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民日報調查:企業為上市時利潤報表好看壓縮研發投入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18:24   新華網

  創新的“血脈”暢通嗎(關注·企業創新,還有多少“制度藩籬”④·資金篇)

  ——對3省6市121家企業創新情況的調查

  本報記者

  來源:人民日報

  日前,本報記者對四川省的成都、綿陽,河南省的鄭州、洛陽和浙江省的杭州、寧波這3省6市121家企業進行調查時發現,企業融資渠道不暢,已成為制約企業創新的一大“攔路虎”。

  不少科技企業的創始人對記者表示,創新當中最缺的是錢,不少企業都死在了資金上。還有企業家提到,資金瓶頸一直讓民營科技企業備受困擾,尤其是小的民企,靠無形資産或智慧財產權去銀行貸款,有時比“過蜀道”還要難。

  輕資産的創新企業申請貸款時往往缺少抵押物

  一些銀行到企業只看“三表”——電錶、水錶、財務報表

  ■“‘科技貸’我們剛剛辦過,原本以為股權、智慧財產權抵押就可以,沒想到還是要抵押房子!”

  河南省洛陽市北航科技園內以中小企業為主,多是電子信息、軟件企業。該園區副總經理左俊生告訴記者,這些企業大多是輕資産,在創新中經常遇到資金難題,但去銀行貸款往往要求有抵押。比如,園區內一家軟件企業,已和洛陽市公安系統合作開發監測系統。由於前期資金緊張,需要二三十萬元,找了3家銀行貸款,但拿着訂單去也貸不出來,銀行還是要求拿房産做抵押。銀行也建議企業法人可以試着申請信用卡分期貸款,但法人個人不願意承擔公司債務,這事就只能一直拖着。

  鄭州奧特科技有限公司技術副總經理李建華说,創新企業起步時,對資金非常渴望,但沒有固定資産銀行就是不讓貸。奧特創業之初,幾個合伙人只能從老家找人300元、500元地借,如果做不起來真沒法交代。這也給創業者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

  鄭州一家科技企業的創始人说,一些銀行说得很好聽,但只要沒有東西抵押就不給貸款。“我身邊不少在新三板上市的企業,都有過企業法人用房産做抵押的經歷。”這位創始人说。

  目前,一些銀行響應國家政策,推出了“科技貸”等扶持科技創新企業的融資形式,但在具體操作的過程中,仍存在一些問題。

  “‘科技貸’我們剛剛辦過,原本以為股權、智慧財產權抵押就可以,沒想到還是要抵押房子!”鄭州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说起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年,根據省生産力促進中心的創新政策,該企業申請了“科技貸”,選擇股權加注冊權的抵押形式。結果和銀行對接時,銀行還是提出了固定資産的問題。“我們是軟件企業,有9項軟件注冊權,但是辦公樓是租的,只有3輛車,銀行说這不行。最后還是大股東把自己100萬元的房子抵押了,再加上股權、注冊權抵押,這才貸了200萬元。”

  河南華冠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梁興说:“我們是做文化創意的,擁有美術版權上千項,商標80多項,文稿設計專利和軟件製作權也有幾十項,但這些都屬於無形資産,在銀行是貸不到款的。我們迫切希望國家能夠健全智慧財產權評估評價體系,讓創新産品真正體現出價值。”

  成都泰聚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也说,國家鼓勵創新,鼓勵輕資産企業的發展,但是企業靠輕資産去銀行貸款,往往被看成“一文不值”。

  “現有專門為科技型企業服務的銀行太少了,最多也就是科技支行。不少銀行仍然是傳統商業銀行的操作模式,到企業就看‘三表’——電錶、水錶、財務報表,可對於專利技術、新興産業等都不太了解。”浙江寧波高新區管委會一位負責人建議,可以考慮在民營經濟發達的地區設立科技銀行,完善融資機制,為科技創新企業輸血。據了解,國外創新活躍地區的銀行大多有投貸聯動功能,債轉股機制非常靈活。

  上市或準上市企業也為研發資金煩惱

  為了上市時利潤報表好看,只能壓縮研發投入

  ■“企業的研發投入受當年財務報表的限制,有種被掐着脖子做創新的感覺。”

  上市也是一種融資手段。然而,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上市或準上市企業也為研發資金煩惱。

