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華爲探索“無人區”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6日 02:52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2實驗室之後,戰略研究院浮出水面。

(華爲董事、戰略研究院院長徐文偉)(華爲董事、戰略研究院院長徐文偉)

  一、戰略研究院來了

  4月16日,在充滿“智能”、“連接”、“5G”術語的華爲分析師大會上,一則研發相關的信息頗有意味。

  大會現場,華爲宣佈成立戰略研究院,聚焦5年以上的前沿技術的研究,這也是戰略研究院的首次公開亮相。

  相比我們熟知的華爲2012實驗室,戰略研究院代表了華爲更開放、更前沿的研發思路。華爲董事、戰略研究院院長徐文偉將其稱之爲創新2.0時代,聚焦的是理論突破和基礎技術發明。

  關於自主研發,華爲創始人任正非的辯證言論很多,一個要點是研發要緊密與市場進行結合。比如2012實驗室面向3-5年的研究,也多以產品爲導向。

  而戰略研究院一上來瞄準的是5年以上“不靠譜”的前沿科技,徐文偉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說道:“我們沒有人,只有錢,現在和大學合作每年大概3億美金,前沿領域最清楚的是大學教授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聘請爲顧問,外聘的顧問預計達到50人,自己內部員工大概40人左右。”

  這似乎是華爲研發戰略的一個轉變,也是華爲對通信行業瓶頸凸顯、全球貿易環境變換的一種應對。

  還記得2016年,任正非就說:“華爲正逐步攻入行業的無人區:無人領航,無既定規則,無人跟隨。”當時談及未來,任正非說過,未來二、三十年人類社會將演變成一個智能社會,其深度和廣度我們還想象不到。如果不能堅持創新,遲早會被顛覆。

  也是在2016、2017年間,任正非對外表述了“迷茫”的心態,其中就有對“無人區”的迷茫。如今的戰略研究院和創新2.0可以看做是對“無人區”的探索。

  這意味着,華爲在攀爬技術的珠穆朗瑪峯後,和谷歌、亞馬遜、蘋果這些巨頭同在山頂的“無人區”,煮酒論劍,欲從社會經濟層面進入人類的層面。

  二、從0-1 突圍瓶頸

  戰略研究院成立於去年年底,驅動力之一是基礎理論和技術的瓶頸。

  “ 過去華爲公司三十年的快速發展得益於已有的理論突破,例如香農定律、CDMA等理論的突破,華爲公司或者通信行業做了什麼事情?幫助理論實現。理論怎麼實現?有基礎創新、工程創新,特別是圍繞科學需求的解決方案創新,”   徐文偉向記者闡述道,“華爲公司過去三十年的高速發展得益於這樣的創新,所以我們定義爲’創新1.0’。爲什麼要創新2.0?現在的行業發展已經到了一個瓶頸。”

  其一就是摩爾定律,以前每年1.5倍性能提升,現在每年只有1.1倍了 ;其二是香農定律,1948年提出來以後,現在的4G和5G每赫茲的編碼效率已經接近於香農定義的極限。

  在徐文偉看來:“原來支撐通信產業或者信息產業50年發展的技術理論已經達到了極限,核心的基礎技術並沒有太大突破。所以,下一步行業要怎麼發展必須首先要理論和基礎技術上突破。”

  戰略研究院應運而生,對於研究院的目的,院長徐文偉說:“我們原來是由1到N,已經有的東西變成N。華爲不可能總是0到1,要做更基礎的研究。”

  那麼,戰略研究院怎麼對外投資、挖掘核心技術?

  徐文偉的介紹道,一方面是給大學、研究機構等投資經費,招攬人才;另一方面是投入到基礎技術的發明,這就涉及到物理、化學、數學、交叉科學等領域。“創新不一定有成果,或者不知道最終輸出什麼。投入進去以後,也許有一點聲音,也許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們有強大的信心,在研發的過程中可能就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應用。”

  對於研究方向,戰略研究院還是圍繞華爲的本行ICT領域,包括信息數據的傳送、計算、存儲、以及顯示等。比如在計算方面,現在華爲基於X86平臺之外,還有很多異構計算,包括量子計算、光計算等。同時,“原子製造”、“DNA存儲”等也都是華爲戰略研究院未來會探索的方向。

  三、產學研探索

  從縱向來看,戰略研究院是華爲梯度性研發佈局的一環。

  徐文偉告訴記者:“戰略研究院關注未來五到十年,甚至更久,不是延續性的技術,完全是理論創新、發明。2012也會關注前沿一點,可能3到5年爲主,研發兩到三年拿出產品化的,這是整體的體系。”

  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朱廣平進一步解釋道:“現在研究6G,現有波的技術上研究5G是2012,比如說用燈光來做通信,可見光,就是戰略研究院去研究了,如果一旦有可能把電子波和可見光成爲了6G技術,就是突破。”

  橫向來看,基礎研究已經成爲國內科技巨頭的關鍵詞。華爲除了集結內部的研發力量之外,現在探索更多產學研的道路。而在產學研方面,谷歌和斯坦福,乃至硅谷和斯坦福都是經典標杆。

  根據《澤平宏觀》的研究報告,斯坦福大學與硅谷取得巨大成功之後,世界上有許多大學都爭相學習效仿,但成功者寥寥,根本原因在於斯坦福大學與硅谷的崛起並非簡單依靠打造產業園區、孵化器或者設立技術轉讓辦公室,而是以一流大學、一流科研人員與初創企業爲核心主體,以自由開放、鼓勵創新、包容失敗的文化爲基礎,構建了一套各主體緊密合作、相互促進的生態系統。

  而華爲戰略研究院接下來會和大學、研究機構等擦出哪些火花,研發模式會有怎麼樣的升級也值得期待。谷歌告訴世界如何探索更高的智能化,蘋果引領了信息全連接,未來,華爲又會帶來哪些獨門絕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