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挺進南海更深處——中國海洋石油探秘
2010年09月21日 08:51
轉寄給朋友
列印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錢江|廣東、北京報道

  海洋深處的海是蔚藍色的,晴朗的時候有明顯的天際綫,若有風雲激蕩,則海天一色,是雲是海誰能說得清楚?當記者身着紅色作業服,乘坐新型寬體直升機降落在南海深處“南海挑戰”采油平台上的時候,晴空已被遠拋身後,身邊雲起雲飛,只見采油平台上的一面五星紅旗破雲而出,迎風飄揚,彷彿萬頃海面上的一團火。

  這是記者此行考察中國海洋石油在南海深處的第一站。直升機從深圳專用直升機場騰空而起時,記者感覺到,曾久久遮掩於面前的中國海洋石油的神秘面紗,正在一層層揭開。

  “海上大慶”

  ——高投入、高産出的“海上搖錢樹”

  海天蒼茫,大海是中國海洋石油的“家鄉”。對中國石油産業來說,海洋石油屬於“新生代”,是20余年來中國石油産業發展最快的一翼。

  在今天的中國,若說到“海洋石油”,那麼中國海洋石油公司(下稱“中海油”,總部坐落在北京朝陽門橋西北角——一座略呈淡綠色造型新穎的大樓),几乎可以彼此互代,因為這個領域的産業基本上由“中海油”掌控。

  海洋石油極高投入、極高産出,建一個海上采油平台動輒投資10億以上,另需航空、港口、船舶系統整體配套。這在當前還不是民營企業家可以進出揮灑之地。走進“中海油”總部,那裏的高大空間分明傳導出一種宏大的國家氣派。

  開始採訪的那天上午,公司副總經理、新聞發言人呂波簡短介紹後,新聞辦公室主任武文來向記者提供如下數據:

  今年,中海油將實現多年夙願——年産石油5000萬噸,建成“海上大慶”。這個産量相當於我國目前年産石油總量的1/4。

  創業28年,中海油已建立了77個油氣田,2009年油氣産量3925萬噸油當量,可見今年的生産目標躍進了一大步。據國土資源部2008年的報告:中國海域含油盆地面積約160萬平方公里,油氣地質資源量390億噸。這是中海油未來發展的主要領域。

  近5年來,中海油油氣産量年均增長5.7%,總資産年均增長29%,上繳稅費年均增長29.5%。以總資産和凈資産衡量,相當於在5年中再造了3個中海油,中海油已穩固地列名於“全球500強企業”,並在今年的座次中由去年的第318位上升到第252位。500強是以營收為指標排序的,如果將這500強以凈利潤排序,那麼中海油就會上升到第96位。而如果再以凈利潤除以營收得出的利潤率排序,中海油排名會升至第63位。可見中國海洋石油的贏利能力。

  倒是美國的《商業周刊》另有一套評估體系,在2009年評選出全球40家最佳企業,中海油名列第16位,是中國大陸唯一上榜企業。

  年産5000萬噸石油是個什麼概念呢?作一個簡單計算,全公司6萬名員工,平均每人年生産800多噸原油。相比老大哥企業中石油(160萬員工)和中石化(近100萬員工),中海油員工數量不過是前者的零頭。

  從高技術高投資角度來看,以目前水平計算,海洋鑽井每米耗資約1萬元人民幣,海上鋼結構平台每平方米造價高達2萬美元,建設一個中型海上油田投資總要在6億美元以上,一個大型油田總投資至少數十億美元。

  若說生産年限,陸上油田開發後期可通過水驅、聚合驅等模式繼續生産若幹年,甚至可以通過暫時關井等待地層壓力恢復、油價攀升後繼續開採。海上油田目前難以採取上述措施,生産年限比較短暫。

  盡管這樣,海上油田的豐富蘊藏是誘人的。1990年以來,我國石油開採增量的一半來自海洋油田。進入21世紀,這一趨勢更加明顯。

  自主修復流花油田

  ——中海油的經典故事

  深圳的直升機起降機場,主要服務對象就是中海油。大海深處采油平台和浮式生産儲油裝置(FPSO,通常由數萬噸級的油輪改裝)上的作業人員,主要搭乘直升機到崗和離崗,一個飛行單程往往在一小時以上。

