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秦合舫劉持金李德林聊國美控制權之爭實錄
2010年09月28日 02:06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新浪財經訊 9月28日,國美電器召開特別股東大會投票表決國美控制權的歸屬。這將是決定國美電器命運的關鍵時刻。國美所有權之爭是否有定論?國美電器這個家電巨頭會不會就此分裂? 2010年9月28日,新浪財經請到資深專家共同直擊國美股東大會。連續三場為您深入剖析國美之爭。 

  以下是第一場嘉賓聊天實錄。

    國美之爭始末  

  主持人喬旎:親愛的新浪網友們,大家好!歡迎做客今天的新浪嘉賓聊天室,我是主持人喬旎。今天下午國美將會召開特別股東大會,將決定國美的歸屬權問題,究竟是以國美電器前主席黃光裕為代表的大股東獲得控制權,還是以陳曉為代表的管理層獲得控制權?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國美的控制權之爭。

  首先歡迎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領導力研究中心研究員秦合舫老師,歡迎您!

  秦合舫:你好!

  主持人喬旎:另一位是泛太平洋管理研究中心董事長、中國著名企業管理諮詢和管理教育專家劉持金老師,歡迎您的到來!

  劉持金:大家好!

  主持人喬旎:我們一直說國美之爭是控制權之爭,可能很多朋友都關注炒的沸沸揚揚的事件,但是並不清楚這個事件的始末,首先請秦老師給我們先梳理一下。

  秦合舫:新浪的網友,大家好!其實關心這個事件因為這是一個社會熱點事件,我想知道這個事情的網友應該對這個事情的大致來龍去脈比較清楚。進行我自己的邏輯大致梳理了一下,我們知道國美本身是一家香港上市企業,經營業務是中國的家電連鎖,而且原來黃光裕既是大股東又是董事會主席,所以是不存在控制權之爭的,國美盡管是一家上市企業但是在黃光裕先生領導之下的這樣一家上市公司。

  我們知道2008年黃光裕先生個人出了這樣一個事,之後又趕上國際金融危機,所以國美遭遇了內外雙重困境,這個時候國美存在着,包括像銀行催款或者供應商逼債,面臨非常大的資金困境,所以需要融資,融資的時候最後選擇了貝恩這樣的一家投資企業。

  貝恩進來之後,相應的來說,一方面是對原來大股東的股份有所稀釋,另外一方面,他也提出來了比如進入董事會,有三個董事席位。在這個安排之下,大股東最終在股東大會上採取了否決的方式,但是這個否決又在於了董事會的反否決。

  以大股東為一方,另一方以董事會為代表的另一方,包括和貝恩形成了對立的雙方,開始對公司包括從經營思路上、未來發展上都發生了非常大的爭議。隨之提出了對包括董事會主席陳曉罷免這樣的提議,包括對其他董事也有爭議,所以這樣就形成了雙方在控制權上的爭奪。

    貝恩資本注入的影響

  主持人喬旎:您簡單給我們梳理了一下,但是我聽到其中有一個關鍵點就是,貝恩資本在入注以後才導致了這場控制權之爭,但是可能貝恩資本注入以後,我們也知道根本沒有稀釋大股東股權的份額,為什麼導致現在影響到了這樣的一個事件呢?提出了這樣一個看法呢?

  秦合舫:是有幾方面的理解,第一個,超過50%,我們叫絶對控股大股東;第二個是,特別是對於國美來說,按他的章程,超過1/3的股份,就是達到 34%以上是擁有否決權的這樣大股東,但是如果股東稀釋到1/3之下,最後的控制權就要大大削弱。而且因為在董事會的席位上,一方面,他認為原來任命的包括陳曉、包括孫一丁,包括王俊洲,他任命的董事存在着跟他觀點不一致的地方,他認為大股東實際上是被架空了,雖然說保持着這樣的在股東身份上的大股東,但對公司的經營權利實際上是被削弱了。

  主持人喬旎:就是說在貝恩入注之後,雖然表面上依然維持那樣的情況,實際上黃光裕的權利是被稀釋的。

  秦合舫:對。

  主持人喬旎:這個問題我還想問一下劉老師,您覺得貝恩資本入注以後對國美帶來的是什麼影響?

