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共享經濟侵權事件誰擔責?騎車人肇事逃逸單車公司賠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3日 17:33   中國新聞網

  共享經濟亦有方圓遵守有道侵權當賠

共享經濟方興未艾,無論是順風車、共享單車還是各種上門服務,都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便捷,同時也有利於資源的充分利用,減輕交通的壓力。然而,共享經濟作為新生事物,一旦發生損害后果,在責任承擔方面往往發生爭議。

資料圖:山西太原,民衆正在使用共享單車。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無論是發布合乘順風車信息的平台,還是經營共享單車的公司,都應當依照民法中的過錯責任原則來判明是否應當承擔相應的損害責任。所謂過錯責任原則,是指只有在基於故意或過失侵害他人的權利和利益,並且造成了損害的情況下,行為人才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具體而言,就是有過錯才有責任,無過錯即無責任。

  從上述過錯責任原則的概念中我們可以看到,過錯責任原則包含以下含義:第一,它以行為人的過錯作為責任的構成要件,行為人具有故意或者過失才可能承擔侵權責任。第二,它以行為人的過錯程度作為確定責任形式、責任範圍的依據。在過錯責任原則中,如果受害人或者第三人對損害的發生也存在過錯的話,則要根據過錯程度來分擔損失,因此可能減輕甚至抵消行為人承擔的責任。

  在本期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例中,共享單車公司曾在一個月前收到過對該輛單車的報修,但一直未進行維修,最終導致事故發生,且由於無騎行人員記錄使肇事者得以逍遙法外,因此,共享單車公司對事故發生負有責任。而在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的案件中,合乘順風車信息平台履行了自身嚴格審查義務,對於事故發生沒有任何過錯,因此法院判令其不承擔任何責任。

  共享經濟前景廣闊,在享受便利的同時,一定要遵守法律法規和社會公德,不亂停亂放,更不能隨意毀壞,作為共享經濟的服務者,也應當嚴於律己,提供安全舒適的服務,以自身的努力推動共享經濟的健康發展。

  (胡勇)

  騎車人肇事逃逸單車公司擔主責

  □ 本報記者 謝台選

  共享單車作為公共交通工具,為市民出行提供了便利,但由於人為破壞等原因造成的安全隱患事件層出不窮。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從浙江省寧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交警大隊了解到,當地發生一起單車肇事逃逸案,造成人員死亡,之后單車公司承擔了主要責任。

  2017年7月11日,寧波市鄞州區姜山鎮發生一起電動自行車與共享單車相撞的交通事故。鄞州交警大隊民警接到報警后立即趕到現場,發現路面上有明顯的兩車碰撞痕跡,共享單車騎行人員肇事逃逸,而騎電動車的男子送往醫院后不治身亡。

  由於事發路段未安裝攝像頭,為追查肇事逃逸者身份,交警與該共享單車公司取得聯繫,要求對方配合調查取證,提供該輛單車騎行人員的信息。據該共享單車公司反饋,由於涉案的共享單車二維碼和鎖均被人為破壞,后台記錄的最后一次騎行信息是在事故發生前一個月左右。

  經調查,警方排除了記錄中最后騎行人員肇事逃逸的可能性,關於肇事者的身份線索就此中斷。此后,鄞州區法律援助中心決定對該案的死者家屬予以法律援助。

  王琛律師告訴記者,根據前期分析和相關證據材料,該案只是一起普通侵權糾紛,如果發生碰撞事故的雙方均在現場,則根據交警出具的事故認定書劃分責任比例。但因其中一方逃逸,導致雙方責任無法認定。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共享單車公司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據悉,警方在調查時發現,該共享單車公司曾在一個月前收到過對該輛單車的報修,但一直未進行維修。進而導致單車在有故障的情況下仍被借用,最終導致事故發生,且由於無騎行人員記錄使肇事者得以逍遙法外。根據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共享單車公司方應承擔相應責任。

  同年10月9日,該案訴至鄞州區人民法院。在案件溝通中,由於后台有記錄的最后騎行人員史某就是此輛共享單車二維碼破壞者,其故意損壞車輛的行為在這起事故中負有一定責任,因此被告共享單車公司方將其追加為共同被告。

  經原被告、法院各方多次溝通協調,三方達成一致調解意向,並簽署調解協議約定:共享單車公司以人道主義慰問金形式支付原告10余萬元,史某給付6000元。

  近日,死者家屬拿到了這筆補償金,並向代理律師和鄞州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員表示感謝。

  順風車出行受傷信息平台無過錯

  □ 本報記者 趙紅旗

  乘坐順風車發生交通事故,責任該由誰來承擔?河南省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滴滴出行”運營商不承擔責任。近日,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中對一審判決予以維持。

