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任澤平:吸取2015年股市教訓 防止監管疊加和監管競賽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2月13日 21:25   北京新浪網

  任澤平:中國經濟站在新周期起點,2018年L型築底,中央頂層設計政策清晰“一一五三”(中國國際商會理事會會議演講)

  來源:澤平宏觀 任澤平 

  剛剛,他來了!

  2月2日,他受邀出席中國國際商會理事會會議暨商會大講堂,為大家奉獻了一場精彩的專題演講,關於2018年經濟趨勢,關於經濟新周期,娓娓道來,聽者雲集,場面火爆。

  以下為演講實錄:

  新時代 新周期

  ——2018年宏觀展望

  尊敬的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很高興參加今天的活動,給大家報告一下我們對新的一年中國經濟政策和關於大類資産的粗淺看法,供大家參考。

  我報告的題目叫《新時代 新周期——2018年宏觀展望》,為什麼用這樣一個題目呢?大家知道這次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在2017年初的時候,當時我所帶領的團隊在國內最早提出中國經濟正站在新周期的起點上,應該说這可能是2017年宏觀經濟分歧最大的判斷,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當然媒體渲染成論戰,其實業內交流學習是很好的事情。

  2017年初我們提出戰略看多中國經濟,中國經濟正在站在新周期的起點上。而這個判斷其實在2017年初並沒有得到大多數業界同仁的認可,當時很多搞宏觀經濟分析的經濟學家其實對中國經濟是悲觀的。這跟去年底、今年初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大家可以明顯地看到過去一年中國經濟數據超預期。比如说2016年GDP增速是6.7%, 2017年止住下滑回升,GDP增速是6.9%,這是2010年之后首次出現觸底回升,為什麼?

  而且看中國的大類資産,股市是強的,尤其是有基本面的,債市是跌的,2016年底、2017年初很多人看空人民幣匯率,結果人民幣匯率超級走強,整個大類資産都是往中國經濟的新周期在交易。

  中國經濟為什麼站在新周期的起點上。這個判斷其實是有歷史淵源的,2010年我還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服務的時候,當時我們的團隊在國內提出了一個判斷,其實我們每個判斷之前都做了大量的基礎性的研究。當時的判斷是什麼呢?在2010年,大家知道中國經濟增速出現下滑,市場上對於那一輪的經濟下滑有兩種解釋,一類觀點是中國還能夠高增長,所以面對中國經濟下滑繼續刺激就行了。比如大家耳熟能詳的,有些經濟學家講中國未來二十年還可以增長8%,這是非常流行的觀點,建議就是需求的刺激。另一派以我們為代表的,中國經濟可能永遠告別了高增長的時代,中國經濟要增長階段轉化。所以面對這一輪下滑我們要大力推動改革,這是在2010年一直到2012、2013年宏觀經濟領域爭論最大的一個討論,就是怎麼看待當時中國經濟的下滑。后來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主政之后用了我們這個判斷,三期疊加增速換擋期就是我們團隊很重要的研究成果。

  2014年我下海以后,我提出一個觀點“5000點不是夢”,看多A股。到2015年下半年我提出過一個觀點,中國經濟已經相當接近底部,經過連續六年的下滑,未來相當長的時間中國經濟應該是L型。2010-2018年中國經濟應該是L型的觸底。后來L型的判斷被后來的經濟走勢所驗證。大家看2016年、2017年經濟走的確實非常平。在2017年又進一步提出中國經濟正站在新周期的起點上,這是我們對於過去的觀點的一個回顧。