  劉持金:我 覺得這個問題大家必須要從長期和短期兩個來看,短期,當時貝恩資本注入對國美來說有重大的意義,可以說解決了資本需求的危機,也有人說是燃眉之急,不管怎麼樣,當時的情況下貝恩資本的注入對國美是強有力的推進。

  從長期來看,我們必須認識到貝恩資本是什麼資本,牽扯到理論上說,任何一個投資我們有多種形式,貝恩資本我們簡稱是PE,是私募基金的投資。私募基金跟風險基金VC不一樣,VC跟對沖基金又不一樣,私募基金的眼光是未來三到五年的回報,對沖基金是未來三到五年能不能上市,大家的視角是不一樣的。

  如果我們再擴大一點的話,風險基金、PE比私募基金看得更遠的還有,比如我們講的國家主權基金,可能十年、二十年不回報都可以,只要戰略上有意義就可以,最頂級的是大股東或者創業者,他的耐性是最強的,十年不賺錢都可以讓這個企業走最好的道路。不是說就國美而 言,全世界所有的投資資本的本質決定了他扮演的角色,就好像說一個銀行去貸款,沒有資本抵押是貸不到款的。

  短線來看,貝恩資本的介入對國美是有好處的,另外長綫來看,國美資本的利益最大化。

  在現代企業,資本的結構是多元化的,有短線資本,還有長綫資本,還有日交易員,今天我買了一股國美的股票,到下午下班的時候就拋掉了,明天早上開盤又好了,我又買進了,請問他們的利益是什麼?他們的利益非常簡單,他們要為他們投下的每一分錢當天的回報最大化。所以我想說,這個問題我們不能簡單說誰是大股東、誰是小股東,你出了錢怎麼樣,我出了錢怎麼樣,實際上整體來看任何一個現代企業他的股本構成是極其複雜的,有短期利益、長期利益、中期利益,甚至有我們賠了本都要把企業做好的大股東利益在裏面。要從這個角度來認識股本的結構。

  秦合舫:現在存在這個爭議,大股東認為引入貝恩是有問題的,而管理層認為引入貝恩是恰當的,這裏面涉及到,我們應該從兩方面來看,第一方面,在當時的情況下引入貝恩 是不是對大股東,因為當時從管理層來說,承擔的一方面有大股東的委託。

  就是說所謂稀釋股權,當然國美在當時的情況下我們也可以叫危急存亡之秋,如果說當時誰能判斷?很多人,包括我們很多人都來說,國美可能完了,這個時候也可能很多人不敢投資,或者說如果你投資,就是說當時就謀求控制權的地位。

  所以真正說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全取其重,這個角度我們應該理解管理層,比如選擇貝恩,可能某一方面或者對長期的有一定的不利的影響,但是在當時可能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好的選擇。

  再一個,因為他既然占到10%的股份,不完全是一個財務投資者,因為在這個角度來說,你要考慮到他給公司長遠來說帶來什麼戰略意義,包括帶來什麼資源,這也是公司需要從引資的角度需要重點考慮的。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們是不是就可以說,從短期來看,當時的那個情況來看,可能管理層做的應該是正確的引入了貝恩投資,解決了當時的燃眉之急,但是從中長期來看,可能大股東更考慮的是國美長期的利潤,但是我們也有一點點奇怪的是,原本是一家公司的人事鬥爭也可以說股權的鬥爭,為什麼現在炒的沸沸揚揚,這麼多人都開始關注呢?

  劉持金:我認為目前大家爭論的焦點不是在於引入貝恩或者不引入貝恩,或者說引入貝恩是錯誤,事實上只有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既然我們已經做了這個決策,今天貝恩確實持有一定的股份,我們必須接受今天的現實。

  我想大家今天關注的焦點在於說,黃光裕先生他提出要罷免陳曉,他對整個經營的策略和發展方向他是不贊同的,我想說,這代表大股東的一種心聲吧,就是說這個企業如果是這個方向,不能夠反映大股東的心聲,我希望他有自己的聲音出來,我想這是大家的一個焦點。

