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企蹊蹺向政府退還項目:比錢更重要的是什麼?安全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23:49   中國經營報

  河北“政法王”張越后遺症:國企14億投資深陷泥潭

  《等深綫》記者  郝成  秦皇島報導

  河北港口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河港集團”)一項接近14億元的投資正在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現在,這家由河北省國資委監管的國有企業,正在准備以9億多元的價格,將這個曾經投入巨資的項目轉手。

  在這一頗為微妙的變化中,投資項目所在的河北省及秦皇島市的政治生態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2016年,河北省原政法委書記,一度有“河北政法王”支撐的張越落馬。而投資項目所在地秦皇島市原市委書記李學民此間也最終落馬。這一切,即將年滿兩年,其給當地政治生態的影響已廣為人知。不過,這種影響對營商環境的“作用力”,或許才開始顯現。

  《等深綫》(ID:depthpaper)記者多方採訪獲知,一家名為隆基泰和的民營房地産開發企業,曾對河港集糰子公司秦皇島港方大房地産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港方大公司”)實施了將近兩年的“深度介入”,港方大公司的主要資産和業務,即是秦皇島赤土山舊改項目。根據公開披露的張越案庭審信息,這家企業曾向張越行賄。

  在此狀態之下,河港集糰子公司港方大公司陸續投入14億元,完成土地整理開發、拆遷等工作。然而,2016年張越落馬之后,時任秦皇島市委書記李學民也隨即落馬。

  隆基泰和隨后即從港方大公司撤出,赤土山舊改項目由此懸空。記者了解到,隆基泰和方面此項目的負責人業已離職。而在那之前,當地政府曾發文要求“特事特辦”,指令相關資金路徑、取消招投標等。隆基泰和方面有關人士向《等深綫》記者表示,當時撤出此項目,是因為拆遷難度較大,進展緩慢。

  如今,出於種種考慮,河港集團希望將赤土山舊改項目退還給政府,十分微妙的是,河港集團方面的作價為9億多元人民幣。這與實際投入的近14億元的投資,尚有約5億元的差距,這其中隱藏着怎樣的秘密?

  主動退出?

  2018年1月11日,《等深綫》獲得的檔案顯示,河港集團內部已經決定放棄一項重要行政覆議,並希望以9億多元的對價款將項目交回政府。這與此前檔案中出現的國企近14億元投入總金額相去甚遠。

  1月12日,記者從河港集團獲悉,當天上午舉行的董事會上,已經原則同意將項目交還政府。

  “比錢更重要的是什麼?是安全。”秦皇島一位官員如此描述此事。截至記者發稿時,河港集團相關人士未向記者作出正面回復。

  赤土山,位於秦皇島市區向西10公里處,臨海,旁邊則是國家森林公園、森林濕地、鴿子窩公園等著名景點,被譽為北戴河“東窗口”。

  檔案顯示,這個“北戴河區海濱鎮赤土山村項目”占地面積約為531.2畝,系港方大公司在2007年通過土地公開招拍掛以毛地出讓方式取得該項目土地使用權。

  工商資料顯示,目前港方大公司是河港集團全資子公司。而幾年前,經過前期剝離轉移,赤土山項目成為港方大公司當下唯一資産。

  “在北戴河、秦皇島,乃至河北省,大家都知道有個赤土山村,並不是我們的環境多好、村民多富,而是我們拆遷改造了11年還沒結束。”據當地媒體報導,2017年3月21日,北戴河區領導在解決赤土山問題的千人動員大會上稱。

  11天后,媒體報導稱,最后一戶村民簽字搬遷,赤土山村房屋徵收工作宣佈勝利結束。

  而早前檔案顯示,當地村民安置工作也已近乎完成。“可以说正式開始收穫果實的時候,你把剩下的土地開發了就都是賺錢。而且肯定賺!”當地官員稱。

  但不久前,河港集團派人與政府協商,希望將整個項目“交回”。記者了解到,除了上述協商外,河港集團已就此請示河北省國資委意見,以為此舉做合規性“加持”。目前尚未得到更多與進展有關的消息。

