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薦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顧環宇楊曦淪聊國美控制權之爭實錄
2010年09月28日 06:23
轉寄給朋友
列印

  新浪財經訊 9月28日,國美電器召開特別股東大會投票表決國美控制權的歸屬。這將是決定國美電器命運的關鍵時刻。國美所有權之爭是否有定論?國美電器這個家電巨頭會不會就此分裂? 2010年9月28日,新浪財經請到資深專家共同直擊國美股東大會。連續三場為您深入剖析國美之爭。 

  各位新浪網友,大家晚上好!

  主持人喬旎:親愛的新浪網友大家好,感謝您繼續關注國美之爭與品牌效應今天第三場直播。9月28日晚上的消息,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國美電器控制權的爭奪戰今天晚上終於揭曉了決戰的結果,大股東黃光裕方面五項決議案有四項沒有通過,只有一項撤銷一般授權,獲得通過。黃光裕方面對此表示了遺憾,對此,我們為您請到兩位嘉賓共解析黃光裕事件。首先為您介紹一下在我身邊的這位來自新華社中國名牌雜誌的總編輯顧環宇老師,歡迎您的到來。

  顧環宇:您好。

  主持人喬旎:旁邊這位是來自首都經濟貿易大學,中國品牌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楊曦淪老師,歡迎您的到來。兩位老師都是研究品牌的,首先來討論一下今天晚上的戰果,對很多網民來說這個結果出人意料,網民一邊倒偏向黃光裕,這個結果出來以後,讓我們稍稍有點吃驚,問一下顧老師,您怎麼看這樣的結果呢?

  顧環宇::這個結果出來,我相信大概80%的人都會覺得吃驚。都會覺得出乎意料,對我們來說也是這樣。我現在覺得其實無論是誰贏,當時有一個判斷,前兩天跟朋友聊起來的時候有一個判斷,我們很擔心的是原來我們比較有力量的家電連鎖的品牌國美,不管誰贏,是不是還會存在,是不是還有原來那樣的影響力。

  從今天令人吃驚的結果來看,更會加重我們的疑問。

  主持人喬旎:您更多看重國美未來品牌的發展,不管誰贏誰輸,更多關注國美未來的情況,楊老師怎麼看這樣的結果?

  楊曦淪:兩句話,一個叫戲劇性,我們把它當做商業大片,大片結果應該是戲劇性。第二應該是理性的結果,畢竟是充分考慮各方利益之後,通過公司治理一套程序産生的,也具有它的合理性。

  從品牌角度,我一直跟大家在探討,我認為國美結果不管它往哪個方向發展,都是對中國品牌建設,對民族品牌的建設,對國美品牌建設積累了一批寶貴的財富,這些財富在商業上可以說是很好的財富案例,待會可以去分享這個案例。

  主持人喬旎::這樣的國美競爭,不僅僅是國美本身的問題,也是給中國企業整個非常好的案例。我們看了最新的消息,黃光裕方面向新浪財經表示,雖然四項決議未獲得通過,其中最關鍵一項取消定向增發一項獲得通過,相當於將陳曉手中刀奪下。陳曉方面向黃光裕陣營發出最後的通牒,11月1號之前,非上市門店將全部拿回經營,下一步黃光裕方面重點考慮的是非上市門店的經營問題,暫時未考慮何時再以股東大會的名義召開股東大會。紛紛揚揚的事件今天落下帷幕,不僅僅是終結,反而是開始,對以後,對國美這個品牌還會影響更深。現在國美事件之所以和品牌聯繫起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網絡上有很多聲音在表示,說陳曉可能最終獲得國美的控制者,就再也不到國美去購物,大家對國美的品牌産生了一定的質疑,顧老師您怎麼看?