  記者到訪的海上平台叫做“流花油田”,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勘探,幾年後進行建設,投産於1996年。這裏平均水深305米,由1座采油平台——南海挑戰、1個FPSO——南海勝利,再加上水下井口系統構成。

  采油平台在蒼茫大海中不過米粒大小,一旦出事自然會有叫天天不應的感覺。然而平台的造價是非常高昂的。以記者所到“南海挑戰”采油平台和“南海勝利”FPSO而論,當年的建成投資就達8億美元。平台上的操作者一指頭按下電鈕,瞬間的生産運轉消耗就可能在上萬元以上。因此,平台上來不得半點失誤。

  中海油生産基地和現場的安全教育非常嚴格,記者每到一地,第一件事肯定是聽取“安全注意事項”,還要更換相應的作業服。

  流花油田日産原油2萬桶左右。投産當年就因7項世界第一的技術聞名海上,有“國際海洋石油皇冠上的明珠”之稱。說得淺顯一些,這是一個海上主力油田,一棵碩大的“海上搖錢樹”。

  在采油平台上會議室裡,分公司代表通過視頻敘述了在這裏發生的經典故事。

  流花油田投産10年後的2006年5月17日,颱風“珍珠”到達南海東部海域之後,突然直角轉彎,中心正面襲來,中心風力之強達到百年一遇的程度,超過了平台的設計抗颱風能力。

  中海油立即根據預案撤退海上生産人員。在颱風到達之前,平台所有設施關閉,所有人員搭載直升機撤離。這是中海油安全生産的理念,人的安全第一,別的損失再大也能彌補。這是自當年“渤海2號”沉船事故後,中海油人吸取的教訓。

  颱風過後,中海油立即派出人員對流花油田全面檢查,發現油田遭受重創。儲卸原油的“南海勝利”號有7根錨鏈被颱風刮斷,3根軟管斷裂。這艘5萬噸級“大塊頭”僅靠剩下3根錨鏈系泊,它自身還裝載着26萬桶原油和7萬桶污油。如果它失控了,就如同一顆威力巨大的炸彈游弋於南海。一旦爆炸,非但全船損毀,而且必然造成嚴重海洋溢油,成為震驚世界的重大災難。

  采油平台同樣遭受重傷,錨鏈大部分被扭斷,平檯面臨傾覆的危險。在這樣的情況下,油田被迫停産。

  這個油田停産一天就損失原油2萬桶。按當時油價計算,每天即損失1000多萬元。

  中海油緊急實施解脫方案,首先將巨輪模樣的“南海勝利”號拖航到安全海域,同時向擁有頂尖海洋深水工程技術的平台原設計商求援,要求修復平台。沒想到,修復工程的難度嚇倒了原設計公司。對方開始不肯接手,後來勉強表示,如果接手,在時間、進度和工程質量上都不能保證。而且一旦發現自己做不下去,只需提前兩周通知就可以撤走。

  修復工程確實難。斷裂錨鏈和軟管的打撈、修復和回接等大部分工作,都要在水下300米處實施,而且7根錨鏈和13.5英寸軟管的打撈,在世界海洋工程史上沒有先例可援。

  如果放棄流花油田,損失太大。中海油決定自己動手,修復海上平台和“南海勝利”。

  從2006年6月起,中海油全面整合資源,組成了由20多家國企、外企、民營公司組成的工程隊伍。首先改裝成功一艘重型吊裝工程作業船,專門進行錨鏈和軟管的打撈和修復、從300米水深處打撈出13.5英寸軟管進行修復。這艘工程船改裝成功,使中海油的海洋設施修復能力一下子提高了一個等級。

  經歷1年零3天自主修復工程,中海油初步具備了一套應用於深水海洋工程的維修技術,建立起一支掌握深水海洋工程技術和設備操作技能的隊伍,未出現一起健康安全環保事故。這一系列設計理念和實施效果均優於國外技術,屬國際首創,使世界海洋石油業界感到吃驚。

  2007年8月29日,中海油宣佈,經過2個多月試生産,流花油田提前一年成功復産,此舉使中海油當年增加收入約40億元,增加原油産量120萬噸。這項修復工程的經驗,對於中海油今後加速深水能源開發,進軍國際深水市場具有重要意義。

