進除了其他擾動因素外,主要取決於中美貿易戰的打法。因此,這也給歐美日股市蒙上陰影。美國股市連續九年上漲,已經是堅硬的泡沫,我不能確定在這一輪大國的撞擊中,這個堅硬的泡沫還是繼續堅硬。如果美國股市也出現較大下跌甚至股災,勢必會波及全球,引發連鎖反應。如果中美貿易戰以較爲和平和諧的方式收場,那麼結果則相對樂觀一些。

  再次,這一輪股災的演進還取決於貿易戰是否會走向匯率戰金融戰乃至外交地緣政治和軍事衝突。

  這種情況很難預計,各國恐怕也在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引發匯率戰金融戰,則不確定更大、殺傷力更強。如果人民幣也出現劇烈升值,那麼資產價格再度泡沫化是確定的,但這個過程也是危險的。我相信,中國政府一定會吸取日本當年教訓,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目前,人民幣對美元,在市場交易層面是有貶值壓力的,但經歷了811匯改以及中國貨幣當局近年來成功的應對匯率波動,特別是我們尚有龐大的外匯儲備,我對中國應對匯率波動很有信心。

  最後,我們如何應對?

  從國家層面來說,認清中美兩國的訴求和差距,理性客觀判斷形勢,是必要的、必需的。立足於談,做好最壞準備,是必然的、必備的。該反擊反擊,該妥協妥協。短期要談,中期要迅速啓動內需推進對內開放和改革的一攬子政策,放松管制、開放市場,堅定不移走市場化道路。絕不能再走放水的老路,沒有空間,也極其危險。宏觀槓桿已經沒有再加的政策空間,債務貨幣化會釀成巨大的社會衝突,也無法根本解決債務問題。中國經濟的韌性足、空間大,我們是有條件有基礎構造大國內需經濟的模式的,中國經濟是有潛力以中等速度繼續維持強勁增長的。

  從監管層面來說,穩定市場提升信心處置風險,十分必要。央行行長表態和新華社發文,值得肯定。監管層面應在國務院金融穩定和發展委員會的架構下,迅速調整一些不適當的舉措,出臺有利於穩定市場提升信心的舉措,及時處置已經和即將暴露的風險。儘快啓動資本市場新一輪的改革,給出時間表路線圖方法論。股市牽動全局,不可掉以輕心、聽之任之。

  從投資者層面來說,規避風險肯定是首要的。外部的客觀因素是投資機構和投資者無法改變的,怨天尤人沒有必要,也不理性。對自己所持有的無論是基金還是股票,對自己的投資理念,都要有一個檢視。2015年股災至今三週年,很多人沒有汲取教訓,不注重提升自己,是應該反思的。人性從來如此,但投資一定是反人性的。從另外角度說,股災也給投資機構和投資者提供了機會,就是發現低價資產找到合適時機投資的機會。價格和時機的選擇,需要我們進一步觀察形勢和市場走勢本身。目前肯定還不是最好的時機,但未來一年,是有機會的。

  總結一下,2017年初以來中國政府推行的出清政策是正確的,如其不然,我們現在會更加被動。我在《遲到的出清》一文中曾專門提到過政策窗口期的問題。如果中國能夠度過這幾個月的相對比較困難的時期,頂住外部挑戰和內部風險釋放壓力,那麼中國這一輪的調整將爲下一輪的經濟增長和市場好轉奠定良好的基礎,我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