  顧環宇:我相信在股東大會的決議出來之前,有的網友的表示,也許可能是情緒上的,也可能是站在利益方面等等,這種表態原因很多,我覺得個人網絡的態度可能代表不了對這個品牌的影響。我們長期研究品牌,我們覺得像這樣的結果,因為兩種結果我們都猜到了,假設說黃贏的話,可能一場爭鬥就結束了,不是像你剛才說的又開始一個新的。從現在的結果看來,可能新的真都的開始甚至會更激烈。這實際上才是對品牌損害是更大的。剛才楊老師說得話很有道理,確實是我們也看到這會是比較寶貴的案例,不管是黃來運作這個品牌,還是陳來運作這個品牌,都會是一個新的開始,不會再像原來國美的發展道路,不會像原來國美並了永樂之後的發展道路,也不會是並了大中之後的發展道路了。

  本來有一千多家店,現在要分成兩個方陣,兩個方陣用什麼品牌,怎麼用,怎麼去營銷,不好說。至少我們感覺現在力量的對比跟原來肯定是不一樣的,甚至包括跟蘇寧的對比。大家尤其知道在品牌方面,我們常常說幾大頂尖品牌代表了行業的潮流,比如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比如阿迪達斯和耐克。現在對我們國家家電連鎖行業來說就發生變化了。我記得有一陣國美可以說是一枝獨秀的,蘇寧還是個跟隨者。後來我們可以下判斷,當這一系列事情出了之後,國美這個品牌就在走下坡路了。兩個主要的競爭品牌此消彼漲,現在能看得更清楚。這個問題不管對於黃還是對於陳來說,接下來的一步品牌的問題是很重的問題。如果他們真得說做得很出色的話,還真是很好的案例。

  主持人喬旎:關鍵現在來說可能會影響到後續的發展,您剛才談到了蘇寧電器在這場戰鬥中是漁翁得利的一方,蘇寧電器占的份額越來越大,我們不希望這樣的情況出來,希望更多的品牌在同一個位置去競爭,對於市場方面,對廣大消費者來說能帶來更多的利益,不是一家獨大,一家壟斷的地位,看到這樣的消息影響,想問一下楊老師,是不是國美競爭對這次品牌影響非常大?

  楊曦淪:一定有影響。現在從大片變成連續劇了,後面還有一幕一幕。有三個影響。一個如果它進行分開之後,對品牌的投資人,他的收益可能有一個影響。第二對消費者,你有一個選擇,如果勢均力敵,受益的是消費者,他的選擇權更多。第三在産業格局上有變化,黃光裕一直強調規模戰略,無處不在,隨處可在,他的戰略是佔有率戰略和聯想在境外的戰略是一樣的,犧牲一部分利潤,來迅速擴大市場。如果國美和客戶的接觸點會分散,未來會影響品牌收益,這還是有影響的。

  主持人喬旎:剛才也是談到新聞,陳曉方面要求一個月之後黃方獨立經營非上市的門店。這條消息發布以後,很多網友也在評論說是不是就是分拆了,是不是就是分裂了,這樣的分拆和分裂,大概也談到了,對品牌影響究竟會有多大,後續的發展會有多少?

  楊曦淪:品牌有幾個層面,一個從法律層面和商標層面,商標我印象是黃光裕個人持有的,個人注冊的。

  顧環宇:非上市公司持有。

  楊曦淪:這是戰略資産,可能授權上市公司使用一部分,這個商標會不會繼續授權,好像說如果分開之後,他500店要拿出來的,可能商標會有所考慮,在期間到了之後,這是一個影響。再一個家電終端的網絡效應非常重要,如果在分拆之後,在供應鏈體系、管理體系非常麻煩。這之前海爾、三星都是數百億承諾,鋪家電,鋪這幾家還是那五百家,這裏有學問。

  顧環宇:整體的效應肯定不一樣了。蘇寧一千家店全姓張勁東,如果說分拆了之後,假設說國美上市公司也可以用,非上市公司也可以用,但畢竟陳國美和黃國美表達出來的東西肯定不一樣,他要給消費者的引導、營銷和蘇寧競爭策略都會不一樣,要不然拆有什麼意義,肯定會拆假設說國美上市公司一樣還會用,但是我相信陳曉先生也會考慮用不用,怎麼用。

