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稻葵談房地産市場:房價一年漲20%到30%難再現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13日 13:13   新京報

3月10日,鐵道大廈,全國政協委員李稻葵接受媒體採訪。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3月10日,鐵道大廈,全國政協委員李稻葵接受媒體採訪。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接受新京報專訪

  增加租賃房用地供給可緩解房價壓力

  昨日,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

  在談到金融機構改革時,李稻葵说,金融監管通過合併的形式更加統一,人民銀行對保險和銀行監管的權力以及人民銀行設立規章制度的能力都得到了加強。就我國目前的房地産市場情況,他表示,一綫城市增加了租賃房用地的供給,一定程度緩解了房價上漲的壓力。

  談委員履職

  政協委員要為群衆利益和社會發展呼籲

  新京報:這是你第幾次擔任全國政協委員,今年有哪些提案?

  李稻葵:這是我第三次擔任全國政協委員,今年一共有三個提案。一個提案關於個稅改革,我做了很多調研和跨國研究。第二個提案關於統一中國債券市場,目前我國缺乏一個統一的國債市場,不利於整體金融體系的健全和發展。同時,現行國債市場分成了銀行間交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銀行間市場是由銀行以及相關金融機構參與,而交易所市場的許多業務是商業銀行不能參與的,這就增加了交易成本,減少了國債市場的流動性,阻礙了國債市場的發展。第三個提案是建議將摩托車(包括電動摩托車)這樣的兩輪車統一納入四輪車的管理體制,目前很多城市對兩輪車的管理存在“一刀切”現象。

  新京報:為什麼會關注兩輪車的問題?

  李稻葵:關於這個問題我自己有着切身體會。從大的方面講,現在全國有上百個城市實行限制摩托車的政策,摩托車産業嚴重萎縮,從過去一年銷售3000萬輛,萎縮到年銷量不到2000萬輛,目前摩托車主要銷向農村,不利於摩托車産業的高端升級。此外,因為“限摩”導致很多人選擇不需要上牌的電動自行車和電動摩托車,這樣會更加難以管理,容易造成更多交通事故。

  新京報:你如何理解政協委員的職責?

  李稻葵:政協委員最根本的職責是為群衆的利益和社會發展呼籲。雖然政協委員不能在重大問題上投票或者直接參與決策,但是可以通過自身的影響力,使政府、公衆關注到一些問題。

  談房地産市場

  房價一年漲20%到30%現象難以再現

  新京報:在你看來,目前房地産市場的情況是怎樣的?

  李稻葵:目前全國的房地産市場仍然是不統一的,各有各的走勢、行情。總體來看,一綫城市有房價上漲的壓力,這個壓力比三四年前要低很多,這是因為一綫城市開始鼓勵租賃房業務,租售並舉、租售同權。以北京為例,增加了租賃房用地的供給,所以房價上漲的壓力比過去要低一點。

  房地産市場問題的根源在於很多城市土地供應不足,這就導致房價上漲,而房價上漲之后又逐漸形成了一個“房價必漲”的心理預期,土地供給不足和“房價必漲”的心理預期互為推動,形成了房地産市場發展的怪圈。

  如何解決這一問題?通過發展租賃市場,把一部分土地放到租賃市場中去,增加土地供給,試圖改變預期。

  新京報:租賃政策可以緩解房價上漲的壓力嗎?

  李稻葵:可以這樣理解,但現在還言之過早。從方向上看,租賃政策可以緩解房價上漲的壓力,但是很難預測房價增長態勢在什麼時候出現逆轉。這是因為房價上漲與否,相當程度上與預期有關,如果再過10年、15年,那時的年輕人認為租房很酷、買房很傻,再有一個穩定的租賃市場平台,房價就有可能回調。但也要意識到,經濟學是要與成千上萬的心理做博弈,所以很難真正看清楚未來的情況,只能做方向性的預測。

  新京報:前段時間,你曾談到中國房地産市場的“拐點”已到,怎麼理解這個問題?

  李稻葵:“拐點”指的是房價不像以前那樣單邊上漲,一年漲20%到30%這樣的現象恐怕不會再現了。當然,下跌也很難看到。

  如何看待短期房價走勢?一定要區別看待。目前,一綫城市土地供給不足,但很多年輕人來這裏尋求職業發展機遇,想要安家落戶,一綫城市的房價仍然有上漲壓力。二綫城市則出現分化,具體要看土地供給、城市發展態勢。三綫城市又分為兩類,一類是準二綫城市,地理位置、氣候條件、交通等情況好,人口多於1000萬,這些城市的房價還是要漲;其他的三四綫城市,因為人口在向準二綫城市聚集,估計上漲的后勁不足。

  談金融機構改革

  銀保合併將加快企業推出産品速度

  新京報:你怎麼看待金融機構改革方案?

  李稻葵:金融監管通過合併的形式更加統一,人民銀行對保險和銀行監管的權力加強,人民銀行設立規章制度的能力加強。同時保監會跟銀監會合併,在銀行和保險越來越同步化的情況下,大量銀行同時擁有保險公司,銀行跟保險公司業務混態性質很強,銀保機構的控制權集中。所以把這兩個合在一塊,是有道理的。

  新京報:銀保合併的目的是什麼?分業監管是否已不適應當下情況?

  李稻葵:原則上我同意這個说法,現在金融是混業經營,所以監管必須要混在一塊,統一起來,而不能各管各的。由於分業監管,導致一些混業經營的交界處監管不到位,比如说,保險公司歲末年初要發“開門紅”保險産品,實際上是理財産品,保險公司動員自己的經紀人、代理人,幾十億、上百億元地發售這些本質上的理財産品,這是銀行的業務。但保監會以前監管不夠,銀監會又管不着,形成監管空白。銀保合併后,就可以來監督這個事情,起到防範金融風險,規範經營的效果,在風險沒有發生之前,就把它消滅於萌芽之中。

  新京報:銀保合併對行業有什麼影響?

  李稻葵:會縮短企業推出合理的、符合市場需求的産品時間。比如保險公司要發理財産品,保監會不敢批,銀監會管不着,現在就可以加快推出。確實符合市場需求的産品,就可以合規推出。以前監管責任確認困難,現在銀保合併監管責任明確。

  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