  2016年11月20日13時30分,鄭州市民小紅通過“滴滴出行”軟件的順風車業務預約乘坐崔某駕駛的車輛。崔某駕車拉上小紅后,在途中與陳某駕駛的車輛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小紅頭部受傷。同日,小紅到醫院住院治療,被診斷為腦震蕩、皮下血腫。小紅住院治療期間,花費醫療費6775.4元。

  事故發生后,經鄭州市交警支隊二大隊認定,崔某、陳某對事故承擔同等責任,小紅無責任。小紅要求雙方車主對其進行賠償,但未達成一致意見,小紅便將崔某、陳某、崔某駕駛車輛的所有人邢某、車輛投保的兩家保險公司以及“滴滴出行”軟件的提供平台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訴至鄭州市中原區法院,要求6被告共同承擔醫療費、伙食補助費等共計7.5萬餘元。

  結合案件審理情況,中原區法院在一審判決中確定被告崔某、陳某各承擔50%事故責任。因被告崔某與邢某系夫妻關係,事故車輛系家庭用車,故被告崔某、邢某應按事故責任比例對小紅的損失進行賠償。

  在“滴滴出行”運營商是否承擔責任上,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小紅是通過“滴滴出行”軟件搭乘順風車,順風車是私人小客車合乘,即拼車,是由合乘出行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信息,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合乘出行者提供的小客車,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者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事發時,鄭州市人民政府尚未就私人小客車合乘作出相關規定。因此,根據民法通則有關規定,考慮到被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僅是合乘信息服務平台,並非承運人,在本案中無過錯,故其不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據此,中原區法院一審判決承保陳某車輛保險責任的保險公司承擔小紅的全部賠償責任,共賠償小紅各項損失1.1萬多元,小桔公司不承擔任何責任。

  小紅不服一審判決,向鄭州中院提出上訴。

  鄭州中院審理后認為,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作為合乘信息服務平台,對本案損害的發生不存在過錯,一審判決其不承擔本案過錯賠償責任無不妥之處,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依法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門美容燒傷顧客眼

  □ 本報記者 黃潔

  2016年10月,李女士在某APP平台訂購了由田女士提供的上門美容服務,隨后田女士登門為李女士按摩臉部和眼部。美容過程中,李女士的手機響了,在接電話中,她不自覺地睜開了眼睛。不想,少許美容液流入雙眼,田女士趕緊用棉簽幫她進行了擦拭,沒有做其他處理。

  當天下午,李女士感覺視線有些模糊,但沒有在意。當晚,她的眼睛開始紅腫刺痛,導致完全無法睜開,后被送往醫院治療。經診斷,李女士眼角膜化學性燒傷。治療一周后,李女士雖然恢復,但雙眼視力暫時性下降。因協商未果,李女士訴至法院要求APP平台和闐女士連帶賠償各項損失1.9萬餘元。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對此案審理后認為,田女士作為提供美容服務者,應當在提供美容服務前告知注意事項,並在美容産品進入接受美容服務對象的眼部后進行積極妥當的處理,但田女士並未舉證證明其盡到上述義務,故法院認定田女士存在過錯。另一方面,李女士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根據常識盡量避免睜眼,以免造成損害發生,故法院認為李女士行為亦存在一定程度的過錯。法院確認田女士和李女士的過錯比例分別為90%和10%。

  在本案審理過程中,APP平台表示其願意對消費者承諾先行賠付,再由其另行向田女士追償。據此,法院判令APP平台賠償李女士相關合理損失8107元,駁回李女士的其他訴訟請求。

  共享單車亂停不聽勸

  □ 雲法宣

  2017年9月,劉某騎着共享單車到某超市購物,為圖方便將單車順手停放在超市大門左側。進門時,劉某被超市的工作人員阻攔,告訴其超市門口不能停放單車,會影響其他顧客,並要求其將共享單車移走。劉某拒絶並試圖強行離開,雙方因此拉扯起來,衝突中劉某倒地摔傷,后劉某被送往醫院治療,花費醫療費1393.35元。

  后因協商未果,劉某將超市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超市賠償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材料費等,並公開向自己賠禮道歉。

  對此,超市辯稱,其經營區域本就不允許共享單車進入,超市經理髮現劉某騎共享單車進入經營區域后,已在第一時間勸阻其不要在該區域騎行,但劉某不理會,還把單車騎行至超市正門路口停放,影響其他顧客進出,工作人員再次進行勸阻,在勸阻過程中雙方發生肢体衝突,才導致劉某倒地摔傷。

  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一審后認為,根據事件發生經過,可以看出劉某對引發糾紛及糾紛升級為肢体衝突存在過錯。根據侵權責任法,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綜合原、被告的過錯程度,法院認定當事雙方各擔50%的責任,判令超市賠償劉某醫療費696.50元,並駁回了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803.1895
+228.4600
NASDAQ7261.0619
+49.2848
S&P 5002786.2400
+18.68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