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內煉油産能過剩超億噸 地煉企業高負荷開工避談限産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10:29   每日經濟新聞

  國內煉油産能過剩超億噸 地煉企業高負荷開工避談限産

  編者按

  【 對於廣大車主來说,只要油價能下調,總是一件開心的事。

  自本月9日成品油價格下調以來,國際油價有漲有跌,至上周五,紐商所7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44.74美元;然而國內成品油價格指數卻持續弱勢運行,近一周以來已經三連跌,最新指數報633.82,較一周前大約下挫3%。

  在有車一族賺到實惠的同時,國內成品油價為何比國際市場更顯弱勢?多地出現的降價潮背后真正原因是什麼?】

  每經記者 周程程 每經編輯 陳 旭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調查,多個地區之所以出現幅度較大的成品油降價潮,與油品批發價與零售價間價差較大,加油站利潤彈性空間較充足有直接關聯。

  有人歡喜有人憂。加油站爭相優惠降價,不僅自身利潤收窄,更讓批發端也開始承壓,上游煉廠尤其是地煉企業最為頭疼。

  “地煉”,是相對於中石油、中石化等主營煉廠而言的一些地方性煉廠的簡稱。這些曾經在國內只是無足輕重的小煉廠,通過技術不斷升級,以及獲益於此前“兩權”(原油進口權以及進口原油使用權)放開,逐漸在中國煉油行業中佔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

  據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數據,截至2016年底,中國煉油能力已達7.5億噸/年,占全球煉油能力的15%,居世界第二位。其中,全國地方煉廠(含央企收購或控股的地煉企業)的煉油總産能為2.62億噸/年,占全國煉油總産能的34.8%。

  但當下,這個行業正在承受産銷兩端的雙重擠壓。據國家統計局6月14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1~5月份,原油加工量22913.1萬噸,同比增長3.6%,增速比1~4月份加快0.5個百分點。

  一邊是原油加工量的提升,另一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5月下旬跟隨隆衆山東地煉走訪團採訪時發現,多家煉廠銷售人員對記者坦言,在市場供過於求、産能過剩的情況下,今年成品油的銷售難度愈發大了。

  山東某地煉企業市場分析師劉磊(化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本來今年成品油的批發價就不高,最近兩桶油及民營加油站競相降價,也使得批發價格被壓得更低。

  價格優勢:批零價差每升可超2元

  加油站的價格戰能“打”起來,與前期較高的批零價差有關。

  以國五92#汽油價格為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今年以來隆衆資訊每個調價窗口日的批零價差數據發現,山東地煉批發價對應的批零價差整體在2600元/噸到3300元/噸的範圍內,粗略計算折合每升理論利潤在1.9元到2.3元範圍內。

  例如,5月11日,山東地煉92#汽油批發均價為5250元/噸,以發改委要求的地方最高零售限價為基礎,計算出的理論批零價差達到3220元/噸左右。

  隆衆資訊分析師李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簡單計算可得出:加油站5月11日的汽油最高理論零售利潤在2.3元/升左右。“超過3000元/噸以上的批零差價已經算接近最高水平的差價了。”他評價说。

  對於1.9元到2.3元範圍的理論利潤範圍,李彥表示,“在價差較大的情況下,形成了一個理論價格利潤空間,讓加油站‘有底氣’進行‘價格戰’的比拼。”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民營加油站很少能夠達到最高零售限價,且還存在運輸成本等其他因素,所以實際利潤會比上述數據稍低一些。

  在這種情況下,當降價潮發生時,部分地區動輒1元以上優惠幅度,讓加油站的利潤開始縮小,批零價差的優勢也在減弱。

  隆衆資訊分析師趙桂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華北地區有民營加油站92#汽油零售價已低至4.1元/升。而據加油站方面反映,提貨價是在3.9元/升,銷售價是4.1元/升,几乎不賺錢了。

  市場風向:成品油批發價格仍在承壓

  當前在成品油終端零售方面,有發改委規定的“天花板”價,車主們能否持續享受低油價的實在好處,主要取決於成品油批發價走勢,這也是地煉企業最“難受”的地方。

  劉磊介紹说,在地煉企業成品油出口配額被取消后,目前銷售渠道主要有中石油、中石化等主營單位外采、中間貿易商以及民營終端加油站。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些地煉企業對於主營單位依賴程度強,有的山東地煉企業近六成成品油依靠中石油、中石化外采,基本最終都流向了中石油、中石化旗下的加油站。

