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董克用:養老金年增率或繼續走低 發展個人稅延養老金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3月19日 22:56   北京新浪網

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董克用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董克用

  3月18日,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AIF)、中國金融研究院(CAFR)、中國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聯合舉辦研討會,解讀經濟熱點。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董克用在會上表示,今后我們養老金年增長率很有可能繼續走低,老年人每年會以600萬人口的速度在增加,今后是800萬、1000萬。在中國應該大力發展個人稅延養老金。

  董克用指出,發達國家老齡化出現在我們之前,在解決養老金問題的時候是用多支模式柱,既不能完全依靠現收現付,也不能完全依靠積累。拿美國為例,有三個支柱,第一支柱是現收現付,第二支柱是職業養老金,這是雇主主導的。第三支柱是以個人主導的養老金,你工作的時候有一部分錢稅前繳納,你取的時候再征稅,但是你取的時候已經沒有工資了,所以稅率可能就很低。所以是這三個支柱共同支持養老。

  我們現在主要就靠第一支柱,而且隨着今后我們養老金年增長率很有可能繼續走低,老年人每年會以600萬人口的速度在增加,今后是800萬、1000萬。第一支柱很多問題,過去轉型的時候,我們想轉到部分積累制,但沒有轉過來。第二支柱也發展很緩慢,充足性也比較差,平均退休與平均工資之比在不斷下降,老百姓就不高興了。所以在中國應該大力發展第三支柱,對老百姓未來是有好處的。這樣一個格局可能會對緩解我們老齡化和養老金的壓力。

  實錄如下: 

  謝謝主持人,特別高興來到這裏。收到邀請的時候我看了一下日程,因為今天上午我是在釣魚台參加中國發展論壇。我一看題目是要討論“兩會”熱點問題,這個熱點問題在今天上午第一個小時的發展論壇上也提到了,就是人口老齡化的問題。我來了一看,年輕人太多。其實老齡化這個事對我們這一代人沒什麼關係了,因為理論上我們老三屆這一代已經可以開始領養老金了,對你們在座的年輕人,問題較大,而且養老金問題對金融影響很大。

  講三點,一是“兩會”關於養老金問題的話題回顧,二是中國養老金制度面臨的問題與挑戰,三是我們應該怎麼改。

  其實養老金問題一直是“兩會”代表關注的熱點,不光是今年。今年總理工作報告提出來,2017年將繼續提高養老金標準,也就意味着大家说的十三連漲,大家都很高興。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去年一提漲多少,退休人員都不高興,因為我的同班同學們,小學、中學、大學的都退休了,他們就抱怨。我说抱怨什麼,不是還漲嗎。他说不好,前面的總理每年都漲10%,這個總理一上來給我們漲6.5%,不好。我说不對,過去基數小,全社會養老金一個月平均700元,到2015年已經2200元,基數大。他們说不管,應該還是10%。后來我就不敢说話了。

  尹蔚民部長在回答記者問題是也關注這個問題,養老金可持續問題,確實要提到議事日程上。胡曉義副部長,是政協委員,他也認為我們國家養老金收支平衡問題,雖然現在看我們是有節余的,基本養老金現在是3.9萬億,快4萬億了,我們不收也夠發一年半的,但從長遠看有很大問題。除了有地區間不平衡,再就是老齡化、撫養比提高。我們的問題是,老齡化到底對我們影響有多大。

  我們看看數字。先看歷史,一會再看未來。歷史是現在已經存在的。我們是1953年以來,新中國人口結構變化主要是出生率、死亡率,從六次人口普查數據來看,去齡化發展速度非常快,由1953年的60歲以上人口,占比只有7%左右,2010年是13%,65歲以上人口已經上升到8%了。65歲以上的人口比重迅速增加,到2014年底,65歲以上人口占到1.38億,超過人口10%了。

  這個圖更重要,跟你們有關。你們在座的這些年輕人,2100年你們都健在,那時候我們已經走了。1980年-2016年,65歲以上老人占比還是挺平穩的,但是,從現在開始,一直到2060年比重高速增長,是45度綫往上漲,大概每年以千萬的人口往上漲,而且到各位退休的時候,如果我們的二胎政策得不到積極響應,例如發達國家鼓勵生育的時候,什麼招都沒有,他就不生。所以如果就不生的話,你們65歲時老人占人口比重將持續不變,保持在3%左右,同時,總人口會下降。2100年,我算了一下,我小孫子那會兒仍然處在老齡化社會中。因此我想,養老金從發達國家來看,不能光看今年、明年,養老金的精算是70年到75年來計算,我們就看一看帶來的挑戰。