  另外其他人士會認為說,管理層最了解,在你進了監獄裡待了兩年以後我們把企業做的很好,大家應該有信心,我想兩個不同層次的觀點在進行衝撞。結果我們老百姓在看這個問題,把這兩個層次的問題、甚至三個層次的問題平面的放到了一個層次來看問題,其實問題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講一個簡單的例子,世界上著名的半導體公司因特爾公司是上市公司,存在不存在大股東?最大的股東都沒有超過1%的股權,為什麼?它是一個非常成熟的上市公司,應當說一個絶對的公衆持股的公司,但是即使是這樣,當時創立因特爾公司有三個創始人,現在還活着的,安迪·格魯夫,他做了十年的董事長,他說了一句話很簡單,我的職責就是要去想和做的那些事情現在管理層想不到和不去的做事情,我要確保因特爾在未來十年之後還能夠持續有競爭裡。我想無論是美國的CEO, 還是美國的創始人,還是黃光裕先生,在本質上我想都是一樣的。我想關鍵之爭還是大家對企業發展方向,現有的管理層和大股東能不能一致起來。

    解析管理層激勵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們覺得不管是老百姓也好、陳曉先生也好、黃光裕先生也好,大家的最終目的都是一樣的,都希望國美很平穩、很健康的壯大,其實對中國的民族企業來說也是非常好的,可能大家都希望是這一點。但是現在來看短時間的爭論,肯定是對品牌,包括對國美,還是會有一定的傷害。我們也看到了現在的管理層激勵,包括陳曉先生也談到,包括網友也談到,是不是陳曉對黃光裕控制權的挑戰呢?

  劉持金:沒有,黃光裕先生也可以提出對管理層激勵新的辦法。

  秦合舫:這裏面存在大授權還是小授權,事實上是,當時黃光裕把董事局主席的職位給了陳曉的時候相當於一次性授權,陳曉,你有在未來階段時間全權行使董事局主席的權利,董事局主席包括他董事會的權利、跟管理上的授權,如果都是在這樣一個範圍之內的,我們常說將在外君令有所不授,當時將和君之間也存在溝通困難。

  當時黃光裕和陳曉之間也是存在,因為有溝通困難,所以很多事情一次性授予,這些做的事情是陳曉範圍之內的。比如說我們也看到陳曉接受訪談談到,別的競爭對手來挖人,根據我們當時的危機情況,根據管理層他們在處理危機階段所做的貢獻,根據未來發展需要,既然委託他了,這些方面至少在這個事情上應該信任他。

  主持人喬旎:就是說其實可能很多事情是我們外面人所不能了解的,可能這個管理層在當時面臨很多情況的時候作出的應對當時情況的一些策略。秦老師,您當時也說過股份比例只是保持對公司控制權的條件之一,利益相關者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能不能再給我們解釋一下這句話怎麼理解呢?

  秦合舫:因為現在公司治理結構基本上最後的權利是在股東大會,股東大會是管董事會,董事會管管理層,是這樣一個結果,如果說你擁有50%的股份,肯定你就是大股東,擁有絶對權利了。

  理論上是這樣,實際上很多公司股權結構上,包括剛才劉老師也提到,像因特爾的格魯夫只有1%,為什麼說格魯夫能以1%這樣的持股比例維持 他董事長的身份長達十年之久,不會有別人來挑戰,或者有其他的股東說合起來把格魯夫趕跑,因為你把格魯夫趕跑了你的利益也同樣受到損失了。這就是說格魯夫是因為他以他自己的威信、以他自己的學識、以他自己的地位維持了董事長的地位,維持了公司的控制權,而不是說絶對的我就以我的大股東身份來做這個事情。

  主持人喬旎:您剛才也提到這個詞,是相關利益者,我們看到從股權的角度來看,黃光裕先生應該佔有的股權更具有優勢,您覺得現在這種相關利益者更支持誰呢?

  秦合舫:現在就像劉老師提到的,對國美未來,現在兩方都提出來了自己的主張,都認為我是在做對國美更有利的事情,這樣主張是非常好的,當然那就看這些相關利益者或者說這個股東怎麼去判斷,到底誰確實能把國美帶到一個有更好的未來。

  主持人喬旎:劉老師,您覺得呢?

