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台資企業停産記:曾經的出口大鰐在東莞發生了什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21:14   經濟觀察網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華清 近日,東莞台升傢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莞台升”)停産的消息引發關注。

  元旦假期期間,網上流傳一張蓋有東莞台升公章的公告照片,公告顯示“由於近年來環保監管趨嚴,訂單急劇減少,業務下滑,虧損嚴重,公司不得已決定於2018年2月1日開始停止生産”。對於沒有違紀違法的員工,東莞台升會在其離職時支付經濟補償金。

  一家經營了二十多年的老企業突然宣佈停産,輿論嘩然。東莞台升自1992年在東莞大嶺山鎮投産,是東莞市政府最早引入的台資代表之一。在90年代的“中國製造”外貿出口驅動浪潮下,這家公司成為美國家居家私行業中具領導地位的批發商。21世紀初,東莞台升的創始人郭山輝帶領東莞傢具企業跟美國打了一場反傾銷戰爭,東莞台升也因此成為國內能以0%反傾銷稅率進入美國市場的兩家傢具企業中的一家。

  然而,如今的東莞台升,和珠三角出口製造業一起走到轉型關口。

  有消息稱停産事件涉及上萬個家庭,東莞台升的母公司是香港上市企業順誠控股(0531.HK)。而實際上,順誠控股已經早一步剝離了東莞台升,東莞台升目前的員工也只有四五百人。

  輿論發酵的同時,又有消息稱,停産不屬實,東莞台升只是整頓,2018年將“重磅出擊”。東莞台升的員工告訴經濟觀察報,確實有收到公司將“重磅出擊”的消息。

  1月4日下午,經濟觀察報記者在東莞台升的辦公樓見到了已經在東莞台升工作了十多年、目前擔任董事長室秘書的邱敏哲,他向經濟觀察報證實,東莞台升確實將於2月1日開始停産,不過計劃在3或4月份復産,停産是為了進行組織重整和轉型升級,東莞台升將專攻內銷,將加大智能製造和環保的投入。

  台升所在的東莞大嶺山鎮曾被稱為“中國傢具出口第一鎮”,東莞台升在一開始也是以外銷為主,其創始人郭山輝在2017年10月還獲得美國傢具名人堂的獎項。這些讓人困惑的地方,或許恰恰反映了東莞台升遭遇的難言之隱。

  內憂外患

  邱敏哲向經濟觀察報抱怨,東莞台升正門的地産商“乞丐趕廟公”。邱敏哲说,小區的銷售人員為了將東莞台升趕走,有計劃地組織人員向市環保局投訴東莞台升,“说我們工廠有異味,這是很主觀的,你能聞到異味嗎?”

  按照東莞台升的说法,停産的時間並不長,但為何要解雇所有的員工再進行升級?除了需要支付員工經濟補償金外,重新招聘員工也耗時耗力。東莞台升又為何轉為只做內銷?

  邱敏哲否認東莞台升今次的停産升級與東莞台升被順誠控股出售有關,但順誠控股剝離東莞台升時已將東莞台升近年的慘淡業績公之於衆:東莞台升多年來主要從事OEM業務,已經連續虧損6年,2015年虧損3004萬元,2016年虧損4856.2萬元,産能利用率只是30%左右。

  據邱敏哲介紹,順誠控股只是台升國際集團旗下傢具業務的一家上市企業,而台升國際集團除了傢具業務,還有房地産、醫院等業務。正因為有台升集團做靠山,盡管已經虧損了6年,邱敏哲依然有底氣说將會投入1~2個億升級東莞台升,“我們的財務沒有問題”,邱敏哲如是说。

  邱敏哲並沒有嚴格地區分東莞台升與台升國際集團,他會將東莞台升代工的環美家居、艾特屋等品牌稱為“自有品牌”,盡管這些品牌屬於台升集團旗下環華家居。

  说到底,東莞台升其實是一家製造和銷售傢具的企業,缺乏品牌效應,一旦傢具行業不景氣,首當其沖的是做代工的企業。邱敏哲告訴經濟觀察報,以前做OEM業務,毛利率可以到30%,現在只有10%左右,扣除各種稅率,利潤微薄。

  東莞大嶺山鎮的一名本土居民告訴經濟觀察報,大嶺山鎮的大多數傢具企業都是做代工。相對於做代工的同行來说,東莞台升幸運的地方或許是,它獲取台升國際集團旗下的傢具訂單相對容易,用邱敏哲的話來说,就是“大老闆左手給右手,右手給左手”的選擇。但或許東莞台升的員工難以忽略順誠控股一方面在说東莞台升的訂單減少,産能過剩,一方面又從2012年開始將原本在東莞台升生産的訂單轉移到浙江嘉善的LCZJ廠。