  主持人喬旎:假設都用的話。

  顧環宇:都用了,但是畢竟,我相信,不要說我們研究品牌的,我相信一般老百姓也會感覺到它不一樣,陳國美和黃國美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肯定會發出不同的聲音,既然已經走到兩條道路上,肯定以兩種個性,兩種方式去發展。這樣的話,國美是什麼?原來給我們的感覺,國美是一個聲音,我們向來強調的是一個品牌應該一個聲音說話。現在假設說是陳國美、黃國美,肯定是一個品牌,兩種聲音,我們肯定無所適從,它的發展規模、發展的速度,發展的效率,一定低於一個姓張的蘇寧,這是肯定的。

  主持人喬旎::原來朋友們認為國美電器代表一個聲音,就是您剛才談到的,現在是分為兩家,很多朋友不是特別理解。包括售後、服務,大家對國美的意識都會在發生變化。就有點像一個巨人分成兩個矮子跟另外一個巨人對抗。我們也知道很多網友說陳曉如果贏了,以後不到國美買東西,這可能是比較極端的反映。這場紛爭對國美的影響還會以別的形式出現,問一下楊老師,您覺得以什麼樣的形式,再接着出現?

  楊曦淪:比如站在黃光裕角度,他如何最大化的在這種局面下,不管是保護自己的利益,還是最大化的爭奪利益,一個是品牌,是不是收回,這是要考慮的。如果我要授權,我是不是要有一定的收益。從陳曉那已經達到這種地步了,表面文章不需要做了。就是我們倆兄弟要分開,你是你的國美,我恢復我的永樂、大中。從品牌管理角度也便於管理。他們往下做,更多的要從理性的角度,經濟層面的角度來算帳了,這可能是要考慮的。

  顧環宇:從今天的結果來看,我們可以說一個說法是陳勝。但是從黃的角度來講,畢竟國美這個品牌是他創造的,而且到今天,他這個品牌上升到最高點的時候,也是他執掌的。我相信他在未來的爭奪當中,這個策略會不太一樣。我原來參加過一次國美的號稱每年一度兩次最重大的會議,簡稱“兩會”。

  主持人喬旎:國美兩會。

  顧環宇:對,一個是他們經銷商大會,還有全球家電的總裁論壇。我記得我當時是作為特約專家去參加他這個論壇的。大概150多家全球家電品牌,像索尼、飛利浦都來非常高端的人,基本上至少是營銷總裁級的,甚至來的是CEO。黃在這個業界的影響力和他能創造這個品牌,他會在未來競爭當中,會走一條路。畢竟陳曉先生原來做的永樂最後是和國美合併的一個。

  楊曦淪:被國美收購了。

  顧環宇:你說得更直接一點。從現在的角度來看,到底誰是最終的勝利者很不好說,我相信確實會爭奪更加激烈。反正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我們不站在內部,只看大股東或者管理層的競爭來說。如果我們站在外部來說,對於我們國家的品牌來說某種程度來說是一個損失,畢竟變得小力量,而且要在爭鬥當中更多考慮的是他們的爭奪。

  假設說我們退到股東大會之前,所有的表態,雙方所有的態度,所有的焦點和所有的資源,所有的精力放在哪兒?全部都放在我怎麼打贏這場仗。在這個過程中,對國美品牌的損害,對那些消費者,對那些已經是他的消費者,這些品牌的忠誠消費者和未來有可能成為這個品牌的消費者,他們沒有什麼表態,你看不到,因為他們的精力顧不到這方面。如果這場戰鬥在今天一下結束了,反倒對國美的品牌有好處,現在如果繼續打下去的話,可能對這個品牌影響更大。