  劉持金:我覺得是這樣的,因為我從幾年前就接觸過黃光裕先生,當時我們哈佛大學有十幾位大學教授,專門研究創業管理的,包括創業管理研究組的組長,也是現任的哈佛商學院副院長。

  我們去了做的幾項調研,包括國美的一些旗艦店,包括國美剛剛開的新店,當時國美還有一個新的概念,准備分離出一個更高的高端産品,包括今天媒體所有的人,無論是陳曉陣營的人,還是黃光裕陣營的人,都見到了,應該說大家對當時國美的未來、國美的戰略都講的非常清楚,尤其是總結國美過去十幾年中如何跟洋品牌競爭。

  2006年的時候有一個美國很大的家用電器商店叫百思買,百思買在美國當時擁有900家,現在大概1000家,是全美國最大的家電超市,相當於中國的國美,但是始終這些年來在中國市場上沒有做好,就這個問題我們也做了很多的調研跟研究。包括黃光裕先生本人對中國的家電市場當時的發展和未來,包括十年、二十年以後,包括電子商務,包括電視購物,包括沃爾瑪的模型,都在探討。

  其實整個過程中我們感覺到,就當時國美的管理團隊以及黃光裕先生的思想非常具有前瞻性、非常具有戰略性,他非常低調,所有的這些東西其實都是下面的管理層,包括今天媒體看到的這些副總分工協作做的介紹的。

  所以對國美,我是不會去質疑黃先生對國美未來的這些看法的正確性,當然市場也在變,競爭格局也在變,總體來講我覺得他是一個戰略眼光的人、他是一個胸懷大志的人,無論今天他在監獄裏面、監獄外面我們必須公平、公正的對這個人進行評價。在戰略的意圖上或者遠景上他是正確的,而且是有抱負的我覺得他能夠真正成中國能夠跟百思買競爭的真正的大的企業。

  取決於你短期看、長期看還是中期看,如果我們把這個家三房一廳的小夫妻店我們就很幸福了,但是如果你說不,我要弄出200畝地作出一個大的莊園,可能還需要十年,所以同樣一張財務報表,看什麼角度看這個問題。如果按照我對黃光裕先生的理解,不要去縮短單一店、不要減少店面,而是通過提升市場份額、提升市場中的穿透力,進一步鞏固和擴大國美的底盤,這是和目前來改善財務報表、改善投資人在短期的收入的利益的話是兩個不同的思想。所以我想,這可能是一個大家爭 論的核心點。

  秦合舫:就 是說真正業績,我覺得雙方拿來說事的一個由頭,過去兩年國美面臨這麼大的問題,不採取這樣的收縮,至少也是一個權宜之計,我覺得未來無論是由黃光裕方來領 導還是陳曉方領導,肯定都會採取擴張策略,這是無疑的。實際在這個戰略上,我覺得雙方沒有太大的分歧,但現在各方需要拿業績來作為互相的籌碼。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剛才對於劉老師您說的有一段話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您剛才也談到了當時您在聽他們報告會的時候是黃總為主的,但是可能很多的東西、細節的東西也是來自管理層、來自他們的各個副總,您當時對陳曉先生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呢?

  劉持金:當時陳曉先生沒有在場。

  主持人喬旎:您對當時的那些管理層呢,您覺得單純是以黃先生為主的,還是更多的是大家的團結協作呢?

  劉持金:我 覺得應當是團結協作,包括當時大家的陳述用的是中英文的,包括相當大程度是用英文陳述的,應該說看不出國美是中國本土的品牌,應當有一個雛形在往國際化道 路上走,實際上這個角度講貝恩資本的介入既解決了短期問題也是一個很正常的介入,國際化道路走股本的多元化結構是不可避免的。

    網絡輿論對結果影響不大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們也看到了這麼多,包括剛才您也但到了一些東西,也表明整個國美的發展戰略是走的很正確的道路上,因為其中出現了股權分置導致出現了這樣的結果,網上也有網友發表了評論,您覺得網上的評論會不會給哪一方增加了籌碼或者最終影響了結果呢?

