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誠信董事長:加強債務管理應成上市公司治理重點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9月12日 17:22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在“債務—投資”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下,我國總體債務率快速攀升,不少上市公司債務水平不斷提高。雖然舉債經營對於公司戰略擴張、擴大資産規模具有積極作用,但這也是一柄“雙刃劍”,債務負擔過重不僅會加大公司經營壓力,還可能由於擔保鏈條的斷裂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債務融資為主的特點也容易造成金融資源錯配,延緩經濟轉型升級。在宏觀調控重心轉向“防風險”的背景下,高度重視上市公司債務風險,將加強債務管理作為上市公司治理的重要內容,不僅是防患化解金融風險的必然要求,也是促進經濟穩健發展的題中之義。

  上市公司債務快速增長

  截至2016年底,包含銀行在內的金融機構的滬深兩市A股總債務為33.53萬億元,同比增長11.28%,總體資産負債率為84.58%,較上年末回落0.19個百分點;剔除銀行繫上市公司后,A股上市公司總債務近四年均保持在10%以上的增速,2016年合計16.81萬億元,同比增長13.03%,資産負債率為66.53%,較上年末回落0.36個百分點。從負債情況看,近4年來A股上市公司負債同比增速持續加快,2016年A股3328家上市公司負債共171.39萬億元,同比增長13.91%。其中,15家公司負債出現10倍增長;3150家公司(占上市公司總數的94.7%)負債超億元;477家公司(占上市公司總數的14.3%)負債超百億元。雖然去槓桿背景下包含銀行業在內和不包含銀行業在內的A股上市公司資産負債率均小幅回落,但回落幅度有限,總體依然處於較高水平。

  上市公司短期償債能力有所改善,但長期債務的保障能力比較低。從短期償債能力來看,2016年A股上市公司流動比率、速動比率以及貨幣資金/短期債務比值總體保持上升態勢,企業資産的變現能力不斷增強,短期償債能力有所改善。但就長期償債能力而言,上市企業資本結構、盈利能力對長期債務的保障程度均較低。從資本結構來看,2016年長期債務與營運資金比率較上年小幅上升,上市企業營運資本對未來償還長期債務的保障程度較低。從盈利能力來看,全部債務/EBITDA比值上升,企業綜合償債能力在減弱,對總債務的保障能力較弱。

  房地産等行業債務水平較高,未來面臨集中償債壓力。2016年,房地産、工業、電信服務、公用事業等行業資産負債率超過60%;房地産(76.44%)、工業(67.41%)、電信服務(62.52%)、消費(49.2%)、信息技術(46.68%)等行業資産負債率較2015年有不同程度攀升,債務壓力有所加大。其中,上市房企近幾年總債務出現明顯上漲,由2012年的0.73萬億元持續增加至2.21萬億元,同比增長21.43%。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以3年期為主的房地産開發貸款在過去兩年大量産生,並將於2018-2019年到期;同時,上市房企約77.2%的新發債券到期時間集中在2018-2022年兌付,約75%的存續債券將在2019-2021年到期,未來2-5年上市房企將面臨較集中的債務償還壓力。

  多重因素推動債務水平攀升

  “債務—投資”驅動模式是上市公司債務快速增長的根本原因。2008年以來,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我國出台了包括“四萬億”投資、十大産業振興計劃等在內的大量刺激性政策,通過對基礎設施的投資和房地産來拉動國內經濟增長,由此進入了以高負債為主的加槓桿周期。在“債務—投資”驅動模式下,雖然中國經濟率先在全球企穩,但也帶來了包括絶大部分上市公司在內的非金融企業部門槓桿率快速增長,總體槓桿率不斷攀升。后危機時期,內外有效需求仍顯不足,産能過剩與供給不足的結構性矛盾凸顯,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宏觀調控轉向定向調控和“微刺激”,“債務—投資”的驅動模式並沒有改變,釋放的貨幣通過貸款等方式轉化為債務,不少上市公司債務水平持續攀升。

