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海基金迴應離職基金經理炮轟總經理:涉嫌名譽侵權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15日 15:22   中國新聞網

  中海基金迴應離職基金經理連發十問炮轟總經理:涉嫌名譽侵權

  6月14日深夜,一封自稱是中海基金原投研中心、原基金經理江小震寫給中海基金前同事的信在網上流傳,作者在信中羅列了中海基金現任總經理楊皓鵬的十方面問題,並據此對楊皓鵬個人以及中海基金進行激烈炮轟。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隨後從多位知情人士處證實了這封信的真實性。

  對於江小震炮轟一事,中海基金在6月15日中午發給澎湃新聞記者的一份“嚴正聲明”中表示:“近日,中海基金注意到有關個人在微信朋友圈等網絡社交媒體上傳播針對公司的不實言論,其行爲已涉嫌對公司名譽權的侵犯。爲此,公司提醒廣大投資者、媒體和網友充分尊重事實與法律,未經覈實,不要輕信抑或發佈、傳播不實消息與言論。公司將保留使用法律手段追究不實言論發佈者和傳播者法律責任的權利,以維護公司的合法權益。”

中海基金聲明

  雖然中海基金在聲明中並未正面迴應江小震所炮轟的十方面問題,但一位中海基金內部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這是“一個離職並對公司經營造成重大經營損失,受過證監會處罰的前員工,因爲要挾公司不成,而惡意對公司進行誹謗”。

  事件導火索——保本基金鉅額虧損

  那麼,江小震口中的十個問題究竟有哪些呢?澎湃新聞簡單列舉幾點。

  江小震在信中稱,現在中海基金內外交困,內外部舉報不斷。作爲總經理,楊皓鵬上任兩年以來,公司業務持續下滑,資本金嚴重不足,需要通過提風險準備金來維持日常經營。楊皓鵬作爲基金公司總經理,在投研和市場這兩方面都沒有業務經驗,且“天天在人事鬥爭中步履匆匆,在一些救火和報復中焦慮糾結”等。

網傳的江小震羣發郵件

  除了列舉一些中海基金日常運營中的“問題”,江小震在信中反覆提及兩隻基金——中海惠利和中海惠祥。

  據知情人士指出,上述兩隻基金正是事件的起源。因兩隻基金都是保本基金,淨值的大幅下跌給中海基金帶來重大損失,隨後中海基金也對保本基金損失事件進行調查和問責。

  而在信中,江小震對於“雙惠問題”的解釋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管理的債券基金也都出現了虧損,爲什麼唯獨這兩隻基金會對公司造成如此大的傷害,難道不是因爲設計成劣後保本的原因嗎?基金經理只能在投資方面進行努力運作,但是碰到那種行情、規模還那麼大,再加上產品設計缺陷與監管禁止申購,就是神也回天乏術,不要說一個小小的我了。”

  也就是說,江小震認爲,是產品設計的原因疊加行情不佳才使得基金虧損。

  但據中海基金相關人士表示,主要的原因在於其爲了博收益,買了一些信用評級比較低的債券。

  隨着債市大幅調整,中海惠利和中海惠祥兩隻保本基金的規模也在不斷縮減,據知情人士透露,江小震在任中海惠利、中海惠祥基金經理期間,管理的兩隻基金因淨值大幅下跌給公司帶來重大損失,累計虧損達到4億元左右,中海基金對保本基金損失事件進行調查和問責,因此引發相關人員不滿。

  公開資料顯示,江小震,復旦大學金融學專業碩士。1998年7月至2002年12月任長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資經理。2009年11月進入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歷任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研中心固定收益小組負責人、固定收益部副總監兼基金經理。

江小震資料(來源:Wind)

  保本基金鉅虧後中海經歷高層換血

  最終,填補這個虧損的資金由中海基金“自掏腰包”。原中海基金總經理黃鵬和督察長王莉也都先後離任,而據中海基金相關人士表示,現任總經理楊皓鵬在2017年8月22日接手,主要就是處理相關風險事件。

