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樓市調控A股起漣漪數十家 隱形地産股集中退房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4月20日 15:54   21世紀經濟報導

  本報記者 朱藝藝 上海報導

  在房地産調控逐步加強的大背景下,一些從事實業的上市公司選擇離地産而去的做法,則開始引發市場的更多聯想。

  當“上市公司賣房成為營收的半壁江山”、“賣房保殻”的新聞言猶在耳,一些上市公司已經搶先一步,出售或徹底剝離房地産業務。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A股上市公司中,經營範圍包含“房地産開發和經營”共有333家,還有不少非房地産上市公司,則因為火熱的地産行情,一度被外界視為“隱形地産”公司。

  但是,今年以來,深大通(000038.SZ)、海航投資(000616.SZ)、宜華健康(000150.SZ)等數十家上市公司密集發布公告,出售或剝離旗下房地産業務。

  4月20日同策諮詢研究部總監張宏偉對此認為,“隨着北京、廣州等熱點城市房地産調控加碼,樓市已進入下半場”。他指出,由於拿地和后續開發成本增加,留給中小房企以及跨界進入者的機會將越來越少,“大魚吃小魚”的併購和“強強聯合”將成為房地産江湖的“新常態”。

  而在房地産調控逐步加強的大背景下,一些從事實業的上市公司選擇離地産而去的做法,則開始引發市場的更多聯想。

  “隱形地産”公司“退房”

  原本主營房地産開發的深大通正一步步剝離原有業務。

  其4月15日披露的2016年報顯示,其主營業務已由房地産開發轉型為移動數字整合營銷服務與線上綫下新媒體運營業務。

  2016年該公司營業總收入為10.2億元,其中廣告傳媒收入近9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87.19%,而以27.5億元收購的兩家公司浙江視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冉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將被納入2017年一季度財報。

  相比之下,2016年該公司房地産業務營收僅為1.31億元,占比12.81%。

  “2015年中旬,公司在股東大會上最早提出剝離房地産業務的想法,預計到2017年8月,房地産業務會全部剝離上市公司。”深大通證券事務部一位工作人員4月20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公司的房地産板塊地位尷尬,“目前還有一些尾盤沒有銷售完,主要集中在三四綫城市,對業績貢獻比較微薄”。

  “類似深大通等企業,雖然對地産開發有一定的預期,但是其地産業務規模難以做大,加上近期的政策調控,會讓其産生相對悲觀的情緒,所以轉讓股權的做法符合預期”,4月20日下午,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就此指出。

  無獨有偶,4月18日,豐華股份(600615.SH)亦公告稱,向歐銀亨泰(北京)置業有限公司轉讓所持有全資子公司北京沿海綠色家園世紀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款2.9億元。

  “這是公司的最后一個房地産業務”,當日下午,豐華股份證券事務部工作人員表示,早在2014年就開始逐步剝離房地産業務,主營鎂合金類金屬製品。

  其實,2014年以來,豐華股份就開始對房地産板塊採取“清理、整頓”的經營方針,比如轉讓出售了旗下都江堰公司股權,另一方面,收購控制重慶鎂業50%股權,宣佈戰略轉型。

  作別房地産業務的還有紅豆股份(600400.SH)。4月上旬,該公司披露,擬將其持有紅豆置業60%股權以8.2億元轉讓給控股股東紅豆集團,由此前的“房地産+紡織”的雙主業到專注服裝,發力智慧紅豆項目。

  而另一些上市公司早在去年底就考慮出售地産業務。

  坐標深圳的國農科技(000004.SZ)早在去年7月高調宣佈轉讓旗下北京國農置業有限公司99%的股權,轉讓價格為1.07億元,由此轉向生物醫藥。

  這筆出售為其2016年業績增添了靚麗的一筆。年報顯示,國農科技2016年營收2.88億元,同比增長138.82%,凈利潤0.39億元,同比增長高達3051.21%。

  只不過,國農科技生物醫藥業務毛利率這幾年持續下降,從2013年的56.67%已經下降至2016年的15.96%,其后續盈利能力如何,仍存疑問。

  與之相似的還有宜華健康,其在2016年徹底剝離房地産業務,還通過收購親和源58.33%股權進入養老産業,完成戰略轉型。2016年報顯示,宜華健康主營醫療,營收占比達到98.35%,房地産銷售占比僅為0.33%。

  此外,2016年底,中航地産(000043.SZ)以23億元向保利地産(600048.SH)出售房地産開發業務,理由是“置出未來行業風險較大、盈利增長能力較弱的房地産開發業務”,“聚焦物業資産管理”。

  地産江湖回歸“新常態”

  “一些城市的拿地成本高達5億元,后續項目開發成本也很大,所以對部分主業並非房地産的上市公司來说,在市場還沒降溫的時候開始商務談判,有利於回籠資金。” 20日下午,嚴躍進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隨着拿地成本和后續開發成本水漲船高,不少“隱形房企”對高門檻的房地産江湖望而卻步。

  張宏偉則提到,隨着國內城鎮化率接近60%,樓市已進入下半場。“我認為兩個趨勢會非常明顯,一個是央企與品牌房企併購加劇,中小房企開始‘退房’,另一個是,一些跨界進入樓市的房企將出現集中‘退房’現象。”

  在他看來,留給中小房企以及跨界進入者的機會越來越少。

  “中海系、招商系、保利系、綠地等這些千億規模的央企、國企,他們想要通過重組形成‘巨無霸’,另一方面,大牌民營房地産企業也不甘示弱,恆大這幾年收購中渝置地、嘉凱城、廊坊發展、萬科等房企旗下物業或股權,融創也收購了天朗、中渝置地、融科智地、金科等房企的項目或股權,發展勢頭很猛。”張宏偉说。

  而一些經營狀況不佳的地産公司則開始剝離旗下業務。

  無論是萊茵置業(000558.SZ)轉型體育産業、華麗家族(600503.SH)轉型石墨烯、東方銀星(600753.SH)轉型建材貿易、浙江廣廈(600052.SH)轉型體育影視文化,這些上市公司都在悄然退出地産紅海。

  4月20日浙江工業大學房地産研究所所長虞曉芬也表達了類似觀點,“如果本身不是地産企業,跨界來做地産,在拿地能力、開發能力、融資能力等方面肯定不如大型房企競爭優勢明顯,就有可能退出或者被收購”。

  “房地産快速成長的階段已經過去,這個行業以后的集中度將越來越高,當時那些盲目進入樓市的上市公司,現在趁着市場回升出售房地産,對他們來说,也算有較好的投資回報。” 虞曉芬4月20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編輯:鄭世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