  你剛才說的消費者是一方面,同時還有上下游的企業,包括大的競爭對手。Globalbrand(全球品牌)現在在中國做得很差,在國外可以看到Globalbrand(全球品牌),確實在品牌營銷理念上比現在本土的業態有先進性。真正大的Globalbrand(全球品牌)的大品牌的競爭對手如果一起真的參與進來的話,可能這種損失和影響會更大。

  楊曦淪:我補充一下,原來在股東層面上是撕破臉,現在把品牌撕破了,形成兩張牌,這張牌放在市場上競爭。本身家電零售業是高度市場化,黃光裕既然有這麼多年拼下來把它成為一個品牌。會不會在下一步在市場競爭當中重現江湖。它的品牌發展一定要打國美,打它的民族品牌,打創新。上市公司的國美會變成什麼臉?這是一個問號,有可能變成非國美也非永樂,也非大中,有可能是國外資本的品牌。市場有一個蘇寧,有一個被分解的國美,和一個不知道的新品牌的出現,可能是一個新的格局。能不能把國美重塑起來,它會在市場當中會有新的,我希望激勵新的創新,對消費者更受益的。在過去掠奪式的擴張當中,會注重人性的關懷,這種品牌的內涵會更好。能不能過這關,可能再造國美花兩三年看一看。

  主持人喬旎:我們說合則兩利,分則兩敗,同意顧老師說的國美品牌到現在為止出現這種情況,表明以後的路更難走,楊老師也談到了可能需要兩三年去修復,如果今天這個事情結束了,對國美品牌來看還算比較好的結局。今天沒有硝煙的戰爭今天只是一個中場休息,還有後續的發展,大家對這個事件依然比較關注,對於我國的品牌來說,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又回過頭,品牌在企業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很有利的盈利的角色嗎?

  顧環宇:我們十幾年來一直在研究品牌,從我們的感覺,說得稍微誇張一點,品牌是企業現在最大的競爭能力。看一下世界上好的品牌,比如說同樣的産品,有品牌可以賣得更高的價錢,要不然是一個不起眼東西,打上他的品牌,可以讓世界那麼多國家,那麼多不同文化的人都去欣賞它,雖然很便宜,比如可口可樂,能賣到世界上200多國家,每天賣出十幾億杯出去,雖然很便宜。那些奢侈品品牌,像阿瑪尼,這些可以同等質量,同等産品可以賣得更貴。最後一點,世界上最好的品牌,會讓人欣賞,會讓人尊敬,或者說從某種程度,我擁有這個品牌或者消費這個品牌的時候,我不自覺願意跟朋友分享這種品牌的文化。在這些層面上,都可以看到遠遠不是一個企業,我只做一點産品,我只把它做得好,甚至把這個産品創新得好一點就可以。世界上所有的大的跨國公司,現在能夠說非常大的盈利,而且可持續發展,靠的最主要就是品牌。

  剛才談到,現在的蘇寧和國美和Globalbrand(全球品牌)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在品牌上。包括去美國專賣店買體驗,體驗消費還是不一樣。我們現在轉變還是很大。從這兩年蘇寧國美有代言人,廣告傳播的消費體驗也在有了。回到我們這個話題,國美自己一折騰,把精力沒法放在這上面。我覺得品牌對中國的企業至關重要。尤其像國美、蘇寧這樣的品牌,你會覺得更可惜,因為在大量的日常消費購物當中接觸到全都是國外的商業業態,沃爾瑪、家樂福、麥德隆等等,這個就很可怕,本身中國企業牌子就很弱,假設說你要能做出一個蘋果來,你也可以店大欺客,我前兩天看廣告,蘋果是IPhone首發,蘇寧唯一渠道,這個事蘋果不驕傲,蘇寧驕傲。我做出大的牌子很強勢,我們說國美和蘇寧這些商家,我們中國沒有像蘋果這樣的企業,完全沒有。如果再說幫他們賣東西的這些商場,也都變成國外的牌子,我們活路更小,發展起來更難。主持人剛才問品牌在企業當中起什麼作用?我認為是原來很早有句話叫生死攸關,現在不光是一個企業的問題,可能對於中國這麼大量的製造業來說,都面臨這麼一個問題。