  浙江廠的占地面積是東莞台升廠區的2.7倍,還配有據稱是全球最大的自動倉儲,能放下4000個40尺貨櫃的傢具。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邱敏哲口中的大老闆郭山輝曾说過浙江廠的産品“既可外銷,也可內銷,彈性很大”。或許調度集團的訂單對於大老闆來说並不難,但是不是調度到東莞台升,就很難確定了。

  反思近年來的虧損,除了訂單減少、原材料和人力成本的上漲外,邱敏哲覺得還有兩個原因不容忽視:一是東莞台升的生産效率欠佳,二是投入千萬級別的資金進行環保整改。

  邱敏哲認為生産效率不佳主要是人員的問題,“這幾年的虧損,表示目前的生産團隊有問題,與其拖泥帶水地整改,不如爽快一點,打掉重練”,這也道出了為何東莞台升將所有的員工清零。

  清退所有員工的做法頗顯決絶。據邱敏哲介紹,陷入虧損后,公司每個季度都針對産綫做評比,每半年或者一年做一次調整,但是效果一直不明顯,員工士氣不高。從兩三年前,東莞台升就開始觀察自己的員工,記錄生産積極性高的員工,這些員工更有機會在復産后再次被聘用。東莞台升方面預估,完成智能製造的升級后,將節約4成的人力。對於內部人員存在的問題,邱敏哲並不願細談,“再说就會好像揭自己公司的瘡疤”。

  對外關係方面,這家老企業跟鄰居們的相處並不和諧。

  邱敏哲向經濟觀察報抱怨,東莞台升正門的地産商“乞丐趕廟公”。東莞台升現在的廠址坐落在大嶺山鎮的建設路,與兩個新落成的小區“金地格林上院”和“海悅世家花園”隔路相望,其中海悅世家花園的竣工時間是2014年。對於小區的開發商來说,它們自然不希望附近有一家工廠,然而東莞台升2005年已經在建設路投産。

  邱敏哲说,小區的銷售人員為了將東莞台升趕走,有計劃地組織人員向市環保局投訴東莞台升,“说我們工廠有異味,這是很主觀的,你能聞到異味嗎?”經濟觀察報記者在1月3日下午、1月4日下午、1月5日上午均在東莞台升門前逗留,並未聞到異味。而東莞市政府的官網上有多起市民投訴東莞台升散髮惡臭、偷排廢氣的記錄,其中2016年12月18日的公告顯示,市環保局接到反映東莞台升排放廢氣擾民的投訴,多次派員調查,未發現其直排或偷排生産廢氣的情況。這些投訴背后,到底是有人惡意誣陷東莞台升,還是環保局的工作人員檢查時剛好沒碰上污染行為,難以解釋清楚。

  然而環保要求已經成為這家老企業的一個命門。經濟觀察報記者梳理資料發現,2015年,東莞台升是環保不良企業(紅牌),2016年東莞台升是東莞市十大污染企業之一。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東莞市環保局處獲悉,東莞台升主要涉及VOCs(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污染。VOCs在石化、塑料、印刷、傢具等行業中很常見,但在我國,VOCs治理政策體系卻是個新生兒,“十二五”(2011-2015年)前不久才開始出台,此后6年間出台了十幾項法規政策,各地省市響應,有些省市將VOCs納入“十三五”總量減排指標。

  據東莞市環保局的介紹,東莞台升的VOCs廢氣主要由噴漆工藝産生,2014年10月東莞台升開始展開環保治理整頓的論證、立項工作,2015年初與供應商展開合作進行治理工程建設,總投資兩千余萬元,2015年11月底全部完工,2016年1月通過環保驗收。

  出口轉內銷

  走內銷不確定性大,但對於東莞台升來说卻有一個很明確的好處:給當地政府多繳稅,“做外銷在東莞已經不那麼地受歡迎”,邱敏哲如是说。

  據大嶺山鎮商務部門給記者發來的情況中稱,台升傢具公司積極響應政府“加快轉型升級”號召,為提升台升傢具在內銷市場的競爭力,全力打造自主內銷品牌,發展全面性的傢具銷售通路,決定於2018年2月1日全面停工,公司全體員工工作至2018年1月31日,3月1日起將全面改為內銷智能製造工廠。

