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幹將”唐良智:曾主政四城 提議的菱形經濟圈引關注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3日 00:48   中國經營報

  “幹將”唐良智

  周遠征

  2017年12月31日,擔任重慶市代市長、市長整一年的昔日兵工少帥張國清,成為了天津市副書記。2018年1月2日,張國清被任命為天津市代市長。

  曾在武漢和成都兩個中西部大城市都擔任過市長的唐良智,成為了張國清的繼任者。2018年1月2日下午,重慶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四十四次會議上,審議通過了有關人事任免的事項。決定任命唐良智為重慶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並表決通過了關於唐良智為重慶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長的決定。

  曾主政四城,唐良智的作風,堪稱“幹將”。

  洪湖子弟成長記

  “ 洪湖水啊,浪打浪,清早船兒去呀去撒網,晚上回來魚滿艙。”出生於湖北洪湖一個農民家庭的唐良智,19歲那一年迎來了命運的改變。1979年,他考入了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並在1983年分配至上海郵電部第一研究所。短暫地在上海歷練了兩年之后,唐良智回到了武漢。

  1985年到2014年,唐良智將根深深扎在了武漢。這期間,他從普通技術研發人員,一步步成長為武漢市市長。《中國經營報》記者查閲資料發現,唐良智在攻讀碩士和博士期間除撰寫了具有前瞻性的一些論文之外,其在任職東湖高新區期間(1987年~2001年)亦發表了多篇文章。

  1997年9月,其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於《科技進步與對策》雜誌上的《論我國高新技術開發區金融支撐體系的構建》中,提出了“由傳統金融機構、風險資金市場、證券市場構建成了一個可以支撐我國高新技術開發區發展的三元金融體系,該體系中各部分相互依賴、相互作用,為我國高新技術企業的發展提供資金、技術、人才、信息等全方位的支持。”

  東湖高新區任職14年后,唐良智又調任武漢礄口區擔任了兩年區長。兩年之后,唐良智重新回到了東湖高新區,擔任了東湖高新區管委會主任。主政東湖高新區期間,唐良智進一步推動東湖高新區打造“中國光谷”。

  2001年,東湖高新區被原國家計委、科技部批准為國家光電子産業基地,即“武漢·中國光谷”。這一定位,彼時對國內其他高新區也有刺激,甚至引發了一些高新區紛紛打造各種谷的熱潮。《中國經營報》記者曾經在2002年就採訪過重慶北部新區一位副主任,這位副主任就是重慶從武漢東湖高新區挖過來的,推動打造重慶的高新技術産業發展。

  唐良智在大學本科期間,對於“光谷”方面的知識亦有接觸,東湖高新區任上又進一步投入到推進與光谷相關的産業和規划上。2001年,他曾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光電子産業已經是武漢的主導産業之一,提出“中國光谷”不是武漢突發奇想,而是“先做后说”,做了28年,说了3年,算是水到渠成。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經過30年的打造,武漢東湖高新區成為全球最大的光纖光纜研製基地、中國最大的光器件研發基地、最大的激光産業基地,2016年光電子信息企業總收入邁入了5000億元大關。

  在2007年到2011年期間,他先后擔任了湖北重鎮襄陽市市長、市委書記。2011年1月,唐良智又回到了武漢擔任市長,與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搭檔。曾擔任湖北省委書記的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對於武漢的大建設頗為讚賞。2013年,他在全國兩會期間來到了湖北團,他笑言:“阮成發,‘滿城挖’,這個我知道。”他表示,“你們的思路是對的,辦大事情就要下大決心,大建設時期會給人民群衆帶來不便,但建成之后會帶來更好的服務與方便。”

  唐良智擔任重慶代市長之前,阮成發已擔任了雲南省省長。

  菱形經濟圈引關注

  2014年12月,唐良智離開了“大工地”武漢,來到了又一個“大工地”成都,與時任成都市委書記的黃新初搭檔。

  2015年3月舉行的全國兩會上,時任成都市市長的唐良智提出了打造長江上游“菱形經濟圈”。他建議,國家規劃支持成都、重慶、西安、昆明構建“成渝西昆菱形(鑽石)經濟圈”,打破行政區劃的阻隔,編製區域發展規劃,加強重大基礎設施的佈局,讓幾個城市更加緊密地互聯互通。