  我們確實想發展成蘋果挺難的,需要太大的積累和基礎和爆發力,還有市場環境,我們沒有這些。現在如果幫我們賣東西都有別人了。

  楊曦淪:還有一個蘇寧。我接顧主編說。都知道品牌重要,但是怎麼說清楚它重要。大概有兩個,一個叫做軟實力,因為軟實力在西方過去,我們在談判當中有溢價能力,有追隨者。第二生産力,品牌的價值在哪裏,第一有交易價值,賣得多,賣得貴,賣得久,為什麼國美要擴張,要解決賣得多的問題,第二複製能力,一旦有了客戶認知,可以打面積擴張,到哪兒都認你。這是從企業來講,國美的家電特殊,因為國內的終端零售是産業的生死攸關的事,是産業格局。咱們現在很多的終端都認洋牌子,包括最近遇到服裝商,做服裝都是起英文名,西方的文化很強勢,消費者都到終端去買帶有英文牌子的。現在唯一感覺還挺本土的,像國美,雖然未必像西方那麼洋范兒,挺本土的賣場。一旦這個結構被外資控制了,外資有它的邏輯,有它的商業模式,並不一定考慮一定考慮你的就業,一定考慮你的創新,企業如果沒有銷售的收益,就會影響後面的持續發展。從産業格局,如果國家真正重視這個品牌,産業真正重視這個品牌,還有各種力量讓它去發展,讓國美品牌發展。

  主持人喬旎:國美不僅僅是一家公司,更多的還是民族企業,不管承擔剛才談到的上游還是下游,包括就業,很多很多的社會責任在裏面。現在出現這樣的問題,相信很多朋友對這個事情都會表示比較遺憾。

  現在有網友在說,不管是換人與否,銷售沒有改變,價格也沒有改變,是不是對普通消費者來說,沒有特別大的影響呢?

  顧環宇:長期研究品牌就會發現,一個價格和一個售後,只是這個品牌最直接,或者最淺層次的影響因素。當然從這個方面,也會有問題。價格可能不會有問題,事實上我們知道不管是蘇寧的價格還是國美的價格,我們買台冰箱和買台電視,不會有太大的差距,這也是同質化,不可能說蘇寧賣便宜了,國美賣貴,不敢。在價格上的競爭力不會有太大的差異化。然後就是關於售後服務,事實上售後服務是品牌想做出來,說我的品牌和他的品牌不一樣,這可能是售後會是差異化的東西,我記得我參加國美的會的時候,他們在跟美國一家公司討論,那家美國公司的老大也來了,在會上給他宣傳什麼叫延保服務,本來買這個電腦,國家買三年,你一萬塊錢買的,你再交99元,再多保一年,你用很少代價,可以六年的保修。這就是售後服務開始有差異化。現在的延保,不知道國美實行不實行,似乎已經有很多實行。在這種情況下,慢慢會發現如果兩個分了,關於售後服務的水平、檔次和方向就不太一樣,說陳國美和黃國美不一樣在哪兒,可能消費者要痛苦地分,到底差異在哪兒。