  深海平台上的生活

  ——開採海洋石油的人們

  坐進寬體直升機騰空而起,飛向數千米之外的“南海勝利”。原來,采油平台鑽下10條以上采油管,垂直下鑽1000余米後就向不同方向的含油層伸去。形象地說,采油平台像一隻章魚的身軀,采油管道像它伸向各方的觸角,從海底采出的原油都要經由平台,再通過管道輸入“南海勝利”的寬大船艙。

  從海底采出的原油大量含水,甚至達到90%。如果直接運往大陸,運輸成本過高。“南海勝利”要做油水分離,將分離出來的水做清潔處理後排回大海;待裝滿了純油,再裝船運回大陸煉油廠。自投入生産以後,這裏的排污水含油濃度比國家規定45PPM(PPM為體積比濃度,表示百萬分之一),更進一步,達到20PPM以內。

  站在甲板上看下去,四周海水很透明,幾十厘米到數米長的數十條大魚圍繞船體游來游去。這裏的工人按規定不能垂釣,不然,一定大有收穫。

  “南海勝利”本身沒有動力不能航行,它採用先進的“單點系泊”技術,船頭始終朝着潮水來向。它原本就是一條海上巨輪,工作和生活在這裏的中海油員工的活動天地要比采油平台寬廣一些,在船上的活動室裡,已經可以放上一張乒乓球台了。

  更令人驚異的是,船台甲板上還生活着一隻渾身潔白、看去頗似鷺鷥的鳥。這裏的員工都非動物學家,沒人叫得出它的名字,只知道它在一個風急浪高的天氣落到船上,四周100公里沒有島嶼,它迷失了回家的路途,只好乖乖地和中海油員工們生活在一起,已經半年多了。船上還有一隻鴿子,來路大致和白鳥相同。

  海上作業人員一個工作周期28天,然後離崗休息28天,如果家在數千里外,由企業支付往返飛機票。離崗在深圳上岸的第二天,你就可能回到的東北瀋陽的家。生活和工作待遇支出,均由海上石油的高産出率覆蓋了。

  在南海深處,記者遇到了好幾位項目總監。他們各自獨當一面,通常是一個10余人單位的負責人,作為深海采油人,他們怎樣來到這裏的?

  記者採訪了一位項目總監董錦會。他是錦州人,1962年生,1985年畢業於遼寧工業學院機械專業。幾年後由於原單位效益不好,他南下廣州尋找新的天地。上世紀90年代初,正好中海油起步,海上油田招聘開始了,他的英語好,一試而中。接下來接受一年培訓,他這才知道石油是怎麼開採出來的。

  他於1995年來到深圳基地繼續接受培訓,一年後來到海上,直接上了“南海勝利”,從一個普通操作工逐漸晉升,2002年成為項目總監。他的家還在錦州,原先在鄉下,前幾年為了孩子上一個好中學搬進了錦州市。所以,一到換休的日子,他就飛往自己的家。他告訴記者:“干海上石油充滿辛苦,干海上這一行,到55歲都要離開大海。現在我已經習慣了海上生活。干這個工作,使我有一個安定的家。”最後一句話應該包含這樣的意思:海上作業報酬豐厚,像他這樣做到總監級別的,年收入(稅後)可以達到20萬元出頭了。

  墨西哥灣的警告

  ——BP曾向中海油緊急諮詢

  開始採訪的頭一天,在北京總部會議室,中海油副總經理呂波告訴記者,今年4月下旬墨西哥灣發生的超量海洋原油泄露,消息傳來,中海油高層決策人員立即緊急會商,首先是採取一切措施自查安全措施,嚴防類似事故。同時安排專人收集來自墨西哥灣的信息,吸取教訓。

  當時情況不甚明了,中海油決策層認為,富有海上石油開採經驗的老牌英國石油公司(BP),肯定在嚴格遵守安全生産程序方面出了問題,導致一個超富集油田出現了超大事故——至少是上百億美元規模的損失。隨即,他們得出了第一個判斷:“這是一系列錯誤疊加造成的災難性大事故。在這個事故鏈條中,如果有一個環節不出錯,本來是可以防止出現這樣大事故的。”中海油負責安全環保事務的宋立崧總經理告訴記者。