  傳統的經濟增長方式和粗放式的企業管理加快了上市公司債務上升速度。近年來,我國步入經濟中低速增長的新常態,傳統的經濟增長紅利和動能逐漸消退,新的經濟增長動能尚未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的情況下,往往通過原有投資主體繼續舉債加大投資實現經濟的相對穩定增長,保障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從而導致企業債務持續攀升,上市公司也不例外。尤為突出的是,部分上市公司激進擴張、頻繁轉型、內部管理存在較大問題,資金使用效率偏低,導致這部分公司債務水平更快攀升,從而推高了上市公司整體的負債水平。

  上市公司債務水平較高是我國特殊金融中介結構的必然産物。2008年以來,主要包括理財産品、信托貸款、融資性擔保公司等業務或機構的“影子銀行”快速發展。由於影子銀行體系的信息不對稱特點和監管政策並不完善,監管分割導致“監管盲區”存在,一些上市公司往往繞開監管通過各種不同渠道大肆舉債,債務水平過快攀升。在上市公司中,一些有各級政府背書的國有企業、地方融資平台債務水平尤為突出,這與市場普遍對此類公司存在“剛性兌付”幻覺有密切關係。但是,近兩年,“超日債”違約打破了剛兌,原被認為安全的央企和地方國企不斷曝出信用風險和違約事件,同時財政收入放緩和經濟下滑使地方政府兜底的意願不斷降低,這部分企業的債務風險正不斷凸顯。

  債務過高加劇金融風險

  加大公司經營壓力,特定情況下有可能引發股價崩盤。債務負擔過重,對於上市公司而言會加重公司的財務負擔。在宏觀經濟環境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上市公司償債成本不斷增加,致使利潤不斷縮減,導致企業經營壓力巨大。在企業經營狀況惡化,面臨巨大的“借新還舊”壓力的情況下,一些上市公司管理層有動機通過報表粉飾、盈余管理等手段隱藏公司經營過程中産生的負面信息,以爭取更好的財務狀況和流動性。但是此類被隱藏的負面信息一旦因為無法繼續隱瞞而被釋放,將會對股價造成巨大衝擊,導致股價劇烈下跌,嚴重影響股東利益,也不利於資本市場的穩定和健康發展。

  企業連環互保的擔保鏈條破裂引致上市公司股價異動,甚至引發金融系統性風險。上半年,山東齊星集團債務危機的暴露,導致與其存在擔保關係的西王集團旗下上市板塊受到波及,企業連環互保導致的信用風險問題引發市場關注。近年來經濟下行背景下,不少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持續通過銀行信貸加高槓桿,同地域、同行業的民營企業之間往往通過互保措施作為增信手段,企業之間債務鏈條盤根錯節,背后的債務巨大。但擔保鏈上的某一環節出現問題時,整個擔保鏈上的企業風險均會上升,對於上市公司而言更有可能引發公司股價的異常波動,加大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難度和風險。更有甚者,通過二級市場的推波助瀾,風險進一步加劇,嚴重時甚至波及整個區域或行業,並向銀行轉移,銀行風險敞口將顯著上升。由於銀行系統會直接或間接參與非銀行金融機構的融資過程,風險將會由表外向表內不斷擴大。同時,隨着風險積聚,銀行資産質量惡化,加大全球投資者對我國經濟下行的預期,從而導致金融市場的大幅波動,存款剛性支付缺口問題凸顯,進而有可能引發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支付風險向金融風險轉變。

  上市公司企業債務風險的集中爆發或將拖累經濟增長。上市公司多是各個行業中排名靠前或者發展狀況相對較好的企業,如果過多的上市公司為了償還債務出售資産,這種集中拋售有可能引發整個行業企業甚至宏觀經濟層面的動蕩,導致資産價格大幅下降,由此引發市場擔憂的“債務—通縮”現象的發生,造成整個實體經濟貸款需求下降,進而影響上市公司甚至整個實體經濟的投資能力。與此同時,上市公司由於信息相對公開,其經營情況也具有一定的經濟“晴雨表”的作用,在上市公司經營情況惡化的情況下,銀行一般會認為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進而惜貸減少家庭和企業貸款,導致消費需求和投資需求下降,從而降低總需求水平,拖累我國經濟增長步伐。

