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起底團游雪鄉:你得花錢買開心 遊客稱再也不來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1日 15:39   北京新浪網

  我走過最長的路,是導遊的套路

  錢報記者在東北體驗跟團雪鄉游,導遊一路都在推銷1480元/人的套票

  導遊是這樣说的:到東北旅遊就是遭罪,一生只來一次,所以你得花錢買開心

  本報記者 詹麗華 吳朝香 文/攝 發自牡丹江

  導遊在大巴車上推銷了一天,記者晚上終於到了雪鄉。

  記者訂的一般普炕。

  從下飛機開始,聽说我們打算去雪鄉的人几乎都會問同樣的問題:你們自己去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往往會再補一句:還是跟個團吧,靠譜點兒的,沒看網上(趙家大院)那事兒嘛?那就是散客!

  因為位置偏遠、公共交通不便,去雪鄉的遊客有相當部分會選擇在哈爾濱跟團,圖個省心。但跟團真的比自由行靠譜嗎?我們決定試一試。

  記者一猶豫,旅行社團費立馬打對摺

  要參團太容易了,根本不用找。我們在哈爾濱當晚住宿的酒店電梯口就有,擺張小桌,豎塊經典東北旅遊的廣告,配一名銷售,這樣的形式在行內被稱為“包桌兒”,地方小,生意卻不差。時近晚上7點,還有四五名遊客正圍着銷售,有的詢價,有的正交錢。

  “超值夢幻雪鄉游”就在經典線路中,銷售給我們的報價是168元/人,兩天一晚,包括往返大巴車、四餐飯、一晚住宿和雪鄉景區門票。這也是哈爾濱——雪鄉游的基本配置。

  按官方售價:哈爾濱到雪鄉直達班車單程票價120元/張,雪鄉景區門票90元/張。加上吃住,如此低廉的價格很難讓人放心。記者決定再看看。“你們去看吧,行程都一樣。我還可以給你們住宿升級,升炕標。”所謂炕標,就是室內配獨立衛生間的雙人標準炕房,在攜程上一晚的售價約500~800元。

  中央大街附近是旅行社分佈最密集的區域,一段四五十米的路上就分佈着三四家旅行社,門面都不大,晚上八九點還燈火通明。挑了家門面最大的,同樣的雪鄉二日遊行程,這裏報價398元/人。從價格上看似乎比前一家合理。我們略一猶豫,銷售就立馬減了價。短短十分鐘,報價從398元降到200元,而住宿則從普炕(普通多人間)提高到了標炕。

  為了说服我們,銷售又拿出旅遊合同和合同補充協議。

  合同中明確約定:行程中的自費項目均為遊客自願參加,旅行社的工作人員不得強迫。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很規範。簽了合同,付完錢,我們問她,這一天做了幾單?“兩單,包括你們。”她晃了晃手裏另一張合同,那張合同上寫的費用是248元。

  最堅持的遊客最后補了400元

  第二天早上5點半,呵氣成冰的哈爾濱街頭還是一片漆黑,記者按照約定時間趕到集合地點的時候,大巴裏已經坐了半車廂的遊客,睡眼惺忪的臉上帶着即將出發的興奮,車廂裏滿是嗡嗡的低聲談笑。5點49分,大巴出發,原定48人的團,最終43人成行,5人臨時退出。有遊客在電話中说,出發時間太早起不來所以不來了。“你別跟我说,跟旅行社说去。”導遊直接掛斷電話。事實上,旅遊合同中有約定:“因個人原因取消行程,費用全損。”但顯然,這件事讓導遊很生氣。

  車上了哈牡高速以后,天色漸亮,補眠的遊客紛紛被叫醒。導遊開始當天第一次講解,一開口就提起了雪鄉的天價炕:“我們说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銀山是什麼?雪,是大自然賦予我們的獨特景觀。那麼金山是什麼?你們花錢過來旅遊堆積成的山叫做金山,金山被你們堆起來了,你说這個地方貴還是不貴?”這句話似乎無意中給整個旅程定了基調。

  上午10點多,車行到中途休息站,此時導遊已經花了將近兩個小時说服遊客購買自費項目套票:大套票1480元/人,小套票1380元/人。按導遊的说法,到東北旅遊就是遭罪,這是“一生只來一次的地方”,所以你得花錢買開心:“那些帶着對象來的,老問對象玩不玩,我要是她,一腳把你蹬死,如果你要這麼摳,趕緊分手。現在,你就面帶笑容,我去你身邊,把錢交給我,幫你訂票。”但此時車上已經沒有幾個人真能“面帶笑容”了。

  錢報記者比對了一下,套票中包含的9個項目,在我們簽訂的合同補充協議裏全部為自費、自願參加項目。

  “我不參加……”記者話沒说完就被打斷了。

  “不行!”