  如果往后面看,對於2018年、2019年中國經濟怎麼看?開門見山講觀點,我的觀點一直非常鮮明。我認為2018年經濟還是L型,向上和向下的力量都有,總的是走平的,2018年處在L型的築底期和調整期,與重回衰退的過度悲觀論和馬上復甦的過度樂觀論不同。向下的力量來自於哪裏?比如说現在的財政清理整頓對基建肯定是有拖累的,我們的金融監管以及金融去槓桿對有關的融資和投資也會産生收縮效應。還有房地産調控,我認為今年銷售會出現比較明顯的下滑,負增長應該是不奇怪的。還有一個小幅的去庫存,因為2016年-2017年是加庫存,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從2017年下半年我們開始進入一個小幅的去庫存。當然還有向上的力量,總的還是走平的。向上的力量來自哪裏呢?向上的力量我認為一個是來自於貿易,大家看到世界經濟在復甦,歐美的PMI指數都在創新高。所以你看2017年中國出口增長了7.9%,2015年、2016年中國出口是明顯負增長,你會看到整個世界經濟都在觸底復甦,美國、歐洲、印度、日本,部分其他新興經濟體。所以说中國外部的貿易環境出現了改變。這是向上力量的第一個。第二個向上的力量來自中國新一輪的産能投資。現在企業的盈利和資産負債表逐漸恢復,尤其是龍頭企業,在連續三年恢復以后,我懷疑到2018年晚些時間、到2019年大家會看到新一輪産能投資的崛起。但未來這些産能投資不是落后産能的,而是中央講的高質量相關的,新經濟、新科技。再加上大家知道從2016年9.30房地産調控到2018年年底二年,房地産調控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基本接近尾聲。還有金融監管、財政清理整頓第一年一定是衝擊最大的,后面是衰減了。

  到2019年你會看到新一輪補庫存周期、新一輪的産能周期、房地産周期疊加,中國經濟會突破L型的一橫向上,未來中國經濟是一個什麼樣的增長圖景呢?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毫無疑問在過去四十年中國創造了一個奇跡,這個奇跡有多大呢?我原來一位老領導跟我講,中國干的這件事情是史無前例。美國3.2億人,歐洲是5.1億人,日本是1.3億人,德國是8000萬,我們旁邊的韓國號稱世界第八經濟體5000萬人,中國是14億人,一個超大型經濟體保持高速增長三十多年這不就是奇跡,人類歷史上哪有這麼大型的經濟體保持這麼高速的增長。中國不僅創造了經濟增長的奇跡,而且創造了文明的奇跡。什麼叫文明?就是農民進入到城市享受到現代文明。改革開放之初我們城鎮化率只有17.9%,現在我們的城鎮化率是58.5%,我們進入城市的 人口規模基本上相當於整個歐洲人口,再造一個歐洲。所以這絶對是史詩般的成就。

  未來是一個什麼概念呢?過去在三十多年將近四十年,我們基上是一個高速增長。我們的測算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是一個節點,1978-2008年,中國年均增長9.8%。從2008年金融危機,2009年刺激上去增速換擋下去,2010年以后到2015年一直在換檔,2018年開始觸底,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圖景是什麼概念?中國未來5-10年的增長大致是5-6%之間。過去好的時候是12%、14%,低的時候在8%以下。以前我們老是保8%,就是這個概念,8%是我們的底線。現在中國經濟新的增長平台是5%-6%,高的時候是7%-8%,到了8%之后經濟會過熱。高的時候是7%-8%,低的時候是4%-5%,德國、日本、韓國增速換擋期跟我們相近。還有沒成功的,世行講的很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國人均GDP是八千多美元,發達國家是一萬二千多一點,我們正好處在這樣一個門檻。所以表面是增速換擋,實質是中國動力的轉換。所以说大家可以看到十九大報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高質量發展,是完全契合時代的主題。這是我對中國經濟大致的描述。

  現在中央的政策是什麼?因為我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工作了五年,后來到市場金融機構服務,主要是研究金融市場。新時代中央政策的頂層設計路線圖非常清楚,概括起來是“一一五三”,一個要求高質量發展,一條主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去産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三大攻堅戰,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扶貧、污染防治。我認為我們的頂層設計的戰略已經非常清楚了,就是“一一五三”。再加上現在跟以前就是執行力的不同,有一個好的制度執行不下去也白搭。我們以前寫檔案的時候經常叫政令不出中南海,現在隨着整頓吏治思想的統一,這個執行力跟以前確實不一樣了。比如说去産能,在2015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五大任務,去産能是放在五大任務之首,2016年有多少人想到如此的産能過剩在一二年就能夠基本解決呢?我相信當時相信的人不會太多,現在我跟海外的很多經濟學家,包括投資者交流,對中國看好的其實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的人看好中國經濟,咱們不是關起門來在這兒講,我以前研究中國經濟的時候也發現面臨很多的困難,但是我覺得現在中國做對了三件事情,導致了全球對我們的看法發生改變。第一找到的中國經濟問題的癥結。第二找到了正確的解決方案,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前面说的“一一五三”。更重要的是具備了堅決的執行力。大家記得總書記講“抓鐵有痕、踏石留印”,去産能達到了,還有去庫存效果也非常明顯。未來的三大攻堅戰,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的未來三年三大攻堅戰,防範風險、精準扶貧、污染防治。我認為大家對這個執行力和理解應該按照去産能和去庫存的力度來理解。防範風險不要抱有任何的僥倖。污染防治,去年、前年说要還北京一片藍天,很多人持觀望的態度,大家看今天的北京天怎麼樣。我前天看到一個數據,在全國排名中北京的PM2.5竟然已經上升到第8位,當然有老天幫忙,既有天時地利也有人和。