  “上市看似打通了企業融資的通道,但為了上市時利潤報表好看,只能壓縮研發投入。”杭州某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说,公司准備上創業板,為了體現利潤,前期研發投入不得不收縮,人員也不敢多招。企業成立了一個中澳人工智能實驗室,被看作是企業發展的未來,但這兩年也不敢有太大的投入。原因是目前上市對盈利指標要求高,券商向企業要材料,需要最后一年盈利3000萬元,而且要連續兩年盈利。

  “雖然證監會不是這麼規定的,但實際操作中往往是這麼做的。券商也沒有辦法,不會因為你是高成長企業就放低指標。”這位首席執行官建議,對於高新技術企業應當有更精準的評價指標。“可否借鑒國外經驗,對於那些高增長、有潛力的科技企業,在相關指標和盈利年限上適當放寬一些?”

  “這種上市要求,甚至會逼着一些企業做低端産品,因為必須先存活先賺錢,才有可能上市”,成都海創藥業有限公司負責人说,“賣水,沒有什麼高科技含量,但有現金流;造火箭、研究藥,因為周期太長,你再好,可能也上不了市。然而,如果都這麼干,産業沒法升級,往往只能走低端路線。”

  杭州一家通信技術公司負責人對此深有同感,“我們的股東都是上市公司,企業的研發投入受當年財務報表的限制,有種被掐着脖子做創新的感覺。”

  一些在新三板上市的企業認為,新三板政策很好,但有些政策還稍顯滯后,部分政策規劃沒有落實,導致這個資本市場的一些功能沒有充分體現出來。杭州瑞德設計有限公司是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企業,最初新三板裏並沒有工業設計行業的劃分,瑞德設計上市時,幾次來回溝通,但企業到底歸屬哪一類始終搞不清,最后勉強歸為專業技術服務。

  “如今發改委把工業設計明確列入了戰略性新興産業目錄,我們很開心,總算有名分了,能拿到資本市場上去發聲、去展示了。”瑞德設計高管郭維康说,目前新三板有1萬多家企業,但和創業板相比,新三板的流動性和交易還是少。“這麼多家企業,自主創新能力都相當強,應盡快出台一些讓新三板參與者看到好前景的政策。”

  民間資金投向創新企業的熱情有待激發

  擔心投資風險和看不到好項目,導致有錢投不出去

  ■“風險投資一般要求5—7年企業上市或者找到新買家回購股份,但新藥研發企業不可能在5—7年盈利,要上市還需要連續3年盈利。”

  一邊是缺錢拿不到,另一邊則是有錢投不出去。

  在四川綿陽,一些傳統行業的企業傢具備一定資産規模,也有能力進入資本市場,但由於擔心投資風險和看不到好項目,都不敢貿然投資。綿陽首戰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認為,對創業者來说,沒有固定資産很難從銀行貸到款,激活民間資本能夠真正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但是民間投資缺少方向和規劃。政府是否可以成立專業的投融資機構,來引導民間資本有信心也有規範地進行投資。

  “風險投資一般要求5—7年企業上市或者找到新買家回購股份,但像我們這種新藥研發企業不可能在5—7年盈利,要上市還需要連續3年盈利。這對風險投資人來说也有點為難。”成都先導藥物開發有限公司某負責人说。

  杭州六和橋衆創空間董事長馬海邦表示,希望能夠通過體制機制的改革,激發民間資金投向創新企業尤其是初創型科技企業的熱情。“比如不妨借鑒國外經驗,適當減免天使投資人所獲收益的個人所得稅。”一位企業負責人認為,要讓科技創新企業得到發展,應該讓背后的投資有更合理的退出方案。

  有企業家提到,無論是政府投資,還是民間投資,資本都有逐利性,都喜歡快速得到回報,因此往往不敢把錢投到創新上。如果投入到創新上,兩年三年看不到收益,投資者很可能就會撤資。

  此外,在創新企業成長中,授信額度通常不會太高,但利息負擔往往越來越重。成都振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说,國家有沒有可能在創新資金上把資金池做大,也就是政府拿錢貼息,鼓勵大家創新。“這樣就可以解決企業創新時融資難的問題,起碼可以減少風投基金拿各種‘小鞭子’抽你的情況。”

  不少企業向記者建議,國家應盡快建立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為企業創新發展營造更好的融資環境。尤其是針對科技型企業,應有更加精細、準確的評價和監管機制。千萬別讓創新企業倒在資金這道關口上。

  (本報記者余建斌、趙永新、馮華、蔣建科、喻思孌、劉詩瑤、谷業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