  但就在2017年5月,這塊土地還一度引發全國衆多地産商熱捧——彼時,港方大股權掛牌,地産商紛紛前來交錢參與盡調。但這次掛牌因被舉報涉嫌導致國資流失,隨即被叫停,再無后續。

  有趣的是,港方大公司曾在2017年5月17日這天,收到多份《闲置土地調查通知書》,指其赤土山項目未能在約定動工的2008年末(另有2009年末)前動工,因此要求該公司在30日內提交相關材料。

  一個持續11年的項目,何以在最有進展的2017年,卻收到“闲置調查”?發出上述調查通知的秦皇島國土局北戴河分局未做回應。

  不過,來自秦皇島市的相關部門領導透露,此通知與河港集團“退出”的關係微妙:“你得這麼理解,這是個備用選項,而不是因果關係。誰主動和誰被動,這完全不同。”

  有檔案顯示,2017年10月11日,河港集團與北戴河區政府召開會議,研究項目回收事宜,河港集團則同意政府先行啟動赤土山規劃調整工作。

  另有檔案則標明了土地收回方式:1.由北戴河政府發文收回3宗土地使用權,並收回安置房項目;2.政府以河港集團及港方大公司投入為基準,向港方大公司給付資金,港方大公司再將資金還給河港集團和盛港公司(河港集團另一全資子公司),且這一金額接近14億元。

  2018年1月11日,記者獲得一份檔案顯示,河港集團內部開會后同意將項目交還給政府,同時表示擬接受政府9億多元的提議對價,且決定放棄一項行政覆議——這項行政覆議涉及政府作出的回收土地決定,且最后時限為1月15日。

  結合檔案及多方描述,河港集團被指系主動要求退出。甚至,其最近拋出了比公開轉讓港方大公司股權時還低的條件,足見其退出之決心。

  “特事特辦”

  但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單純看,過去十多年裏,赤土山項目的開發商只有港方大公司,但《等深綫》記者獲得的大量檔案顯示,其背后有隆基泰和深度介入。此后,經歷一系列變故之后,隆基泰和方面主導此事人士亦撤離項目。

  據央視報導,2017年4月,常州中院公開審理張越受賄案,檢察院指控張越在2008年至2016年,利用其職務便利,為河北隆基泰和實業集團等單位和郝荊州等個人在土地開發、工程承攬、案件處理、職務晉升等事宜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57億元。

  2013年5月,隆基泰和即已介入赤土山項目。彼時,其與河港集團簽訂合作框架協議,約定其接手該項目,且列出了隆基泰和控股的保定隆遠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

  當年年底,北戴河區政府又與隆基泰和簽署“城市建設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約定將合作開發四個項目,其中即包含赤土山項目:該項目概算投資31億元,計劃建設高端商務住宅。

  與此同時,河北省國資委作出相關批復,同意河港集團與隆基泰和合作開發赤土山項目。但根據后續檔案內容,彼時這一批復缺乏充分依據——民企隆基泰和與河港集團並無交集,且並未通過合規市場行為構成合作關係。

  進入2014年后,更多協議簽訂。北戴河區政府也出現在協議中,三方約定由隆基泰和方面出錢,港方大公司仍為名義上的開發主體,也是各種資金走賬通道。其推進工程系“完善工程”與“新增工程”並無招投標。

  在此期間,三方議定由隆基泰和在河北省産權交易中心繳納4000萬元保證金,並計劃在當年9月,由其摘牌取得港方大公司股權。

  一系列協議、會議紀要、備忘錄等,均提及一次重要會議:2014年7月24日,時任秦皇島市委常委、北戴河區委書記李學民(已被查)和時任河港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邢錄珍(已退休)共同主持,聽取港方大公司與隆基泰和合作進展並做部署。

  這次會議上,再次確定新增工程由港方大公司作為建設主題與施工單位簽訂合同,施工單位、合同價款由北戴河區政府確定,隆基泰和負責提供資金。區政府還要負責出具相關檔案,以说明項目特殊性,不再履行招投標程序。