  對於我們每個人,包括國外投資者、國內投資者要做什麼呢?就是去理解新時代、順應新時代,根據新時代的要求來調整自己。因為大方向是對的。這就是時代的力量。

  二、講一下邏輯

  講講中國的需求,大家可以看到,過去經濟的整個表現經過連續的下滑,終於在2016年觸底,2017年略有回升,2018年會繼續觸底。我最近發現認可新周期觀點的人越來越多,比如说國內的各大論壇主題在去年底、今年初用新的很多,用新周期的也很多。

  很多人問我任博士提出經濟新周期,能不能用一句話來概括,究竟什麼是新周期?什麼帶來了中國經濟的新周期?我想從經濟層面如果概括為一句話,新周期就是世界經濟在復甦,中國在去産能。世界經濟復甦,外部的需求在改善;中國在去産能,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産能提供方,供求關係得到緩解,因為供求關係的緩解才看到了價格上漲和企業盈利能力的改善。所以是新周期。

  我們先來看世界經濟在復甦。大家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美國率先復甦,2009年我們是刺激,不叫復甦。當時我印象當中中國GDP34萬億的規模,2009年我們放了9.6萬億的信貸。現在是83萬億的GDP,放了13.5萬億的信貸。你就可以知道,2009年的刺激力度。2009年是刺激上去的,不是正常的復甦。

  美國是率先復甦,當時也是金融危機的正源。簡單來講,為什麼美國率先擺脫了低谷,我認為跟他當時的政策是有關係的。2008年金融危機是一個什麼危機呢?簡單來講是美國的次貸危機,就是美國的那些不具備購房條件的流浪漢、一些金融機構忽悠他買了房,通過資産證券化賣給全球。因為他沒有能力還款,房價一跌就成為負資産,叫有毒資産,因為底層資産不好。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美國的金融部門,以及居民部門的資産負債表被大幅度的破壞,所以美國率先推出QE和零利率,零利率就是把資産買過來,刺激股市、房市的上漲。而且很幸運地是,美國的科技巨頭沒有參與到上一次的投機當中,所以在2012年以后美國率先復甦。

  當然關於一輪的全球經濟復甦,其實在國內有兩種分歧,有人認為這一輪世界經濟復甦是中國帶來的。另一類是包括我在內的,這一輪的世界經濟復甦有它的自身邏輯,我們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自菲薄。美國占全球GDP比重是23%,中國占16%。美國第一,中國第二,當然第三離我們很遠,現在是大象的時代,日本是5%多。現在真的是是G2的時代。在貢獻方面,這幾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一般是30%左右,去年我們也貢獻了30%多,中美GDP增量加起來占全球經濟增量的40%-50%。世界離開中國很多議題就無法達成。我相信在座的諸位“走出去”深刻地感受到中國崛起所帶來的巨大的影響力。比如说前段時候受外事部門的邀請去德國,跟他們座談工業4.0,因為中國的製造2025也是向德國的工業4.0學習,包括總書記也非常重視發展實體經濟,尤其是在十九大報告裏面提出。

  我們去的時候發現其實德國對我們的看法是非常糾結的,因為他們以前印象當中中國的製造就是中低端製造,但是我跟大家说一件事情,德國工業4.0的一家旗艦企業叫庫卡被中國企業給收了。你再看新經濟,全球最好的互聯網經濟不在美國,就是在中國。歐洲因為工會各方面的力量在新經濟這塊離我們差得很遠。