  “我簽了合同。”

  導遊看了我一眼,放緩了語氣:“你等着,一會兒跟你说。”

  休息站原本預計停留20分鐘,但事實上因為導遊正一個個说服不願參加自費項目的遊客“自願”掏錢,導遊再過來的時候,已是40分鐘后,車上還剩包括記者在內的六七個“頑固分子”。

  軟磨硬泡了一個多小時,見我們態度堅決,導遊終於鬆口不再推銷套票,但不玩還是不行。簽了合同?她说,“別跟我扯這個。”

  最終:剛剛動完手術沒多久的老人被迫要去乘坐刺激的雪地摩托;從歐洲來中國旅遊的姑娘,一句中文不懂卻被推銷了東北二人轉門票;對我們算客氣,買了兩個項目后被放過,但要求“如果跟其他遊客说這事兒,所有差價你們給我補齊”。

  總算遊客全部上車,以為可以走了?不,有個小伙子再次被叫下了車,因為他什麼項目都不願意參加,而導遊一個也不想放棄。在遊客再三催促之后,時近中午12點,大巴終於再次上路。“真想抽他,一個大老爺們兒這麼磨磨唧唧。”導遊一上車就先抱怨那小伙兒,说耽誤大家時間得怪他。

  事后,錢報記者問小伙子為什麼不想參加自費項目?“我從廣州來的,光看到雪就滿足了,就想看看雪、拍拍照。”

  最后為什麼沒堅持下去?“不好意思,不想因為我一個人再耽誤大家時間。”最終,他只好花了400元隨便參加了一個項目。盡管如此,導遊嫌棄他摳門,而多數遊客似乎也把耽誤時間的賬算在了他頭上。

  遊客说,反正下次再也不來了

  下午四點半,大巴到達雪鄉風景區,此時已夜幕半垂。

  當大家站在熱鬧的雪韻大街上,臉上看不到終於到達目的地的興奮,就想快點結束這一天的疲累。

  “終於知道為什麼今天一上車導遊就说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旅行了,這樣的體驗,我絶對不會來第二次!”一位遊客忍不住抱怨,他看有報導引用雪鄉景區管委會主任的建議,说從哈爾濱到雪鄉全程旅遊費用約為600元左右,不要選擇低價團。結果他交了八九百的團費,也沒玩得舒心。事實上,交了一兩百元到八九百元不等團費的43名遊客都在同一個旅遊團裏,同樣在等人與被等之間過完這漫長的一天。

  “I hate here,it’s not funny.(我討厭這兒,一點也不好玩。)”歐洲來的金髮姑娘終於忍不住抱怨。這是她在中國旅遊的最后一站,看了網上雪鄉的照片才不遠萬里而來,結果因為不願意參加自費項目,一整個白天都在應付導遊,而她心心念念的雪蘑菇、雪房子原來早已被圍成獨立景點還需要額外買票才能看,“我永遠、決不再來。”

  團友們面露尷尬,一位年過60的阿姨说:“你們得告訴她,她的中國游沒有一個愉快的結尾,我們也很不好意思,但不是中國每個地方都這樣,她應該再去看看。”

  下午5點半,開始安排住宿,43人被分成兩撥,一撥是交了兩三百元升級住宿的,被安排在一家民宿,而另一撥不願再交錢的遊客則被帶到了另一家民宿。相比之下,第二家的住宿條件顯然不如第一家。“你可以升級啊,交200元,給你換房間,晚點兒,有錢也沒房換了。”導遊也有點不耐煩了。

  安排完住宿之后,直到第二天中午出發回程,剩下的都是自由活動,沒有更多可以收費的環節,導遊的耐心用罄。

  “算了,一晚上就忍一忍吧,反正下次我們再也不來了。”從內蒙古來的遊客如此安慰同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574.7305
+205.6000
NASDAQ7211.7771
+58.2054
S&P 5002767.5601
+19.3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