  劉持金:我覺得影響不大,為什麼呢?我覺得這是我們國人的一個誤解,老覺得媒體聲音大一點結果就代表了名義,其實不是這樣,國美作為一個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最終是在 香港上市公司持有股票,無論你持有一股還是一萬股,你的實際都票的行為決定了最後的結果,除非剛好我們這些網民也好、我們這些微博的博友也好持有這些股 票。

  秦合舫:短期內不會有影響,但是長期來說,比如我們從長期角度考察它會産生影響,比如說網民有的說了,說陳曉當了我就不去國美了,或者有的說鄒曉春當上了我就不去,有些東西會産生傳染的,如果確實從業績層面上影響到他的東西了,就會進一步從中長期的角度影響他的股東的選擇的。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看到網上有很多的評論,分別有各個陣營的,包括支持陳曉先生的,包括支持黃光裕先生的,很多人也在談到,其實這次股東大會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可能在這樣的一個開始之後,真正誰當家了以後面臨的問題會變得更大,因為可能以前大家對國美是非常有信心的,但是經歷了這樣一個事情以後,究竟掌權者 能不能把國美持續穩定的向下帶動下去,可能是大家拭目以待的一個事情。很多朋友也在關心,假如今天如果陳曉一旦失敗了,依靠機構投資者的支持能不能打一個翻身仗?

  秦合舫:我覺得短期內這個結果可能就定了,如果說是打翻身仗,就像剛才提的,比如說陳曉,包括管理團隊也提到鄒曉春、包括黃光裕的妹妹,說他們不適合管理這樣一家公司,他們不適合很快就會在一兩年之內表現出來,表現出來最後國美的業績下滑了。

  鄒曉春說我能有一半的錢開更多的店,最後沒落實,或者整個表現出來的業績還不如陳曉他們這個團隊帶來更好,或者說由於他這邊失敗帶來的整個管理團隊出走非常多,這種局面可能會,比如說其他股東反過來可能再來要求召開股東大會,我們認為還應該選原來那個被趕跑的,應該讓他回來,喬布斯不就是因為這個回來了嘛,不過喬布斯等了十幾年。

  主持人喬旎:劉老師,您覺得呢?

  劉持金:現在我覺得媒體在某種程度上宣傳有點誤導作用,對不起,我今天就在媒體這兒。

  主持人喬旎:我們公平、公正的來談一下這個事情。

  劉持金:為什麼呢?我覺得大家是在那霧裏看花,其實不存在大股東跟小股東的概念,為什麼呢?股東都是一樣的,你投了一塊錢和你投了一百萬都是股東,但是在什麼地方出現了差異呢?就是對這個公司發展的真正關心的程度,誰也沒辦法去衡量,小股東的就關心的少,大股東就關心的多。

  不能絶對的這樣講,我們只能用事實講話,只能用他們的戰略觀點來分析、來說話。但是有一點我們不能忘記,任何一個成功的企業、一個有持續發展的企業都有一個靈魂人物,一這裏我不是說支持黃先生或者支持陳先生或者哪一個人,剛剛他提到了蘋果公司當時有一個喬布斯、通用電氣傑克·維爾奇,這些公司換帥之後出現的一系列問題,領軍人物非常重要。

  我今天不是說陳總好不好,但是我相信國美要持續發展好靈魂人物找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在這一點上黃光裕先生在過去20年以實際業績證明了他是國美的靈魂人物。

  秦合舫:對,黃光裕基本上大家從各個角度判斷這確實是一個商業天才、經營奇才,如果說他沒有入獄這個事,比如說黃光裕和陳曉或者組成其他團隊,確實是一個黃金搭檔,現在在這種客觀事實情況下怎麼解決他這個困局,當然很多人,包括從輿論或者媒體的角度說,希望雙方能夠合解。

  劉持金:我覺得這也是媒體的誤導,我們不能說上市公司就取一個平均值,數學上的一個平均值的概念,從1排到10,1+10除以2,說等於5.5,有意義嗎?其實1跟10差異巨大。

  上市公司就存在這樣的狀況,說我們引入了一流的職業管理團隊之後就開始了,我是哈佛大學的,你說引進了10個哈佛高材生進入管理團隊,我告訴你股票大跌。為什麼?團隊是需要有層次的,團隊是需要協作的,團隊需要多元化的思維,並不是清一色的某一個學校的畢業生就能把這個企業搞好的。