  情況確實是緊急的,當“深水地平綫”平台在衝天大火中沉入墨西哥灣海底,BP公司的緊急傳真也發到了中海油服務公司,要求提供關於救援能力的情況,如果需要,即馳援墨西哥灣。這是各國海洋石油公司遭遇極大事故需要國際救援的前奏。

  凡事預則立,海洋産業必然遭遇溢油挑戰。開採井噴、運油船舶碰撞、管道輸油泄露都會造成溢油。進入21世紀,中海油加強了溢油響應能力建設,在“十一五規劃”(2006年-2010年)期間計劃投資10億,建造14個溢油響應基地。截至目前,已建成7個。

  基地在建之時,事情就來了。2004年12月28日,海南島北部部沿海水域有油船碰撞而溢油,造成海口市近50公里海岸綫污染。當地調集上萬人投入清除。進入現場發現,清除溢油污染專業性很強,否則會造成很麻煩的“二次污染”。海南省立即要求中海油馳援。中海油負責安全環保部門的總經理宋立崧帶隊前往,嚴密組織,終於在2005年1月將50公里海岸綫油污基本清除。這是中海油清除沿海溢油事故的成功案例。

  2008年在中國舉行奧運會之際,青島帆船賽預定海面受到大面積虎苔侵襲。這時候,中海洋新造的2艘處置溢油專用船發揮了功效,開赴青島撒出圍油欄把討厭的虎苔遠遠擋住了。

  有了這兩次經驗,中海油加快了溢油響應基地建設。今年6月,記者到廣西潿洲島實地採訪應急基地,中石油湛江分公司總經理謝玉洪在現場介紹說,已建成基地無論是在廠房、船舶還是在人員、設備等方面,都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工作人員不斷進行攔阻和清除溢油的演習。得知墨西哥灣事件,他們的處置溢油演練更加經常化。

  有鑒於墨西哥灣溢油事件,中海油立即採取7項措施,包括在5月底前完成對所有鑽井的井控專項檢查,重新修訂、頒佈了安全規範,重新審查重要合同,對防止井噴能力進行全面評估。

  不僅如此,總經理室還從上海專門招來了在建的“第六代”平台——“海洋石油981”深水鑽井平台負責人,專門探討防噴器控制系統問題,以確保在平台傾覆沉沒的情況下,仍能通過備用系統自動關閉水下防噴器組。

  同時,中海油加強了深水潛水裝備研發,以提高深水作業能力和事故救援能力。

  有了這一系列措施,人們希望墨西哥灣事件卷起的風波,在傳導到中國海疆的時候,將轉化為諸多的積極因素。

  在中海油總部接受記者採訪的宋立菘,是一位具時代特色的“77級大學生”。他學習石油開發專業,1982年大學畢業後就到渤海灣海上鑽井平台上工作,逐步提升為平台經理,再負責安全和管保工作,如今是中海油“質量健康安全環保部”總經理,是第4屆國家安全生産專家組成員。他很有信心地對記者說:“中海油採取的應對措施正在接受實踐的檢驗。”

  援手大連輸油管泄露故事

  ——中海油溢油應急船漂亮的“處女作”

  宋立菘說的“檢驗”,已經包括大連剛剛發生的輸油管道泄露事故了。7月16日晚18時,因“中石油一承包商操作失誤”,一條輸油管線突然爆炸,使大連新港油品碼頭陷入火海。雖然火情於次日上午被控制,但一夜之間, 超過1500噸原油流入大連新港和大窯灣港區,這是大連遭受的最嚴重溢油污染。

  處置海上溢油,專用船舶是關鍵。天算不如人算,此前,中海油投資建造3艘溢油應急專用船,分別佈置在南海、東海和渤海,其中第一艘“海洋石油252”恰好於6月22日在天津港交付使用,它立即駛向大連投入應急。另一艘“253號”船恰在7月9日造成離開上海船塢,正在辦理證照。“現有證照不齊怎麼辦?”那就在開行途中緊急辦理,總之立即趕到現場圍收溢油。

