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文看懂財政部商譽新規:喜大普奔 將進嚴監管時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7日 02:34   北京新浪網

  市值風雲

  作者 | 小黎飛刀

  流程編輯 | 與遇

  01

  商譽新規

  作爲一個特殊的會計科目,關於“商譽”的爭議在會計行業持續了數十年,從是否應該確認商譽到商譽的後續計量,業內人士一直是脣槍舌戰爭論不休,各國關於商譽的會計制度也在不斷修訂和探索。

  作爲專注於上市公司研究的新媒體,市值風雲先後發佈了《西門慶和潘金蓮是怎麼靠財報收割武大郎的》、《A股的後商譽時代》等多篇文章對商譽進行了深度探討。

  2018年11月21-22日,來自中國、印度、日本、韓國、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新西蘭、印度尼西亞、中國香港和澳門等亞洲、大洋洲20個國家和地區會計準則制定機構的100多位代表出席了亞洲-大洋洲會計準則制定機構組(AOSSG,以下簡稱亞大會計組織)第十屆全體會議。

  會議討論了諸多議題,其中諮詢委員們關於“商譽及其減值”形成了7條意見,並引發熱議。

  下面風雲君就諮詢委員們形成的關於商譽的意見逐條進行解讀。

  第一,針對在資本市場諮詢委員會會議和全球編制者論壇會議上討論的完善企業合併披露事項,大部分諮詢委員在原則上表示支持,但認爲要兼顧財務報表編制者的實務操作困難。在確定需要增加的披露信息時,應結合成本效益原則和重要性原則,考慮披露與商譽及其減值有關的定量信息以及協同效應等定性信息。

  這條意見主要探討的是商譽及其減值的信息披露問題。

  目前上市公司關於商譽及其減值的信息披露都非常模糊,往往僅披露一個數據。大部分諮詢委員支持在“成本效益”和“重要性”這兩大原則的基礎上,加強商譽及其減值的定量信息和定性信息的披露。

  風雲君認爲一些關鍵性的定量信息的披露極其重要。

  比如商譽減值測試過程中,預測企業未來現金流的現值是重中之重,而測算企業的未來現金流的現值,確定銷售增長率和折現率又是其中的關鍵因素。所以這種關鍵性的定量信息的披露對投資者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而關鍵性的定性信息的披露,對於投資者理解上市公司的併購意圖、公司戰略、併購帶來的協同效應等有很大的幫助,可以加深投資者對於併購行爲的理解和判斷,也可以在一定程度抑制“忽悠式重組”、頻繁跨界併購等行爲。

  第二,大部分諮詢委員同意隨着企業合併利益的消耗將外購商譽的賬面價值減記至零這一商譽的後續會計處理方法。

  理由有三點:一是商譽符合資產的定義,是購買方確定其可以給企業帶來經濟利益而支付的成本,因此其價值是遞耗的;二是當被購買業務隨着協同效應的產生和經營時間的延長而逐漸變現時,商譽價值也相應地消耗;三是如果不將商譽逐漸消耗的過程反映在財務報表中,而是將商譽突然減值至零,那麼可能會造成以前期間的企業業績不真實。

  這條意見的核心觀點是:外購商譽的賬面價值應該減記至零,並且減記方式應該是“漸進式”的。核心理由是商譽是一項資產並且是“遞耗式”的。

  這個觀點主要是要解決商譽可能“流芳百世”的問題。

  按照目前的會計準則,商譽僅進行減值測試,無需進行攤銷,這就會造成商譽可能在賬面上永久性留存,在財務報表中形成一種畸形資產。

  我們都知道,企業都是有生命週期的,隨着市場發展、技術進步、競爭加劇,一個企業賺取超額利潤的能力總的來說是不斷下降的,所以從會計謹慎性原則出發,商譽應該攤銷,逐步使之減少至零。

  另外,從上市公司的實際操作情況來看,在減值測試過程中,企業往往傾向於極端式操作,在發生商譽減值後,出於業績考慮,往往先瞞着,等實在瞞不住了,就採用“洗大澡”的方式,一次性全部清洗掉。這種極端的操作方式會對公司實際財務業績造成極大的扭曲。

  所以,採用逐步攤銷的方式相對要溫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滑公司的業績,減少上市公司對利潤的操縱空間。

  第三,大部分諮詢委員認爲,當商譽不再僅反映最初的外購商譽,而是包括部分內生商譽時,商譽賬面價值對投資者的決策有用性將降低。因爲商譽是一項特殊的資產,投資者無法單獨識別其價值,如果還反映內生商譽,則可能增加投資者的理解難度,使得商譽成爲財務報表中的黑洞,投資者無法將其作爲決策的重要依據之一。

  這段話大家聽起來可能比較繞,風雲君給大家翻譯一下。

  在目前的會計準則中,我們只確認“外購商譽”,“內生商譽”是不能確認的。

  因爲確認“內生商譽”會讓財務報表亂套,這一點我們在《西門慶和潘金蓮是怎麼靠財報收割武大郎的》這篇文章中詳細說明過,大家有興趣可以去市值風雲APP裏搜索這篇歷史文章,這裏不再贅述。

  而“外購商譽”也只是時點性的。比如說併購發生在2019年1月7日,商譽10億,這個10億金額僅僅是指2019年1月7日的金額,但是企業的價值是經常發生變化的。比如說3年以後,這家公司增值了10億,它的商譽可能變成了15億,其中5億是內生商譽(不予確認),但是賬面上商譽價值依然是10億(假如沒有發生減值)。