  東莞台升稱在2018年專門為國內市場打造一條集智能智造現代化生産綫,台升集團旗下的外銷訂單全部轉移到浙江嘉善的廠區。

  盡管企業對外宣稱將“重磅出擊”,但出擊的效果如何,或許東莞台升都沒有底。

  邱敏哲認為,做內銷的一個最大挑戰是,國內的傢具銷售網絡尚未完善。對於國內的傢具廠商來说,直營的傢具店相對較少,大多靠經銷商代理,經銷商多意味着鋪貨多,能不能賣得出去,還是個未知數。由於傢具比較笨重且占空間,運輸成本會很高,運輸過程中的磕碰,又會造成一定的損耗。“我們也在研究怎麼鋪設銷售渠道”,邱敏哲说。對於電商渠道,傢具行業或許相當糾結,開網店的成本相對低,國內的零售業態也確實受電商的衝擊,但傢具又是講究體驗的商品,對於追求品質的消費者來说,他們更希望能先試用再購買。

  走內銷不確定性大,但對於東莞台升來说卻有一個很明確的好處:給當地政府多繳稅,“做外銷在東莞已經不那麼地受歡迎”,邱敏哲如是说。

  東莞以製造業聞名全國,尤其在電子配件、服裝、玩具、傢具等領域實力雄厚。經濟觀察報記者從東莞市商務局、經信局了解到,2017年1~11月,東莞市規模以上傢具製造業企業完成工業增加值75.5億元,同比增長0.2%,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的2.5%,目前東莞市外資傢具企業有334家,大嶺山鎮和厚街鎮分佈密集。

  但或許對於傢具企業來说,它們近年來已經感受到自己不是政府眼中的“香餑餑”了。几乎所有的城市發展都是這樣的邏輯,城市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會進行産業調整,勞動密集型和環境污染型的企業陸續被轉移,取而代之的是高新企業。大嶺山鎮的一個政府工作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说,由於近年東莞更加注重生態,鎮上的不少傢具企業已經外移。

  留在東莞

  對於東莞市政府態度的轉變,企業也有自知之明,“東莞經過這幾十年的成長,的確有資格挑選産業”。

  “以前來投資,政府几乎是用拜託的。現在要找塊地,每個政府都委婉地拒絶。”邱敏哲訴說著政府對傢具企業態度的轉變。東莞台升有搬遷的打算,現在的廠址已經不是十多年前的郊區,工廠在住宅區附近會成為衆矢之的。

  這不是東莞台升第一次面對要搬遷的問題,早在2003年,東莞台升原本在松山湖片區生産,但由於松山湖被市政府規劃為高新區,為配合高新區的發展,傳統製造業的東莞台升只能往外遷。“政府也知道它是趕我們走,幫我們找了一塊方方正正的地,讓我們盡快開工。”邱敏哲回憶道。這塊方方正正的地,就是現在的廠址。而松山湖現在已經入駐了明星企業、繳稅大戶——華為。

  傢具製造業是東莞四大特色産業之一,發展基礎好、集群化程度高、産業鏈相對完善,但隨着時代的發展,它成了東莞市政府需要引導轉型升級的傳統産業之一。

  東莞市商務局、經信局向經濟觀察報介紹,2011年東莞市出台《促進優勢傳統産業發展和轉型升級指導意見》,實施了包括傢具行業在內的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實施方案,2014年以來,每年安排不少於2億元的財政資金,實施“機器換人”專項計劃,在市內的電子、食品、服裝、傢具等重覆勞動特徵明顯、勞動強度大、有一定危險性的行業領域企業中,推動實施“機器換人”,共推動企業實施2698個“機器換人”項目,拉動綜合投資約386億元。

  對於東莞市政府態度的轉變,企業也有自知之明,“東莞經過這幾十年的成長,的確有資格挑選産業”,邱敏哲表示。

  對於未來東莞傢具製造業的發展,按照東莞市政府的規劃,要構建加工貿易與國際會展相結合的營銷渠道、加工貿易與電子商務深度融合發展的線上銷售渠道。一方面,通過對接會、沙龍等方式向傳統企業輸送轉型經驗;另一方面,通過知名國際電商平台推廣活動為傳統企業提供轉型選擇。

  邱敏哲認為,留在東莞市的傢具企業主要是兩種類型的企業,一是做高端傢具品牌的,利潤空間大些,中低端傢具品牌的大多轉移到越南;另一類是做內銷的,轉移到境外生産再運回國內銷售很麻煩,還繼續選擇留在東莞。

  對於東莞台升今次的轉型升級,邱敏哲認為這是因應城市發展的腳步,否則“就像當年被請出松山湖一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