  最重要的是,世界人口的撫養比,這紅線是發達國家,黃綫是咱們國家。咱們一直在追,還會超過發達國家,所以我們養老金很有壓力。

  這張圖是我們基本養老保險的征繳收入和增長率,我們的壓力會非常大。

  去年這個時候在杭州召開了央行和美聯儲對話,他們請來了諾貝爾獎獲得者戴蒙德先生,他有一個講演,央行請我來做了一個點評。為什麼請戴蒙德先生呢?他有一個很著名的關於養老金的一本書,《養老金革命》,做點評的時候,我就做了點准備,做了點統計。非常有意思的看到,養老金制度國際上有兩個基本制度,一個是現收現付,一個是積累。現收現付是工作這一代你們交費,錢沒留在那,支給退休這一代。積累就是工作時有錢存下來,到您退休的時候自己用,積累是新加坡模式。完全現收現付就是希臘,要破産的那個國家。主要就這兩個模式。

  我發現發達國家老齡化出現在我們之前,在解決養老金問題的時候是用多支模式柱,既不能完全依靠現收現付,也不能完全依靠積累。拿美國為例,有三個支柱,第一支柱是現收現付,第二支柱是職業養老金,這是雇主主導的,是第二支柱。第一支柱是政府責任,美國在1937年的時候就全國統籌了,全國一個標準交費,1%開始交,現在交到6.2%,雇主交6.2%,僱員交6.2%。1937年那時候沒網絡、沒計算機,那時候就全國統籌了,因為它是政府責任,政府保證美國的任何一個就業者,只要發工資、拿工資,就要繳納社會保障。你只要退休了,這個社會保障的錢就跟上,每個人都有。第二支柱是雇主主導的,有些雇主有,有些雇主沒有,比如沃爾瑪就沒有,它是美國一個大雇主,但是它就不做。那怎麼辦呢?美國政府就有第三支柱,以個人主導的養老金,你工作的時候有一部分錢稅前繳納,你取的時候再征稅,但是你取的時候已經沒有工資了,所以稅率可能就很低。所以是這三個支柱共同支持養老。

  美國三個支柱存了多少錢呢?我們過去總有一個说法,说中國人喜歡存款,中國儲蓄率高。美國不存錢,美國人拿着錢就花。好像是這樣,但是現實中我算完一個數,我很吃驚。美國的一二三支柱存了多少錢呢?2015年一二三支柱加起來,存的錢相當於當年美國GDP的150%。我們呢?同樣口徑算完了,2015年第一支柱還沒存那麼多錢,第二支柱搞了十來年,不到一萬億。我們第三支柱還沒有。加起來我們不到當年GDP的6%。我拿這個數給當時美聯儲的人看,我说我收集這個數不知道對不對,這個數都是你們公佈的,是他們的資産管理協會公佈的。我看到的跟你們告訴我們的,“美國人民不存錢,中國人民總存錢”不一樣。同樣是大國,美國老齡化程度沒有我們嚴重,但是他們制度化的存了這麼多錢,值得我們思考。

  現在看一下我國養老金制度的問題。我們現在主要就靠第一支柱,而且隨着今后我們養老金年增長率很有可能繼續走低,老年人每年會以600萬人口的速度在增加,今后是800萬、1000萬。第一支柱很多問題,過去轉型的時候,我們想轉到部分積累制,但沒有轉過來。第二支柱也發展很緩慢,充足性也比較差,平均退休與平均工資之比在不斷下降,老百姓就不高興了。

  最后看一下未來改革,未來可能是這樣一張圖。五險一金中有一個險叫基本養老,是社會統籌+個人賬戶,我們存的三萬多億的錢實際上是個人賬戶的錢,但有些省的這些錢已經掏空了,第一個省是黑龍江,現在開始不斷擴展。我們把這樣一個模式作為了第一支柱,其實是不行的,因為比較混亂,我們的建議是分開,統賬分離。第一支柱是防止老年貧困,促進收入再分配。現在我們第二支柱,我們企業年金覆蓋面太小,只有不到7%的職工有第二支柱。但是反過來,機關、事業,人人都有了,因為我們並軌的時候,強制性建立的,也不公平。那怎麼樣實現第二支柱的公平?我們建議也是把這筆錢拉過來,其實做一個制度設計是可以實現的。如果這樣有困難,我們覺得從第三支柱考慮。第三支柱我們現在還沒有正式推出,樂觀一點的話,今年應該推出試點。為什麼第三支柱對中國來说很重要呢?因為我們就業結構也發生變化了,我們現在靈活就業的人越來越多了。大量農民工進城,我們希望這些農民工能留下來,這些靈活就業的人,很難進入企業雇主主導的第二支柱,所以在中國應該大力發展第三支柱,對老百姓未來是有好處的。這樣一個格局可能會對緩解我們老齡化和養老金的壓力。

  最后一句話,在發達國家,二三支柱是資本市場的一個重要力量,是能夠對資本市場的完善、對股市波動做出緩衝的。當年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時候,積累養老金一開始受到很大衝擊,但是,美國人繼續往裏存款,對美國資本市場復甦非常重要。這是長錢,年輕的時候投入,很長時間都不動,是穩定的,對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是一條好捷徑。

  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