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三名投資人“漲價年”悲喜劇:化工界“王亞偉”翻車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20:18   21世紀經濟報導

  三名投資人的“漲價年”悲喜劇

  本報記者 董鵬 成都報導

  大宗商品財富效應AB面

  “財富效應”似乎是一陣風潮。

  也是因為大宗商品價格對於A股的驅動效應,整個市場對於鋼鐵、有色和化工的關注度驟增,似無出其右者。

  然而,“財富效應”向來很難成為普惠大衆的故事。

  即便只是在A股的K線圖背后,我們亦發覺,分化叢生。

  (李新江)

  “擬向交易對方發行股份購買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中鋁山東30.80%股權、中州鋁業36.90%股權。”

  如果放在3年前,很難想象1月11日晚間收購公告的主人,會是曾經巨虧162億元的中國鋁業(601600.SH)。

  剔除央企改革的因素外,中國鋁業這份加碼主業的底氣,或許便在於對未來行業和鋁價的持續看好。

  實際上,大到工程機械,小到日常使用的抽紙,几乎所有商品價格在2017年都在上漲,並催生方大炭素(600516.SH)、滄州大化(600230.SZ)等一系列牛股。

  更典型的,2017年3月份上市的寒鋭鈷業(300618.SZ),僅用半年便上漲10倍。

  二級市場的瘋狂追捧,並非沒有道理,由於成本端相對固定,漲價對業績的拉動堪稱恐怖,甚至還有上市公司“去年虧3億,今年賺10億”。

  近期動輒數十億的業績預告,便足以说明一切。只是,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規則,漲價對於每個人來说,並非都是好消息……

  1月12日,廣發基金前明星基金經理劉明月的形容更為貼切,“周期股一旦起來,其魅力可秒殺一切防禦類型或者穩定增長類型的股票,其‘彈性之大、速度之快‘令穩定增長或消費類型股票顯得‘醜陋無比’。”

  化工界“王亞偉”翻車

  “總以為心有成竹,結果卻是意外翻車,天天看球,馬上都能寫球評了。”A股投資人周錦(化名)笑稱。

  由於大學專業就是化工,秉承只做最熟悉行業的原則,周錦的自選股裏清一色都是化工股。雖然從2011年開始,化工品價格連續調整,但是憑藉著“業績反轉”的選股思路,他每年都能保持10%至20%的穩定收益。

  最讓周錦得意的是,2015年股市波動后,他只用了半年,便將市值重新做到了5100點時的水平。經此一役,他更是將自己戲稱為化工界的“王亞偉”。

  可是,就在這幾天,他算了下收益情況,卻發現2017年整體虧損15%。

  “倉位配置思路很清晰,一半做業績反轉的個股,賺取穩定收益,另一半配置存在重組預期的標的,博取超額收益。”周錦说。

  與其他行業人士一樣,周錦同樣看到了2017年化工品漲價的機會,這成為他配置業績反轉類個股的主要邏輯。

  對此周錦介紹道,“選這類標的,就要找産品跌的最慘的行業。要不不買,要買就買最慘的,這類公司利潤基數低,未來增長幅度很恐怖。”

  正是秉承這一思路,周錦選擇了草甘膦、TDI、尿素等細分子行業,其中也包括了2017年牛股之一的滄州大化。

  “2016年上半年還是巨虧,公司曾停牌重組,結果重組又失敗,基本上處於等着退市等死的狀態。結果,三季度TDI突然從1萬元漲到5萬元,上演了驚天大逆轉。”他表示。

  看到2017年TDI行業利潤仍十分豐厚,最終周錦買入了滄州大化,這給他帶來了相當豐厚的收益。

  而作為“進攻端”的選擇,周錦押寶在了太化股份(600281.SH)、南風化工(000737.SZ)兩隻個股上,並認為兩家公司經營不善,將大概率進行重組。

  事實證明,無論是行業,還是個股的選擇上,他的判斷均十分到位,相關公司2017年業績均十分亮眼。

  “我太專注於行業了,沒有注意二級市場風格的變化,大盤股都是機構配置的,個人投資者肯定是追求絶對收益,所以才會選擇更容易拉抬的小盤股。”周錦说。

  這次,他錯了,雖然部分小盤股利潤增長很好,但是股價卻在不斷下跌。

  以周錦買入的某化工股為例,2017年前三季度利潤增幅便接近20倍,全年股價卻出現了10%以上的下跌。

  這讓他始終想不通,“大家都不炒概念了,憑啥大盤股漲,小盤股就下跌。要说業績,增幅比大盤股還高。如果说小盤股估值高,憑藉2017年那麼高的利潤,估值也降下來了。”

  只是,如今A股的“一九”行情仍在延續。

  鋼貿商老張的2017

  實際上這種反差在産業鏈條上亦屢見不鮮。

  協議戶,鋼鐵行業獨有的群體之一,老張便是河北某大型鋼廠碩果僅存的協議戶之一,為什麼说是碩果僅存?

