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陳曉:我和黃光裕的最後一次見面
2010年09月21日 16:52
轉寄給朋友
列印

獨家對話:陳曉的國美五年(視頻精簡版)
1.陳曉:我不會輕易離開國美 2.陳曉:對大股東負責是個僞命題
3.陳曉:絶不允許海外投資者獨大 4.陳曉:我想問問黃光裕為什麼
5.黃光裕從頭到尾反對股權激勵 6.陳曉:我和黃光裕的最後一次見面
7.陳曉:曾湊齊1.5億元幫杜鵑改判 8.陳曉:我對投票結果相當樂觀
9.陳曉:一天收到幾百個恐嚇電話 10.陳曉:不能把道義無限放大

  新浪財經訊 9月22日早間消息,國美控制權之爭即將在9月28日的股東大會上一見分曉。在距離最終決戰不足一周之際,新浪財經獨家對話此次焦點當事人之一的國美董事局主席陳曉。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對話中,陳曉回憶了和黃光裕最初合作的場景以及最後一次見面。

  以下為新浪財經對話陳曉相關實錄。

  主持人權靜:當時出於責任也好,道義也好,您不能離開。當時除了您之外,還有別的人可以擔負這樣的職責嗎?我們也想知道黃先生在被捕之後,最後一次通電話或者見面是在什麼時候,那個時候你們都交流了什麼?這個責任是您自己覺得應該去承擔,還是他賦予給您的?

  陳曉:當然11月17號以後,和他沒有任何條件和機會見面。

  主持人權靜:在那之前。

  陳曉:之前沒有預期這個事情發生那麼快,當時考慮更多的是我希望要離開這個公司,我對這塊的發生還是感到很突然,當時我的想象可能風險在,但是不是那麼快會來臨。在來臨以後,實際上已經沒法和他再聯繫了。這個時候突然發生了問題,對我來講也沒有思想准備。

  主持人權靜: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陳曉:最後一次見面是在11月16號,就是發生這一個事情的前一天。

  主持人權靜:當時說了什麼?

  陳曉:當時沒有預期17號會發生這些事情,我們談的更多是對公司經營上的一些討論。

  主持人權靜:當時他知道您想離開嗎?

  陳曉:對,他應該明白。

  主持人權靜:他勸了您?

  陳曉:他沒有很明確地表態,他認為我要做這件事情,一定是我想清楚,他沒有更多的輓留。

  主持人權靜:所以後來當事情發生之,您是出於對國美的責任和您自己覺得應該這樣做?

  陳曉:我相信假如不是我,任何人在這個崗位上,應該同樣會採取這些措施和做出這些決定的。這肯定是一種責任。

  主持人權靜:當時會想多遠,會想到今天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嗎?會想到您和黃先生之間會出現國美的控制權的似乎無法調和的矛盾。有想到那麼遠嗎?

  陳曉: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如何讓這個企業能夠存活下來,這個企業一路走過來,我們都付出了很多,包括06年國美兼併永樂的時候,從某種程度上,我也是出於對黃先生的信任,把永樂托付給他。在這樣的時點上,我們都沒有辦法考慮更多的問題,只是說如何能夠去輓救公司,使公司能夠存活下去,我們想的就是這麼簡單。

  主持人權靜:這是很簡單的想法,但是在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對於這件事情外界有很多評論和分歧。我們也聽到很多業內的人士包括網友在分析陳先生您一路為什麼會做這樣種種的選擇。也有這樣一種聲音,當初永樂被國美收購的時候,其實您就是為以後的控制權之爭埋下伏筆,當這件事情發展到現在,您成為國美的實際掌舵人,有這樣的說法,您一直在隱忍,為了得到最後的權利的到來,您覺得這種說法對您是誤解嗎?

  陳曉:不光是誤解,可能是另外的原因造成的想法。對我本人來講沒有這樣的想法,沒有人會預測會發生世界會發生什麼變化,這是精心設計的說法,這種說法對輿論有很大的影響。關於這點,要闡明。

  首先從06年看永樂和國美的合併,當時國美和黃先生也面臨着困境,因為那時候,所有的有記憶的人能夠記憶那一段。那時候國美發生了一次波動,那也是司法部門對黃先生和他哥哥的一些調查引起的資金鏈危機也好,重大的影響也好。

  當時黃先生和我之間應該還有很多對行業未來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想法,所以那時候做出這樣的決定,當時一方面把永樂托付給了他。同時我也想真的和他一起為這個行業未來的變化做些共同的努力,使得這個行業發展得更好一些。

  當然以後發生很多事情,讓我慢慢了解了很多真相,或者有些情況並不是當時太清楚。特別是2008年,比如香港證監會對他的起訴,這個是事後。

  主持人權靜:當時06年您不知道黃先生在財務上,在其他方面有這麼多問題。

  陳曉:對,可能對他的理解不是這麼完整。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慢慢感受到確實在某些做法上未必妥當或者某些做法不一定合理或者合法。

  主持人權靜:您提出過異議嗎,當您發現過這些的時候?

  陳曉:當我發現已經晚了,因為是08年以後才完全了解真相。

  主持人權靜:之前您也不知道?

  陳曉:對,包括08年證監會對他調查的事情,之前一點不了解。一直到09年8月份,證監會對他起訴以後。因為起訴以後,對公司來講很被動,監管部門起訴了你們公司的股東,一個董事,出現了這些問題,對公司來講,必須把這件事情搞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對公司意味着什麼,對其他股東意味着什麼?我們經過請了獨立的第三方專業律師進行調查,內部調查以後,發現這個問題比較嚴重。而且這個嚴重的結果你看到以後,作為董事會必須做出相應的反應,否則董事會不稱職或者沒有為所有股東考慮或者沒有為公司的整體利益去考慮。這也是很難的選擇了。

  今天這個事情從媒體角度來講,還認為我們在落井下石,但實際上等到你了解真相的時候,作為一個企業,作為一個董事會,特別像我作為董事會主席,就必須做出決定。這是整體和單體的思考,跟情感上來講,我們不應該做這個事情,但是你的崗位,你的職責,按道理是沒有選擇的。

  主持人權靜:您當時矛盾過嗎?在您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有沒有出現道義和情感,理性和感性的糾結,很多人說當初被併購之後,黃先生對您個人生活的照顧,各個方面可以說是非常無微不至,後來當您做這些選擇的時候,會不會顧及當時的情分?

  陳曉:沒有辦法用理性和感性兩個詞去理解了。也就是說在法律面前,在情感面前,假如法律的層面沒有深到一定程度,完全可以考慮情感,但是法律層面升到一定高度的時候,首先考慮在法律面前做什麼安排。

  這很簡單,比方說隱瞞不報,或者叫窩臓,類似的這些東西,最後法律還會出現衝突。法律來講我們不能做違法的事情。

  假如說一邊是違法,一邊是情感,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會做出判斷。法律的層面不是那麼嚴重,你的情感完全可以放在上面。法律層面來講,嚴重到一定程度,沒法用情感替代法律。我相信所有的人在我當時的崗位上,都會做出同樣的判斷。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三座大山壓頂 滬指6連陰過節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曉:曾湊齊1.5億元幫杜鵑改判 北京新浪網
山西證券二次衝擊IPO過會 交易所競爭白熱化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曉:黃光裕從頭到尾反對股權激勵 北京新浪網
工行A+H配股兩大股東全額認購 A股僅配20億元 21世紀經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