  話說回來,我們常常對上市公司取平均值,大股東的利益、小股東的利益,平均一下代表了大衆的利益,公司好了,這個公司反而沒有創新。

  如果今天我們用平均值的概念,用大股東、小股東加起來應該怎麼做,就不會有平均公司的存在,就不會有喬布斯,喬布斯恰恰不會輕易聽華爾街告訴我明年漲2個點還是20個點,你們根本 不知道什麼是蘋果,華爾街知道多少。傑克·維爾奇怎麼講的“見鬼去吧”,你們能管理GE,我們建立了通用電氣,你們拿去股市上炒,炒翻了2倍,你們賺了 錢。

  秦合舫:現在劉老師是這樣,黃光裕的經營才能是得到認可的,現在就是說在他這樣一個情況下,如果以他為背景來組成一個團隊可以不可以、可行不可行,是這個情況。

  主持人喬旎:所以我們看到的不管是陳曉先生也好,不管是黃先生也罷,其實他們最終的結果是在今天揭曉,但是可能更多的來驗證他們還是需要一個時間來驗證。

  剛才兩位嘉賓在現場也是有了一定的小的爭論,大家也可以參與進來,我們在現場也是提醒大家,我們現在微博也在直播過程中,而且我們劉老師也是手着iPad也在跟微博網友交流。

    鄒曉春的另一面

  我們剛才也談到了陳曉先生以及黃光裕先生,相信大家對陳曉先生也已經比較熟悉了,但是對於大股東提名的董事鄒曉春可能大家不是那麼熟悉,接下來讓我 們現場連線一下著名的財經作家、《證券市場周刊》新聞部主任李德林先生,他對國美的事件也一直非常關注,我們來連線一下。

  李老師,你好!

  李德林:你好!喬旎。

  主持人喬旎:李老師,您之前對鄒曉春先生有了解嗎?他之前在國美究竟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李德林:根 據我的了解,鄒曉春以前就是一個律師,並且是在資本圈在我看來几乎是一個無名小卒的一個律師,因為在資本大案裏邊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人,當然也有可能他 從2000年開始成為了黃光裕的私人律師,所以說他才沒有去辦別的案件,可能有關。

  但是後面到黃光裕出事之前鄒曉春可以說都是及及無名的,當然後來說有一個神秘人物,把他包裝成一個神秘的律師,我覺得這個包裝的成份大了一點,為什麼說呢?因為他說他參與收購了中關村、三聯、大中等等項目,其實我們了解到,如果黃光裕沒有收購中關村他就不會得罪一些所謂的勢力,當然可能會有牢獄之災,也不會有今天這麼大的牢獄之災。所以如果說鄒曉春是一個比較負責任的私人律師的話,他應該在收購中關村也好、三聯也好凈值調查中有過充分的凈值調查,他應該會充分的提醒他的老闆這裏邊有巨大的風險。

  當然後來我們所看到的黃光裕就是折戟中關村,當然跟他炒股票有關,中關村的爛賬30多億也是一方面。後來鄒曉春成了中關村的副董事長,我覺得這個位置也就是一個頭銜,因為他連中關村員工的工資發不到位都不知道。

  我相信這樣的人去領導國美應該是黃氏家族的一個悲哀,可以說黃氏家族作為一個大股東應該有優秀的 人才進行儲備,因為我們不管說黃光裕是喬布斯也好,還是像諾基亞那樣的老闆也好,他應該有充分的人才,所以他才應該不會擔心像陳曉這樣的人去跟他爭奪所謂 的董事會的控制權。

  從我看來,這個人最多隻是一個國美的過渡型內閣,如果他是長期把持住這個內閣的話,國內的股票持有人應該可以拋掉了。

  主持人喬旎:您剛才也談到了鄒先生之前是一個無名的人,您覺得為什麼他會成為大股東的提名董事,而不是其他的觀點呢?

  李德林:在他進入董事局主席裏面我現在不能公開說,這是黃家的內部恩怨,當然還牽扯到一些更為無法說出來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推鄒曉春,為什麼具有很好的教育背景的黃艷紅不能作為董事長的人選,這是黃氏家族內部的問題,因為我在這裏不方便公開說。

  主持人喬旎:您剛剛也談到鄒先生可能是過渡的內閣,您認為鄒曉春先生未來並不能掌握實權,您對這個看法怎麼看呢?

