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商業銀行資管立法提速 30萬億理財資金臨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19日 11:21   中國經營報

  商業銀行資管立法提速 30萬億理財資金臨變

  楊井鑫

  在商業銀行“強監管”的2017年,理財資管新政的出台或將成為大概率事件。

  5月15日,銀監會辦公廳發布《關於印發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的通知》指出,要針對突出風險,及時彌補監管短板,排查監管制度漏洞,完善監管規制,加快對銀行股東代持、資管業務、理財業務等重點領域的立法工作。在擬出台的46項立法工作中,理財資管的新規在市場反響較為強烈。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商業銀行理財資管政策的醞釀已經兩年多了。該項新規與當下資管行業迅猛發展相伴而生的風險息息相關,尤其是“影子銀行”通過信托、券商等資金通道逃避監管、違規套利的途徑將被堵死,而較成熟的銀信合作模式將直接面臨轉變。

  監管“緊箍咒”

  如今銀行理財資金的規模接近30萬億元,但是具有針對性的監管法規卻遲遲沒有到位。部分銀行理財業務發展中的新模式和新問題非常突出,其風險也正在不斷積聚中。

  事實上,早在2014年12月銀監會就銀行理財業務新規發布徵求意見稿,對銀行理財業務作出全面詳盡的規定,但是此后一直沒有新進展。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的法規仍延續2005年頒發的《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和其他相關政策。然而,十幾年間銀行理財在規模和模式上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法規的約束已經嚴重滯后。

  2016年7月底,銀監會曾向市場透露正對現行監管規定進行系統性梳理整合,結合當前銀行理財情況研究制定《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推動銀行理財業務規範轉型。

  如今9個月過去,監管“緊箍咒”已經越來越緊,市場現行的諸多業務可能也會在監管風暴下被迫轉型。實際上,在今年頒佈的很多規章中,銀行資管理財均有所涉及。今年4月發布的《關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的通知》中就已經明確了銀行理財業務中所存在的“嵌套過多”“槓桿過高”“結構複雜”“信息披露不完善”“期限錯配嚴重”“跨市場”等問題,並要求各家銀行對其自身存在的違規行為進行自查,並形成自查報告,上報監管機構。

  “如果以上的監管措施落實的話,銀行原有的理財業務經營模式就會發生比較大的改變。”一家股份行人士認為,新規的出台肯定會對現行的業務産生直接的影響,但是對銀行長期發展的風險控制則是有利的。

  “股市的波動、萬科事件、炒樓炒地等等一系列的風險均牽涉到銀行理財資金,監管也意識到資管理財的投向和底層資産的重要性,也是現在法規約束的薄弱點。” 該股份行人士認為,監管部門的關鍵點在於有效監測,對於風險點把控后才能做到“堵旁門,開正門”,但是由於業務模式鏈條長和跨監管部門的原因,目前準確的監測較難實現。“太多的資金通過券商、基金、信托等等通道業務投出去,加大了監管難度。”

  據了解,去年新版徵求意見稿曾經禁止銀行非標理財對接券商基金資管,這也是該新規最具“殺傷力”的一條,但是市場尚未落實。相比券商資管計劃,信托與銀行同屬銀監會監管,信托計劃持有的非標投資監管層相對容易識別。若穿插券商資管通道,監管層對底層資産識別難度將增加。

  銀信合作模式受考

  “如果按照此前的徵求意見稿,商業銀行資管理財的新規將直接利好信托,但是卻在模式合作上有較多要求。”光大銀行相關人士稱,一些風險業務可能會有所調整。

  記者了解到,銀行與信托的合作模式較多,但是不少業務也處在灰色地帶,存在潛在的風險隱患,“代銷”“代持”“出表”“資金池”均在其列。

  “在銀信合作代銷模式中,商業銀行處於強勢地位,往往在項目選擇、盡調、審批等中擁有主導權,信托只在其中賺取較少的通道費。實際的操作中,代銷銀行往往還會附帶隱性的回購條款,風險往往在於責任不清和盡調不徹底。”一位市場人士稱。

  該市場人士表示:“有的銀行直接拿項目找信托公司包裝成産品在銀行兜售。信托類似於通道,卻在明處要承擔責任,而項目出自銀行卻在明面上規避了責任,而雙方又會由於責任的不同在盡調上放鬆警惕,國有大行也曾在這塊暴露過風險事件。”

  同時,銀信合作中的“代持”資産在市場上也較為流行且規模不小,較常見的模式在於隱藏不良資産,即商業銀行將不良資産轉手信托包裝成産品,然后進行兜底,通過理財資金或者市場資金對接。

  “如果是同一家銀行,信貸風險被轉嫁到了理財業務上,通過騰挪來換取時間,達到規避監管的目的。如果是對接市場其他銀行的理財資金,其中的兜底履約就成為了關鍵,風險還存在傳導可能。”上述市場人士認為,該業務不僅涉及業務的合規性(隱性擔保),還存在風險責任認定。

  在傳統的銀信合作中,更常見的還有嵌套在資管計劃中的信托資金放貸。為了對限制性行業或公司實現資金放貸,商業銀行可能會通過券商和信托的配合將項目包裝成資管計劃,然后使用銀行的理財資金對接。

  “很多銀行資金繞道流入到限制領域和房地産,方式多樣,但是銀信合作是模式中的一種。”上述市場人士稱,由於底層資産的不清晰,這種模式甚至還會突破直接授信的規模限制,風險判斷可能失衡。

  此外,在創新的銀信合作中,銀行與信托公司簽訂資金池合作協議,通過銀行客戶認購,信托公司滾動發行産品的模式也存在風險責任不清和脫離監管的情況。事實上,銀監會過去幾年已經採取了多項監管措施清理非標資金池。

  銀監會信托部主任鄧智毅在兩會期間也表示,下一步銀監會將督促信托公司嚴格落實監管要求,加大非標資金池的識別和清理排查力度,同時,研究建立信托公司流動性風險監管制度,豐富流動性風險監管工具箱,加強對信托産品流動性和期限結構分析,督促信托公司提高對相關風險識別、計量、預警和控制能力。

  “銀行理財資金的規模龐大,需要一部專門的法規來規範。比如在銀信的合作中,對於信托公司的增信或者回購業務是否合規等等,都需要政策上明確,同時還涉及槓桿和風險計提。從目前市場業務和監管情況看,純嵌套和規避監管的模式肯定是會改變的,典型的是套利和限制性領域放貸兩塊。”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認為,銀信合作未來還是要趨向於標準化的業務,實現信息的透明、合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