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環保稅已開始實施 記者調查稅改給企業帶來何影響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2日 15:04   中國新聞網

  環境保護稅法今年開始實施,排污費改為環保稅

  “綠色稅法”助力治污攻堅(綠色焦點)

  今年1月1日起,我國首部“綠色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開始實施,對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固體廢物和噪聲四類污染物,過去由環保部門徵收排污費,現在改為由稅務部門徵收環保稅。

  這一改變將給企業和社會帶來什麼影響?環保稅具體將怎樣徵收?徵收的准備情況如何?記者對多個地區和企業進行了廣泛調查。

  倒逼企業轉型升級

  少排污少交稅,企業節能減排動力大增

  地處魯中的萊蕪市萊城區,北部地帶是鋼鐵、化工生産工業區,南部山區則是水泥生産集結地,既是環境治理的重點地區,也是環保稅徵收的重點地區。2017年12月底,環保稅開征在即,萊蕪市地稅局萊城分局組織人員到這些重點企業摸底排查,了解企業節能減排情況。

  “2016年12月環保稅法審議通過時,我們就開始琢磨着怎麼加大節能減排力度,爭取少繳稅。”在連雲水泥有限公司,生産部經理李勇指着一排水泥磨料機組介紹说,一年來公司投入技改資金2000萬元,減少了一半排污點。同時,在現有18個排污點新上了收塵效果更好的18台大布袋除塵器,收塵效率由原來的98%提高到了99.9%。

  九羊集團公司是年産值達200億元的鋼鐵企業,也是排放大戶。“環保稅開征是為倒逼企業轉型升級,促進新舊動能轉換,這與我們的發展思路是一致的。”公司董事長許英強说,公司淘汰落后産能100萬噸,新增優特鋼産能150萬噸,同時,環保和節能設備加快上馬,確保做到與原排污費相比,少排污少繳稅。

  “環保稅確立了多排多征、少排少征、不排不征和高危多征、低危少征的正向減排激勵機制,有利於引導企業加大節能減排力度。”國家稅務總局財産和行為稅司司長蔡自力介紹,一方面,環保稅針對同一危害程度的污染因子按照排放量征稅,排放越多,征稅越多;另一方面,環保稅針對不同危害程度的污染因子設置差別化的污染當量值,實現對高危害污染因子多征稅。

  以大氣污染物為例,排放同樣數量具有較高危害性的“甲醛”,所要繳納的環保稅是普通“煙塵”的24倍。這種政策處理,有利於引導企業改進工藝,減少污染物排放,特別是減少高危污染物的排放。

  根據環境保護稅法第十三條的規定,納稅人排放應稅大氣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濃度值低於排放標準30%的,減按75%徵收環境保護稅;低於排放標準50%的,減按50%徵收環境保護稅。

  這一徵收機制,帶來企業的發展思路轉變,節能減排成為“有利可圖”的事情。

  “我們從2016年開始進行超低排放改造,2017年7月4台機組的改造全部完成,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進一步降低,每年可減少稅費成本150萬元左右。”華能煙台發電有限公司財務部主管勇雪梅说。

  隨着環保稅全面開征,一些排放大戶在對經營成本表示擔憂的同時,也對環保稅靈活的減免稅機製表示了認可。江西天行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財務科長鄧勝利對記者说:“開征環保稅將使企業短期面臨一定的壓力,但隨着企業加大節能減排力度,調整企業産業結構,推進産品轉型升級,就能夠減少稅收成本,最終實現企業和社會的共贏。”

  “從建立綠色稅收體系的要求來看,我國長期以來缺少針對污染排放、損害生態環境行為的專門稅種,這限制了稅收對污染、損害環境行為的矯正力度,弱化了稅收的生態環境保護作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開征環境保護稅,增加了政府保護環境的手段,有利於與其他保護生態環境的手段形成合力,發揮環境治理的協同效應,通過環境保護稅立法過程,也增強了社會的環境保護意識,強化了企業治污減排的責任。

  因地制宜確定稅額

  稅收全部留給地方財政,調動地方治污積極性

  除了對於環保稅徵收機制的關注,企業和社會還非常關心環保稅的具體徵收稅額。

  蔡自力向記者表示,按照制度平移原則和因地制宜的要求,環保稅在具體稅額確定上,採取了“國家定底線,地方可上浮”的動態調節機制。

  具體來说,稅法以現行大氣、水污染物排污費徵收標準作為單位稅額下限,授權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統籌考慮本地區環境承載能力、污染物排放現狀和經濟社會生態發展目標要求,“上浮適用稅額”,以滿足不同地區的環境治理實際需求。

  環保稅法規定的稅額下限為:大氣污染物每污染當量1.2元,水污染物每污染當量1.4元;稅額上限為不超過最低標準的10倍。

  各省份按照稅法授權,出台了符合本地區實際的稅額標準。以環境問題較為突出的京津冀地區為例,北京市按照10倍的上限確定了本地區適用稅額,即大氣、水污染物適用稅額分別為每污染當量12元和14元;河北省則按照最低標準的8倍,確定了環京13縣大部分水污染物的適用稅額。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按環保稅法規定上限執行的表決稿,獲得全票通過。

  遼寧、吉林、江西、陝西等省份則執行了最低標準,即每污染當量分別為1.2元和1.4元。

  江西省財政廳廳長胡強表示,採用國家規定的最低值,主要是考慮到當前江西經濟社會發展仍處於欠發達階段,有助於推動企業創新發展、轉型升級,未來可能根據本省環境質量指標以及環保稅實際徵收情況,按法律程序適當調整。