  所以说,這一輪世界經濟復甦我們來看,其實還是美國自身的資産負債表的修復。然后到了歐洲,因為歐洲是一個貨幣聯盟而不是財政聯盟,所以他的決策機制就非常滯后,所以他爆發了歐債危機,又爆發銀行危機,一直到2015年1月份才推出QE和負利率,到2016年下半年歐洲經濟走出來了。美國和歐洲作為世界说最大的兩個發達經濟體,先后從底部走出去,對中國的外部環境得到明顯的改善。比如说中國的出口,2017年中國出口增長了7.9%,2016年、2015年都是負增長,所以中國的貿易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但是這裏又有一個問題,很多人會問為什麼這一輪中國經濟的新周期滯后於全球的,尤其是美國和歐洲新的周期,尤其是美國的。為什麼美國2012年復甦,中國一直推遲到現在?我講這裏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們的研究結論是因為2009年美國採取的是寬貨幣嚴監管,所以他並沒有在通過加槓桿,避免金融自由化導致金融結構的脆弱性,它跟2000年以后是不一樣的,所以這一輪美國復甦時候美股持續時間在美國牛市排第二位,再過一年美國的復甦和每股的牛市將排在第一位的。中國在這個問題上走了彎路,中國簡單來講出清是滯后的,而且我們在金融監管放鬆和金融自由化上走了彎路。2009年4萬億刺激以后,大量的需求、項目需求出來以后,2010年我們擔心過熱所以調控。調控是什麼概念呢?就是把很多的融資需求通過監管的方式不能得以滿足,這時候又疊加什麼呢?到2012年中國開始推動金融自由化。大量不符合監管要求的融資需求被擠到了我們的影子體系。所以,從2012年以后看銀行的理財快速的飆升到現在將近30萬億,大量的通道業務開始崛起,所謂的通道三劍客信托、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都到了幾十萬億的規模,都是這幾年發展起來的。為什麼我們的發展起來一個龐大的影子銀行體系呢?因為它對接就是原來不符合監管需要的這些融資需求,比如说地方融資平台、産能過剩行業、一些不符合政策導向的産業。

  這裏帶來了一些問題,一方面是積累了風險,因為它有的底層資産不是太好,所以層層嵌套,加槓桿,期限錯配、信用下沉。這是一類風險。另一類是什麼呢?它延緩了我們的出清,延緩了市場的自發出清,中國的國有企業包括地方融資平台帶有剛性兌付、隱性擔保無法完成市場自發的出清,所以才有2015年12月份以后中央動用行政手段開始去産能,有這樣一個過程。其實這都是一個問題,金融問題、財政問題,包括中國國有企業的改革問題,地方的預算軟約束問題,就是有激勵無約束問題,其實都是關聯的,都需要深化改革來解決,不通過深化改革來解決一定會再出現反彈。

  這是這一輪中國新周期滯后美國新周期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現在回到貨幣的中性和嚴監管這是對的,讓中國的L型和新周期走得更加持續,簡單來说就是把風險化解,把水分擠掉,但是在金融去槓桿和有效控制槓桿中要注意節奏及方式方法,一定要吸取2015年股市的經驗教訓,防止監管疊加和監管競賽,要適當採取行政和市場化的方式相結合。

  這是對世界經濟的一個看法,總的來说世界經濟這一輪的復甦是可以持續。當然也是挑戰。

  第二講講國內經濟。其實很多人一開始願意談投資,因為在很多人印象當中,尤其是海外的這些經濟學家他們仍然認為中國是投資主導、工業為主的一個經濟體。我們來看看真實的情況是什麼?現在大家看到中國的服務業(詳見PPT),第三産業增加值已經超過了第二産業,已經步入一個以消費為主的發展階段。而且這個趨勢還在上升,中國正在步入到一個以消費為主的經濟體,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體,而且這個趨勢只是剛剛開始。

  再看右邊的圖,2017年的投資增長7.2%,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長10.2%,而且很多新興消費都有以百分之幾十的增長,信息消費、互聯網方面的消費。所以這是需要大家留意的一個特點,中國正在步入一個以消費為主的發展階段。概括來说消費升級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溫飽問題,80年代;第二是耐用品,90年代,所謂三大件;2000年是住車消費升級,買車買房。如果是有車有房以后肯定是買健康、買快樂,所以跟此相關的消費都出現了井噴,比如说電影票房,以前一個電影能破一個億就不得了,現在動不就動10個億、幾十個億。還有大家買健康,80、90年代男同志都是挺着將軍肚,覺得很體面,為什麼呢?因為改革開放以后終於吃上肉了,生活條件很好、很體面。現在朋友圈都在曬健身、曬跑馬拉松,都在追求不油膩的生活,我們到了這樣一個發展階段。所以中國有14億的龐大市場,這個市場正在進入到一個消費主導的發展階段,這裏醞釀著巨大的投資機會。

