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歐美聯手施壓 人民幣匯率之爭何時了
2010年09月20日 18:37
轉寄給朋友
列印

  

  

  

  南都記者 辛靈 過完停滯休息的“暑假”後,人民幣匯率果然上揚。昨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最新報6.7110元,連續七個交易日創下匯改以來新高紀錄,累計飆升超700點。

  然而,歐美仍認為人民幣被低估,聯手密集施壓要求升值。同時,我國商務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子先針鋒相對錶示,中國需完善雙向浮動的匯率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堅決反對利用人民幣單邊升值倒逼結構調整的錯誤主張,避免重蹈日本覆轍。

  多重因素角力下,人民幣匯率將怎麼走?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肖耿認為,隨着我國實施一攬子貨幣計劃,人民幣匯率會更加靈活,有升有降,但不會大幅升值,不會超過通脹範圍。

  昨天,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佈數據顯示,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最新報6.7110元。較17日(6.7172)升62個基點,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七個交易日創下匯改以來新高紀錄。累計飆升超700點。

  人民幣兌美元為何突然飆升?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肖耿接受南都記者採訪表示,這是因為,我國正在有計劃地實施一攬子貨幣政策,人民幣兌美元長時間沒有變動(本報此前曾報道),而美元、日元乃至歐元等一籃子貨幣之間匯率變化較大,人民幣亦跟隨變化。同時,國內通脹壓力加大,國內的土地成本、人力成本等都在上漲,人民幣的實際匯率其實已經上升,名義匯率有跟隨上調的需要。

  此外,中信建投證券研究發展部分析師吳旻認為,國內的加息預期及內需穩健亦對人民幣升值構成支撐。吳旻分析,在經濟危機以後,中國勞動生産率較高以及內需穩健的格局表現出了較強的適應性。而就人民幣升值的時點選擇而言,美元處於弱勢格局的時期是較好的時期,這樣有助於中國的出口保持平穩。

  同時,歐美對人民幣升值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施壓。近日以來,美國國會熱烈討論人民幣匯率,認為人民幣幣值被低估,導致世界經濟失衡,並讓中國出口商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除美國外,歐盟亦跟隨施壓。據路透社報道,歐元集團主席容克上周五表示,10月6日,他將在布魯塞爾與溫家寶和周小川會面,討論匯率問題和貨幣政策。容克說:“人民幣對歐元匯率仍被低估,歐洲需要向中方加大施壓,以推動這一狀況的改變。”

  中信建投證券研究發展部分析師吳旻分析,中國對於美國而言,是第一大貿易赤字貢獻國;雖然在經濟危機中,中美之間的再平衡已經有所啟動,但是自去年下半年開始,隨着復甦的推進,中美的不平衡反而有所加劇。美國對於中國的出口恢復緩慢,而對於中國的進口額則快速反彈,中美之間的貿易赤字占美國的貿易赤字比重逐漸接近60%,開始達到危機前的水平。由此,推動人民幣兌美元升值,是美國重塑其商品與服務競爭力的重要手段。

  商務部:要力保人民幣匯率穩定

  盡管歐美聯手密集施壓人民幣升值,但中國的態度依然很明確。中國商務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子先周一指出,中國需完善雙向浮動的匯率機制,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堅決反對利用人民幣單邊升值倒逼結構調整的錯誤主張,避免重蹈日本覆轍。

  中國海關總署近日公佈的數據顯示,8月份出口同比增速34.4%,盡管比前3個月有所回落,但仍超過業界預期。出口相對良好的表現,或許是外界施壓人民幣升值的依據之一。但是,王子先強調,當前出口仍面臨內外部多重壓力,下半年月度出口可能出現過快過大回落,將加劇宏觀經濟下行風險,外需可能高位速降的疊加影響值得高度關注和防範。而即使是出口降至10%或個位數增長,對中國産業和宏觀經濟的多重影響依然不可小視。

  至於通脹所帶來的人民幣升值壓力,王子先表示,短期通脹壓力要預防,但更可怕的是外部通縮壓力與自身經濟下行壓力碰頭,“搞不好會重蹈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後通貨緊縮綿延不去的覆轍”。他指出,可能給宏觀經濟帶來多重疊加性影響的因素主要包括:內需和外需回落雙碰頭;經濟增長回落與外部通貨緊縮影響壓力雙碰頭;穩外需導向與促平衡壓力雙碰頭的兩難;市場需求緊縮與政策調整雙碰頭的風險。

  因此,鑒於上述複雜嚴峻形勢,王子先強調,必須盡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堅決反對利用人民幣單邊升值倒逼結構調整。如果中國順利抓住世界貿易復甦的機遇,繼續着力穩外需,避免出口在後幾個月過快下滑,就能確保國民經濟順利度過危險期。他說:“當前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符合市場規律,既是穩定出口、推動中國經濟持續復甦的需要,同樣也是保持世界經濟貿易復甦的共同要求。”

  人民幣匯率將雙邊小幅波動

  一邊是外來施壓,一邊是出口風險,中間還有通脹,身處其間的人民幣匯率將如何變化?對此,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肖耿接受南都記者採訪表示,從金融危機以來的表現來看,我國出口調整適應力較強,競爭力仍保持甚至擴大了市場份額,因此,對出口不必過分擔心。但是,人民幣升值對出口肯定有影響,政府一定不會讓人民幣大幅升值。至於單邊升值,更不可能。肖耿認為,人民幣匯率應有升有降,比如當通脹過高時,人民幣肯定有貶值壓力,這時人民幣匯率應下降。

  由此,肖耿認為,隨着我國實施一攬子貨幣計劃,人民幣匯率會更加靈活,有升有降,但變動幅度不會太大。具體變動幅度,肖耿認為應與通脹幅度一致,即當通脹率為3.5%時,人民幣名義匯率升值不會超過3.5%。而作為商務部的官方表述,王子先亦表示,中國應抓住有利時機完善現行釘住按貿易加權的一籃子貨幣匯率形成機制,增加雙向浮動的彈性,弱化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

  事實上,連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飆升,在肖耿看來,其實屬小幅波動,在正常範圍內。而隨着美國11月中期選舉臨近,美國政治施壓加強,中信建投證券研究發展部分析師吳旻認為,人民幣對於美元的升值壓力可能會在美國的11月中期選舉前最大化,在此後略有緩減。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連續七個交易日創新高 南方日報
明年四月前國土部門全綫抽身土地一級市場 經濟觀察網
快訊:滬指高開5點 金融地産股普遍上漲 北京新浪網
負利率刺激樓市反彈 下輪調控或動用利率稅收 南方日報
金九銀十並不意味着價格上漲 經濟觀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