  因為在向鋼廠訂貨時,都需要協議戶進行墊款,墊款則來自於貸款,倉庫裏的鋼材一旦下跌,可能連貸款也還不上,這在前幾年鋼材“白菜價”時期屢見不鮮。

  於是,鋼貿商轉行的轉行,跑路的跑路,但1996年便成為協議戶的老張,如今仍奮戰在一綫。

  與老張合作的鋼廠,是一家以生産板材為主的大型鋼企,2017年老張每個月的協議銷售量是1萬噸,這個規模已經相當可觀。

  “2017年3月份,鋼價連着跌了一個月,存貨每噸跌了1000元,后來鋼廠每噸給補了700塊錢,但是自己還得往裏面搭錢。”老張说。

  到了5月份,市場開始有了起色,可是鋼廠又不給貨了。

  在老張看來,錢都讓鋼廠賺走了,協議戶利潤非常微薄,“都跟着鋼廠干了二十多年了,再去其他鋼廠訂貨總感覺有些不舒服。”

  只是,按照現有的價格政策,賺錢確實不容易。

  他算了一筆賬,假設1月25日給鋼廠打款下訂單,鋼材生産出來就得等到2月25日,等到自己的鋼材銷售完又得一個月,也就是3月25日。

  貨款來自銀行,資金成本不容小覷。

  “鋼廠每噸最多給你留100塊錢利潤,其中資金成本就得40多塊錢。2017年之所以還能賺點錢,就是因為下半年價格一直在漲,剛好能彌補一些,如果下跌就完了。”老張嘆道。

  他表示,價格都是鋼廠自己根據每個月的均價計算,只是對經銷商來说,不免感到寒心了,“跟了二十多年了,現在行情也好了,還賺不到錢。別的鋼廠是什麼價格政策,我不清楚,但是我們這幾個協議戶生意都不怎麼樣。”

  老張也在考慮退出鋼貿行業,用他的話形容就是“利潤太薄了,我做海鮮生意的朋友毛利率能超過30%”。

  在與鋼廠方面協商后,老張准備將2018年的單月協議銷售量降到5000噸,生意不僅沒有越做越大,反而越做越小了。

  “今年還賺不到錢的話,明年5000噸也不做了。”雖然口中是這麼说,但是老張仍然抱着鋼廠讓渡一部分利潤的希望。

  “搶手”的第三方

  就在2018年第二個周二,孫克文剛剛接到了瑞士一家投行的電話,向他諮詢國內銅企業盈利能力、新增産能是否會影響銅價等問題。

  這正是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任職於國內某第三方資訊公司的他,平時除了回答一些行業問題外,還需要對銅行業産業鏈的各個環節進行監控。

  由於每天都在跟蹤市場的一舉一動,直到2017年底復盤時,孫克文才猛然認識到,過去一年,銅價漲幅不容小覷,用他的話形容就是“深陷其中了”。

  “河北大成、天津靜海的再生銅企業,常備庫存在2000噸左右,去年3月至7月期間,每噸就上漲6000元,放着不動就賺1200多萬元。”在去年的調研過程中,孫克文發現,漲價對企業盈利的帶動作用十分明顯。

  隨着行業景氣度的提升,他也變得越發搶手起來。一個最直接的體現就是,行業內與他合作的企業越來越多。

  “比如華東一家上市公司,每年就支付給公司100萬作為服務費,我們也會對其採購時機給予建議,比如什麼時候價格處於相對低位,這也幫助企業輓回了上千萬元的額外支出。”1月12日,孫克文说。

  想從他這裏獲得建議的,還包括了一些行業協會、券商和期貨公司等專業機構,並開始與他所在的公司建立合作關係,藉此展開聯合調研,或者一起舉辦行業活動。

  對於行業現狀,孫克文無疑極具發言權,“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業內普遍認為國內每年銅需求是1100萬噸,但是根據我們測算,實際需求達1500萬噸或者更多。”

  孫克文介紹稱,“價格跌的時候,企業都虧錢,甚至還有停工的,調研、採集價格難度很大。但是現在又不一樣了,企業都是主動詢問行情,也願意接受實地調研。”

  道理很簡單,過“苦日子”的肯定不會到處宣揚,更何況現場參觀,如今滿負荷生産、利潤不斷提升的狀態,也樂於被外界了解。

  實際上,這就是漲價效應帶來的心態轉變。

  “山東的方圓銅業,算是這個行業技術創新典範,其研發的兩步煉銅法放在世界處於領先地位。之前去公司調研時車間是不讓進的,但是這兩年同行去調研也不避諱,更歡迎其他公司去採購他們的技術”,孫克文说。

  目前,作為公司銅行業負責人他,正在與一家上市銅企溝通,希望能就此建立起長期合作關係,包括採購指數的建立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