  李德林:如果他掌握了實權將會有陳曉第二個的角色出現,盡管我們表面上看他忠心耿耿,實際在2009年一筆生意的交往可以看出這個人不值得信賴。

  主持人喬旎:在您心目中您覺得誰是最佳的人選,是您剛剛談到的黃艷紅女士嗎?

  李德林:黃艷紅女士是不可能出任的,因為她跟她的丈夫張志明有自己的事情,尤其當時國美上市的時候沒有給我張志明更多的股權,加上之後的國美第一城出現了很多的恩恩 怨怨,我覺得黃艷紅出任董事長的可能性几乎為零,還有黃艷紅和張志明的關係也是非常微妙的,我相信這個時候黃艷紅不會用她的家庭幸福做賭注。

  主持人喬旎:非常感謝李老師的連線,謝謝!

    國美需要一個靈魂人物

  剛才李老師也提到了一個詞過渡性內閣,他目前也並不是看好鄒曉春先生,我想問一下兩位老師的觀點。

  秦合舫:我對鄒曉春不是很了解,當然從他這樣一個背景來說我也感覺不是很合適,所以說這也是黃光裕他現在面臨的一個非常大的困境,就是說現有的管理團隊,或者單純把陳曉摘出來之後下一步就面臨着經營層上到底又誰來主導這個的事情。

  劉持金:應 當這樣講,我覺得在目前這個階段,大家如果是對鄒曉春的評價我覺得都是主觀的,畢竟他還沒得到這個機會說,這樣講有失公平,但是我想說一個數據,在美國的 上市公司裡有1/3的首席執行官CEO是原來的CFO提上來的,還有1/3是我們中國人知道的比較少的,是原來公司的法律顧問,這在美國大的上市公司裏面很多。

  我想並不是說一個公司的首席律師或者首席法官就不具備一個管理公司的能力,因為公司越大他管理的第一要務除了戰略之外就是風險,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解釋了在國外大公司有接近30%多一點的CEO背景是法律背景。

  秦合舫:如果今天黃光裕方勝了鄒曉春很快就有機會來展示他的經營才能,也許我們發現這確實又是一個很有經營才能的人。

  劉持金:但我不贊同你這個說法,即使鄒曉春今天勝了,我們也不能說他發揮很好就是他個人的才能,這就是我們對現代企業的一個誤解,現代的企業是一個多元化的領導層,由董事會治理結構制約你很多的不良的行為,同時董事看大的戰略方向,還有大的資本的開支計劃、運營資本的開支計劃,都是董事會監管的。

  絶對不是說你是CEO鄒曉春就可以說了算的,現在的公司治理董事會是在起作用,下面的薪酬委員會、産品研發委員會都在起作用,在幫助CEO,CEO在某個點上發揮很好,比如績效管理,每個店裏面的單位店的成本縮減、人力提升等等,這是CEO的首要認為。我們必須把經營層、管理層等等都要分開,這恰恰是現在企業的複雜性以 及現在大企業如何有效管理。

  秦合舫:現在取代陳曉,無論鄒曉春或者陳曉他現在擔任的職位,是要超越現在單純的CEO,有點像你定義的領軍人物,需要一個領軍人物,而不單純的是一個執行者。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們現在也知道,可能更多的是需要一個靈魂般的人物出現在國美,帶動國美往前進,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小預測,假如這場是黃家勝利了,是不是這場爭鬥就應該可以談論是階段性的結束,黃家就能夠拿回實實在在的對國美的控制權呢?

  劉持金:我覺得當然,即使這次是黃家沒有勝,他作為大股東,他的控制權也是有的,只不過我們怎麼來定義這個控制權。我舉個簡單的例子,福特汽車家族從老福特在1920年代創立這個公司,他擁有百分之百,一直到今天他的孫子和重孫子這一代的時候連1%都不到了,但是董事長還是董事長家族的,CEO現在還是小福特擔任,這個靈魂是整個福特家族的靈魂下來的。