  而這一切的根源在於近些年地方煉廠不斷更新工藝設置與裝置,使油品質量不斷提高,一些地煉企業甚至直接瞄準世界先進水平。

  數據顯示,在2016年,約20家山東地煉具備生産國V標準成品油的能力,超過1/3獲央企和國際油企外采資格,部分企業連續3年以上出廠合格率達100%。此外,目前已有多家山東地煉企業擁有國VI生産能力。

  劉磊表示,由於主營單位外采量大,議價能力強,所以地煉企業供給他們的成品油批發價相對會更低一些,屬於薄利多銷。

  不過,近期的降價潮着實讓劉磊表示有些“吃不消”,因為“兩桶油”旗下加油站都在降價,批發端也在施壓。“現在中石油、中石化把我們的價格壓得很低,‘國六’的批發價壓到5500元/噸了,已經沒法做了。”但他同時也補充说,“現在地煉之間的競爭壓力也非常大,這家不做,總有別家會做。”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地煉企業想要減少對“兩桶油”的依賴,轉向更多銷往民營加油站。然而,降價仍然是繞不開的話題。

  一家山東地煉企業銷售人員張林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煉油廠衆多,一些煉廠為了吸引民營加油站而進行降價的情況時有發生。想要參與競爭,開拓市場,往往意味着自己也需要降價。

  行業困局:新煉廠投産將加劇産能過剩

  目前成品油業內的共識是,産業鏈上下游主動或被動降價的背后,與國內成品油供過於求、産能過剩分不開。

  先從需求上來看,我國成品油消費出現回落。據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發布的《2016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顯示,去年我國石油消費增速放緩,成品油消費首次出現回落。

  具體為,2016年我國成品油需求增長區間下移,三大油品消費增速全面放緩,汽油仍是拉動國內油品需求增長的主要動力。估計全年成品油表觀消費量為3.13億噸,較上年下降1%,增速較2015年回落6.2個百分點。

  而在供給端,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院長白頤近期表示,若按照我國每年成品油消費量3.15億噸、65%的成品油收率和80%的開工率計算,合理配置煉油能力應為6.1億噸/年。而當前我國現有煉油能力達7.48億噸/年,相當於過剩1.38億噸/年,我國煉油行業産能過剩率大約在13% ~18%。即使按照全球煉油企業平均開工率83%計算,我國煉油産能也過剩大約1億噸。

  在産能過剩的同時,目前仍有新的煉廠即將投産,而這又將帶來更多的新增産能。例如,屬於中石油集團的雲南石化投産在即,其原油加工能力達到1300萬噸/年;再比如,中海油惠州煉廠二期也將於年內投産。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煉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金雲發表的署名文章中指出,根據已基本確定投産的項目測算,2020年前我國累計將新增煉油能力1.2億噸/年,即每年將新增3000萬噸/年左右,總煉油能力最少將達到8.7億噸/年,能力過剩形勢嚴峻。

  金雲在文章中表示,綜合分析,預計到2020年,在充分滿足國內需求並盡可能大量出口的情況下,我國煉油能力至少還將過剩1.1億噸/年。

  企業博弈:地煉廠仍傾向高負荷生産

  一家山東地煉企業管理層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達了對在建煉廠所帶來的競爭壓力的擔憂。“今年的成品油行情不如預期。‘金九銀十’的黃金期對我們很有挑戰,汽柴油的博弈將更加激烈。”

  當歐佩克國家面臨國際低油價時,經常祭出減産保價的“大招”,但這一玩法在國內地煉行業顯然並未提上日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隨隆衆山東地煉走訪團採訪時發現,盡管目前成品油市場供過於求,但一些煉廠仍傾向於高負荷生産。

  張林表示,除了每年檢修期外,如果生産機器停下來,就涉及重新投料,並考慮到機器折舊等問題,煉廠機器停下來的損失比加工了賣不出去還大。“在國際油價高的情況下,如果停止生産節省了物料可能會更省錢。但現在國際油價較低,設備停下來損失更大。”

  另一方面,獲得進口原油使用權配額的煉廠,為確保下年度配額數量不受影響,也在足額使用配額。

  上述管理層人士也肯定了這一说法,他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沒有足額使用,后期的進口原油使用權配額可能會被縮減。不過他同時指出,目前煉廠的産能是大於進口原油使用配額的,因此還將購買一些燃料油補充生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