  主持人喬旎:現在大家都分不清楚。

  顧環宇:所以說價格和售後服務有差異化。事實上說這個品牌,在於很深厚的消費體驗,這個消費體驗不光是消費者,還有商家和企業。我們企業要進家樂福,得有多麼苛刻的條款,得有多麼麻煩的事,很多中國企業進不起,當然進去了,可能慢慢會塑造你的品牌。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會發現,這個方向的差距,肯定是大的。陳贏了,會是陳的一套做法,黃贏了,會是黃的做法,兩個拆分了,會有不同的做法。就像我上來說的第一句話,這個股東大會之後的國美,肯定不再是原來的國美,肯定會有變化。這個變化到底變成什麼樣,他剛才說的一句話非常好,黃雖然是創造了最巔峰的國美,現在老套路肯定不行了,沒有新的招數,沒有新的力量加入,別說再跟蘇寧鬥了,現在跟陳國美都沒法鬥了,陳要是光這麼做,店只剩一半,只有一半的店,如果像原來的做法都不行了,必須有奇兵或者奇招,奇兵或者奇招能不能跟上蘇寧的正常發展速度或者這些人進來的野心和速度,都有問題。

  主持人喬旎:現在更多是美好的祝願。

  楊曦淪:下午的結果是股東投票的結果,未來就是老百姓投票的結果。他們倆一定在市場營銷服務上去競爭,最終應該受益的是消費者。

  但是在競爭當中會不會出現新的模式創新,帶來新的變數,這還真是是個機會,用常規發展可能還不行。

  主持人喬旎:我們也是有良好的祝願,不管是陳國美也好,黃國美也好,都能夠挺過這一關,就像剛才談到的自己出奇招,有奇兵,把自己這攤做好受益也是消費者,我們談到影響到國美的品牌形象。

  現在有這次貝恩資本的注入,這次關注的焦點有點不一樣,大家更強調是民族品牌的問題,是不是也是表明現在外國資本注入,一定會傷害到國美這樣的民族品牌呢?

  楊曦淪:現在不是說會不會問的問題,就是因為外資參與了股東投票,已經把國美事實上形成了撕開的局面,實際上已經有了重大影響。你說的是未來會發展什麼,這個還需要觀察。從我個人判斷,陳曉從一個職業經理人到引進在《公司法》治理下來進行運作,引進外國資本,是一套圍繞西方的價值體系和游戲體系來做,將來如果發展,可能還會繼續依賴於西方的邏輯,西方的資本,西方的産業游戲規則,有可能是這樣的。最後到底是好,還是壞,有不同的評價尺度。從産業的品牌保護上,肯定不利於民族品牌的擴張。從消費者角度,消費者就是受益人,消費者是有情感的,但是情感的紐帶和國美的民族品牌聯繫有多緊密,根有多大,這就不一樣,如果所有人有一個組織是老國美派,會形成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消費支撐你,那就說明國美當年確實為消費者做了很多貢獻,是不是有這麼深厚的情感,還是一個問號。

  顧環宇:在當事人雙方誰提出來民族品牌這個事兒,可能會有別的意思。如果我們站在當事雙方之外去看這個事,一上來我們都在呼籲民族的品牌確實太少了,有個蘇寧,還有紅星美凱龍這樣的,畢竟是少數。我們生活當中最大接觸的還是外資品牌,關鍵他們太強大了。像這個事的提出,國美已經記不清楚說這個民族品牌是第幾次了,最早的從啤酒廠廣泛的被外資收購就開始說這個事。最近幾年說得比較多的像凱雷要收購徐工的時候,像可口可樂收購匯源的時候,都會提起這個判斷,包括哇哈哈和達能之間的爭論,都會提到這個事情。當事人提民族品牌可能是別有用心的。我們只是說從我們站在以外的角度來看,確實民族品牌,第一是創建很難,而且環境都不敢說是好了,只能說像國美一分更小了,對中國企業來說環境更惡劣。本來我進一個國美1200家店全賣我的東西,我進黃國美可能三百多家店,效率就低很多了。在這個過程中,確實民族品牌受損。這裏有一個國美,有一個蘇寧,外資品牌真想插進來就很難,現在這樣就不好說了。

  主持人喬旎:品牌民族和品牌形象之間,有必然的聯繫嗎?