  債務融資為主的特點造成金融資源錯配,延緩經濟轉型升級。長期以來,我國企業融資渠道主要是通過銀行進行間接融資,而銀行為了避免出現巨額的不良貸款,在當前宏觀經濟下行的背景下,相比於一些處於初創期的創新型企業,銀行更傾向於財務報表數據公開、資産體量相對更大的上市公司,尤其是傾向於對有政府信用擔保的國有上市公司進行放貸。但事實上,上市公司經營狀況良莠不齊,一些上市公司尤其是國有上市公司依靠負債經營“大而不倒”,中小企業和新興企業“融資難”問題持續無解,金融資源錯配的現象不斷加重。而目前我國正面臨産業結構調整期,新興行業正處於發展的初級階段,如果對新興行業的貸款減少,則會延緩我國産業升級的順利進行。

  加強債務管理

  去年下半年以來,隨着資産泡沫、金融風險和債務壓力等問題不斷凸顯,宏觀調控的重心從穩增長向防風險轉變,2017年防風險尤其是防範金融風險被置於更加重要的位置,3月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守住金融安全的底線”,7月金融工作會議習近平總書記講話再次強調“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此背景下,應該高度重視上市公司債務風險,將加強債務管理作為公司治理的重要內容,多舉措化解防範其債務風險。

  維護“去槓桿”的政策環境,合理控制企業負債規模。2016年以來尤其是2017年,在防風險基調下,一系列去槓桿政策持續出台,如持續收緊房地産企業融資,財政部出台檔案厘清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資平台公司債務的關係,推動市場化“債轉股”落地化解國有企業槓桿率的去化等。從當前情況來看,槓桿率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當前包括上市公司在內的企業部門債務風險依然存在,仍需進一步持續推進槓桿的去化,通過推進“債轉股”、強化國有企業預算硬約束等方式,對企業舉債規模進行合理的引導和控制。

  提高股權融資比例,加大權益融資力度。相比於債權融資,權益性資産無還本付息壓力,同時權益性資産比重提高,對於降低上市公司債務風險具有積極作用。上市公司可以通過以下幾種方式增加權益融資:第一,以增資擴股的方式增加權益性資産。這種方式下企業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公開增發,但公開增發條件較嚴格;另一種是定向增發,相比於公開增發,定向增發條件較寬鬆,在公司獲得投資者認可的條件下,定向增發不失為上市公司股權融資的重要選擇。第二,通過混合型債券改善企業償債能力,如發行可轉債。可轉債成本一般低於公司債,且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為股票,降低公司償債壓力。第三,對於已有債券發行,且負債水平較高的企業,可以通過債權轉股權的方式優化企業資本結構。

  優化公司負債結構,合理安排長短期債務。公司負債結構比例是否合理,對上市公司的債務風險、市值影響都很大,公司能否具有足夠的償債能力,既依賴於穩定的現金流入,還需要對債務結構尤其是債務期限結構進行合理安排。雖然相對於長期負債,短期負債的獲取較為容易,融資成本也相對較低,但短期負債的償還壓力較大,一旦出現違約容易導致公司股價波動,甚至對后續融資行為産生負面影響。同時,短期負債必須不斷更新債務,對一些暫時陷入經營困難的企業來说,一旦資金鏈條斷裂,就有可能危及企業生存。因此,上市公司應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尤其是資産結構合理確定長短期負債的比例,長期資産占比較大的企業尤其需要避免短期債務占比過高。

  進一步完善和細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當前我國上市公司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依然不夠完善,獨立董事、獨立監事在公司內部對管理層的制約作用不足,信息披露管理不夠嚴格和完善等問題依然存在,導致一些上市公司舉債缺乏審慎論證,過度舉債、資金使用缺乏效率甚至被公司實際控制人挪作他用等情況依然時有出現。要防範上市公司違規舉債行為的發生,仍需進一步完善和細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通過增加企業的透明度來加大利益相關者對企業舉債行為的監督,降低企業與債權人之間信息不對稱程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