  大連溢油重度污染海域約12平方公里,一般污染海域約為52平方公里。總共有41艘船舶投入清除海域污染工作,中海油的兩艘專用新船發揮了關鍵作用,兩船一次出航即可圍收溢油1100噸,估計在10多天中圍收了海面溢油的2/3,還救出了以其他方式打撈溢油時遇險的5個人。(記者注:截至發稿時,大連海域溢油的清除工程尚未結束,目前的數據還不完整。中海油為此投入了5艘船舶,實踐證明剛剛建造成的兩艘處置溢油專用船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另有3艘環保專用船主要起輔助作用。)

  墨西哥灣和大連溢油事件深深地影響了中海油今天和明天。記者在夏日陽光下連續採訪廣西潿洲油氣終端處理廠、廣東惠州煉油廠、以及深圳大鵬灣進口液化天然氣儲運中心(廣東LNG),每到一地,當地的中海油管理人員和普通員工都會對記者說,他們嚴格執行着被譽為“五想五不幹”的安全行為準則:一想安全風險,不清楚不幹;二想安全措施,不完善不幹;三想安全工具,未配備不幹;四想安全環境,不合格不幹;五想安全技能,不具備不幹。準則的宗旨就是保障安全生産。

  從這個意義上說,墨西哥灣和大連溢油事故,從“倒逼”角度提升了中海油增強安全環保意識,推動他們強化裝備設備。

  “981號”:南海更深處的希望之星

  ——中國建造的世界最先進的第6代鑽井平台

  第一次走進中海油總部的時候,武運來主任信心飽滿地引領記者去一樓大廳參觀“中海油的驕傲”——在建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海洋石油981號”采油平台模型。

  這個平台“身高”136米,“體重”3萬噸。是我國自行建造的當今世界最先進的第6代3000米深水半潛式鑽井平台(此次在墨西哥灣溢油大火中沉入海底的是第5代平台)。它已於今年2月26日在在上海順利出塢。它具有勘探、鑽井、完井與修井作業等多種功能,最大作業水深3000米,鑽井深度可達10000米。平台甲板面積相當於一個標準足球場大小,平台上電纜總長度650公里,相當於圍繞北京四環路的10圈。平台總造價約60億元,計劃在2011年建造完成並投入使用。

  正是墨西哥灣溢油事件,使得這座新平台的建造負責人應召入京,商量進一步改進平台的安全控制系統,確保萬無一失。

  為什麼如此關注“981號”?因為它身系中海油的未來。

  我國的海洋油氣田起步於渤海,接着東海跟上,然後逐步加強南海,那裏是下一步開發的重點。

  目前,中海油在南海的石油開發仍然圍繞珠江口盆地、瓊東南、鶯歌海等地區展開。這一海域普遍水深300米左右。中海油開採者會在明天走向南海深處,在那裏的深水勘探和開採作業,需要像“981號”這樣的新一代平台。

  世界發展到今天,全球石油産量的1/3強來自海洋,在遼闊的海洋上,目前全世界共有1.4萬個海上采油平台。預計到2015年,海洋石油所占比例可能達到45%。在這個歷史進程中,中海油無疑是後起之秀,正在加快發展步伐。

  揭開面紗,中國海洋石油的遠景原來是那麼美麗深邃。

  海洋石油981號

  2010年2月26日,中國自行建造的當今世界最先進的第六代3000米深水半潛式鑽井平台,經10個月緊張有序的塢內搭載總裝,在上海外高橋造船有限公司順利出塢。

  這座平台甲板面積相當於一個標準足球場大小;自重超過3萬噸;從船底到鑽井架頂高度為136米,相當於45層的高樓;電纜總長度超過800公里,相當於上海至北京的直線距離。在主甲板前部佈置可容納約160人的居住區,甲板室頂部配備有包含完整消防系統的直升機起降平台,可起降Sikorsky S-92型直升機,堪稱海洋工程領域的“航空母艦”。

  進軍南海,

  中海油還要做什麼?