  公開資料顯示,楊皓鵬,復旦大學世界經濟專業碩士。歷任中海信託公司綜合管理部總裁祕書、託管部項目經理、自有資金及信息管理部綜合業務經理、辦公室主任、黨委祕書、人力資源部經理、資產經營部經理。2017年7月進入中海基金工作,任總經理助理。 2017年8月22日起擔任中海基金總經理,2017年9月至今任董事,2017年11月起兼任代理督察長,2017年11月至今任中海恆信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長。

  而自2017年中海基金管理層換血以來,公司旗下基金的業績改善明顯。據海通證券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海基金權益類基金在最近兩年權益類基金絕對收益業績在所有納入排名的10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0名,排名19.8%分位,較之前2015、2016年度有大幅提升。

  對於原基金經理江小震,中海基金相關人士指出,在對客戶按約進行兌付,以及向監管部門通報並獲得認可以後,才提出讓江小震離職的事情,而江小震也表示同意。

  不過,江小震在信中卻對個人被迫提前離職表示了“憤慨”。

  他在信中說:“在本人已經於2019年年初表示會在2019年5月底提出辭職申請並且當時楊皓鵬已經表示了同意的情況下,2019年4月初,楊皓鵬事先完全沒有徵求我本人的意見,背信棄義、一意孤行,執意提前免去本人僅存的三隻基金的基金經理一職。其免職行爲違反了公司的相關規定,其行事方式喪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標準。在我拒絕楊皓鵬這一錯誤決定之後,楊皓鵬利用職權,給我施加種種壓力,最終我只能如其所願提出辭職。”

  翻查基金公告可知,江小震管理的幾隻基金確實在2019年陸續增聘了基金經理,但江小震作爲基金經理的離任日期是在4月23日,並非4月初,而且離任之後的安排是轉任投資經理。

江小震離任基金經理公告

  對此,上述中海基金相關人士則表示,實際上是從4月份開始走流程,真正離職是在5月份。

  兩位前高管爲“討薪”與中海基金對簿公堂

  另一位知情人士則說,“中海的朋友說,他們公司幾個離職的人已經搞了公司很久”。

  由於澎湃新聞記者未能與江小震取得聯繫,因此無法獲知其羣發郵件給中海基金前同事們是否還有其他動因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在2019年5月公佈的兩份民事判決書,中海基金前總經理黃鵬、前交易部總經理劉晉晉在2017年8月先後從中海基金離職後,皆因遞延獎金未發放而與老東家對簿公堂,不過,追討百萬元遞延獎金均以失敗告終。

  判決書顯示,2017年8月22日離職的黃鵬,因不滿於中海基金延遲辦理退工手續、未發放完全工資和年終獎等薪酬問題,向上海市浦東新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交了仲裁申請,要求中海基金支付:

  1,延遲辦理退工手續的經濟補償2000元;2,2016年年終獎差額126.44萬元;3,2015年專項激勵獎金69萬元;4,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的工資8.46萬元。

  與此同時,中海基金也向上述仲裁委員會提交了仲裁申請,要求黃鵬支付違規發放工資產生的損失39.67萬元。

  在上述仲裁委員會的合併審理下,除“2015年專項激勵獎金69萬元”之外,黃鵬的其餘3項訴求獲得支持。但因雙方均不滿這一裁決結果,中海基金、黃鵬先後向法院提起訴訟,在經過了一審、二審之後,法院最終判定,黃鵬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並維持一審判決。

  法院一審判決中海基金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黃鵬延遲辦理退工手續的損失2000元,支付黃鵬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間的工資報酬80000元;但中海基金無需支付黃鵬2016年年終獎差額約126萬元。

黃鵬民事訴訟判決書

  而劉晉晉方面,2018年2月12日,劉晉晉向上海市浦東新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中海基金支付其2016年度項目提成差額74.27萬元、2016年度年終獎差額21.22萬元、2015年專項激勵獎金25.94萬元。

  除“2015年專項激勵獎金25.94萬元”外,劉晉晉的其餘兩項訴求獲得該仲裁委員會裁決支持。但中海基金、劉晉晉均不服仲裁裁決,先後訴至一審法院。經過一審、二審之後,劉晉晉的上訴請求同樣被駁回。(記者 葛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