  顧環宇:這個分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我們有一個說法,原來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你越堅持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東西,別人越能夠讀得懂,可以可持續性的。像可樂或者麥當勞,一直堅持美國文化,把這個元素已經讓全世界範圍的人去理解它,或者讓有美國夢的人去喜歡它,這是既成事實。我們現在也在着力塑造這方面,不管是這麼多的孔子學院,還是馬上播的國家形象片,這些都會倡導中國文化的盛行。如果說藉著這股東風和藉著這股勢力,我們把民族文化和民族品牌做更有效率的營銷和傳統更廣。

  從另外一個方面,再民族的品牌必須世界化。我們在做品牌研究當中,包括我們給跨國品牌服務很重要一項幫他們做本土化的研究,有哪些是可以用原來的英語、法語或者德語的,有哪些必須翻譯成中國人聽得懂的話,這是必須要做的一個工作。很簡單一個例子,我們知道可口可樂據說最初第一個翻譯叫“可多可拉”,可多可拉和可口可樂你會喝哪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如果你們注意的話可口可樂從04年開始,自己變了,原來是方方正正的中國漢字的字型,現在變成了跟它的英文一樣,那年變的時候我才知道,那個東西叫“斯賓賽奇”,你會發現漢字的輸法和英文輸法用的一樣線條。

  楊曦淪:你剛才談到民族品牌特別敏感,在圈裡引起爭議,有民族價值和社會價值。社會有一個命題,是資本無國界,比如黑石進來了,黑石有我們國家資本在裏面,這是一個意義的東西,實際上只是一個意義的東西,民族品牌和情感品牌的依附性非常強,可以利用的戰略資産。從整體産業部就是一個商標,就是一個品牌,是戰略資産。試想日本、韓國、美國,如果一個中國本土企業把它給收購了,收購之後要做出一系列對它的産業結構有破壞的東西,從情感上未必接受,人們未必一切都是驅利的,民族品牌太少了,培養起來太難了,標桿效應倒下來了,民族品牌就消失了。

  顧環宇:哇哈哈買達能,全體法國人都站起來反對。

  主持人喬旎:剛才談到民族品牌,更多是情感在裏面,就拿情感來說話,我們會發現現在中國的民族品牌似乎壽命都非常短,要不然被國外收購了,要不然自己慢慢消亡了,我們看到這樣的民族品牌為什麼成長不起來?

  顧環宇::跟歷史有關係。做市場化很短,30年才初頭,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先僅僅完成了日本人、韓國人完成第一步,現在成了比較好的工廠,現在能夠比較好的製造産品,但是下一步,還沒來得及走出去,他們開始慢慢做一個比較好的日本人喜歡的品牌,比較好的韓國人喜歡的品牌,下一步做比較好的歐美人喜歡的日本品牌、韓國品牌,我們欠兩步沒有做到。

  第一個問題你說要不然很多被買,確實被買。包括可口可樂,當時說北冰洋汽水,全被人買光了,要不然沒有宗慶後同學弄個這個,我們什麼可樂都沒了。從這個角度,人家確實太強大了。原來青啤的金志國說,人家拿一年的利潤就能把我買下來。比較差距很大。如果你是有錢人,也會講,你可能不了解中國文化,你在中國市場上跟他打起來,跟他競爭起來很費勁。我費那麼多大勁跟他打幹嘛,我買就算了,我們也常說一句話,我收了它就算了。確實有這個自己,我們自己的環境並不那麼夠好,我們的民族企業,有多好的金融支持,有多好的政策支持,有多少環境支持,還都是方方面面都有不盡人意的地方。我做一個品牌也挺累的,也挺難的,有人出這麼多錢賣給他算了,我降了就算了。

  主持人喬旎:大家都不容易,也是這樣的環境造成了,如果有足夠的後面的力量,支持的力量,相信民族品牌也會努力去做大。

  同樣的問題也想問一下楊老師,您覺得現在民族品牌發展究竟還是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是單純的依靠政府支持,還是需要資金的支持?