  董秀成

  隨着我國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地增長,油氣資源短缺問題日益嚴重,對外進口依賴程度逐年提高,因此確保油氣資源安全穩定供應已經成為國家能源安全戰略的核心,其中立足國內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是國家能源戰略的重點。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雖然大慶、勝利油田等東部主力油田的産量一直相對穩定,但是這些油田目前大多數處於油田開發的中後期,原油含水率高,自然遞減嚴重,勘探開發難度增加,生産成本不斷上升,産量增長潛力已經十分有限。

  隨着東部油田的石油産量在全國總産量中的比重不斷下降,要保證石油的穩産增産,必須要找到新的油氣資源接替區,其中海洋就是我國未來油氣工業長期發展和油氣資源接替的重點。

  近年來,我國海上石油産量一直穩步增長,占全國石油總産量的比重從2000年的6.7%升至2009年的11%。在2009年我國重大産能建設的20個以上項目中,除西部地區項目外,其余項目主要集中在渤海和南海海域。

  我國海洋油氣資源潛力巨大,目前我國在渤海、珠江口、北部灣、瓊東南、鶯歌海、東海、南黃海等七個含油氣盆地,發現了166個含油氣構造,累計探明地質儲量分別為原油14.91億噸、天然氣4460億立方米、合計油當量18.47億噸,累計探明可采儲量分別為原油3.53億噸、天然氣2830億立方米。

  根據專家推測,我國南海的曾母盆地、沙巴盆地、萬安盆地的石油總儲量將近200億噸,是世界上尚待開發的大型油藏之一,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儲量分佈在我國海域。經專家初步估計,整個南海的石油地質儲量大致在230億~300億噸之間,約占我國總資源量的三分之一,而且天然氣資源量為50萬億方,屬於世界四大海洋油氣聚集中心之一,有“第二個波斯灣”之稱。根據中科院廣州能源所、地化所、南海海洋研究所及國土資源部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等單位的南海北部勘測結果顯示,俗稱“可燃冰”的天然氣水合物儲量達到我國陸上石油總量的一半左右。

  由於南海海域蘊藏着豐富的油氣資源,而且存在着領海糾紛和爭議,因此受到全世界的關注。自20世紀60年代南海發現石油以來,周邊國家紛紛進行勘探開發。其中,越南的青龍、白虎和大熊油田年産量均在500萬噸以上,馬來西亞的南海石油年産量超過3000萬噸。我國已經落在東南亞國家的後面,需要從國家能源安全戰略層面上加以高度重視,應該鼓勵石油公司全面進軍南海。國家在近年來,已經調整海洋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政策,及時修訂相關法規,允許除中海油以外的其他石油公司進入海洋油氣勘探開發領域。

  作為中國海洋石油工業的領軍企業,中海油要實現建成“深海大慶”,到2020年在南海深水區建成年産5000萬噸油氣當量能力的戰略目標,依然面臨一些突出問題:

  一是技術問題。盡管在今年6月,中海油宣佈深海作業艦隊即將成形,但在深海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技術方面與國際先進油氣公司相比仍然存在較大差距,預計在繼續強化自主技術創新能力的同時,還將繼續與先進的外國石油公司合作。

  二是風險問題。海洋石油資源勘探開發需要投入龐大的資金,並採用先進的技術和裝備,作業環境和條件十分複雜,生産成本也比陸上油氣勘探開發大,同時油價變化跌宕起伏,因此存在比較明顯的經濟風險、技術風險和安全風險,這需要建立更加科學、嚴明的風險防範機制。

  三是政治問題。衆所周知,盡管我國對南海海域具有無可置疑的固有領海主權。但與部分東南亞周邊國家存在領海主權爭議和糾紛,國際關係異常複雜,預計國家通過外交努力很難在短期內加以解決,這是制約中海油大舉進軍南海的重要因素。

  (作者系中國石油大學中國油氣産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一個中海油,不夠

  孔志國

  近年來,世界許多知名油氣企業已達成共識:由於陸地和淺水石油勘探程度較高,其油氣産量已接近峰值。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世界新增油氣儲量逐漸轉向廣闊的深水水域,近年全球獲得的重大油氣勘探發現中,有近50%來自深水海域,深水海域探明油氣儲量約為1000億噸油當量。在全球100多個進行海上油氣勘探的國家中,有50多個國家正在對深海進行勘探。

  企業層面,英國國家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殻牌、巴西石油、道達爾等一些著名的大型跨國石油公司更是身體力行,引領了一股深海勘探開發的潮流。其中,殻牌公司居世界前列,從1993年起,已建立了6個深水勘探中心,開發和運營了17個深水油田,現在80%的油氣産量來自墨西哥灣。