  我想說什麼?實際上從股權結構來看,完全可以看福特已經沒有控制權了,但實際上還是。

  諾基亞公司,是芬蘭公司還是美國公司?從股權結構上在2001年到2002年的時候美國機構投資人持有諾基亞60%的股份,完全可以定義為諾基亞當時就是 一個美國公司,從控制權上,實際上無論從那個時候到現在諾基亞是地地道道的芬蘭公司,盡管今天CEO換成了一個加拿大人。我們一定要區分這些,這些話題是不在一個層次上的,持有股票多少控制權和真正經營這個企業的靈魂人物和他的思想和企業的競爭力、管理層,我想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體系,就是說我今天絶對不會把諾基亞看成一個美國公司,盡管有60%的股權是在美國人手裏,而且美國的媒體還在抱怨說為什麼這麼多年老是芬蘭人當CEO,沒有讓美國人當CEO,現在加拿大人了。

  國美也一樣,不在今天下午陳總取勝強是黃總取勝,黃總對企業的愛心或者他的戰略眼光我們說是真實的,只能這樣來看待這個事實,最後到底誰控制、誰不控制可能有意義,也可能從某種意義來講沒有太大的意義。

    結果充滿可能性

  主持人喬旎:我們還是要做這個預測,剛剛談到了黃家勝了,如果說是陳曉勝了,可能董事會就會採取這樣一個增發權利,而且黃光裕的股東定位有可能會不保,為什麼黃光裕還會走這樣的險棋,是背水一戰還是胸有成竹?

  秦合舫: 一個,他有他這樣做的資格,因為現在他還是第一大股東。第二個,他也有他這樣做的理由,我有一種理解,香港上市公司國美,比如說在黃光裕他的體系裏邊,他 是國美體系的一部分,一個環節,從他的這樣一個經營來說,他可能是站在國美系的角度來看待,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的控制權爭奪就非常有必要。從陳曉的經營來說,他可能我就是單純的站在上市公司的角度,我要未上市公司的所有股東價值最大化,實際上這兩個經營思路是完全不一樣的。

  主持人喬旎:就像剛才劉老師談到不是在一個層次上面。其實我們看到,現在的國美股東大會也正在進行當中,如果讓兩位嘉賓來預測呢,能不能給我們一個預測呢,今天究竟誰會出現勝利性的局面呢?

  秦合舫:因為現在從公開的情況來說有點勢均力敵,當然我覺得這個預測沒什麼價值,第一個,預測現在已經影響不了投票結果了,第二個,馬上真正的結果就出來了,所以說這個預測我覺得不需要做。

  主持人喬旎:劉老師,您想預測一下嗎?

  劉持金:我 的預測是這樣,我認為無論結果怎麼樣,黃光裕先生跟陳曉先生都是贏家,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通過這樣一個大家較量的過程,黃先生也達到了他的目的,把他的戰略意圖,對企業發展大的思路,以至對控制權擔心的地方,大家都有充分的溝通了。

  這個過程當中我相信,陳總也對大股東的思想得到了進一步深層的認識,怎麼把國美做的更好。無論結果怎麼樣,兩個都是贏家,沒有說哪個輸了、哪個贏了,你能看到這是中國企業進步的表現,從更大的層次上應該是中國國家的進步。

  為什麼?這體現了對私人産權的保護成份帶裏面,這體現了我們如何去看待一個上市的公司,而且是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社會制度香港的上市公司,牽扯到有大衆市場的股民、香港的股民、國外的股民。不光他兩個贏,我想我們大家都贏了,我們的國家都贏了。

  主持人喬旎:其實我覺得這個事件不管究竟誰勝、誰負,更多的我們希望國美能夠有一個真正的適合他的掌權人來往前發展,可能更多的網友還是比較關注今天下午的結果,您也可以繼續關注我們的新浪微博直播。同時提醒大家,在我們這場之後還有兩場,分別為您講述的是公司治理及職業經理人的角色定位,以及品牌效應,也希望大家 繼續關注。

  好的,再次感謝我們今天的兩位嘉賓,謝謝!非常感謝!再見!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資金若選擇離場 明日是最後時機 每日經濟新聞
兩部委嚴查二套房貸 都是樓價反彈惹的禍 金羊網-羊城晚報
滬深股市暫別反彈 寧波港上市首日慘遭破發 新華網
媒體稱樓市二次調控將近 南方周末
國務院法制辦:用法律手段解決經濟發展中的問題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