  所以大部分諮詢委員認爲“商譽賬面價值對投資者的決策有用性將降低”,就是這個道理,因爲隨着時間的推移,賬面商譽價值不能反映企業的真實商譽價值,甚至帶有欺騙性。

  第四,大部分諮詢委員認爲,相較於商譽減值,商譽攤銷能夠更好地實現將商譽賬面價值減記至零的目標,因爲商譽攤銷能夠更加及時、恰當地反映商譽的消耗過程,並且該方法成本低,便於操作,有利於投資者理解,可增強企業之間會計信息的可比性。

  這段話有三層意思:

  首先,相較於商譽減值測試,攤銷的方式能夠更加及時、恰當的反映商譽消耗的過程,也能更好的事項將商譽減記至零的目標。我們前面提到過,商譽減值測試後往往產生極端的財務處理,要麼不減值,要麼一次性清洗,而商譽攤銷的方式則更溫和。

  其次,商譽減值測試難度大,因爲這裏面牽涉到未來現金流的預測這些複雜的測算,主觀操縱空間大;而攤銷的話就很簡單,操作起來方便,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範財務業績操縱。

  最後,從會計信息可比性角度來說,攤銷的方式要遠比減值測試要好。因爲攤銷的方法、年限一目瞭然,而減值測試過於複雜且往往是偶然性突發。所以從會計信息可比性方面來考慮,不管是歷年財務業績的縱向對比,還是行業內的橫向對比,攤銷方式比僅僅進行減值測試要好。

  第五,大部分諮詢委員認爲,確定商譽的使用壽命和消耗方式雖然較爲複雜,但仍然可行。因爲當企業決定購買一項業務時,對其會有合理的商業預期,會合理估計其所產生的未來現金流量的時間和金額。因此,從理論上講,管理層應該能夠估計出商譽的使用壽命和消耗方式。建議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就如何確定商譽的攤銷方法及使用壽命給予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引。

  採用攤銷的方式來對商譽進行後續計量,核心關鍵點是商譽使用壽命和消耗方式的確立。用攤銷方式來進行後續計量在我國和外國(比如美國,在2002年之前一直用攤銷的方法)都實施過,但是也發生了諸多弊端,關鍵就是商譽使用壽命和消耗方式的確定方面比較混亂或武斷,所以攤銷法在本世紀初被拋棄了(美國2002年拋棄了攤銷法,我國是2006年)。

  所以雖然攤銷法有諸多優點,但是如何來合理確立商譽的使用壽命和消耗方式,是未來面臨的最大難題,這也需要業內人士羣策羣力、集思廣益。

  第六,針對外購商譽使用壽命的確定問題,諮詢委員們的觀點大概分爲三類:一是建議以商譽所被分配的資產組(或組合)中主要資產的使用壽命爲基礎估計商譽使用壽命;二是建議以商譽初始確認時採用的預期受益年限爲基礎估計商譽的使用壽命;三是考慮到企業內外部各種因素的影響,建議設置商譽的使用壽命上限。

  上面三條意見,第一條和第二條是兩種確定商譽使用壽命的方法,第三條是兜底條款。

  第一條建議主要適用於傳統產業,最好是重資產行業,因爲這種行業的核心競爭力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長期資產、資產組(或組合),所以用資產組(或組合)中主要資產的使用壽命爲基礎估計商譽使用壽命是合理的;

  第二條建議適用於以互聯網爲代表的輕資產行業,這種企業不依賴於龐大的固定資產,主要資產是貨幣或者應收賬款等流動性資產,所以用資產壽命來確定商譽壽命不合適,而採用“預期受益年限爲基礎估計商譽的使用壽命”更合理。但是,如何合理確定“預期使用年限”,是最大的一個難題;

  第三條是兜底條款,防止老司機們瞎胡鬧——比如把攤銷年限定爲一萬年。但是攤銷年限的上限各國的規定差異非常大,比如我國以前定的是10年,美國是40年,歐共體規定爲5年,日本也是5年。

  第七,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技術人員提出進一步披露假定不確認企業合併取得的商譽及無形資產時的權益金額和假定不對企業合併取得的商譽及無形資產進行攤銷或減值測試時的損益情況,對此,大部分諮詢委員認爲沒有必要披露以上信息。

  原因有二:一是這些額外信息似乎在質疑對企業合併中形成的商譽和無形資產進行初始確認,會讓財務報表使用者更加困惑;二是這些信息可以通過對現有披露信息的簡單計算來獲取,並不需要額外披露。

  這段話沒什麼特除的含義,應該是與會專家中有部分人提出了不同意見,比如不確認商譽、不對商譽進行減值也不進行攤銷,被大部分專家否定了。

  02

  理解誤區

  接下來,風雲君要澄清一個誤區。很多媒體在報道這一事件的時候都使用了這麼一個標題:“財政部:會計準則諮詢委員大部分同意商譽進行攤銷,而不是減值測試”。

  這種理解是錯誤的。

  商譽後續計量如果採用攤銷法,並不意味着商譽就可以不進行減值測試了,任何一家企業都應當在資產負債表日判斷資產是否存在可能發生減值的跡象,如果商譽發生了明顯的減值跡象,不僅需要進行減值測試,該計提減值還是要減值的,不會因攤銷的實施而被廢止,就像固定資產,不僅需要折舊,發生減值了一樣需要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

  所以商譽的攤銷和減值測試並不矛盾,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它們是可以共同實施的。商譽不管攤銷還是不攤銷,減值測試都是一項必備的工作。

  最後,風雲君期盼與商譽有關的新會計準則、操作細則、信息披露制度能儘快出臺,這對於加強和規範資本市場的監管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