  我經常被別人問到一個問題,就是對海外資産怎麼看,要不要買美元資産,明確地告訴大家,我認為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中國。美國3.2億,整個歐盟5.1億人,中國有14億人,全球70多億人口。而且中國經濟以每年6%以上的速度在增長,美國是2%、歐洲是2%,日本1%,所以最好的投資機會一定在中國,人民幣雖然有波動,只要大的方向不要犯錯,人民幣將是強勢資産。匯率就是兩國貨幣的比價,願意拿美元資産還是人民幣資産,是這兩類資産帶來的回報率不一樣,所以才會在兩種貨幣之間選擇。毫無疑問,人民幣肯定是強勢資産。2018年中國消費增速繼續跑贏投資沒有任何問題。

  2018年中國房地産銷售會大幅回落,但是投資不差。為什麼地産投資不差呢?大家看到左邊圖是商品房的待售面積處在2000年以后來的新低,就是這輪的去庫存是2000年最徹底也是最充分的一次,说明未來有補庫存的需求,同時對於熱點城市,尤其是産業導入的城市需要增加供地,如果不增加后面會有壓力。2017年,住建部、國土部聯繫發文要求各地要根據商品房庫存供地。

  2018、2019年最大的變數是來自中國的産能投資,大家可以看這兩上圖,中國的製造業投資呈現非常低的增長,但是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盈利增速是20%,在過去這些年一方面企業盈利大幅增加,但是竟然企業不擴大生産。我認為是不可持續的,短期跟政策和銀行的貸款不讓流入這些領域有關。

  我認為隨着連續三年企業盈利改善,資産負債表的修復,到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將出現新一輪産能崛起,但不是傳統落后産能的復産擴張,而是具有新時代、新經濟、高質量的內涵,應該是在別的領域釋放出來。

  中國的産能去化是非常明顯的,其實過去這些年市場自發去産能也取得了一些成效,尤其是2015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后,我們的去産能效果更加明顯,。我們看到這些産業,水泥、挖掘機、商貿、造紙、價廉、互聯網,行業集中度在大幅度的提升。過去一年在很多行業進入一個剩者為王,強者更強的時代。A股就非常明顯,過去選對了行業和個股就在牛市裏面,選錯了就在熊市裏面,是結構性牛市和結構性熊市並存的。

  講講政策,這次十九大報告非常振奮人心,十九大報告應該從哪個點上切入來學習?我想從一個從事宏觀經濟研究的角度來講一下我們的學習心得體會,我覺得學習十九大報告應該從這句話切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認為這句話是整個報告的提綱挈領部分。這是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前一年,我們對重大判斷首次進行了調整。以前小平同志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和落后生産力之間的矛盾。就是過去三十多年,咱們發展就是為了解決這個社會主要矛盾,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所有的戰略圍繞這個中心來。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以后,到今天四十周年,我們首次做了重大調整,就是人民增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不再簡單是一個物質文化需求,什麼是美好生活需求呢?這裏講了很多,不僅對物質文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還有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環境,污染防治;公平,先富帶動后富、精準扶貧;安全,化解風險,國防。正是我們有了重大戰略認識的調整,我們才會對我們經濟工作的思路,我們的戰略部署作出了調整。

  重點講現代化經濟體系,因為我們有新的認識、新的時代,所以有了新的發展理念。前兩天政治局會議集體學習,就是學習現代化經濟體系。我想現代化經濟體系這裏面講了一段,我國經濟已經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就是過去四十年,主要的目標是為了滿足物質文化的需要,追求高速增長。現在我們追求高質量發展,我們在2015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2016年、2017年都做了這方面的部署。后面大致分為幾點:第一個叫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它隨着發展階段,包括任務完成,重心也會有所變化,比如说去産能去庫存是過去二年完成效果比較好的。所以對於2017年、2018年政策重心逐步轉向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一個高頻詞彙,就是“發展實體經濟,建設製造業強國,加快發展先進製造業,培育若幹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群”,而不是以前搞了一些影子體系,以錢炒錢,現在是要扎紮實實地發展實體經濟,發展先進製造業,培育若幹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群。因為你要發展先進製造業、發展新經濟、現代服務業,肯定需要建設創新性國家。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原來叫美麗鄉村,以后鄉村不僅要美麗,鄉村還要振興。