  他認為,成都、重慶、西安、昆明4個城市空間距離相當,4個城市交通、産業、科技基礎都比較好,因此具備建設新增長極的基礎條件。如果讓“成渝西昆”4個城市構成的菱形空間形成一個整體的經濟板塊,將有利於打造國家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新的戰略平台,促進西部地區沿江沿邊聯動,推動東、中、西部更好地均衡協同發展。

  這一建議,無疑是近年來西部地區提出的衆多經濟圈或者城市群概念的一個亮點。早在2009年,重慶提出“西三角”經濟圈概念,其核心內容是重慶經濟圈、成都經濟圈和以西安為中心的關中城市群,聯合共同打造中國第四增長極。

  彼時,這一概念也曾受到西安等地的重視,重慶市發改委與陝西省發改委還簽署了《關於共同打造“西三角”經濟區的工作協議》,這標志著陝渝共同打造“西三角”經濟區的工作機制正式建立。然而,“西三角”的進展並不順利。近年來,重慶則提出了打造“成渝城市群”等概念。

  2015年,唐良智提出菱形經濟圈之后, “經濟圈”的概念依然停留在概念上。2017年1月,已經升任成都市委書記的唐良智對於成都打造國家中心城市(2016年4月,中央實施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提出成都要以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為目標)進行了闡述。他認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成都的奮鬥目標就是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他認為,成都要打破“攤大餅式”“走廊式”發展模式,推動城市空間形態從單中心向雙中心、從圈層狀向網絡化戰略轉型。他表示,區域層面,成都將重點推動成渝西昆貴“鑽石經濟圈”聯動發展、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提升成都平原城市群同城化發展水平,形成大都市區格局。顯然,此時唐良智曾經提出的成渝西昆經濟圈已經升級為成渝西昆貴“鑽石經濟圈”,加上一個貴陽。

  2017年3月,唐良智調任重慶擔任市委副書記。《中國經營報》記者在與重慶較高層級官員交流中,相關接觸過唐良智的官員認為唐良智屬於敢作敢為的官員。去年下半年,唐良智在調研旅遊産業時,有關官員曾經彙報重慶是世界溫泉之都,溫泉資源豐富之類。唐良智聽取彙報之后,頗為不滿地表示,我在武漢的時候都沒有聽说重慶是什麼溫泉之都。

  《中國經營報》記者也曾經對重慶溫泉資源進行過調研了解到,擁有豐富溫泉資源的重慶並沒有利用好,甚至個別國資企業拿到重要的溫泉資源並沒有達到效果。一個典型的案例就是建於民國時期的北溫泉公園,曾經是平民百姓的樂園,最終公園規劃被改變,千年古寺溫泉寺廟也不得不與地産商投資的高級洗浴中心相鄰。

  唐良智在武漢任職時期,曾經與阮成發一同推進了治庸問責工作。一位重慶官員在與記者的交流中也曾痛惜,這些年重慶遭遇了頗多波折,希望真正為百姓辦事的官員為重慶發展出力。

  記者了解到,重慶目前已經擬定了雄心勃勃的高鐵發展方案,從2018年起至2020年,重慶市將開工建設渝湘、渝昆、渝西、蘭渝、成渝中線、渝漢等6條約1400公里高鐵。通過高鐵的加速建設,重慶將實現重慶至成都1小時到達,至貴陽2小時以內到達,至西安、昆明、武漢、長沙4小時到達。

  顯然,高鐵的“連結”,讓唐良智曾經提出的成渝西昆貴“鑽石經濟圈”中的5座城市,都處於了4小時高鐵圈以內。重慶與武漢、長沙的聯繫,也會在未來進一步加深。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重慶又會提出怎樣的方案,值得期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