  而對於中國來說,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我國近海油氣總體勘探程度較低,處於早中期階段,開發利用更是才起步不久,近海石油探明率只有26.4%,天然氣探明率為10.9%便是強有力的證明。近海油氣開發尚是如此,深海油氣開發,便可想而知了。

  依據中海油總公司的規劃,2010年,整個公司的石油採集量為5000萬噸,2015年南海深水區總産量達到2500萬噸油當量,2020年南海總産量5000萬噸油當量。與之相較,殻牌2009年石油産量接近1.6億噸,按照前面提到的油氣生産來源結構,2020年中海油的深海石油採集總量還不及2009年殻牌公司深海石油産量的一半。中國海洋油氣開發與世界榜樣的距離,由此可見一斑。

  所以,面對國內的巨量海洋油氣資源,與國際大石油公司多在海外的海洋石油開發相比,國內公司在地域上天然占優。不過,想把海洋油氣資源的自然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中國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比如,黃海、東海、南海海域,我國與相關鄰國之間都存在權益爭端;由於我國海洋石油開發起步晚,無論是在人才儲備、風險防範還是管理模式上,都還有許多細節問題需要應對;一度,我國在海洋油氣勘探裝備方面甚至都無法自給,完全依賴進口,等等。

  最近幾年,我國深遠海石油勘探能力進步明顯,這或許是中海油意欲在南海有關區塊建立“水上大慶”的雄心所在。這家業績卓著的公司拳拳報國之心讓人欽佩,取得的成就也讓人欣喜。不過,縱使如此,需要認識到,如欲在海洋石油開發領域有所作為,在南海油氣勘探開發中後來居上,單靠一個中海油是不行的,甚至,單單靠拿到海洋油氣開發權的三大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都不夠。

  因為在其間,中國要考慮的,不僅要看自己取得了什麼樣的進步,還要看自己的競爭對手已經跑到了什麼地方。

  還有,即使在南海,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都在我國領海進行大規模開採,在已發現的油氣構造上已鑽了1000多口井,現在年産石油超過5000萬噸。單以越南來說,1981年-2002年便從我國南沙海域開採了1億噸石油、5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獲利250億美元。我們在南海的石油天然氣開發能力何時才能趕上這些經濟實力和技術實力都不如我國的鄰國們?

  1982年在蒙特哥灣獲得通過,1994年開始實施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鼓勵的是對海洋的和平利用以及針對海洋資源的和平競爭。對開發能力強的國家來講,公海上的海洋資源才是最誘人的。作為全人類共同財産的國際海底區域,總面積超過2.5億平方公里,這其中的資源,一半屬於申請到專屬勘探權和優先開發權的國家、地區或者單位。可以設想,其中蘊藏油氣資源和其他海洋資源會有多少。

  可惜的是,我國在2001年才申請到了7.5萬平方公里的此類專屬勘探開發區。具體到我國周邊爭議海域,同樣的邏輯也在實質上發生著作用,我們始終在宣示着自己對主權海域的神聖地位,可是,那些沒有法定權利的國家正在搶佔、勘探、開發我主權海域的油氣資源也是事實。出於對和平的尊重,我們採取的是擱置爭議、合作開發的路線,至少在近期內不會改變。

  不難看出,當下,中國的海洋石油開發需要的是整體突破,謀求對發達國家、世界先進油氣巨頭的趕超。在中海油獨力支撐,中石油、中石化對海洋油氣業務傾注的力度不夠的現狀之下,要想達到這個目的,海洋油氣的勘探和開發權,需要在政府有關部門的謀划下,向更多有實力的企業和資金開放。

  (作者系中央財經大學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執行主任)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秦曉卸任董事長一職 傅育寧接過招商銀行帥印 每日經濟新聞
勁牌插手美爾雅債務藏玄機 傳背後將有大動作 每日經濟新聞
城商行上市可能仍“特批”200人紅線或不是問題 每日經濟新聞
上海頂級豪宅地段第一之爭佘山開發商首次自認第二 每日經濟新聞
山鋼集團開9月降價先河 螺紋鋼價格每噸下調100元 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