  區域協調發展。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調發展,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

  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這裏有一個新的提法推動國有資本做優做大,以前是國有企業,這也是代表了一些新的思路。

  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支柱的框架,包括建立現代財稅體系,推動全面開放的新格局。

  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加強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制度。現在很多部門都在研究長效機制,因為總書記提出來,1998年房改以后,我們對房地産的屬性更多是商品屬性,1998年是新的經濟增長點。現在要回歸它的居住屬性,回歸居住屬性要建立長效機制,推進住房制度改革。這個長效機制包括長效的土地機制、長效的金融機制、長效的財稅機制,它其實是一系列的配套,比如说過去我們的整個金融體制是跟商品房的商品屬性是配套的。未來我們搞租賃,現在的金融體制和大力發展租賃房是不配套,必須要突破,如果不突破現在房企是沒有法搞,因為現在土地成本高、融資成本也高,租金回報率低,周期很長,資産證券化搞REITs又沒減免稅措施,我認為長效機制要做很多改革突破,包括怎麼建立政策性機構來進行配套,包括一系列財稅政策的配套。

  再重點講一下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確定發展思路、制定經濟政策、實施宏觀調控的根本要求。就是我剛才給大家彙報的,我們的理解,未來我們的公共政策頂層設計的戰略已經是越來越清楚了,就是“一一五三”,一個是一個要求,高質量發展,因為是新時代,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由物質文化需求變成了美好生活需求。第二個“一”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條主綫,總書記講的對我們的經濟形勢會保持定力,我們預測2018年經濟增速會比2017年會略微回調一下,2017年6.9%,2018年可能會回到6.7%,但是貨幣政策不會放鬆,還會堅定地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是三大攻堅戰,包括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剛才給大家大致做了一個闡述,為什麼要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而且大家留意,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是未來三年三大攻堅戰之首,大家要好好的領會。

  為什麼要把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放在三大攻堅戰之首,我覺得這個決心是非常大的。去通道、去槓桿、去鏈條,對於同業、理財、委外、表外業務進行大規模的清理,我個人的看法有些金融機構不能抱有僥倖心理,然后讓回歸實體經濟、服務實體經濟。我認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將會深刻地改變我們的金融格局。我們過去很多依靠加槓桿、做通道做上去的很多業務恐怕都會面臨大面積的收縮。比如说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信托、通道業務,我認為會大面積的收縮,銀行的理財、表外業務,我也認為會出現比較明顯的萎縮,這些機構要回歸服務實體企業,提高主動管理能力、提高投研能力。但是有些金融機構我認為是受益的,比如说服務實體經濟的銀行,比如公募基金、私募、PE行業。

  比方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資管新規要打破剛兌,比如说老百姓去買銀行的理財,現在告訴你打破剛兌不兜底了,有可能會跌破凈值,你還會買銀行的理財麼?以前買銀行的理財是對存款的替代,因為存款利率太低了,買理財又給保底,雖然收益率不高。現在告訴你理財沒有剛性兌付、沒有兜底還會不會買?如果不買理財,理財的規模是30萬億,理財可能會大幅度下降,通過理財的委外業務就有可能下降。他們會配到哪裏,就是非標債權。非標債權它的流動性是比較差,存在期限錯配。未來會怎麼辦呢?未來無非銀行自己搞資管公司,這是一類。第二是加強主動管理能力,表外、委外回表,回到貸款業務要加大資本金的消耗,這些銀行、理財需要大量的補足資本金。我覺得這都是新的挑戰。還有一種可能,如果大家都不買理財,去買主動能力強的産品,比如说公募基金,你會發現最近價值投資有關的公募産品賣得非常好。所以公募基金是受益,當然還有PE私募。新時代的四大發明中,共享單車等一開始是風投投出來的,一開始都無法通過銀行獲得投資,這都是受益的行業。包括精準扶貧,污染防治,今年中央講的三大攻堅戰,我們認為有堅定的信心攻堅克難,取得攻堅戰的勝利。

  這是今天給大家報告的主要內容。

  女士們、先生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中國經濟正站在新周期的起點上,我們深信市場經濟的理念已經在這個國家扎根,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展現了推動改革的勇氣和決心。展望未來,我們深信經過改革轉型洗禮后的中國經濟前景將更加光明。

  謝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640.4492
+39.1800
NASDAQ7013.5104
+31.5460
S&P 5002662.9399
+6.94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