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稅改減稅力度為何大打折扣?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14日 00:00   中國新聞網

作者 楊志勇(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11月2日,美國衆議院共和黨公佈了稅制改革計劃——《減稅與就業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直指減稅和就業目標。那麼這一計劃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呢?其實,這一方案無論在減稅目標,還是在經濟增長目標的實現上,都有不小的爭議。這一計劃無論與特朗普總統競選時提出的方案,還是與特朗普就任總統近百日時公佈的方案相比,減稅力度都大幅度收縮。

  以減稅為中心的稅制改革是特朗普競選總統的承諾。特朗普一直致力於減稅和簡化稅制,希望藉此恢復美國經濟活力。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近百日時,曾拋出一份仍然以減稅為中心但力度減小的稅改方案。此次衆議院共和黨所給出的稅制改革方案仍然是一份減稅方案,但減稅力度進一步收縮。和所有的議案一樣,最終能夠出台的方案往往是經過多方利益協調的方案。從刺激經濟增長的目標出發,顯然減稅力度越大效果越好。美國想鞏固全球經濟老大的地位,減稅是重要的政策選項。

  由美國稅制結構所決定,減稅的重點在所得稅。所得稅是美國聯邦政府最重要的稅種,提供了最多的收入。減稅由此入手,效果確實會較為明顯。個人所得稅是聯邦稅收收入最重要的來源。與現行稅制的10%、15%、25%、28%、33%、35%和39.6%七級超額累進稅率相比,衆議院共和黨這次給出的減稅方案將稅率檔次壓縮到四級,即12%、25%、35%和39.6%。這個方案不僅不如特朗普最初提出的10%、20%和25%的三級超額累進稅率,也不如他就職近百日所提出的10%、25%和35%。維持最高稅率不變,且最低檔的稅率從10%提高到12%,至少從稅率檔次上,個人所得稅的減稅特徵似乎表現得不是那麼明顯。但是,標準扣除和個人的兒童稅收抵免大幅度增加(從1000美元提高到1600美元),至少在結構上體現了減稅的特徵,這樣的方案更像是一個對中産階級減稅的方案。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保羅•瑞恩(Paul Ryan)宣稱,這一稅制改革方案可以讓普通的四口之家每年節約1182美元左右的稅收。衆議院共和黨方案維持退休儲蓄賬戶的稅制不變,但對州和地方財産稅扣除封頂為10000美元,按揭貸款利息支出扣除的貸款限額從100萬美元下調到50萬美元。這樣的方案會真正令中産階級滿意嗎?至少爭議會廣泛存在。

  公司所得稅的下調目標明確,就是要為美國企業間的公平競爭創造條件,提高美國在全球的競爭力。衆議院共和黨所建議的方案將公司所得稅稅率從35%下調到20%,這雖然與特朗普所建議的15%有不小的差距,但是這樣的減稅力度已經不小,這將扭轉美國在發達國家中公司稅稅負重的局面。如果這一目標能夠實現,那麼美國的稅制國際競爭力將大幅度提高,極其有利於美國資本的迴流和國際資本的流入。目前,美國的公司所得稅稅率是經濟合作和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中最高的。公司所得稅稅率的大幅度下降,是應對公司倒置(tax inversion)的有力舉措。在較高的稅率面前,一些公司將注冊地遷出美國,以降低所得稅稅負,結果是公司業務雖未真正轉移出美國,但美國稅收收入下降,此即所謂公司倒置問題。可以預見,稅率大幅下調之后,公司倒置將得到改善,從而增加美國的稅收收入。

  美國衆議院共和黨的稅制改革方案對海外利潤匯回美國一次性課稅的稅率也作了規定,非流動資産適用5%的稅率,流動資産適用12%的稅率。這同樣有助於滯留海外的美國公司將利潤匯回國內。公司所得稅方面的減稅政策與美國的再工業化鼓勵政策是一致的,將促進經濟增長,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減稅容易得到社會支持,但是稅收如果不足以保證必要的支出,那麼這就可能導致政府債台高築,最終帶來主權債務危機。特朗普從競選開始考慮的是降低個人和公司的稅負,但是從國家層面來看,公共産品和公共服務的提供離不開公共經費的保障。近一年來,美國國內關於減稅討論最多的是,減稅之后財政收入能否保證財政支出的需要。樂觀者認為,減稅會帶來增長,帶來稅基的擴大,帶來更多的稅收收入,從而促進財政收支平衡。而在上個世紀80年代,美國總統雷根就接受了供給學派的稅收政策主張,同樣力圖通過減稅促進經濟增長,通過擴大稅基,實現財政收支平衡。但是后來事實證明雷根的方案縱然有再好的經濟增長刺激願景,最終也是債台高築。

  特朗普所力推的減稅政策也因此注意到財政收支平衡問題。然而歷史的教訓讓決策者不得不謹慎考量,這也許是衆議院共和黨減稅方案大打折扣的主要原因。需要注意的是,哪怕到了今天衆議院的共和黨所公佈的稅制改革方案仍然談不上是最終方案。現實中還有衆多難題需要克服。公司所得稅減稅明確,但個人所得稅減稅前景仍然不太明朗,需要我們進一步觀察。(中新經緯APP)

  【專家簡介】楊志勇,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學術委員、財政研究室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財政稅收研究中心主任,中國財政學會副秘書長,着作有《比較財政學》、《中國財政制度改革30年》等。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衆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439.6992
+17.4900
NASDAQ6757.5953
+6.6564
S&P 5002584.8401
+2.54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