  還有一些省份採取了適中的稅額,如江蘇規定大氣和水污染物徵收稅額分別是每污染當量4.8元和5.6元,四川分別為3.9元和2.8元。雲南省規定,今年稅額為大氣污染物1.2元,水污染物1.4元;從2019年1月起,執行稅額提高到大氣污染物2.8元,水污染物3.5元。

  為促進各地保護和改善環境、增加環境保護投入,國務院決定,環境保護稅全部作為地方收入。此前,排污費徵收后實行中央和地方1∶9分成的收入劃分原則。

  “環保稅作為地方收入,能夠調動地方積極性,讓地方更有效地防控環境污染。”北京市地稅局稅收管理三處處長陸坤介紹,2016年,北京排污費收入為6.13億元,但大氣污染治理投入達165.6億元、水資源保護投入達176.6億元,遠高於排污收費金額,從高確定稅額標準,充分體現了“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有利於強化排污者責任。

  稅收執法剛性增強

  企業偷逃稅款將面臨最高5倍罸款,甚至承擔刑事責任

  從排污費到環保稅,絶不是簡單的名稱變化,而是從制度設計到具體執行的全方位轉變。

  “稅比費具有更強的剛性。”華能大連電廠環保主管王剛的第一感覺就是:違法成本提高了。

  我國法律規定,如果認定企業偷稅,稅務機關將追繳企業不繳或者少繳的稅款和滯納金,並處相應稅款50%以上5倍以下罸款,構成犯罪的,還要被追究刑事責任。“特別是對於上市公司而言,一旦有關於稅收方面的負面新聞,將嚴重影響公司股價,違反稅法的成本更高。”王剛说。

  而此前,對企業排污費謊報瞞報、拒不繳納等情況,《排污費徵收使用管理條例》僅規定了3倍以下的罸款、責令停産停業整頓等措施,在實際執行中威懾力明顯不足。

  “‘費’和‘稅’一字之差,反映出中央加快生態文明建設的決心和力度加大了。”山東省萊州市地稅局局長孫書良表示,環保稅法最大的意義在於以法律的形式確定了“污染者付費”的原則,稅務部門依據法律條款嚴格執法,多排放多繳稅成為企業生産剛性的制約因素。

  不僅如此,從“費”到“稅”的轉變,還有着巨大的制度意義。“收費與收稅都是政府的一種財政行為,但有性質上的不同,對於具有稅收性質的收費應當轉變為稅收,這有助於規範政府收入體系和優化財政收入結構。”蔡自力说。

  在稅收征管方面,排污費改環保稅后,徵收部門由環保部門改為稅務機關,由於環境監測具有相當的專業性,對於稅務部門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有時候計算一個污染物的數量,光計算公式一頁A4紙都寫不下。”逸盛大化石化有限公司安全環保處主任戰軍说。

  “環保稅以污染物為征稅對象,無法直接查賬征稅,與其他稅種有着重大差異。”蔡自力表示,污染物排放具有瞬時性、隱蔽性、流動性的特點,徵收環保稅對污染物排放監測的專業技術要求較高,離不開環保部門的配合。為此,環保稅法科學設定各方責任,確立了“稅務征管、企業申報、環保監測、信息共享、協作共治”的全新征管機制。

  2017年7月,國家稅務總局、環境保護部簽署《環境保護稅征管協作機製備忘錄》,強化部門合作,明確職責分工。財政部、稅務總局、環保部隨后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全面做好環境保護稅法實施准備工作,明確要求建立地方人民政府領導下的多部門協作機制。

  “環保稅順利開征只是邁出了第一步,下一步還要健全問題響應處理機制,及時分類分級研究處理基層落實難題和納稅人意見建議。”劉尚希建議,財稅、環保部門要持續跟蹤做好改革政策效應分析,特別是在環保稅首個申報期和實施半年、一年等重要時間節點,分區域按照納稅人行業、規模、污染物排放類型、污染源劃分標準、典型企業類型等,多維度精準分析減排效果,為國家環境治理決策提供支撐,為進一步完善環保稅制度體系打牢基礎。

  ■延伸閲讀

  國外排污稅的主要特點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龔輝文介紹,我國今年開征的環境保護稅,從性質上说,是對排污行為徵收的排污稅,又稱污染稅。綜合分析國外徵收情況,排污稅主要有以下特點:

  從名稱看,具體名稱多樣,稅費難分,有的稱稅,有的稱費,但明顯具有稅收的性質。

  從開征時間看,20世紀70年代有少數國家開始徵收,但多數開征於20世紀90年代,而且開征的國家在不斷增加,鑒於對氣候變化的擔憂,開征碳稅的國家增加更為明顯。

  從徵收方式看,多數按污染物排放量實行從量定額徵收,但也有按投入物的使用量計征。

  從稅率看,各國差異較大,以二氧化硫稅為例,蒙特內格羅最低,為2歐元/每噸,義大利最高,為106歐元/噸,后者是前者的50多倍。

  從發展看,不少國家開征以后,都經過修改和完善。修改內容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調整稅率,主要是上調稅額;二是擴大徵收範圍。

  從收入使用看,專項用於環保的特徵比較明顯。

  (本報記者 吳秋余 本報記者 劉 毅整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