  楊曦淪:先糾正,中國民族品牌尚短,同仁堂就不短,在改革開放之後,整個民族品牌處於初級階段,如何成為打造中國的民族品牌,有一個有利條件,我發現這30年,中國國家成了全球品牌的試驗場,很難說美國人把中國品牌消費了,歐洲人把日本品牌消費了。經歷了一回,積累了大量的品牌消費體驗和財富。往下做有兩個,一個虛的叫信心,企業家要有信心,要出點寧做五百年,不做五百強。第二消費者有點自信心,信心指數可能要提出來的,但是滿足信心,必須有功能性,你的品質,能加工出世界級産品,品質不是問題。你的文化,這個文化確實需要挖掘和積澱的。這個要時間。第三個,特別重要,在現階段,國家給什麼樣的環境,是政策環境、法律環境、技術創新的環境,因為品牌具有帶動作用,這個帶動作用不是說我們簡單說技術帶動,創新帶動,品牌本身有帶動。我也看到前一陣央視節目,一些風險資本開始關注中國品牌,有些品牌完全成為世界品牌。有一個國外人說中國一定會出現大品牌,不是舉了若幹知名品牌,而是某一個品牌,它一定藏在哪些地方,我接觸企業家,確實有雄心勃勃,信心百倍,不是顛覆國美,不是顛覆蘇寧,是顛覆沃爾瑪,這種夢想有,核心有信心,還有企業的品質創新,還有國家的政策。

  顧環宇:必須補充一句,雖然說都不容易,但是用楊老師的話說,必須做到這步。當時鴻基買了西門子手機,最後虧了90多個億,退出了,他依然說一句話,做品牌必須有宗教一般的信仰。這個事是必須要做的。拿今天講了這麼久,原來我們有那麼多的家電連鎖的企業,包括小的像大中、永樂,價格都差不多,售後服務可能都差不多,為什麼最後贏的是蘇寧和國美,就是因為他們有點信心,他們走了一條不同的路,現在再往前能走到哪說,說多苦,多不容易,但是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今天的可口可樂,就是今天的蘋果,就是今天的星巴克,就是耐克。如果說中國過20年、30年,再出不了這樣的,現在我們還不覺得慘,那個時候我們真覺得挺慘的。

  楊曦淪:大危機造就大品牌,大品牌有大故事,我希望國美這可能是大危機,因為你要看星巴克,星巴克當時遇到的危險,在董事局差點沒出局,很多人有這種大危機,還是要出點阿甘式的人。

  主持人喬旎:一定要有宗教式的信仰在裏面。

  顧環宇:說起這個,突然想起來。我們說黃光裕同志是從朱市口一家小電器商店起來的,我8月份休假,去了第一家星巴克店,那個店比黃光裕同學那個小店還小,就一個小門,兩個人沒法並排過去。那個店牆上的牌子,這是我們第一家店,後來第五十家店在哪裏,第一百家店在哪兒,第二百家店在哪兒,做了多長的歷史。這些東西一定是我們得堅持的,我們得有;我們沒有,將來我們只能活在別人的品牌文化當中。

  主持人喬旎:顧老師提出一個關鍵詞叫品牌文化,楊老師也談到了究竟是選擇做五百強的企業,還是做五百年的企業,也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希望將來有更多的企業家有宗教式的信仰,能夠去做出中國的品牌文化。

  今天三場訪談到這裏就結束了,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新浪財經的專題國美控制權之爭,那上面有聊天的所有實錄和視頻,最新發布的觀點和看法以及最新的消息,希望大家繼續關注。再次感謝兩位嘉賓,也非常謝謝網友參與,謝謝,再見!

其它滬深財經新聞
李肅劉步塵聊國美控制權之爭實錄 北京新浪網
黃光裕方面聲明:保留採取適當行動的權利 北京新浪網
檢測顯示中秋節後鷄蛋價格持續回落 新華網
國美聲明:未來增發將尋求股東批准 北京新浪網
我國糧食主産區旱災風險重於水災風險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