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陳曉:絶不允許海外投資者獨大
2010年09月21日 16:47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獨家對話:陳曉的國美五年(視頻精簡版)
1.陳曉:我不會輕易離開國美 2.陳曉:對大股東負責是個僞命題
3.陳曉:絶不允許海外投資者獨大 4.陳曉:我想問問黃光裕為什麼
5.黃光裕從頭到尾反對股權激勵 6.陳曉:我和黃光裕的最後一次見面
7.陳曉:曾湊齊1.5億元幫杜鵑改判 8.陳曉:我對投票結果相當樂觀
9.陳曉:一天收到幾百個恐嚇電話 10.陳曉:不能把道義無限放大

  新浪財經訊 9月22日早間消息,國美控制權之爭即將在9月28日的股東大會上一見分曉。在距離最終決戰不足一周之際,新浪財經獨家對話此次焦點當事人之一的國美董事局主席陳曉。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對話中,陳曉表示,只要在公司,就絶對不允許任何一個海外投資者成為這公司的單一黨。

  以下為陳曉對話新浪財經實錄。

  陳曉:所謂的“保障”,舉很多例子。在引進貝恩投資的時候,大股東沒有參與。實際情況呢?

  首先來講這個引資,當時背景下,引資很困難,首先是金融風暴,其次是所有人都知道融資,不融資是活不下去。

  這樣的情況下,融資相對來講比任何其他企業來的融資更被動和困難,而且所有的投資者無一例外提出可以在這個時候向公司投資,但是為了減除他的風險壓力,董事特別是股東結構要發生變化,這點恰恰是大股東所不願意做的。

  所以最後看我們的融資以後的股權比重和融資之前,原有股東的比重並沒有發生大的變化。也就是像黃先生作為第一大股東30%以上的股權得到了維護。這一點,很顯然我們是完全考慮了大股東的訴求和他的權益以後的結果。

  主持人權靜:當時有溝通過嗎?您覺得融資也是尊重了黃先生本人對於他股權不願意被稀釋的想法,當時黃先生已經被捕了,當時就這一點你們是否進行過信息的溝通和交流呢?

  陳曉:應該說黃先生的親戚甚至在談判過程中,和貝恩投資方面也有相當的交流和討論。應該說他們之間有不同的意見和他們對不同意見統一以後的一些共識。

  但今天說這個過程,黃先生不清楚,黃家不知道。顯然和事實有嚴重的出入,這又是為什麼呢?

  我們講融資這段,首先融資的結果對大股東的攤薄這部分並沒有涉及到。其次在過程之中,黃氏家族參與,也和貝恩有充分的交流和溝通,最後的結果他的股權並沒有被稀釋。

  再說所謂的“捆綁條款”,原來很多媒體講我們是一個精心的設計,有“捆綁條款”,實際上這個協議上根本沒有貝恩捆綁管理層的條款。這是我們作為談判很重要的一點——和貝恩協商,如何將公司承擔最小的風險,而公司過往的這類投資之中都有捆綁,像06年華平CB進來的時候和黃先生的捆綁。

  這次我們在這麼艱苦條件下完成的融資反而沒有任何的捆綁。現在有很多傳說“捆綁條款”,你看從融資以後的大股東股權結構的保持和中間他們也參與了和貝恩的接觸和交流,到最後根本沒有“捆綁條款”這些。

  現在媒體上所傳播的好像和這個事實情況發生了很大很大的反差。這是其中一件事,在融資過程裡到底怎麼回事。我相信今天很多輿論上傳播的一些情況和實際情況有巨大的差異。

  只要我在這個公司這段時間內,絶對不允許任何一個海外的投資者成為這公司的單一黨。

  主持人權靜:為什麼?

  陳曉:這可能也是情結,我們都是創業者,從永樂、從國美這兩個角度走到一起,從行業的未來來講,我感覺這一點我本人是很堅持的。這個堅持是不是對所有股東利益一定是合理的,很難講。但是我感覺只要我在,我堅持這樣做。

  主持人權靜:在這個事件背後,我們也談到一貫的討論,包括黃光裕先生致所有股東一封信是反復強調的概念是貝恩有可能成為國美實際控制者,這家民族企業可能成為一家被外資控制的企業,這是黃先生一直強調的立場。剛才您也說到不希望外資成為單一的大股東,這背後的思考又是什麼?

  陳曉:這完全是兩回事。首先我很懷疑這封信是出於誰的手,我相信黃先生沒有這個空間和條件來寫這封信的。

  他始終講到兩點,一個是貝恩要控制這個公司,從貝恩這樣的投資者身份去看,他是財富投資者,有哪家財富投資真正控制過一家公司,我沒看到這些案例。即便是TPG作為深發展第一家股東,都沒有去控制這個公司,公司的經營管理還是中國的團隊在做。他的決策也應該是完全按照國內銀行的慣例在做的,最後還退出。

  從財務投資的角度,這種寫法顯然是讓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被他去影響。從我的理解,我和貝恩的理解和交流來講,貝恩根本沒有這種想法。

  第二,民族品牌更多的是情結,就像我說我不希望看到單一大股東是外資一樣,這是一種情結。海外上市公司本身就是外資企業,另外我們的管理團隊不會因為我們的股東結構發生變化。我相信所有的投資者投資這個企業,作為財富投資者來講,都是希望他的投資有回報,而不是要控制這個企業。

  另外很多中國的海外上市公司,你說他的品牌是國外的還是國內的?只要在中國市場上,都是中國的企業,都是中國的品牌,不應該是外國的品牌,而且沒有任何的財富投資會這樣做。

  這兩點是根本不成立的東西,不成立的東西變成口號去影響那麼多的大衆,他背後到底是什麼目的。

  所以我們始終認為他們所謂的題目後面到底他想做什麼,他是什麼目的。用這種口號去誤導,去蠱惑人,他們背後到底是什麼目的,我們一直沒搞明白,好像說這個企業不健康了,才高興,那誰得到最大的好處呢?顯然不是大股東,也不是其他的股東,顯然不是管理團隊,顯然不是員工,那麼是誰,他現在幹什麼。我很難理解。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陳曉:我不會輕易離開國美 北京新浪網
宜華系PE造富鏈調查:成立半月閃電入股驊威玩具 21世紀經濟報道
驊威玩具改制疑團:涉嫌集體資産流失 21世紀經濟報道
新浪財經獨家對話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陳曉實錄 北京新浪網
黃光裕方面髮長文質疑陳曉在港言論 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