  參會十人中,除李學民與邢錄珍外,還有多位時任秦皇島市北戴河區的官員、國有企業及其下屬公司、合作公司負責人等。

  據隆基泰和官網載,早在2014年4月14日,李學民帶領區兩委班子與隆基泰和項目負責人駱建偉到現場考察,即強調赤土山項目要秉持“特批特辦”的原則。知情人稱:“這種‘特殊’體現在不走招投標程序、資金渠道曲折、非常規經營管理模式上。”

  “沒有招投標,錢又走的這麼特殊,后面問題太多,根本沒人敢簽字!”曾負責與多方對接推進的政府人員稱。

  “木偶”背后

  據了解, 2015年,隆基泰和方面即宣佈不再投入資金,且表明想要退出項目。

  據了解,隆基泰和已經從政府“收回”部分資金,更將前期的交易保證金多數收回。而相關資料顯示,其核算投入約7億元。此外,河港集團也曾因此向政府支付過億元款項,政府則向某銀行貸款6億元左右用於項目,由河港集團擔保。

  如果说自隆基泰和介入后,港方大公司只是“關鍵痕跡”或“木偶”,那麼在那之前,港方大公司卻是真正的主角,且投入甚巨,但卻經歷離奇。

  事實上,在2010年時,港方大公司即已在赤土山項目中建成76棟樓20萬平方米安置房,這也是隆基泰和介入后進行的“完善工程”的主要施工目標。但彼時,港方大公司系改制后企業,河港集團僅占20%股份。

  改制,是根據《關於國有大中型企業主輔分離輔業改制分流安置富余人員的實施辦法》(國經貿企改【2002】859號)等檔案進行的。

  經三次審計后,2007年,經秦皇島市政府批准,將港方大公司80%的國有凈資産以1805萬元,協議轉讓給企業全部職工13人,同時保留20%的國有股份。

  2008年6月,工商注冊變更后,港方大公司推進赤土山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彼時,該項目被業內估算價值超20億元,前景大好。

  但2010年7月,有關部門開始調查河港集團。2011年初,河港集團派工作組進駐方大地産。原港方大公司員工回憶,在2011年5月,河港集團派駐工作組、集團人事、工會、財務等部門領導與股東逐個談話,推動退股,以期港方大公司重回到河港集團。

  2011年6月,河北省國資委向秦皇島市人民政府發函,要求撤銷改制,隨即秦皇島政府批示撤銷改制,秦皇島市國資委在接到河港集團申請后開始辦理撤銷改制手續。

  工商資料顯示,在2012年4月30日國家法定假日這天,港方大公司工商注冊變更:1500萬元注冊資本變為800萬元,13名股東被除名,企業再次成為河港集團全資子公司。

  7年,這次改制到撤銷改制,埋下無數法律問題,相關訴訟至今難息。訴訟背后,則是港方大公司在赤土山項目上的巨大投入的歸屬問題。

  而《等深綫》記者獲得的一份內部檔案顯示,在2018年1月,河港集團內部曾權衡退還項目的具體辦法,其中也指出“與原自然人股東民事訴訟風險”。但該檔案最終認為應盡快接受政府9億多元的對價——這比此前一份檔案中提到的近14億元少了近5億元。

  “賺錢肯定是沒問題的,位置在那兒擺着,拆遷安置基本做完,需要的就是進一步開發。”熟悉此事的秦皇島官場人士,在談到其盈利前景時,觀點一致。

  而此番河港集團主導下的“退出”赤土山項目之舉,勢必讓這種情形變得更加複雜。在土地仍在持續升值時段,原本即將可以坐取“果實”的河港集團,為何會有如此怪異之舉?

  “這裏面事太多,每一件拿出來都是麻煩。比錢更重要的是什麼?是安全啊。”一位當地官員如此回答這一問題。

  1月12日,《等深綫》記者了解到,當日上午召開的河港集團董事會中,已經原則同意了將項目交還政府。但當晚,記者向河港集團董事長曹子玉、港方大公司董事長沈立平求證此事,並希望就這次“退出”及隆基泰和“亂入”往事作出回應時,均被藉故推卻,直至發稿時,未獲正面回復。

  同日,記者向隆基泰和方面取得聯繫,確認具體負責此事的梁強、駱建偉已經離職。且隆基泰和退出,僅因為“太難拆”。至於相關資金回收情況等,相關人員未能在截稿時給出答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